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天煞帝女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智比諸葛心如蛇蠍

書名:天煞帝女 作者:織女 本章字數:240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50


  他們當然知道這件事,愛女如命的姚有常絕不善罷甘休!

  如果對方是一般人家,按他們家的權勢,根本不會把這樣的事放在心上,但對方卻是姚有常!

  他們至今摸不准有常與昊王的關係,即使是位高權重的護國將軍目前亦不敢與昊王硬碰硬。

  汪淨嬋只能帶著被媳婦罰跪了一天搓衣板的兒子,到太師府來繼續跪,她找汪淨慈這個人稱“女中諸葛”的妹妹想個萬全之策。

  那事不用他們說,淨慈也猜出個七七八八來。

  汪淨嬋讓她兒子跪下,尤不解氣,在他腦袋上敲了一記。

  訓道:“那姚暄竹再美,再純,再賤,再倒貼,你再色迷心竅也不應該去招惹她!玩一下也罷了,竟然懷孕了!你說這件事如何收場!”

  她越罵越氣,伸手要再打。

  淨慈勸道:“姐姐!事情都發生了,你打他又什麼用?再氣有什麼用?”

  這時如意進來說:“夫人,那家子又來吵鬧了。”

  淨慈奇怪:“哪家子,鬧什麼呀?”

  如意:“就是那個陳家,他家那小廝扮狗扮得不好,墊腳又墊得不穩,顛著我們明珠小姐,小姐就把他趕出去,他回到家自己生病吐血,卻賴上我們,過來鬧說我們明珠踢打壞了他家孩子。”

  汪淨慈一聽就不耐煩地說:“這不是要銀子嗎?用銀子能打發的事別來煩我!”

  如意笑著說:“可不是嗎?哭天搶地的,我們一給銀子就打發了呢,我就順口一說。”

  汪淨嬋心急自家的事:“妹妹,你一向有辦法,快給我想想吧,我都快愁死了。”

  汪淨慈不慌不忙,喝了口茶才道:“辦法千千萬萬個,得依你的心意而定。您想不想那賤人進門,想不想要那孩子?”

  汪淨嬋:“她絕對不能進我劉府!那孩子誰知道是不是我們康兒的呢,她生不生下來,跟我們沒關係!反正我就是不想這賤人跟我們劉府有一丁點關係!”

  淨慈:“也就是說,姐姐想跟他們斷得乾乾淨淨了。”

  “對!”

  “那簡單啊,讓那女子跟她肚子裡的賤種從此人間蒸發不就行了。”淨慈柔和地說。

  跪著的劉安康驚恐地抬頭看向她。

  汪淨嬋一聽也嚇了一跳:“你讓我們殺了她嗎?這絕對不行!你也知道,他們雖是平民,卻是非一般的平民啊。弄不好,會很難收場的。”

  淨慈依然不緊不慢:“她若自覺無臉見人,羞愧而死呢?”

  淨嬋苦笑了一下:“我還真的希望那賤貨想不開去自殺呢。可這一家人,賤到塵埃裡去都活得好好的,恐怕她還真不會因羞愧而自殺。”

  淨慈一笑:“自殺,有兩種,一種是自殺,一種是被自殺。”

  那母子兩人再次看向她。她說:“你們附耳過來。”

  當聽了汪淨慈的計謀後,劉安康眼直直地軟坐在地上。

  汪淨嬋亦臉色難看:“妹妹,可否再想個其他辦法,這,這是否太狠毒了些。”

  汪淨慈:“非如此不能徹底解決。”

  傍晚,有常如常帶著老黃到破廟去接阿奴姐妹倆。

  他剛一走,劉安康就從後牆爬入了姚宅。

  香雪和嬤嬤去煮飯,由於最近李叔身體不好,嬤嬤

還給李叔熬藥,喂藥。

  君柔在陪暄竹,看到她的唇很幹,就想喂她一點水,但杯中水已涼,就對暄竹說:“我去換杯熱水來。”就轉身出暖閣去了。

  躲在窗外的劉安康一見她走了,馬上扒著窗輕聲叫暄竹。

  暄竹聽到他聲音身體一震,睜開眼睛一看,見窗外果然是他。眼睛一亮,就要掀被坐起。

  聽到腳步聲正過來,劉安康忙把一紙團向她一扔後躲了開去,暄竹剛把紙團握住的時候,君柔進來了。

  君柔端著水過來,聽到暄竹輕聲叫了聲娘,嚇得手中杯子差點掉到地上!

  兩天兩夜了,這是女兒第一次開口說話。

  她馬上應了一聲,附到女兒床邊,小心翼翼地說:“娘在這呢。”眼圈就紅了。

  這世上的事情就是如此奇怪,明明做錯事是兒女,小心翼翼的卻從來都是父母。

  暄竹坐起,摟著她痛哭了起來,邊哭邊說:“娘,對不起!”

  君柔也跟著掉眼淚:“沒事的,沒關係的,沒關係的,只要你沒事,就好。”

  君柔雖心痛但終松了一口氣。她把悶在心裡的情緒哭出來就好了。

  晚上,暄竹如平時一樣,起身跟大家一起吃飯,嬤嬤給她燉的紅棗人參雞燙,她亦乖乖地喝了兩碗。

  大家都小心翼翼,避而不談劉安康。

  一連幾天,暄竹似乎真的想開了,而且,自小,她就是個聽話的孩子。

  君柔信佛,自小就教她愛惜敬畏生命,所以家人相信她想通之後不會做傻事。

  晚上她也不讓人陪護了,說自己不會有事的。

  有常幾人留意了三個晚上,發現一切如常,總算松了口氣。

  他們做夢都想不到,第七天傍晚,有常出門接阿奴時,她卻開後門讓劉安康進後院,兩人就躲在後院花園中相會。

  而由於這個時候,香雪和君柔忙著打點一家人飯菜,還要給她燉補燙和煮安胎藥,而最近李叔身體似乎更差了,嬤嬤也會專門給他熬粥和熬藥。

  所以這個時候,都各有各忙,都以為她在休息,所以家人都沒發現。

  一身喬裝的劉安康急慌慌地跟著她,來到一處隱秘的假山石後,馬上就想抱她,暄竹卻狠狠把他一推,輕聲怒道:“你還來找我幹什麼?”

  劉安康:“我對你的心,你是知道的。”

  暄竹的眼淚滾下來,哭著說:“那你那天為什麼這麼對我!”

  劉安康馬上心痛的給她擦淚:“我早跟你說過了,我一直沒能娶你,就是因為我家裡有個母老虎!你那天也見識她的厲害了,我打你,讓你走,是為了保護你啊!當時又沒人見你面容,若你乖乖走了,別人就真的以為我帶了個妓女來看歌舞而已,你就不會有事了,誰知道你把你爹也帶了過來呢。”

  暄竹低頭:“我,我當時不知道我爹跟著我,我,我當時也不知道我懷孕了,他們瞞著我,偷偷跟著我,應該是想把你找出來。”

  劉安康:“他們找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我,我必須要負責的。”

  “你怎麼負責?你能娶我嗎?你已經跟我說過很多次會娶我,而且在外給我建宅院,會照顧我家人,卻沒一次是真的,現在我又有了身孕,你讓我怎麼辦!”暄竹再次落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