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天煞帝女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滿城皆知

書名:天煞帝女 作者:織女 本章字數:247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50


  猝不及防,香雪都沒反應過來。側頭一看,竟是多年不見的如意!

  有常腳一軟,被後面護衛扯住才沒倒下,他臉如死灰,沒人可以理解他心中的痛!

  他抬頭,看到二樓一包間前廊,汪淨慈,正望向自己。她面無表情,美目亦無波,看不出一絲情緒,就靜靜地望著他。

  人群一看到暄竹的面容,馬上譁然一片!

  有個女子輕聲對另一女伴說:“真不敢想像,這閨閣中的女子竟真會做出偷會漢子的事,真是丟死人了!”

  “對啊,且偷人也不偷個靠譜點的!她即使懷孕了,這家的母老虎也不會讓她進門!”

  黃敏一見暄竹面容,啊一聲怒吼,撲向劉安康,把劉安康撲倒在地,騎在他身上,掐住他的脖子,吼道:“想不到這賤人肚子裡的孩子竟然是你的!什麼時候勾搭上的,你是不是當我死了!”

  劉府眾人馬上又去救駕。

  臺上戲都沒開場,台下就已好戲連台了,觀眾們都很興奮。

  一團亂之際,有常走到暄竹身邊,輕柔地抱起女兒。

  那大夫心驚肉跳地看他一眼,小心翼翼地說:“這,這,這邊請,她需要休息一下。”

  姚有常靜靜地跟著他走。所有人紛紛讓開。香雪低著頭,跟在後面。

  昊王沒心情再聽戲看舞了,他由特殊通道離開。

  秦總管忐忑不安將他送到門口。昊王府的馬車很及時地迎了過來。

  一言不發的昊王,在登上馬車之前突然回頭:“秦總管。”

  “噯!”秦總管馬上迎上去。

  “我的朋友一家,在你這天籟園要是出什麼意外的話……”

  昊王沒把說話完,但抬頭看了看天籟園的招牌,轉身就上了馬車。

  秦總管的心拔涼拔涼的,馬上點頭哈腰:“在下明白了,在下一定會保護好殿下的朋友的,殿下您慢走。”

  當昊王的馬車消失在視線時,秦總管已渾身冷汗!哀歎自己倒楣,碰上姚有常這大煞星。

  姚有常是帝都一個特殊的存在,血統高貴!身份卻是個平民百姓!

  以前一直傳他跟昊王的關係不太好,但是自上次清暉園事件後,沒人敢再這樣想了!

  想當初,那個陳文博不安好心,想讓變成了平民百姓的姚大公子在清暉園當眾出醜。

  他當初本想當眾搭了個橋讓王妃的兒子與汪淨慈的女兒名正言順的牽上線,一個人情賣兩家,自以為聰明。

  誰知卻算計失誤,誤判了昊王與姚有常的關係!

  雖然那天有常走後,昊王就讓陳家父子起來,也並無一句責怪之語。

  但自那天起,諫議大夫就一“錯”再錯,被一貶再貶,連貶四次後,一家人就不知被貶到哪個爪哇島挖土去了。

  從那以後,雖然這兩人依然沒有什麼來往,昊王對有常也依然沒有什麼特殊的關照,但那些本來想拜高踩低的人卻沒一個敢招惹他了。

  然而又不敢跟他交好,怕得罪太師府。所以惹不起,就紛紛躲著他了。

  如今這樣一個棘手人物在自己雅園中,真是讓人頭痛的一件事。

  當安排暖轎像送祖宗一樣送走有常三人的時候,秦總管大大松了口氣,真是上戰場都沒這麼累啊!

  那個大夫也在一旁抹著汗,後怕地說:“唉,誰想到那姑娘竟還不知道自己懷孕

,嚇死我了!”

  一想到那姑娘醒來,自己一喜就脫口而出:“姑娘啊懷了孕,以後就好好在家養著了,最好別出門了。”

  誰知自己一說完那姑娘就愣在那裡,好像聽不懂他的話要消化一般,最後似乎清醒了,卻頭向後一仰又暈了過去!

  大夫的心臟差點就受不了了!

  好不容易才把她救醒,她竟又大吵大鬧尋死覓活,還好是她爹把她穩住。

  有常緊緊摟住她說:“女兒,沒事,天蹋不下來,一切有爹撐著啊,不怕,咱們回家。”

  想到這裡,那大夫也不禁唏噓,說:“想不到他那樣的大公子,竟也有這般慈愛感人的一面,唉。”

  大夫也感歎:“他啊,一生都深情,做的事向來不可思議,加上人長得好,所以特招女人喜歡,當初這城中都不知道多少深閨少女幻想著成為他的夫人呢。”

  他身旁一個女子問:“秦總管,你說那個章君柔到底哪裡好,要身份沒身份,要容貌這城中比她容貌好的女子大有人在,且她還生不了兒子,聽說以後還無法生育,這姚有常竟也不想娶個偏房?”

  秦總管:“誰知道呢,不僅不娶偏房,聽說還更寵姚夫人了,寵得我都煩惱了。”

  大夫奇怪:“他寵他夫人,你煩惱個什麼勁?”

  “煩惱我的夫人老是老是拿我跟他比啊!”

  秦總管歎口氣:“也不知她是從哪聽來的,說某天這姚夫人胃口不好,吃少了點飯,這姚有常竟策馬到城外棲鳳鎮,到胡天祖制燒餅店,去買了姚夫人最愛的燒餅回來,因為是冬天,他怕冷了,還將餅捂在心口,來回足足一個半時辰,這餅給到姚夫人手上竟還是暖的。我夫人就跟我吵,說我對她要是有姚有常對他夫人一半的心,她死也願意!這不荒唐嗎?”

  大夫點頭,對他的話深表理解:“大冬天的,來回一個半時辰,就為了買一個餅,這不是傻子嗎!”

  而那女子卻悠悠地說:“你們不明白,女人,就喜歡男人對自己的這股傻勁。”

  “……”秦總管和大夫都驚奇地看向她,他們實在無法理解女人這種怪物了。

  暄竹回到家中,靜靜躺著,不說話也不吃東西,眼直直地。

  本來嬌俏靈動的一個女兒,突然像被抽了魂一樣,有常心都差點碎了!

  君柔和余嬤嬤聽香雪說完事情始末後,也如五雷轟頂,事情真是糟到無法再糟的地步了。

  本想著,女兒與那男的在城中一定有秘密約會處,所以原計劃是由君柔昨晚假言家裡要跟她談親,引她找男的商量。

  再由有常偷偷跟著她,順藤摸瓜找出那男的來。

  因為怕有常忍不住脾氣,所以還讓香雪跟著他。

  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呢。

  暄竹今天竟剛巧與那人相約看戲,而那人的夫人是個曆害角色,當眾出來抓奸,剛好就鬧這樣一出!

  而有常一向疼愛女兒,見不得女兒受辱,一衝動,就連香雪都拉不住!

  君柔心痛頭痛渾身痛。

  余嬤嬤痛心說:“即使不鬧這一出,也是全城皆知了。發生過的事就別想了,想想這孩子未來吧。”

  但暄竹拒絕交流,她自回來後,就靜靜躺在床上,如一個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

  一家人只有日夜守候著她。

  而城中劉府也翻了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