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你是貓派還是犬派?我是鹹派的(笑

第一卷:這卷就叫第一卷吧 章3、急速轉折的現狀

書名:你是貓派還是犬派?我是鹹派的(笑 作者:旅行者高達 本章字數:251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8


當我得知姐姐在課堂上暈倒,匆忙趕到醫務室的時候,媽媽已經一臉擔憂的守在病床邊上了。

“媽媽,姐姐怎麼樣了?”

其實姐姐的情況雖然不明但是肯定不會太好,畢竟要是她狀況好的話現在應該坐在床上向我傻笑而不是仍然閉眼昏睡了。我發問只是為了轉移媽媽的注意,免得她也擔心過度而倒下。

“小一。。。”媽媽抬頭向我看過來,總是溫柔的看著我們的雙眼早就被淚水填滿了“麗還昏迷著,沒有要醒過來的跡象,怎麼辦啊。。。”

說著就真的哭出來了。

因為姐姐總是精神滿滿元氣十足,莫名其妙的突然昏迷自然會讓我們不知所措。

我最怕看到媽媽哭了。雖然平時是一副悠哉悠哉的天然模樣,但她是相當多愁善感的。我們三個從小生病或者犯錯的時候,她總是會瞬間眼睛蓄滿淚水,像是要哭出來一般看著我們,這讓我們打心底難受,於是我們長這麼大都沒怎麼犯過錯,也很少生病。。。

我的母親也是獸種人。獸種是金毛犬。。。所以她特別喜歡把我抱在懷裡,就像現在這樣。她有一頭金色的波浪長髮,一對比姐姐的稍長的耳朵自然的垂在頭頂兩邊,蓬鬆的大尾巴是我們三個小時候最喜歡的部分了。總是一副悠閒表情的她看起來就是個天然呆美女大學生(雖然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媽了)。總是喜歡把我們抱在懷裡蹭啊蹭的。雖然媽媽的懷抱絕對是世界上最舒服的地方了,但是作為青春期男生的我,處於多愁善感的年紀,或許嬰兒時期的我會十分喜歡的那兩個超大的部位,現在卻會讓我微微有些。。。對吧?而且這種情況下我絕對不能承認現在也是很喜歡的。

我有時候會想,媽媽這麼美的人,給老爸真是可惜了吖。

“媽,媽你鬆開點我快窒息了”我的臉被埋在媽媽的胸口,又被她緊緊抱住,感受著柔軟觸感與淡淡香氣的同時,缺氧也在煎熬著我。

“小一討厭媽媽了嗎。。。?”鬆開我的媽媽,眼睛斜向上看著我,背後伸出尾巴無力的搖擺著,剛止住的眼淚又有了決堤的傾向。(請自行想像或者百度搖著尾巴可憐兮兮抬眼看你求你陪玩的金毛犬的樣子)而且她本人完全沒有自己的動作讓她兩個我嬰兒時期一定很喜歡的超大部位更加被強調了的自覺,這讓我不自然的轉移了視線。

“不會不會,我絕對不會討厭媽媽的啊!”我大聲否定著。。。要是放在平時,姐姐總會笑著吐槽我手忙腳亂,然後自己撲到媽媽懷裡蹭蹭蹭,然而現在。。。

媽媽似乎也和我想到同樣的事情了,不再糾結我是不是會討厭她這種絕對不會發生的事,而是俯下身為姐姐整理了一下劉海。的確眼下比起青春期煩惱的兒子,昏迷不醒的女兒更值得擔心。

然而擔心也沒有什麼用,這種時候只能先等待了。

我們在等一家之主的老爸。他是研究所的所長,而那個研究所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關於獸種人的。比起盲目送去醫院,先讓專家的老爸來看看再做決斷也未嘗不可。

——————————————————

沒一會老爸就來了。氣喘吁吁的肯定是從校門口跑過來的。這下他酒肯定是醒了吧。

“呼,呼,茗香,靈一,我來了,麗呢,麗在哪?”老爸他推門沖過來。茗香是我媽的名字。

“嗚嗚,小五。。。麗她,她怎麼就不醒呢?”媽媽看到老爸,似乎找到了依

靠,從抱人的成為了被抱的,全身都埋進了老爸的懷裡。順便一提我爸名叫靈五,小五是家裡長輩用的昵稱。媽媽喊他小五喊我小一的時候,我總有種輩分錯亂的感覺,弄得我們像是兄弟而不是父子,但是不管我倆怎麼抗議,至今仍沒有什麼卵用。

“不要急,茗香,讓我來看看”看到姐姐至少沒有外傷的躺在那裡,老爸似乎也迅速平靜下來,拍拍我的肩膀然後坐到姐姐身邊。

他從隨身帶的包裡取出了一個儀器,那是他發明的可擕式獸種人身體情況檢測機括弧家庭自用版ver.3.2,專門給我家的家庭成員的獸種人檢查用的精華版。這絕對不是公物私用哦。

“沒有問題,沒有常見的獸種人疾病,病情也沒有類似的。。。可以確定的是,麗的昏迷不是疾病導致的。還是先送去醫院吧,再做進一步檢查。”

所以說老爸你來到底起了什麼作用啊,如果真的有什麼耽擱怎麼辦?

後來我才知道,媽媽在得知姐姐昏迷的時候,心慌意亂六神無主,最先想到的就是依靠老爸了,所以執意要在學校等老爸來而不是直接送去醫院。

——————————————————

“五所長,令愛的檢查結果出來了。”醫院裡,經過一番檢查,一個看起來小有資歷的醫生頗有些恭敬的給我爸拿來了檢查報告。

“這是。。。腎上腺素超標?”

我也請假跟著來到了醫院。弗拉德兄妹也就是德古拉和安妮,也十分擔心想要同來,但是最終還是沒有來成。

腎上腺素超標。。。腎上腺素,能讓人心率上升,擴張血管,新陳代謝加快,簡單明瞭的反應就是會亢奮。超標過量的時候,會讓人噁心嘔吐,走路不穩,發熱出汗等等。但沒聽說過會讓人昏迷的啊。

我把疑惑對老爸提出來了。

“你說的沒錯,但那是對我們倆這樣的原種人而言的。麗被注射了過量的,是原種人的腎上腺素,而且看樣子是長時間少量注射,因為身體無法完全消耗而累積起來了。”獸種人的腎上腺素跟原種人的不太一樣。因此姐姐的昏迷只是因為過度脫力的生物自我保護機制。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這段時間姐姐莫名其妙的食欲超強與不正常的亢奮了。

“效果嚴重,卻不致命。再說到底是為什麼?腎上腺素口服是沒有效果的,只有通過注射,但是又是誰在什麼時候做的?”老爸緊皺著眉頭,說出了跟我一樣的疑惑。我很少在老爸的臉上看到這樣嚴肅的神色。

這的確是一個很嚴峻的問題。不管從哪方面來看都是。現在唯一的幸事就是,姐姐的狀況還算良好。

“靈一,先帶你媽媽回家,還沒告訴禮。。。總之禮那邊也要你來說明瞭。麗就交給我。現在是咱們作為男人負起責任的時候了。”

我轉頭看了看病床上平靜睡著的姐姐。她總是精神的站立著的雙耳現在正無力的垂下,失去血色的臉沒有平時那總被我稱為傻樂天的笑容。雙眼閉著也就沒法看到那稍顯銳利的靈動眼神,現在的姐姐,有著跟平常不同的氣質。她終於少有的安靜下來了。我知道她的睡相不好,然而現在她連睡著時候亂蹬被子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拉著媽媽的手走出醫院,得知姐姐沒有大礙的時候,她像是脫力一般松了口氣,要不是我這麼攙著,可能連路都走不穩了。

“的確是作為家裡的男人負起責任的時候了。”我在心裡這麼告訴自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