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穿越農女:美妝童養媳

浴火而來 006你是妖女

書名:穿越農女:美妝童養媳 作者:淺畫 本章字數:232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57


  秋老太老大不樂意的回了屋。

  秋生跑著去請郎中,想著好歹先把郎中請來,給二哥看完了,捎帶著也能給小玉看看。

  蘇鈺跪在地上沒起來,不是不敢起,是腦袋一陣的發暈。

  雖說不知道傷口疼痛,可這血卻是切切實實的往外流著,眼看著身體就支撐不住,搖搖欲墜。

  王氏慢悠悠的走到她的跟前,一臉的幸災樂禍,“小玉啊,來,讓二嬸看看你這是傷哪兒了?”

  蘇鈺下意識的躲,王氏不由分說就上前撩衣服,“躲什麼啊?現在知道要臉了?勾搭男人的時候咋沒看你知道臊呢?”

  “二嬸,您要幹什麼?”蘇鈺體力不支,身上沒什麼力氣,只覺王氏湊過來沒好事。

  “沒聽老太太說,讓俺給你包紮嗎?”說著,壞心眼的將蘇鈺的衣服使勁兒往上撩。

  一節雪白的肌膚露出來。

  沒有從村姑娘那種常年勞作而粗糙的皮膚,細皮嫩肉的,看的站在一邊的秋田心裡癢癢。

  早就知道這丫頭身段兒好,模樣俏,這小肉兒看著就那麼銷魂……

  秋田早就打上小玉的主意,不然剛剛怎麼會幫她說話?

  不過,雖說好看,可終歸是被那刀傷給影響了美感。

  王氏手裡什麼都沒有談何包紮,可她手卻沒閑著,在蘇鈺的傷口上狠狠兒的那麼一按,隱約又有血滲出來。

  “哎呦哎呦,又流血了,看來傷口不淺啊!”王氏眼底裡盡是興奮。

  這讓蘇鈺想起了在網上看到那些虐待動物變態的可憎嘴臉。

  此時院子裡只剩下秋田在不遠處站著,王氏蹲下的身子離著蘇鈺最近,低聲說什麼話,也只有王氏能聽到。

  蘇鈺倏然眼底一冷,目光說不出的犀利,語氣陰涼,“你玩兒夠了沒?”

  “啊?你說啥?”王氏一怔,對上那詭異的眸光,手竟是一個哆嗦。

  蘇鈺壓低聲音,“二嬸,我有爺爺在天上庇護,不會疼的!”

  怎麼可能?

  王氏不信。

  抬手在那傷口上又按了兩下,卻發現蘇鈺的臉色如常,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這死丫頭真的不疼?那可是被捅了一刀啊,一般人早就疼的哭爹喊娘了。

  “現在你信了?”蘇鈺依舊語氣平靜,眼神冷漠的不像個孩子。

  王氏手嚇的縮了回來,心裡突突跳著,總覺得哪兒不對。

  “你……你你這個妖女!”王氏蹭的站起身來,指著蘇鈺有些結巴,可眼神裡分明帶著幾分膽怯。

  蘇鈺掩去眼底的鋒芒,換上懵懂無知,開始眉頭緊皺,一臉痛苦,“二嬸,您怎麼直接按我傷口上了,好疼啊……”

  王氏有點兒懵,剛剛不疼,現在又疼?

  到底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王氏後脊樑一陣兒發冷。

  “……俺,俺啥時候按你傷口了,你別耍無賴啊?”王氏竟然口氣軟了三分,看來是真被嚇著了。

  秋田一聽蘇鈺喊疼,急忙蹲下身來,那剛剛還演苦肉計的腿也不瘸了,一臉關懷的說道,“哪裡疼啊?快讓俺看看!”

  說著,竟然不要臉的再一次去撩蘇鈺的衣服。

  蘇鈺心裡氣的牙根癢癢,這個臭不要臉的無賴,竟然來佔便宜!

  巧妙地拉下衣服,還得對秋田一臉感激,蘇鈺彆扭的低下頭。

  這一幕,讓秋田和站著的王氏都誤看成了嬌羞的模樣。

  “謝謝……謝謝秋田哥!”

  蘇鈺看出王氏一百個嫌棄她,尤其是從秋田為她說話開始。

  那麼,她何不利用一下?

  王氏臉色瞬間不好了,大聲呵斥,“秋田,還不趕緊回屋換身衣裳,平白弄得一身髒!”

  說完,啐了一口,顯然那“髒”說的不是土,是蘇鈺。

  “娘!你沒看小玉都傷成什麼樣了嗎?”秋田語氣有些怨怪。

  王氏一下心涼,看著兒子護著這個小賤人的勁兒,妒火中燒。

  “這小婊子是咋啦?啊?是臉上的像花兒,還是下面兒長得開花兒了,讓你們一個個的跟著了魔似的,都圍著她轉啊?俺今兒非得吧這小騷蹄子給撕了不可!”王氏氣的呼呼的喘氣,嗓門子也大的很。

  秋田一聽,臉上有些掛不住。

  “娘,你看你說的這都是啥話……”

  “咋?還不讓俺說啦?你不是被這賤蹄子勾了魂兒是啥?趕緊給俺進屋去!”

  蘇鈺嘴角微勾,不著痕跡。

  “秋天哥,我頭好暈……”細細柔柔的聲音,讓秋田更是心裡一陣癢癢。

  王氏一聽這柔媚入骨的聲線兒,更是火冒三丈,擼胳膊挽袖子的走上前來。

  “好你個小賤蹄子,跟俺面前玩兒這裡格楞,麻溜給俺下來!”

  抬手,狠狠地拽住蘇鈺的胳膊。

  蘇鈺一咬唇,一個吃痛。

  眼皮子往上一翻,徹底暈了過去。

  “娘!你咋還嚇死手啊?”

  “俺……俺也沒使勁兒啊!”本來要發火的王氏,讓秋田這麼嚴厲的話語,愣是給憋了回去。

  秋田那心思早就被蘇鈺露出的那塊雪白肌膚給勾了去,哪兒還能看到王氏的不高興,愣是將蘇鈺打橫抱了起來。

  “到俺屋裡去,讓郎中給你好好瞧瞧。”看好了,秋田哥好疼你。

  後面的話秋田自然沒說出來,畢竟王氏還在身後看著呢,抱著蘇鈺徑直回了屋子。

  王氏看著兒子這一舉動,更是火冒三丈,隨後跟著進屋,關上門就劈頭蓋臉的數落上了,“你這臭小子是咋想的,把這小賤蹄子帶咱屋來幹啥?剛才你沒聽她怎麼編排咱的?”

  “娘,你這性子啥時候能改改?啥事兒都先嚷出去,有理也變成沒理了,要不是俺腦子轉的快,今兒奶就該找咱二房的麻煩了!”秋田放下蘇鈺,轉頭埋怨。

  “咋?俺嚷啥了?你是沒聽見這小賤人咋說的,她誣賴咱家貪了你奶的錢,俺不收拾她還留著她繼續編排咱啊?”王氏不解,更是不忿,“對了,你到底傷哪兒了啊,快讓俺看看!”

  王氏再怎麼氣憤,可還是心疼秋田。

  “俺都聽著了,要不是俺耳朵尖,趕緊演出這麼一出兒,這會子估麼老太太已經開始到咱二房搜東西來了!”秋田壓低了聲音,有點兒氣王氏沉不住氣。

  王氏恍然大悟。

  原來是苦肉計。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