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穿越農女:美妝童養媳

浴火而來 001浴火而來

書名:穿越農女:美妝童養媳 作者:淺畫 本章字數:243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57


  入伏的天氣,酷熱難耐。

  頭頂上的日頭,極為不順心似的發了火,將那火下到了人間,直燒的這東傾大陸都陷入了一片燥熱中。

  東陵彭州,玉泉村的村民,這會子卻不顧能曬死人的大太陽天,都聚集在村口的戲臺旁,看著玉泉村有史以來最大的熱鬧。

  皆是因為有人喊了一嗓子——村長的小舅子讓人給閹了!

  此刻,被綁在戲臺那根破柱子上的少女,就是罪魁禍首。

  少女手上的鮮血直滴,頭髮蓬亂,衣衫不整,耷拉著腦袋,毫無生氣。

  檯子上,一個婦人盤腿坐著,哭天搶地,將那本就破舊的木板子拍的當當作響。

  “就是這個天煞的小婊子,勾引俺男人在先,勾引不成,竟然下死手啊,現在俺男人還躺在床上疼的打滾,這可叫俺咋活啊!”

  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手指著那柱子上的少女,可勁兒的嚎。

  這婦人叫張巧嘴,是鄰村張家灣有名的潑辣,幾年前嫁給了玉泉村村長的小舅子薛貴,兩人一個狗仗人勢,一個天生潑婦,簡直是在村裡橫行霸道。

  如今,薛貴被人絕了後,簡直是大快人心,報應不爽。

  聽著張巧嘴這麼是非顛倒,不禁都有些憤憤不平。

  “哪個不知這小玉也不過才十二歲,咋可能勾引男人?薛家媳婦兒,你別欺負人家孩子小,給人扣屎盆子!”

  “小玉腦子不好,也是村裡人都知道的事情,說別人我都信,小玉咋個可能?!”

  村民們大多為小玉打抱不平,也皆是因為這個孩子太命苦,十二歲的她被王阿婆拐到玉泉村做了秋家當童養媳,可秋望那孩子,十四歲就死於非命,小玉也就成了玉泉村最年輕的寡婦。

  張巧嘴不服,“怎麼就不能了?你們瞧瞧她那騷浪的身段兒,勾人的模樣兒,哪兒像個十二歲的孩子?俺看啊,當初姓王的老乞婆把這丫頭拐來,怕是虛報了年紀,想要賣個好價錢吧!”

  王阿婆一聽這話,立馬站出來,“張巧嘴,你嘴也忒損了!小玉是俺遠方親戚的表侄女,可是正經人家的孩子,要不是因為腦子不好使,能給人家做童養媳?”

  這王阿婆一貫是做這種拐人的買賣,對上張巧嘴,旁的人就都不說話了。

  反正狗咬狗一嘴毛。

  “是不是這麼回事兒,一問就知道,小三子可是都看見的!”張巧嘴拉出了證人。

  嚴厲的眼神,瞪著小三子,似是在警告。

  小三子唯唯諾諾的站出來,瞟了張巧嘴一眼,低著頭聲音很小的說,“俺看見了,在葡萄園裡,小玉勾引貴兒叔不成……就拿鐮刀砍了貴兒叔那玩意兒,還喊著要殺了貴兒叔,幸好薛家嬸子把貴叔給救了……”

  人證物證俱在,村民們也都停了議論。

  張巧嘴得意的哼了哼,眼神落在了一直在檯子旁邊,一腦門子官司的玉泉村村長趙善喜的身上。

  “姐夫,你說這事兒咋辦?!”

  問題丟給了趙善喜,大家的目光也都跟了過去。

  趙善喜臉上又尷尬了幾分,嘴角抽抽兩下。

  看著那叉著腰,隱隱有幾分得意的張巧嘴,眼神複雜。

  這娘們兒分明是在威脅他。

  要不是自己沒把持住,也不會和這潑婦幹了那苟且的事,如今

有短兒在她手裡捏著,就像捏住了他的七寸,沒辦法發作。

  所有人都等著村長評斷,最終趙善喜走上了台,指著檯子上綁著的少女,大聲宣佈。

  “秋家小玉,行兇傷人,見了血了,按族裡規矩應該用火刑,架火!”

  一聲令下,手下的人開始行動。

  “這都不審就證據確鑿了?”有人小聲嘀咕。

  “小玉是替死鬼,誰不知道張巧嘴和村長有一腿?”有人不屑。

  可再怎麼議論,也抵不過村長的一句話,火堆已經架起,這是玉泉村族中最狠最重的刑罰了,這樣草草定案,令人不禁心裡生寒。

  有人將小玉的少女架了過來,準備往架子上綁。

  其中一個人探到了小玉的鼻息,臉色一變。

  “村長,人死了!”那人壓低聲音。

  族裡規矩,人在行刑前先咽了氣,那麼就不用再行刑,就是不吉祥的事。

  趙尚喜目光一狠,斥道,“明明還喘氣呢,閉好你的嘴!”

  那人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言語。

  轉身,將小玉駕了上去。

  這時,人群裡沖出一個人,是秋家老三的孩子秋生。

  上去就不由分的扒柴火,一邊扒一邊聲嘶力竭的喊,“不行,誰也不能傷害俺家小玉,你們快把她放下來!”

  趙尚喜一看,立馬狠狠地給旁邊的人使眼色,“秋生,你膽子不小,這是族裡的規矩,小玉勾引人在先,傷人在後,理應該火刑,來人,把他給我拉開!”

  “不中,說啥也不中!”秋生迎上趙善喜警告的目光,語氣篤定。

  秋生跌跌撞撞的爬上去抓住小玉的手,從腰間抽出一把鐮刀,一下砍斷了繩子。

  人,軟軟的滑下來,已經冰涼。

  秋生臉色一白,顫抖著去探小玉的鼻息……

  人……已經死了!

  絕望,秋生的眼底盡是絕望。

  倏然——

  就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時,秋生抄起鐮刀往小玉的肚子上就是一刀。

  籲——

  眾人驚異。

  可那小玉絲毫沒有痛苦和反應。

  秋生聲音悲愴,幾乎變了聲調,“小玉,你安心的去吧!”只有這樣,才能給你留個全屍。

  趙尚喜一看,便明白了什麼意思,大聲呵斥,“把人給我拉下去,繼續行刑!”

  秋生不敢置信的指著趙尚喜,“小玉已經死了,你再繼續行刑,是逆天而行,會遭天打雷劈的!”

  到底不過是個十四歲的孩子,力氣哪兒敵得過村裡護衛隊的人?

  火,點燃。

  澆了桐油的柴火,稍見火星兒,就轟的一下,火勢瞬間蔓延開去。

  熊熊的大火,火苗猶如猶如狂蟒吐著火信一般的劈啪的燃燒著,眼看著就要把那少女吞噬。

  倏然——

  天空一聲炸雷,瞬間大雨傾盆而下,猶如瓢潑。

  秋生指著趙尚喜大喊,“你逆天而行,天來收你了!”

  一聽這話,眾人恐慌,四處逃竄,趙尚喜也驚慌的看著天空籠罩過來的烏雲,嗷嘮一嗓子,抱著腦袋就跑。

  誰也沒發現那高臺上的少女,倏然睜開了眼睛,緩緩的站了起來。

  她叫蘇鈺,是二十一世紀的一名知名化妝師,在跟組化妝時出現了重大的演出事故,一下把她給送到了這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