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你是貓派還是犬派?我是鹹派的(笑

第二卷: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神! 章17、落魄王子?才沒那麼狗血啦

書名:你是貓派還是犬派?我是鹹派的(笑 作者:旅行者高達 本章字數:444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8


我們的視線,全都集中在了勝的身上。

勝閉著眼睛,微微低下頭,像是要把自己沉入那些記憶中去。

——————————————

全世界都有狼。西方人認為狼是搶奪牲畜,傷人性命的惡魔,而霓虹人相信,狼是保護田地不受鹿或者熊之類動物糟蹋的保護神。

狼一般不會傷人,領地意識很強的它們,只有在人類侵入他們的領地的時候,才會奮起反擊保衛家園。

全世界都是這樣(不然由狼馴化來的狗是哪來的對吧)。

霓虹人害怕狼,又崇拜狼。古代霓虹許多地方都將狼作為神來崇拜。

狼忠誠,高傲又團結,同時還勇猛有勇氣。

同樣是狼種族的霓虹狼,曾經人丁興旺,數量龐大。雖然是世界上體型最小的狼種,但是勇猛不輸任何他族。

就這樣和霓虹人數個世紀相安無事,互相之間有合作也有紛爭,就和自然界的常理一樣。

然而在霓虹人開始走向強軍路線,工業迅速發展,大量霓虹狼的棲息地被奪取,於是狼群奮力反擊,然而不敵擁有槍支的人類。

最終,在1905年被捉到的一隻霓虹狼被認為是最後一隻霓虹狼,霓虹狼也進入了滅絕物種名單。

——————————————

勝用講述一個故事的語氣講述了霓虹狼的一些簡略歷史。

雖然我們都有些唏噓,但是這樣的事例實在太多,那麼多滅絕的物種,只能說霓虹狼很不幸的成為其中之一了。

這些只是簡略的說明了霓虹狼為什麼是滅絕物種,真正的他自己的故事還沒開始呢。

——————————————

或許這就是命運,或許這就是生命。

有一支生活在人類聚落邊的霓虹狼族群,因為常與人類合作,相安無事反而被人類崇拜,結果全族都變成了人形。

獸種人,現代人這麼稱呼,而在古代,他們的稱呼是,“妖怪”。

狼作為在人類看來很有靈性的生物,不斷的誕生著狼妖。也有被人類稱為“狼神”的。

到底是因為人類才產生狼妖,還是狼因為自身的潛力成為人形,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狼妖的存在從另一種意義上保全了霓虹狼的種族延續。

妖怪。。。和現代獸種人最大的不同點就是可以在動物和人形間變換,在古代就是妖怪的象徵。狼妖在霓虹人的傳說中是十分危險的,經常有狼妖遭到人類的殺害,即使有些狼妖真的沒有傷人的意思。

開始的時候這支霓虹唯一的霓虹狼狼妖族群在吸收其他單獨的狼妖的同時,還積極的尋求進入人類社會,與人類合作的機會,但是隨著人類科技的發展,數百年前,強大的人類就已經可以一對一殺死狼妖了。而狼妖除了依靠自己的強壯身體之外,是沒有什麼像樣的護甲和武器的。

比如從大唐傳入霓虹,後來被霓虹人改進的霓虹刀,就能輕易的割開狼妖的皮毛。

再加上人類的故意封鎖,狼妖直到很久之後才學會鍛造霓虹刀,不過那都是後話了。

後來狼妖家族就只好隱居在山林。只留給外界一個個傳說。

直到獸種人開始成為第四人種,狼妖家族才再度回到塵世,但他們悲哀的發現,自己的狼同胞們,已經滅絕,霓虹狼只剩下他們自己了。

——————————————

“雖然我們過著避世的生活,但也曾關注外界。在我們祖先的年代,大唐人曾經幫助過我們,所以我們曾經決定要舉族遷移到大唐,可惜因為本來就自身難保,再加上大唐也戰事不斷,所以我們仍然住在這片土地。”

勝這麼說著,雖然用的是“我們”,但卻沒有什麼感情,就好象在講別人家的故事。

“按你的說法,你這樣的小輩不是應該被家族好好保護的嗎?為什麼你會。。。”

“這就是接下來我要說的了,公主。”

“怎麼又變成公主啦!”

“那就。。。主公?”

“這也怪怪的。。。你就不能直接喊我名字嗎?”

“那怎麼行!”勝突然提高音調,“雖然在下已經決意脫離那個家族,而且在下的確是有些不懂得現世的規矩,但是從小所受到的教育是不會讓在下直呼主人的名諱的!”

最後我們各讓一步,他稱我為“主人”。

——————————————

“關於在下。。。在下的確是來自那個霓虹唯一的霓虹狼家族。在下的父親大人是現任族長,一位強大的狼妖,但是在下的母親大人卻是。。。一位獸種人。

母親大人和麗大人一樣,是一位西伯利亞雪橇犬種獸種人。對,只是普通的獸種人,現在已經離世了。

獸種人的壽命其實和妖怪沒什麼區別,雖然越強大的妖怪,壽命就越長。在下的母親大人在在下還小的時候就去世了。父親大人與母親大人十分相愛,所以母親大人去世後他十分悲傷也沒有再娶。他將全部的感情都投在在下的身上,在下也十分的尊敬他。

但是,就因為他只有在下一個子嗣,就遭到族裡覬覦族長地位的其他一些狼妖的攻擊,說他與外族通婚還不思進取,堅持不娶,就不能為族群誕下子嗣,身為族長卻無法做到榜樣,是會引起滅族之災的罪人。

於是父親大人說,他不會為自己辯解,也不允許他們傷害在下,自己甘願接受挑戰,以真正的狼的形式,接受族長的更換。

實際上在下也並不反對父親大人的決定,這是狼族的傳統,也是榮耀。我們有義務用生命去捍衛。但是在決鬥中偷奸耍滑絕對不是競爭族長者應該為之的。父親大人擊敗並驅逐了那個小人,證明了自己的榮耀,自己卻因為傷勢過重如今正在修養。。。在下因為並非純血霓虹狼,也受到多方壓力,於是父親大人就將在下送出家族,希望在下過上普通獸種人的生活,而他本人也會在卸任族長之位後離開族群與我一起生活。

可是。。。就在前幾天,在下才離開家族沒多久,那個被放逐的小人竟然偷襲我,因為敗于父親大人之手,便欲找在下報仇。。。在下勉強將他擊退,自己也丟失了行李,只有孑然一身,最終因為饑餓倒在路邊,被主人撿到。。。

——————————————

“聽到一半人家以為要來一出王子復仇呢。”安妮拍了拍胸脯。

“那麼。。。你憎恨你的家族嗎?”我關注的卻不是那些。

“在下從不憎恨自己的家族。但在下不適合繼續作為家族的一員也是事實。”勝嚴肅的說,然後露出和煦的笑容,“族裡的長輩大都很和善,就算是族長的激烈競爭也是良性的,同輩也有許多朋友,在下還是覺得那裡是自己的家呢。”

“那你這似乎在講述無關緊要故事的語氣又是?”

“在下作為介紹者,當然要把自己擺在客觀的角度。”

“那就好。”我能感受到他的真心,真是一個好人,不對,好狼。。。不對,好妖怪?總之就是個品行端正的傢伙就是了,“那為什麼你要,那個,跟隨我?”

“主人救了在下的性命。”勝單膝跪在我面前,捧起我的一隻手,深深的注視著我,“在下既是狼族,也算犬族,忠誠是我們全族的第一信條。從小接受儒家教育的在下,信奉仁、義、禮、智、信,這一切,都出於在下本願。”

勝背後的尾巴不停的搖著,眼裡的真摯讓我提不起反駁他的意願,“而且在下對主人一見鍾情了。”

。。。而且這句也是認真的!

“等等等等,我可是男人哦?現在這樣只是因為法術。。。”

“在下的忠心,是不受性別影響的!如果是主人的希望的話,拼上這條性命也會幫您恢復男兒身的!”

“哦,哦,是嘛。。。”

“就是這樣!”

我被他的氣勢壓倒了。

“你你你你不會是對同性抱有。。。這樣那樣的感情吧!”安妮卻站起來,指著勝驚訝的大聲問道,“人家,人家才不會把小一讓給你哦?”

然後發覺自己失態的安妮一下子帶著大紅臉把自己埋在沙發裡裝起了鴕鳥:“失,失禮了。。。”

我的另外四個同伴們也一致的用嚴肅的表情盯著勝。女孩子們先不說,德古拉你想表達什麼啊。我一陣惡寒。

“在下覺得同性之間超越友情的感情是不太好理解的。。。難道各位大人們都對主人抱有好意嗎?明明同樣都是這麼美麗的女孩子?”

“哪裡哪裡怎麼會呢畢竟是自己的弟弟!”“就是說啊,笨蛋哥哥什麼的!”“人家。。。人家才沒有。。。”“妾身不論是什麼樣的小一都很喜歡哦?”

““神羅!””

女孩子們一下子鬧成一團。

姐姐和禮,還有安妮。。。你們那麼乾脆的否定真的很傷我心哎。

那你們之前天天玩♀弄我的身體又是出於什麼目的啦。

我歎了口氣,轉向勝:“其實我還是覺得不太習慣。。。要不這樣吧,你們霓虹戰國的時候不是有‘小姓’什麼的嗎?從地位上是平等的,但是身份上卻是上下級什麼的。我也不是很清楚,那個,就是說,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勝想了想,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靈一大人。”

稱呼變了。他明白了我都沒表達好的意思。真不愧是名門之後啊,就是聰明。

而且禮數周全進退有方,對我總是表達出能讓我深深明白的真心實意,顯示出了一個良好教養的貴族子弟應有的氣質。

我瞥眼看了看在一邊沙發上縮在那裡抱著腦袋碎碎念著什麼的德古拉。。。

唉,摯友啊。

——————————————

“呀哈哈真是有趣啊小鬼們!”玲姐看著我們鬧成一團,發出了和山神大叔一樣的豪爽笑聲。

糟糕。。。忘記現在還是在別人家做客了。我們一個個都恢復了正坐。

“不要那麼拘束啦,就當到姐姐家做客來了啊~”玲姐笑得很開心,“我還是挺希望有你們這樣的弟弟妹妹噠~”

“哦哦玲姐,你真好~”姐姐過去摟住了玲姐的脖子,“玲姐,我想吃點什麼啦”

姐姐變成撒嬌的妹妹了。。。您的形象總是在崩壞啊姐姐大人!

“哦好!”玲姐反手摟住姐姐的脖子,“走走,我帶你去偷偷嘗嘗我媽的手藝~”

於是兩個理論上屬於姐姐組的人就這麼勾肩搭背的跑去偷吃了。

“抱歉啊,小玲讓你們見笑了。”山神大叔撓著臉頰,“明明都二十四了還長不大一樣。”

“原來玲姐二十四了啊。。。跟你的年齡一對比不會太小一點了嗎大叔?”

“我們一家都是長壽的妖怪啦,按你們人類的年齡算我也才四十多歲哦?”

一百年比一嗎?

“勝,你多大了啊?”

“在下今年二十歲,靈一大人。”

“按照妖怪的年齡換算?”

“不。。。就是指活過的年數。”

“哎?意外的年輕嘛。比我大四歲哦。”

“對了大叔,給咱們講講你自己家的事唄?比如和渚阿姨怎麼認識的?”德古拉一臉八卦,“總感覺渚阿姨那樣的美人給大叔你有點可惜了呃啊噗。”

“太失禮了,哥·哥。”

“我錯了妹妹大人請務必不要用那把大叔家的水果刀割你哥哥我的手腕啊”

“那樣的話血噴出來不好弄乾淨,安妮。”“也對哦。”

“難道你該關心的不是我的生命安全嗎?咱們不是朋友嗎靈一?”

我看向禮,她一臉“笨蛋哥哥要是也跟著犯傻就一起死刑”的表情。

我才不會那樣啦。

“唔,常有人這麼說啦。”山神大叔倒是不在意,老臉一紅,“其實我們一家都是熊。。。的妖怪吧。”

。。。哇,(除了大叔)還真看不出來。

大叔的青春往事就先一筆帶過吧。

——————————————

那麼,總算該談我的事了。

我把大致的情況也告訴了勝。這沒什麼好隱瞞的,既然他自稱是本地的大家族的族長兒子,那也應該能提供一點情報,再不濟也能提供關於情報源的情報吧。

而且也可以趁此機會檢驗他是否真的可以信任。

但是勝表示,先讓大叔來,因為大叔在〇都的“裡世界”似乎還挺有名的。

“在下的微薄之力還是先留作備用的好。”

“那麼,今天先休息一下,明天我帶你們去找一個人。。。妖怪吧。”

大叔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