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穿越農女:美妝童養媳

浴火而來 013把話攤開

書名:穿越農女:美妝童養媳 作者:淺畫 本章字數:246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57


  蘇鈺心裡無數個呵呵噠,這個秋田仗著秋老太慣著他還真是不要臉。

  即便是只和秋望草草拜了堂,可怎麼秋田和秋生都應該叫她一聲大嫂的。

  只不過秋望死了,秋家人就把她看做喪門星。

  除了她還恭恭敬敬的叫著老大兩口子公公和婆婆,別人的稱呼都沒有改。

  可怎麼說也是有這這一層關係,但凡要臉,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

  小叔子想要嫂子,這說出去還不被人脊樑骨戳穿?

  更何況,如今的小玉已不是原來的癡兒,怎會任人擺佈?

  不離開秋家,他們就是叔嫂。

  秋田想找機會下手,也得掂量一下後果。

  “這……”蘇鈺話留半句,面露難色。

  秋田樂呵呵的說道,“俺的小玉啊,你就放心吧,一切包在俺的身上!”

  經常往返於城鎮的秋田,自信於自己與這村子裡的人不同,言談舉止也刻意的去學城裡人的樣子,衣服款式也是照著城裡人做的,走在村子裡,誰不誇他一句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他比秋生可好看多了,小玉自然會喜歡自己比秋生多。

  秋田和蘇鈺表了半天衷心,忽然瞟到窗外秋老太經過,心裡有些不托底。

  “小玉啊,咱現在還沒定了終身,在一起待著也不方便,俺送你回去吧!”

  蘇鈺心中冷笑,剛剛說的雄心壯志的,這會子又慫了。

  不過這樣也好,說明秋田還是懼著秋老太的。

  也算是一重保護。

  秋田扶著蘇鈺到了東廂房旁的小草屋便走了。

  這是秋望的喪事辦完的第二天,秋家給臨時搭的一個小草房,夏天漏雨,冬天漏風,這便是小玉的棲息之所,皆因她被認定了不祥之人。

  蘇鈺雖然感覺不到疼,卻能感覺到傷口那裡上了藥,沙沙的緊繃感覺,所以她儘量彎著腰,不敢扯到傷口。

  只是這正逢盛夏,燥熱多汗,這傷口別感染了才好。

  吃力的挪了一下身下的草墊子,找了一個合適的位置躺了下來。

  她需要盡可能地多休息,儘快的恢復體力,前面還有太多未知等著她,身體強健,是最基本的。

  大太陽透過頂上稀稀拉拉的茅草照射進來,燥熱的蘇鈺渾身難受,迷迷糊糊的卻怎麼也睡不實。

  不知過了多久,秋生掀開草簾子,走了進來。

  “小玉?”試探的喚了一聲,帶著些許的驚喜。

  “秋生哥,你來了!”本就沒睡沉的小玉,聽到聲音就醒了。

  “小玉,你咋回來了?”

  秋生雖然高興,卻也詫異。

  剛剛去抓藥的一路,心裡就跟貓撓的一般。

  想到二哥對小玉的殷勤,還有小玉對二哥的感謝,便覺得自己徹底成了一個多餘的人了。

  本想著回來,把藥給了二哥,自己就別往前湊合了,卻沒想到,小玉不在二哥屋子裡。

  這就代表……小玉不喜歡二哥?

  蘇鈺心明眼亮,看出了秋生的心思,不僅覺得這傻小子有些可愛。

  “秋生哥覺得小玉應該在哪兒?”

  “……剛剛俺看二哥執意要留你,俺想著……”秋生欲言又止,眼神躲避。

  總覺得今天的小玉實在不同,仿佛一眼便能看穿他的心思。

  “想著我會在秋田哥哪裡賴著?”

  “……

  “小玉不是傻子,難倒還看不出秋田哥的心思?剛剛順水推舟讓他出了診金,也不過是覺得他那錢都是從奶奶那裡貪下來的,咱們不用白不用,沒有旁的意思!”蘇鈺看著少年有些靦腆的樣子,有些不忍的解釋道。

  看得出來秋田的心思,那……豈不是更能看得出他的心思?

  秋生心裡再一次燃起希望。

  剛剛還一度覺得自己連一些競爭力都沒有,如今小玉並沒有留在二哥屋裡,就說明小玉不喜歡二哥。

  他得努力賺錢,給小玉一個好的生活。

  蘇鈺繼續言道,“我是秋望哥的媳婦兒,哪怕只拜堂了三天,也是事實,怎麼可能還有別的心思?”

  這話,又如一盆冷水從秋生的頭頂灌下來。

  原本的欣喜之色,也褪了下去。

  “小玉,難道你一輩子就打算在秋家……耽誤著了?”

  小玉還這麼小就當了寡婦,如果一輩子就這樣,不是太悲慘了?

  蘇鈺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命運如此悲哀?

  可心裡的想法,也沒辦法對秋生說,她更沒有喜歡秋生的心思,借著剛剛的交談,把話說明白也是好事。

  “小玉如蒲草,能吃上一口飯就不容易了,哪兒有功夫想別的?秋生哥,你和三嬸也不容易,以後不用太為小玉的事費心!”

  秋生沉默了片刻。

  蘇鈺也看不出少年心裡在想什麼。

  只覺他好像下了什麼決心一般,最終憨厚的一笑,“小玉放心,你叫俺一聲秋生哥,俺拼死也會護著你,當初大哥是為了救我掉下山崖的,卻讓你背上了喪門星的罪名,其實克死大哥的是俺……所以不管咋樣,俺會為了大哥保護你!”

  秋生一片赤誠,蘇鈺不好再說什麼。

  這樣一個善良淳樸的少年,遇見是她的幸運。

  只是,他在蘇鈺的眼裡,到底是個孩子。

  “藥正煎著呢,一會兒就好,你先歇著,一會兒藥熬好了,俺給你送過來,還有……俺可能得出去一趟,晚些時候回來,你莫著急!”秋生一字一句的交代著。

  好似怕被蘇鈺打斷,說了半天也沒看她,轉身出了屋子。

  一會子又進來了。

  端了個碎缸叉子,裡面裝了多半缸水,放在了風口處。

  “天兒熱,放盆水,屋裡能涼快些,你好生歇著,俺儘快回來!”

  說完,再一次出了屋子。

  這一次,秋生好半晌也沒回來。

  清風徐來,將缸水的涼意一併吹來,確實讓蘇鈺感覺身上舒爽了不少。

  昏昏沉沉的,開始有了睡意。

  這一覺睡下去,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蘇鈺再次睜開眼睛,已是深夜。

  她是被生生餓醒的。

  咂麼了一下嘴裡,濃郁的苦味,嘴角還有殘留的藥汁。

  想來應該是有人在中間給她喂了藥,不是秋生就是李氏,秋家其他人恐怕巴不得她死在這裡一了百了,包括秋田的“信誓旦旦”也完全沒有可信度。

  睡了長長的一覺,多少恢復了一些元氣,只是肚子餓的難受,再加上吃了藥,胃裡有一種灼燒的感覺,強撐起身子,掀開草簾子向外看了一眼。

  燥熱的夏夜,蛐蛐叫的一個歡暢,掀開草簾子夜風清爽。

  這會子,秋家人多已經睡下了,蘇鈺躡手躡腳的奔著灶房走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