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天煞帝女

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下聘提親

書名:天煞帝女 作者:織女 本章字數:242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5:50


  “那母老虎的厲害你也見識過了,那天他來天籟園撒潑就是因為我前一天晚上說我要娶個側室,她撒潑,我一氣之下一夜不歸,這母老虎才鬧這一出的。”

  暄竹一想到他那夫人,也心有餘悸:“你夫人真是太恐怖了,大庭廣眾之下,竟一點也沒顧及你的感受和面子。”

  劉安康雙目一紅,深深望向眼前這個美麗的女子。

  他一開始只是被她美色吸引,色迷了心竅,但相處下來,他發現自己真的喜歡她。

  跟那母老虎相比,真是一個天,一個地,一個仙女一個夜叉!

  他歎了一口氣,說了句真心話:“那賤人,要不是因為她是黃將軍的女兒,我家惹不起,我早把她休了。”

  他把鬥蓬解下:“我說要對你負責,一定要娶你,她就發瘋,你看我的臉,就是被她抓成這樣的,我爹也用家法教訓了我一頓。”

  暄竹見她臉上脖子上一道道抓痕,觸目驚心,臉腫成個豬頭,一陣心痛,伸手去輕撫。

  他趁勢就將她擁入懷中,深情地說:“你放心,沒人能分開我們,死也不能分開。我一定會娶你的!”

  暄竹心中滿滿感動,竟慶倖自己沒看錯人,反而有種與他生死相依,別人越反對,他們愛得越堅定不移的念頭:“嗯,我等你。”

  他說:“可是你懷孕了,再等下去對你名聲越不好,我必須用非常手段逼他們儘快答應讓我娶你。”

  “怎麼逼?”

  “你到城西的百草堂去幫我買點砒霜回來,他們不答應,我就假裝吃砒霜死給他們看。百草堂的人認識我,我怕我去,他們會事先問過我家人,不肯賣給我。”

  暄竹皺眉:“砒霜是嚴製品,他們恐怕也不會買給我。”

  “你不是有點哮喘嗎?之前不是經常去抓哮喘藥嗎,這次抓多幾劑就成了,簽了名,他們就會賣給你的。”

  暄竹正猶豫,聽到遠遠的君柔的叫喚聲。

  劉安康急忙把一袋銀子往她手中一塞說:“你娘找你了,快去吧,明天這個時候,我再來找你拿藥。”說完匆匆忙忙離去。

  三天后,一個早上,阿奴跟子規正在院裡玩耍,聽到門口吹吹打打的,很是熱鬧。

  開門一看,看到一大隊人馬,抬著一箱箱東西,浩浩蕩蕩停在家門口,為首一男人笑著問她:“阿奴,你爹娘呢?”

  “你是誰?找我爹娘幹什麼?”

  “呵,我是你未來的大姐夫啊。”

  “姐夫是個什麼東西?”阿奴弄不明白。

  “姐夫不是東西,阿呸,姐夫是我啊。”

  而在暖閣裡做繡工的君柔幾人也出來,暄竹一看這陣勢就明白什麼事,臉一紅,露出十二天來,第一次笑臉。

  這時在桃園的有常聽到聲音,過來一看,肺差點氣炸了。

  君柔怕他衝動,馬上扯住他,上前問:“劉公子,你這是何意。”

  劉安康向兩人恭敬施禮說:“在下特地來下聘禮,求娶暄竹的。”

  有常忍氣忍到全身都顫抖了,他轉頭對嬤嬤說:“嬤嬤,你把暄竹帶回暖閣。”

  暄竹急叫:“爹!”卻被嬤嬤牽著說:“孩子,回去吧,這事讓你爹娘處理吧。”

  暄竹一被帶開,有常就撲上去要揍劉安康,還好劉家下人

早有準備,把兩人隔開,有常氣怒吼道:“滾!”

  劉安康一臉真誠著急,雙膝一跪道:“姚叔叔,我是真心來求娶暄竹的,雖是為側室,但我將來一定會待她好的。求您成全!”

  有常氣樂了:“想娶我女兒可以啊!”

  劉安康心咯噔一下:“啊?”剛心想這姚有常果然神經病,一點立場都沒有,說變就變。

  卻聽有常接著說:“拿你的命來當聘禮我就好好考慮一下!”

  說完沖過來又要揍他,被眾人攔住,揍不到,他轉身沖進隊伍,把那些酒啊,禮盒等一通亂砸,一時亂成一團。

  劉安康等人被逼離開。

  暄竹在家中掩面痛哭,對有常說:“爹,他是真心來娶女兒的。”

  有常氣還沒消:“真心個屁!那龜孫子就看准你單純好騙!他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我死也不會讓你嫁入劉家!”

  暄竹心一灰,撲入君柔懷內哭得天昏地暗。

  晚上,暄竹又沒胃口吃飯。

  阿奴這幾天也愁雲慘霧,唉聲歎氣。

  娘最近總讓她別吵姐姐,但她終忍不住走進姐姐暖閣,坐到姐姐床邊,眼圈紅紅地說:“姐姐,不要生爹爹的氣好不好,陪阿奴吃飯好不好?”

  暄竹一向疼愛她,坐起來,把她摟在懷裡,痛哭起來。

  暄竹自小善解人意,最讓人省心。如今讓一家擔心,她真的好難過,感覺心力交瘁,有點撐不下去之感。

  她最終強撐精神,跟家人一起吃飯。

  而劉府內,聽完下人報告的淨嬋笑著對淨慈說:“妹妹真是神了,竟算准那姚有常的心思!他也真是奇葩,生米都煮成熟飯了,別人肯娶他女兒他就應該燒高香了,竟還反對!”

  被請到劉府來親自坐鎮的汪淨慈笑了一下,不說話。

  如意奇怪:“夫人,如果他們同意呢?真讓表公子娶那賤人?”

  黃敏冷笑一聲,咬牙切齒:“娶,當然娶!娶過來,我弄不死她!”

  淨慈微笑說:“事情沒有如果!結果是怎樣就是怎樣!別的父母,若女兒幹出如此傷風敗德之事,一定會羞愧欲死,輕的會把那丟人現眼,傷風敗德的女兒趕出家門,斷絕關係;重則讓人把她浸了豬籠!”

  她端起茶來喝了一口才繼續說:“但姚有常絕對不會!他這人最不在意的就是別人目光和流言,最鄙視的是這世間俗禮!他向來依心而活,所以愛女如命的他,情願被口水淹死,也絕不會把女兒往劉府這火坑裡推!”

  如意有點惋惜地說:“如果他們還在太師府,老夫人一定把她浸了豬籠了!”

  淨慈把茶杯往桌上一放:“我說了世事沒那麼多如果,好了,準備下一步吧。”

  暄竹心內抑鬱無助,三天以來,在家人面前死撐住,一個人時就以淚洗面。

  她感覺:擺在她面前的人生,是絕路,是一片黑暗。

  本來明豔照人的她,如今憔悴不堪,神情灰敗。

  君柔心痛莫名,終決定與她長談。

  這一天飯後,她陪暄竹散步,兩人上到北院的晏客亭。

  母女倆在亭中長椅上坐下,望著落日餘暉,君柔:“這夕陽真是美,不禁讓我想起,跟你爹初見的那天。

  暄竹:“娘,您跟爹爹初見一定很美好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