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天煞帝女

第一卷 第十七章良善女流浪兒

書名:天煞帝女 作者:織女 本章字數:228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50


  開始阿奴還被這夜叉嚇哭了,後來看習慣了,不僅不覺得可怕,還覺得蠻親切的。

  等她長大點了,看到這廟中有流浪狗,想到有一次,看到城中有人把剩飯剩菜扔掉,就想著討來喂它們。

  有常不僅不阻止,還特地給她們做了個輕便的小竹桶。

  她們提著桶,到城中一家家去問,所有人都趕她們走,只有平西將軍家的那個穆大娘願意把剩飯給她們。

  於是,阿奴從六歲起,就跟八歲的子規每天傍晚來裝剩飯,兩年來,這扛竹桶的姐妹兩,就成這城中一道特殊的風景。

  還好鬼寺雖屬城北,但離城中不算遠,屬城中與城北的交界處,姚宅還更遠呢,從鬼寺往北約再走小半個時辰才到家呢。

  所有人都認為有常一家人真是沒救了,昊王不嫌棄他們,他們竟自輕自賤起來:竟做起乞丐的行當來了!

  但這家人,就是這麼隨性而為,與眾不同。

  突然,遠處“汪”一聲,一條大狗沖了過來,撲向兩姐妹,阿奴抱著這大狗咯咯笑著,就地滾在草地上。子規說:“走了。”

  當年的癩皮狗已成了條老狗,它也有了名字,阿奴給它起的,叫:“老黃。”

  本來起的是叫小黃的,香雪取笑說:“這狗都一把年紀了還小個屁。”所以阿奴就把小字改成了老字。

  這幾年,這老黃被姚家養得白白胖胖的。每天傍晚,它都會跟有常來這裡,接兩姐妹回家。

  跟在狗後的有常微笑著走了過來,提起竹桶,牽起阿奴慈愛地說:“快回家吧,等你們吃飯了。”看到子規手上的錦袍問:“子規,這是誰的衣服?”

  阿奴嘟嘴:“一個討厭鬼的,一點點髒,他就脫了扔了!”

  有常故意板起臉問:“阿奴,你這孩子,是不是又跟人打架了?”

  “才沒有呢?爹爹,我今天學了一首詩哦。”這機靈鬼叉開了話題。

  “哪一首啊?念來我聽聽。”有常微笑著問。

  “彼采葛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

  有常覺得好笑:“這詩是誰教你的。”

  “文武苑的孔夫子啊。”

  “孔夫子會教這個!”有常大奇。

  “不是,是李君慈那個小壞蛋,他問孔夫子這詩是什麼意思。夫子就解釋了。”

  有常笑了起來:“昊王恐怕也不知那孩子平時都讀了些什麼書吧。對了,以後,不能直呼王子殿下的名諱知道嗎?”

  “知道啦!”

  父女三人,有說有笑,就往家走。

  快到家的時候,經過楊叔包子鋪,有常像往常一樣,給兩個女兒一人買了一個包子,兩人歡喜地把包子揣到懷裡。

  這是晚上餓的時候,填肚子的。

  這也是她們父女三人的秘密,不讓娘知道的,因為娘不准她們晚上亂吃東西。

  當天晚上阿奴看書看到半夜,餓了,就想拿包子吃,聽到老黃在後院叫喚,她把包子放懷裡,就提著燈籠出來。

  有老黃在,她也不怕。循著老

黃的聲音來到後院,見到它對著院北的一處牆角的黑暗處直叫喚,見她來,看了她一眼,又轉頭對著黑暗叫。

  阿奴把食指豎放到唇邊,對它噓了一聲,像對自己的好朋友一樣對這老黃說:“老黃,別叫了,娘親今晚不太舒服,別吵醒她哦。”

  老黃好像聽懂了,搖著尾巴走到她身邊轉了幾轉,卻又轉回原來那地方,對著黑暗叫喚。

  阿奴上前,輕拍它的狗頭說:“好了,別吵了,那裡有老鼠對嗎?就讓它在那裡好了,天寒地凍的,就讓它們在這過冬吧,到夏天,咱們再趕它們走好了,這麼晚了,你餓了嗎,我有包子哦,分你一半好了,可不許再吵了哦。”

  說完就把燈籠放到一邊,坐到旁邊石墩上,從懷裡拿出包子來,剛要把包子撕開,沙的一聲,黑暗中,一個黑乎乎的影子竄了出來。

  阿奴的一聲輕呼,卻被狗的汪汪聲蓋了過去!

  這老狗護主的很,它一下竄到阿奴身前,護住阿奴,充滿敵意地對著那人狂吠!

  阿奴被嚇壞了,愣在那裡!卻見那人雙眼直直地盯著自己手上的包子!她怯怯地把包子向他伸了過去。

  那人伸手來拿的時睺,那狗發起狠來,發出滿含警告的嗚嗚聲,像狼一樣,那人手一縮,縮了回去。

  阿奴發現那人只想要自己手上的包子,看他的樣子,應該是餓壞了。

  她把老黃叫住,老黃退回她身邊,但那雙眼睛如狼一般盯著那人。

  阿奴再把包子遞給他。他伸手一抓抓了過去,狠狠地就往嘴裡塞去,就像有人跟他搶一樣。

  阿奴急道:“慢點吃。小心噎著。”

  剛一說完,那人就捂著脖子,大張著嘴巴,又拍胸頓腳的,然後一聲不吭地倒在地上翻滾!

  阿奴嚇得尖叫了起來!

  有常一聽女兒的驚叫聲,穿著睡袍就沖了出來。

  阿奴指著那地上的人說:“他,他好像噎著了!”

  有常沖過去,攔腰把這男孩抱站起來,雙手一緊,掌心放在他胃部一按,那男孩“咳”一聲,吐出一些汙物,大口大口的呼吸!

  家裡所有人都驚動了起來。有常:“香雪,拿點水來。”

  香雪哦一聲就趕忙去拿水。

  君柔見這小孩衣衫襤褸,殘破得差點不能蔽體了,瑟瑟發抖。

  她心一痛,就把手上本來拿給有常的袍子,蓋在這男孩身上,再解下自己身上的袍子披到有常身上。

  余嬤嬤忙解下自己的袍子披到君柔身上。

  有常隨手把披在自己身上的抱子一拉,披給了余嬤嬤,說:“我不冷。”

  這時,香雪拿著水過來,有常接過,就喂給這男孩。

  男孩接過水,就大口灌起來,阿奴一急:“你慢點喝,別嗆著了。”

  剛一說完,那男孩噗一聲吐出一口水,然後拼命地咳了起來,竟真的嗆著了。

  阿奴生氣道:“又沒人跟你搶。”

  男孩抬頭,看了她一眼。

  李叔老了,腿腳有點慢,眼也有點花,他這時走近前來,問:“這是誰家的孩子,怎麼進到我們家來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