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天煞帝女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君子之諾一諾千金

書名:天煞帝女 作者:織女 本章字數:238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50


  君慈一聽,耳朵豎了起來:父王不會生氣了,要罰我吧?

  昊王喝了口湯說:“不,阿奴才是有常的親骨肉,我也蠻喜歡阿奴的。”

  林氏不解:“可是,阿奴已有陛下親賜的半塊鴛鴦玨,她可是配給元兒的,這凰玨再給她豈不……”

  君慈的心怦怦急跳,也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緣故!

  他知道,鳳凰玨是一對的,鳳玨在自己手上。而凰玨母親說是給自己將來正妻的!

  “王妃她不喜歡阿奴,她想讓元兒娶太師府那個明珠丫頭,我不想失信于有常。”昊王說。

  林氏有點委屈,低下頭去,不禁有點賭氣道:“您不想失信於人,就把她元兒不要的,給我的慈兒嗎?城中流言,那孩子是天煞星,將來會孤獨終老,她會克死慈兒的,殿下,對於您來說,您有很多個兒子,但對我來說,我就慈兒一個。”還沒說完眼圈就紅了。

  昊王:“你看看你!我就是怕你多想,才特地跟你說一聲。我找過算命先生算過了,那孩子八字金貴得很!元兒娶不到她,恐怕還是損失呢。她出生時,送過來的八字你可是親見的,你可以偷偷拿去給任何一個算命先生算算!看我是不是騙你!”

  林氏:“那這事,您幹嘛不去跟王妃說呢?讓元兒接受阿奴,那豈不皆大歡喜。”

  昊王:“王妃不同你,她性子沒你好。其她人,也沒你好。而其他孩子,也沒慈兒好。阿奴的性格,跟慈兒很相配,跟元兒不太登對。”

  林氏一聽這話,真不知是喜是憂。

  “可是將來在別人心裡,總會認為,慈兒是撿了別人不要的。”不管怎麼說心中總會不舒服。

  “你為何那麼在意別人的眼光?”

  林氏低下頭:我可以不在乎別人看我的眼光,但我在乎別人看慈兒的眼光。她心想。但終是沒說什麼。

  昊王卻知道她的心思,歎了口氣:“算了,你若也不喜歡,鳳玨就給我吧,我另作安排,慈兒的婚姻,你做主吧。”

  林氏心中感動:“殿下,您是一家之主,我們當然聽您的。”

  昊王看向君慈:“慈兒,鳳玨給我吧,我到時再作打算。”

  君慈:“不要,我很喜歡這玉玨,額,孩兒吃飽了,孩兒告退。”

  “去吧。”昊王說。

  林氏看著君慈匆匆走開的背影無奈:“這孩子……”

  昊王笑了一下:“他還小,有些事還不懂,等他大了,若也不喜歡阿奴,就把鳳玨還我,我再作安排就好了。”

  他喝口茶說:“不過,恐怕我想安排,有常還不願意呢,恐怕在他心裡,他巴不得自己女兒的婚姻由他女兒自己作主才好呢。”

  從此李君慈看阿奴的感覺就不一樣了。

  他自己也弄不明白為什麼。以前就想作弄她,就想招惹她,現在卻似乎有了其他心思。

  他心中會惱怒:為什麼她總是來倒剩飯,真是丟人!

  她為什麼總會招惹其他男孩子!她為什麼會理他們!不理他們不就行了!

  她為什麼不佩凰玨!

  她為什麼又不佩凰玨!

  他每天都注意她腰間的玉佩,當發現一直是鴛鴦玨而不是凰玨的時候,他心中惱怒。

  甚

至憤恨:她為什麼不帶我的凰玨,她是嫌我不是嫡長的王子嗎?我都還沒嫌棄她呢?她憑什麼嫌棄我!

  這個討厭鬼!不僅傷了我,還罵我,現在還敢看不起我!姚阿奴你死定了!

  其實阿奴根本不知道什麼凰玨什麼鴛鴦玨!

  她佩這鴛鴦玨只是因為娘親給她的,讓她佩的,還讓她千萬別丟了。

  而有常夫妻讓她帶這鴛鴦玨是因為這是阿奴的護身符!

  天煞孤星的名頭讓眾人對她厭惡,這玨在身,沒人敢真正傷害她!

  昊王真的說對了,有常的心裡,真的沒有什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觀念,不是他不知道這觀念,而是他不屑。

  所以說,有常夫婦讓阿奴帶這玉佩的意義不在於讓眾人知道她是未來的王妃。而單純是借皇上的威,護她女兒而已。

  而凰玨他們根本就沒給阿奴。

  有常知道這凰玨的意義,當初在清暉園,昊王隨意一摘,給的玉佩就是這凰玨。

  這是昊王給他承諾:王妃不喜,君元不娶,那他的另一個兒子會娶,無論如何,阿奴都會是他昊王的兒媳,讓他不必擔心。

  君子之諾,一諾千金。

  有常收這玉佩,也不知道是喜是憂。

  畢竟天煞孤星沒人敢娶的。

  昊王給他這承諾,讓他心內非常震驚,他堂堂昊王,為什麼不怕?越高貴越忌諱!但他卻像毫不在意!

  他知道,自己不能陪阿奴一輩子!每當想起,某天,自己老了,死了,獨留阿奴孤單單在這世上遭人冷眼,他就會心痛得要死去!

  有這承諾他的心就有了著落。但是,有了這個承諾,阿奴會幸福嗎?他又有了深深的憂慮。

  當了父親的人,他就再已無法酒脫了。

  有常一直在為阿奴擔心,卻不曾想,最讓他省心的一個女兒倒先出事了。

  幾天後,雪停了,天氣轉好了些,暄竹就叫香雪陪她到城中“七分妝”去買胭脂水粉。香雪只得駕馬車陪她出來。

  香雪心中很是奇怪,她總覺得暄竹變了,變得很是愛美,最近總是要到城中買這買那的,不是姻脂水粉就是綾羅綢緞,都是女兒家的裝扮的東西,且死貴死貴的。

  當然,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而暄竹也十五歲,到了最注重儀錶的時候。

  但“七分妝”是京都城一等名店,是名門貴族小姐逛的地方,東西貴重得很,跟自己家境很不相稱,而她竟也承擔得起。

  香雪曾偷偷問過君柔,但君柔說並無給她很多銀兩,兩人當時猜測有可能是有常偷偷給她的。

  而有常這人,為了寵女兒,總會偷偷跟君柔耍點花招。

  她一個丫鬟,所以不好去追問他。

  但心裡卻有點不舒服,覺得暄竹應該節儉點,低調點。

  暄竹出落得亭亭玉立,明眸皓齒,膚白勝雪,非常出彩,再細心妝扮,簡直是招人忌恨!

  兩人進入到“七分妝”內,店內眾貴小姐婢僕對兩人指指點點:

  “這低賤的人,老闆怎麼讓她們進門!”

  “下次再讓她進門,我們就不來了!”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想勾引誰呢。”

  “她打扮得再招展也是只開屏的孔雀,成不了鳳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