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唱進五行界 第02章清晨的爭執

書名: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作者:陳星宇作詞 本章字數:514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50


  鐺!鐺!鐺!

  一陣響徹天地的渾厚鐘聲,在這座長江之城,三鎮鼎立的大都市“江城”上空不斷迴旋著。

  東方的太陽伴著鐘聲探出頭來,將溫暖的晨光灑向大地。臨江而立的古老鐘樓上,時針此刻指向了七點。這座鐘樓名叫江漢關,已歷經百年滄桑,見證了時代的變遷,是這座古老城市江城的三大精神圖騰建築之一,具有濃郁古典式建築風格,莊重恢弘。

  整座大樓線條勁直,棱角清晰,底層主體為正方四層樓,正面與側面聳立八根科林斯式柱廓,每根高約10米,直徑1米有餘。從主樓平臺上至頂層鐘樓又計4層樓,同樣是正方樓體,最上部的鐘面直徑達3米。鐘樓大門前臺階高築,自上而下多達20級,顯得格外大氣。每一個站立在這座大樓面前的人都會歎為觀止,肅穆起敬。

  “星星,快起床了,起床了。再不起來就要遲到了。”

  江漢關鐘樓旁邊那座老房子裡的一樓廚房,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雖然聽起來有些煩躁,但是飽含著滿滿的暖意。

  “曉得了!曉得了!聽到了,起來了!”二樓房間裡一個懶懶的聲音,緩緩地說著。

  在床上依然翻來覆去,不願起來的男孩叫做張星鑠,他似乎完全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此刻他赤身裸體,渾身上下只有一個玉石吊墜在那裡泛著微微的光。他慢慢地從床上爬起來,眼睛半閉半睜地摸著房門把手,好一會才打開,接著一步一步地緩緩下樓走向衛生間。

  “你怎麼光著身子啊!不怕感冒了嗎?這幾天江城氣候都已經大降溫了,你還以為是夏天啊,”本來還是朦朦朧朧的張星鑠被這一聲喊叫嚇醒了,徹底地醒了。他看到媽媽正在樓梯下面的餐桌旁吃驚地望著他,他睜大眼睛低下頭一看,這才發現此刻竟然是光著身子。腦門一空,“啊”的叫了一聲,漲紅了臉,噔噔噔迅速跑回了二樓房間。

  張星鑠媽媽一邊準備著早餐,一邊笑道,“真是個傻孩子”。

  過了十分鐘,張星鑠穿好了衣服,整理好了書包,噔噔噔跑下樓。一副充滿朝氣的16歲乾淨男生模樣,精氣神十足,滿滿帥氣,只是標準的男生頭上,特地留著一個好像要飛起來的劉海,顯得個性十足。

  張星鑠把書包放到餐桌上,然後敲擊餐桌玻璃面,打開觸屏遙控,開啟了餐廳牆面的空氣屏電視畫面,並調到早間新聞頻道,看了一下,並沒有發現什麼能夠吸引他的內容,於是走到客廳角落,與貓咪玩了起來,“球球,昨晚睡的好不好啊,怎麼感覺你又長肥了呀!媽媽把你喂的真好,”小貓咪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眯著兩隻眼睛成了兩條縫,兩隻前爪被張星鑠拎起來,任憑被主人隨意左右晃動著,整個肥碩的身子在空中舞動。

  “快來過早了,你看看這都幾點了。小心上課又遲到,”餐廳裡張星鑠的媽媽喊道。

  “好的,來了,”張星鑠一邊回應著,一邊把球球放到地下。

  球球發覺自己突然自由了,於是一溜煙跑得無影無蹤。

  張星鑠來到餐桌前,正要拿起筷子,就被媽媽嚴厲地喝止了。

  “你剛摸了球球的,趕快去洗手。病從口入,老師沒教你們啊,”媽媽一邊對兒子喊著,一邊觸碰餐桌面調節著電視遙控。她將電視機聲音調大了一些,看著此刻正在播報的整點新聞。

  “你脖子上面戴的那個玉挺好看的,是剛買的嗎?怎麼之前沒見你帶過啊?”媽媽一邊看電視一邊無意問道。

  張星鑠從衣領裡掏出那塊鳳凰玉瞧了瞧,想了想,搖搖頭說:“我也不記得啊,今天早上起來時就看到了。我也覺得挺好看。可能是啥時候買的吧。不記得了。咱們家的玉太多了,哪個玉是哪個時候買的,誰還會記得喲。”

  張星鑠一邊說一邊在廚房裡洗手。

  “不記得就算了。戴著好看就行了,”媽媽回應了一聲,也沒再繼續問下去。

  “嗯嗯,今天狀態不錯,”張星鑠一邊洗手一邊盯著面盆鏡裡的自己,左看看右看看,歪著嘴角笑了笑,自言自語說,“鏡子鏡子,告訴我今天多少度,天氣怎麼樣。”

  “張星鑠先生!早上好。今天晴天,最高氣溫26度,最低氣溫18度,相對濕度29%,微風。今天週一,建議您可以直接穿長衫校服,襯衣加外套,配西裝褲,”鏡子發出了回應,一個滿滿活力的爽朗聲音。

  “恩恩!我已經穿好了了。果然你的性能還是差了點,”張星鑠搖了搖頭,朝媽媽喊道,“我們什麼時候能買一個新的生活鏡啊。現在已經出了第四代了,鏡子可以直接看到我們的穿著和身體即時狀況,給出生活建議。多棒啊!”

  “現在這個生活鏡又不是不能用。何必花那個錢。你也知道新款那個有多貴啊。”

  “知道了,知道了,我也只是說說而已了,”洗完手後,張星鑠來到餐桌前,開始過早,這個時候張星鑠爸爸從門外進來。

  “今天送報紙的挺勤快啊,昨晚那麼大雨,今天依然挺早的時候報紙就到了,”張星鑠爸爸一邊關門一邊將雙腳踩進從鞋櫃子裡彈出來的換鞋盒,三秒鐘後,剛才腳上的運動鞋就換成了拖鞋,鞋盒裡響起唰唰聲響,這說明裡面的機器開始清洗了。不一會功夫,一雙好似嶄新的運動鞋自動歸入了鞋櫃。

  張星鑠媽媽在餐桌這邊回應著爸爸的話,“現在像我們這樣還訂報紙看新聞的人不多了,幾乎每家每戶都裝了智慧空氣屏,在家裡隨時隨地都可以啟動空氣屏看新聞,有突發消息還能及時提醒查看,多方便啊。誰還看報紙啊,你這個報社老員工,傳統思想老古董,我要不是看在想給你留一點念想,我才不想浪費這個訂閱的錢呢!雖然是不多,但也是錢啊。所以了,那些報工們,應該勤快點,本來就客戶越來越少了,他們還不把服務做好,那我們這些老客戶自然也會慢慢流失。”

  “讀新聞,還是報紙看著最舒服!讀一讀,想一想,再看一看,最後回味一下,這才叫是讀新聞嘛。你不懂!”張星鑠爸爸搖搖頭。

  “就你道理最多!老古董!”媽媽一邊看著電視新聞一邊回應道,同時,還不忘時刻關注著兒子吃早餐,“星星,別光吃熱乾麵,先把蜜棗核桃羹吃了,裡面有雞蛋,免得一會又忘了吃”。

  “今天的頭版新聞又是在討論文化產業局浪費納稅人的錢,”張星鑠爸爸沒有回應剛才媽媽的嘮叨,一邊拿起白芝麻面窩一邊自言自語說起今天報紙頭版的內容,“如今已經進入了大宇宙時代,民眾的關注焦點和情懷投射都在那無邊的外太空世界。科技至上的大眾觀念,間接導致了一種文化無用論的產生。今年一些民間機構建議政府應該少撥經費給文化產業,有限的資金應該供給大宇宙時代的科技創造者們,因為他們才是推動這個時代向前發展的核心力量。”

  “每年不是都會鬧騰幾次嘛,每次都

是那些主導科技的組織獲得更多輿論支援,沒什麼意思,多欺少,”張星鑠的媽媽一邊吃一邊繼續看著電視裡主持人在邀請評論員點評今天的頭條新聞,“你看你看,電視裡這個評論員又在說了‘這是一個文化無用論橫行的年代’。”

  電視裡那位元評論人正在滔滔不絕地談論著他對這個時代的看法:“科技蓬勃向上,引領人們進入了大宇宙時代,然而與歷史上那些科學發展帶動藝術革命的時期不同,如今這個時代科技迅猛發展,人類腳步都已經走向了宇宙深空,然而這個時代的文藝產品卻在持續退化,所謂的一些文藝引領者再奮鬥百年也估計達不到被稱為大師的層級。大部分文藝產品不僅毫無新意,毫無內涵,大部分更是粗鄙不堪的糟粕。創造文藝的人越來越浮躁,沉不下心來思考,受不了創作過程的孤寂,紙醉金迷欲望誘惑,很多人都迷失了自己。他們不僅出不了好東西,更是時常彼此抄襲,導致不思進取,隨流逐波,最終這個文化圈子成為了沒有新意的閉環。他們的一些作品讓世人都驚歎,驚歎著:‘這個時代竟然存在著那麼多膚淺之流’。最令人不解的是,那些文化人還不停地申辯,不斷地造勢,聲稱是時代對不起他們,時代不重視他們。我個人認為,他們應該回頭去看看自己的創作,他們應該反思自己的言論,他們應該抿心自問,如今大家談起文藝直搖頭,是誰之過?”

  張星鑠的媽媽看著電視,感歎了一句,“確實,現在沒有多少人願意花錢去聽音樂,沒有多少人願意花錢去看一齣戲劇,因為覺得不值。哪像我們小時候會用一個月零用錢去買一張音樂碟片,多麼奢侈的精神享受。那要是放到現在,誰會願意哦”。

  爸爸突然放下手裡的報紙,抬起頭,嚴肅地問兒子,“你在學校裡搞的那個音樂社還在做嗎?”

  張星鑠低頭吃著蜜棗核桃羹,順口應了一聲,“嗯啊”。

  “浪費時間!”張星鑠的爸爸搖了搖頭,“聽說你們音樂社的人退社的越來越多,你何必還要堅持?”

  張星鑠猛地一抬頭,吃驚地看了看媽媽。媽媽那邊也頗為尷尬地定住了,不知所措的樣子看著兒子。

  張星鑠對爸爸賭氣道:“我願意”。

  音樂社現在的運作狀況大不如前的事情,張星鑠只告訴了媽媽,他知道爸爸一直對音樂文化這種東西不持支持的態度,所以從來不會與爸爸聊起。

  看到父子倆一大清早就較上勁了,媽媽歎了口氣,想著讓他們換個話題,正好她看到電視裡正在播報的一個新聞,於是插話道,“星星,新聞裡又在說你們學校哦,真厲害,江漢關中學的深空天體社團,好像又發現了一個恒星行星系。這在我們那個年代,都只有科學家才能發現的,你們學校真是不錯呀。”

  張星鑠抬頭看了看電視,一臉不屑的樣子,“又是你,趙千華。又夠你嘚瑟一段時間了”,自言自語一番後,張星鑠跟媽媽解釋道:“現在天體研究的硬體條件都非常發達了,不像以前那樣屬於高精尖的科研,每個有興趣的人都有機會去探索,只要有相應的設備,以及最基本的常識。現在不比以前你們那個落後的年代了。不是說現在是什麼大宇宙時代嘛,搞這些自然是最容易的,最不費力的。”

  爸爸看到張星鑠一臉不屑一顧的樣子,瞬間就不高興了,“你看你什麼態度。你要多向人家學習學習,趙千華怎麼就那麼有才呢,你們一起上的江城市裡最好的小學,最好的初中,現在高中也是整個江城市師資配套最好的江漢關中學。以前你們成績都是班裡數一數二的。自從你接手了音樂社後,你看你,再沒有做出一點讓爸爸驕傲的成績。趙千華他爸爸和我是一個部門的,咱們老是被同事們問起,他爸爸總是神氣得不得了,各種吹噓他兒子擔任會長的深空天體社團,什麼今天出了這個新發現啊,明天有那個領導表彰啊。我至今都不好意思說我兒子是玩音樂社的,而且還是個只剩下幾個人,馬上都要被學校廢掉的音樂社!你能不能做些正經的事情啊。”

  “不會廢,不會廢的,你亂說,我的音樂社,我會堅持到底,誰都阻止不了。爸爸,你又來了。你每天都要說幾次,煩不煩。拐著彎表揚別人家的孩子,損你自己的兒子。有意思嘛?你懂什麼啊,現在這個時代不重視文化,那是因為垃圾太多。我們一定可以做出自己的成績,讓所有人刮目相看,也一定比趙千華那些傢伙們更棒。”

  “笑話!順勢而為,才是每個時代聰明人的選擇。明知道這年頭沒什麼人去關注文化這種東西,你還要逆水行舟,別人會笑你蠢,笑話你選擇一條錯誤的路。”

  “一條路上走得人多,不一定就是對的;另一條路上走得人少,也不一定就是走在錯路上。爸爸,做什麼事情非要隨著時代裡所謂的大多數人都去做的事情,才叫做是聰明人,那我情願不要那麼聰明,太聰明了反而讓我太累,我不開心。”

  “小小年紀,你懂什麼!你都還沒有進入社會,你懂什麼叫累。我告訴你順勢而為,是免得你以後吃虧吃苦。做個聰明人,走路才會順。撞東牆碰西壁的生活,只有你經歷過了,你才懂的。你小子現在鬍子都還沒長齊,淨在那裡說大話,說空話。”

  “我不管!我不聽!我堅信我走在自己想要走的路上,這一點毋庸置疑。我和音樂社的社員們,每個人都在拼盡全力,我們也是在追求夢想!”

  張星鑠對著爸爸大聲嚷嚷起來,並如往常遇到這類父子爭執時的反應一樣,他氣哄哄地選擇了獨自離開餐廳,跑到客廳去拿起書包,準備出門上學。

  “夢想?笑話!你那夢想以後能當飯吃啊?你小子簡直瘋了,”張星鑠爸爸大聲吼道,隨後他朝張星鑠的媽媽那邊故意大聲喊道:“全都是你們,你和媽,小時候寵著慣著,由著性子,好吧,看吧,給他慣成今天這個樣子。咱媽媽沒文化,不懂教育就算了吧,你也總是跟著旁邊瞎摻和!”

  張星鑠的媽媽皺了皺眉頭,特地壓低聲音說:“你別當著孩子面這麼說!況且咱媽上個月才過世,你一大清早的講這些幹嘛!星星是媽一手帶大的,隔代親,隔代親,寵一點溺一點,這不也是自然嘛!”

  爸媽的對話顯然被客廳裡的張星鑠聽到了,他氣哄哄地朝餐廳大聲喊道:“你沒資格說嫁嫁!沒資格!嫁嫁比你們都有文化,嫁嫁比你們懂得都多!我現在什麼樣,也是你們的錯。小學到中學,你們天天忙,月月忙,年年忙,想見到你們,比見白朱玄彗星還難。你們教給我什麼了,什麼都沒有,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都是嫁嫁教給我的!你們沒資格說嫁嫁沒文化!”

  張星鑠一口氣喊完,便奪門而出。

  只聽見身後張星鑠的媽媽著急地跑出來喊道,“星星,星星,你早餐都還沒吃完呢!那個蘋果我已經放進你書包裡了啊,課間時記得吃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