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天煞帝女

第一卷 第十四章禍不單行落井下石

書名:天煞帝女 作者:織女 本章字數:235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50


  家裡的積蓄竟一下就用完了。這突然的變故,使得一家人心急如焚。

  有常逼得不已,唯有去求過去的朋友兄弟。

  想不到,之前朋友幾乎滿京城,個個與之稱兄道弟,如今卻個個避而不見。而最好的朋友韋思過又奉旨賑災去了。

  他最後找到那個陳文博府中。陳文博曾向他借過一百兩銀子,他之前來了幾次,告之家中困鏡。但那家守衛都說陳文博出遠門了。

  想不到今天卻說陳文博已回來了,到了清暉園,請他過去喝一杯聚舊,並已備好銀子,肋他解燃眉之急。讓他快點過去。

  有常不疑有他,加上君柔的病急需銀兩請大夫,所以匆匆就到了清暉園。

  清暉園,是八王爺建的雅園,是城中名門望族相聚之處,有常曾來過幾次。

  有常來到門口,沒有請帖,他進不了。但很快,陳文博出來,熱情地把他帶了進去。

  一進清暉園,有常就傻眼。園中滿滿的人!似乎有什麼麼重大聚會!

  一個在上座,身穿紫色袍服的人一見他就站了起來,叫道:“是有常嗎?好久不見了,快過來。”

  有常看清那人面貌,心中一驚,竟是昊王殿下。剛要施禮,那人已三步並作兩步過來,就把他拉到身邊,讓他坐下。

  有常渾身不自在。他自小就不喜與官家打交道。如今放眼一看,竟是滿園大小官員,杯籌交錯。

  而這一桌,更是讓他尷尬,不僅昊王,昊王妃,還有丞相夫婦,姚家太老夫人,有安夫婦,還有幾個一品大員陪席。

  老夫人正眼都沒瞧他一眼。而汪淨慈則柔聲問:“前幾天讓人下了請帖,我還怕您不來了呢。”她望了一下周圍,問:“咦,嫂子和阿奴呢,今日明珠百日晏,也是阿奴的,我有叮囑下人,一定要把嫂子和阿奴請過來,一起慶祝的。”

  有常心一冷,哪有什麼請帖?

  他最近焦頭燦額得,連阿奴百日晏都忘了。

  此刻才知這陳文博用心之歹毒。

  只是自己一向對他不薄,雖算不上知已,但總算真誠以待,他為何如此對自己呢?恐怕,汪淨慈不知給了他多少好處。

  王妃見有常不說話,於是說:”阿奴這名字不好,將來怎麼入我皇家?還是改個高雅點的名字吧。你沒帶她過來,難道百日晏不在這擺嗎?是擺在隔壁的避暑莊?要不把她抱過來我看看吧。”

  陳文博卻搶著說:“請王妃恕罪,姚兄恐怕沒空給阿奴擺百日晏,嫂子生病了,姚兄一時無錢醫治,很是著急,到我府中幾次,無奈我前幾日不在家。稍回口信讓家人備好銀子,今日匆忙回來赴晏,家人不知底細,以為我備銀子急用,竟把銀子帶到這裡來了。姚兄過來是為了取銀子回去給嫂子看病的。”

  眾人交頭接耳。

  姚家大公子離家沒幾日竟已落魄至此!

  王妃惱怒:“這,我未來的兒媳,怎能如此遭人怠慢!”

  老夫人哼一聲,對昊王:“這逆子,實在失禮,他一門已被逐出太師府,阿奴已非我姚家孫女,王妃無需再為她費心了。她這丫頭那命,唉,不提也罷,一切是命,她也實在配不起小世子。”

  昊王長子李君元因為是嫡長子,一出生就被封為世子。

  王妃:“哦,我差點忘了,現在的姚家長房長女可是明珠丫頭呢。這丫頭長得水靈靈的,真是可愛,將來肯定富貴無比。”

  淨慈心中大喜,她身邊的如意更是忍不住:”王妃您這眼光真的跟神算子有得一拼了,他也說明珠小姐旺夫益子,將來會夫榮子貴呢。”

  昊王卻突然咳了一聲,眾人馬上安靜,他問有常:“尊夫人的病如何了?”

  一直沉默的有常一聽他問起君柔馬上答:“回殿下,已病了一個多月,請了五個大夫,都不見起色。”

  昊王望向底下一座:“孫太醫!我記得你曾醫治過姚夫人,現在命你馬上過去,給她診治!把人給我養好了,再回太醫院吧。”

  孫太醫馬上領命而去。

  有常馬上站起,要跪謝。昊王卻伸手一擋說:“你這人,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無需跟我客氣!若你當初生就個女兒身,現在恐怕就是本王愛妃了!亦或是我是個女兒身,我今天就得是姚夫人了。”

  眾人哄然大笑起來。

  淨慈的笑容卻很是僵硬,事情有點變味了:看這情況這昊王似乎跟姚有常交情很深的樣子。

  但據她所知,他們根本就是泛泛之交啊。甚至還有傳言有常得罪了昊王呢。

  昊王看了陳文博一眼,對有常說:“你啊,跟你說過多少遍了,要帶眼識人,你都不見長進!若真是知心好友,明知你有難,就應該早早備好銀子,親自送到府上去才是,帶到這大庭廣眾之下來,明顯居心不良,你竟還傻傻的跟過來取,都一把年紀了,還這麼缺心眼!怪不得總是吃虧!”

  這話,喻意深遠。

  淨慈的脊背有點發涼。

  陳文博雙腿一軟,跪了下去,誎議大夫也跌跌撞撞過來,跪在地上,滿口教子無方,請殿下饒命之類的。

  昊王卻看都不看這倆父子一眼,隨手從腰間解下一件碧綠玉佩,遞給有常:“回去,好好照顧我的未來兒媳婦,人的命握在自己手中,不必在乎什麼算命先生的鬼話!叫阿奴也並無什麼不好。”

  這話讓王妃的臉上有點不好看,誰知昊王話峰一轉。

  他說:“只是,你未來的女婿雖是我兒子,可也是王妃的兒子,她若不喜歡她的兒媳叫阿奴,那為你女兒的將來著想,我建議這名字還是改改好。畢竟這婆媳關係,清官難斷,若他們鬧起來……唉,我越想越覺得你還是改了吧,為了你女兒,為了我兒子,也為我。”

  王妃臉一紅嗔道:“殿下!”

  眾人再次哄笑。

  老夫人臉上很不好過。這昊王竟當眾打了她的老臉!

  她剛剛才用命理之說,說阿奴命不好,也不配嫁入王家。而昊王竟說命掌握在自己手中,對阿奴更一口一個兒媳婦。

  有常心中感激無法言表,他與昊王,本應很是親近,皇上與老太爺當初也曾多次製造機會,想讓兩人相知相交,將來好照應。但可惜自己一向自由散漫慣了,不喜歡被人安排,總是推託,或是隨意應付,所以兩人交情一直是淡如水的。

  卻想不到應了那句古話:君子之交,淡如水。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