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唱進五行界 第05章萬事開頭難

書名: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作者:陳星宇作詞 本章字數:668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50


  張星鑠顯然是個說做就做的人。與劉主任談完後,他馬上去了游泳社,找指導老師溝通了暫緩這個月游泳訓練計畫的想法,並得到了游泳社社員們的支持。隨後,張星鑠就和音樂社副社長陳玉甯一起開始規劃了排練時間表,制定了出演人員,並喊來文學社的何書元一起商量關於企劃宣傳方面的事情。

  最後張星鑠召集起音樂社所有成員開會,宣佈了音樂社將出演校慶晚會開幕表演的事情並宣達了排練計畫。

  大家對於這個消息都非常興奮,畢竟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作為任何一位元熱愛音樂的人,只是默默地玩音樂,沒有能在舞臺上分享音樂的機會,那簡直就是一種煎熬。

  在音樂,文學等文化不受重視的時代,作為一個普通學校音樂社的成員,大家其實都處在一種消沉的狀態中,而且極度自我懷疑,這次的契機正好似是一抹陽光灑了下來,照亮了音樂社成員們灰暗的內心,並給予了鼓舞,讓大家重新振作起來。

  張星鑠自然也非常明白這一點,在大會上他鼓舞士氣,傳達了學校領導的關懷。這些激勵的話讓大家瞬間鬥志滿滿,誓言全力準備好這場表演。

  《江漢關的鐘》這首歌算是名曲了,合唱譜子歷史上已經有很多前輩用過,所以素材挺多,很容易找到,不需要重新製作。

  張星鑠和陳玉寧花了一天時間就根據合唱團的人員情況進行了編排。製作好曲譜後立刻分發給各位社員。

  緊接著就是排練需要的場地和設備問題,這需要向學生會交涉,然而張星鑠和陳玉寧都明白,學生會現在負責的那些人絕對不會那麼輕易答應,因為大部分成員都不怎麼待見音樂社。

  問題擺在面前,排練迫在眉睫,商量來商量去,張星鑠和陳玉寧最終還是硬著頭皮,拉下臉去學生會辦公室提出了他們音樂社的經費需求,以及借用音樂教室的想法。

  張星鑠和陳玉甯第一次去時,順利交上了申請表,學生會那些學長們並沒有為難什麼,只是說了句“回去等消息吧”。

  等了一天,沒消息,張星鑠急了,跑去問,被告知“哪有那麼快”。

  到了第二天,耐不住性子的張星鑠又沖到學生會辦公室詢問結果,卻被告知“學校上頭正在審核”。

  張星鑠這麼急,不是沒有道理。畢竟演出時間越來越近,他們合唱團一次都還沒有正式排練過。陳玉寧只得在旁安慰說“可能真的在審核吧,需要花些時間”。

  其實他們倆都知道,這種申請經費和借用排練教室的事情在學校裡並不是什麼大事,一般兩天左右都可以出結果了。

  既然學生會那邊還沒有動靜,張星鑠也只得帶著大家先熟悉譜子,小範圍練習。

  第三天了,結果還沒有出來,學生會依然沒有回話。張星鑠心急如焚,上課的時候注意力都完全無法集中去聽課,腦子裡一直在想今天要是還拿不到結果怎麼辦,或者最終結果是申請被否決,他該怎麼辦。

  午休的時候,張星鑠隨便吃了幾口飯,就又沖到了學生會辦公室,然而學長們吃飯還未回。

  張星鑠覺得今天必須得問清楚,他不想再等到第四天,於是他乾脆坐在辦公室外面等著。

  過了好久,學生會的幾個同學吃完回來了,走廊那頭老遠就傳來了他們有說有笑,嘻嘻哈哈的聲音。

  “那個音樂社的社長也是夠蠢的。明知道不可能給他批復下來,他卻天天還跑來問。就是做一個小小的開幕表演合唱而已,好像他已經有多麼了不起了,我們學生會就得多麼配合他一樣,”一個學生說道。

  另一個學生接著說:“要不是今年投資我們學校建圖書館的那個校外人士和幾位市領導共同要求,一定得在校慶上想聽到《江漢關的鐘》,他們那個音樂社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機會。他們可倒好,拿著雞毛當令箭,以老師要他們好好排練當聖旨,以為自己飛黃騰達了,以為自己已經神氣了,馬上就來要錢要教室。”

  “就是,有什麼資格來申請這申請那的。真是笑話!”

  學長們在那邊嘰哩嘎啦說著,走廊除了他們的聲音,也沒有別的,所以張星鑠聽得是格外清晰,一字不落。一時間張星鑠腦子一熱,拳頭一緊,氣真不打一處來。最可惡的是當那幾個學長看到張星鑠後,也沒有立刻停住笑聲,只是由大笑改成了一聲聲冷笑。

  “喲!音樂社社長來了。吃飯了嗎?”走在最前面的學生會會長用聽起來挺關懷的語氣,顯出一番特別好意地問道。

  張星鑠本來準備回答的,可是話還沒出口,就被走在後面一位學長緊接著的話給憋回去了,“哎喲,咱們學校怎麼還有那麼多吃白食的社長哦,啥成績沒有,卻總還是來要這要那。這都堵門口了。煩死人了。”

  這話一出,幾個學長暗自輕笑了幾聲。

  “說什麼呢,亂說什麼呢!閉嘴!”會長回頭喝止道。

  張星鑠心裡不是個滋味,但是強忍著火,不想在這個時候和他們一般見識,於是只當是自個沒聽到一樣。他直接來到學生會會長面前表明了來意。

  會長笑了笑,說道:“別著急。還在審核呢!你也知道,錢款的事情,得經過老師們的批准,這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正在這個時候,趙千華帶著幾個深空協會的成員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瞧見張星鑠卻當沒瞧見一樣。趙千華直接把張星鑠擠到一邊,然後向學生會會長要學校校報科技板塊這個月的稿費。

  “已經發下來了,我給你們留著呢!下午不是我們要開會商議下個月校報選題的事情嘛,我還準備在開會的時候再發給你呢!趙千華,還讓你特地跑過來一趟,真不好意思,”會長一邊說一邊拿出操作軟屏,將錢劃給了趙千華。

  “謝謝會長,讓你費心了,”趙千華笑了笑,“那個下午的會,我其實準備了好久的資料。可是不巧,我們社團的指導老師給我下午安排了別的事情,說是要去拜見一位星際科學領域的前輩大師。我可是代表我們學校去的,所以……”趙千華顯出特別為難的樣子。

  “哦!沒事,沒事!你那是大事,代表咱們學校去見前輩可是大事啊。我馬上通知大家,把會議改在明天。我們不能耽誤你啊!”

  趙千華說:“明天啊!明天我們深空協會有活動,也抽不出時間啊!”

  “那後天,行不行?”

  “哎!”趙千華歎了一口,顯得很勉強的樣子,“成吧!會長的安排,我們必須遵從啊!我趙千華全力支持會長的工作,那就後天吧!”

  趙千華說完了他的事情,準備離開時,瞧了瞧張星鑠,故意對著會長假意問道:“怎麼,音樂社犯事了,給學生會學長們惹麻煩了啊?”

  學生會會長搖搖手,笑著說張星鑠過來是詢問申請進度的。

  “詢問個進度,怎麼擺出一張小媳婦被欺負的臉,是給誰看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受了多大委屈呢!”

  趙千華說完哈哈大笑地走了。

  張星鑠內心一把火簡直要燒到嗓子眼了,當時把趙千華抓起來狠狠打一頓的心都有了,但是最終他還是克制了自己的情緒,不予理會。

  張星鑠深深吐了一口氣,然後平靜地繼續向會長請求能否早點批復下來,因為他們需要抓緊時間排練。

  “我也很著急啊!張星鑠,我們都知道你們音樂社要在校慶晚會上做開幕演出,這可是咱們學校的大事啊,我自然不希望你們的表演出問題,所以我這幾天也是經常在向上面催促。你就別慌,應該快好了。”

  張星鑠問道:“錢款的事情,那我可以等,但是借音樂教室的事情,能否提前辦了。”

  學生會會長笑著說:“音樂教室也不是我們說借就借的,我們學生會也需要和學校領導,還有相關老師進行一些周全啊,溝通啊!我們的工作,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總之,你急,我們也很急,只要批下來了,自然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你就安心回去等消息吧!”

  會長面帶笑容地走進學生會辦公室,他身後的那些學長們也跟著進入了辦公室,經過張星鑠身邊都不約而同地私下竊笑。

  張星鑠愣愣地杵在原地,半天沒有動靜。過了好一會,才沒精打采慢慢地走出教學樓。

  剛一出門,張星鑠就碰到趙千華和他們社團成員們正聚在大樓門口的柱子旁說笑著什麼。趙千華瞧見張星鑠灰頭土臉地走出來,甚是得意,儼然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瞧著你這死樣子,碰了一鼻子灰吧!借教室?還申請社團費用?”趙千華笑道:“你們這個申請能夠批下來,那就邪乎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張星鑠朝他們大喊道。他本來就滿肚子火,趙千華他們正好撞槍口上了。

  “跟我們這大嗓門算什麼勁,有本事對學生會去大喊大叫呀。又不是我們不給你錢,又不是我們不給你教室,”深空社團的一個男生大聲說道。

  又一個男生在旁邊說道,“讓我實話告訴你

吧,張星鑠!音樂教室這段時間,你是借不到了,我聽說學生會早就借給別的社團了,只有你們音樂社的人還蒙在鼓裡吧。錢款估計你也拿不到了,因為我們社團和你們在同一時間裡提交了申請,我們申請的可是下一季度的運作費用,自然我們一定會優先拿到學校的資助,這一點可是我們與學生會有過的共識,而你們就等下一輪吧!怪就怪你們運氣太差,碰到誰不好,碰到和我們社團同期申請費用。”

  趙千華剛才半天沒吱聲,只是一直在旁邊默默冷笑著。這會子,他走到張星鑠面前,輕蔑地盯著對方的眼睛,“張星鑠,我問你。你當這個窩囊的社長,有意思嗎?到處看人臉色,到處被人輕視,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我擔當音樂社社長,怎麼了,礙著你什麼事了。我願意,我光榮,你多管閒事。”

  “成成,你光榮,你厲害,我看是你腦子秀逗了。以前你科學課成績和我不相上下,你對於深空天體探測也是饒有興趣,科目上的成績也很好。然而現在你搞了這個音樂社,你看看你混成什麼樣子了。”趙千華嗤鼻一笑,“什麼叫識時務者!這句話是啥意思,張星鑠你知道嗎?”

  張星鑠沒有回答,旁邊的一個男生倒是先開口了,“能認清時代潮流的人,而且聰明能幹的那些人。”

  “你小學的時候,老師都說你聰明。現在怎麼越來越蠢了。現在是什麼年頭,什麼時代,科學技術才是推動時代前進的動力,其他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有報紙報導說,我,趙千華是推動科技巨輪向前進的新生代力量中的佼佼者,”說到這裡,趙千華突然補了一句,“這話可不是我說的,也不是我逼人家說的,那都是人家報社編輯自己寫的。時代都在認同我,家人都在支持我,而你呢,張星鑠!我爸爸以我為榮,在他們報社裡但凡有人提起我,他就是一個自豪。我聽說在報社裡,你爸爸好像都不太願意承認他兒子在搞音樂社。如果說我是我爸爸的驕傲,那你......”

  “他是他爸爸的笑話!”旁邊不知道是誰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句話。

  趙千華和幾個男生聽後便哈哈大笑起來。

  張星鑠再也忍不住了,什麼也不說,徑直沖上去揪住趙千華的衣領,拳頭已經死死握緊,以待揮出。

  “幹嗎?要打人啊!”趙千華絲毫沒有感到害怕,反而笑了笑,“張星鑠,你可要先想好後果,我可是學校裡的名人。你打了我,那可就是犯了校規了,你這次也就別想在校慶典禮上表演了。”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破壞音樂社在校慶上的表演,”張星鑠腦子裡閃出這個念頭,隨即他趕緊控制住了自己的動作。

  張星鑠收回了拳頭。

  “你小子還是和以前一樣軟弱,沒用!”趙千華狠狠地甩開了張星鑠的手,並後退了兩步,旁邊的深空社的男生們則一擁而上,氣勢洶洶地圍了過來。

  正好陳玉寧這個時候及時出現。他雖然不明白事情的因由,但看著這架勢,也已猜之一二,於是他什麼都沒有問,只是扯開嗓門大喊一聲“劉主任來了”,然後直接沖上去一把抓住張星鑠的手,乘著那群男生還沒回過神來,拉著他趕緊跑路。

  陳玉甯拉著張星鑠離開了學生會辦公樓,一路上張星鑠埋怨對方不應該將他拉走,這樣會顯得他看起來格外軟弱。

  “要不是我拉走你。指不定那幫傢伙們就會對你動粗了。”

  “在學生會門口,他們敢!”

  “他們幾多不敢的。上個星期聽說當著老師的面,擠兌其他社團的社長,還特別囂張。他們連老師都不怕,何況是學生會而已。”

  “趙千華憑什麼這麼囂張,他憑什麼!”

  “憑他們紅啊,他們關注度高啊,搭上了所謂社會主流快車道啊。”

  “這樣的社會正常嗎?崇尚科學,我覺得這沒有一點問題,但是其他方面就應該淪為亞文化嗎?”

  “正常啊!”

  陳玉寧的回答讓張星鑠很詫異,“你在說什麼呀?”

  “我在說事實啊!存在著就是合理的,社會發展到今天這個樣子,一切都是正常的,沒有對與不對,”陳玉寧繼續說:“不過,合理地存在著,也不一定就是對的,但就算它不對,世人以常規的方式也不可能馬上改變它,我們只能適應之。想要環境來配合我們,顯然更是不可能的。”

  張星鑠咬牙切齒,“所以,我們就沒有辦法了嗎?一切就只能順著這樣去過活?”

  “有些事情,有些現象,沒錯,就是無法改變的,唯一的辦法就只有重新來過,一切歸零才能夠徹底解決。就像趙千華這樣的令人厭惡的傢伙們,就應該全部從世界上滅除,一切才能回歸原點,世界才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你這樣也太極端了吧!搞得好像世界的改變只有諾亞大洪水那樣的方式才行。”

  陳玉甯發現張星鑠並不太贊同自己的想法,也就笑了笑,“別認真嘛,開玩笑,開玩笑。”

  一下午的課,張星鑠都沒有心情去認真聽。課堂上總是盯著窗外的天空發呆,幾次老師突然點名他回答問題,要不是陳玉寧在側偷偷遞過去答案,他肯定會被老師訓誡。

  下午的課全部結束後,張星鑠果然還是沒有收到學生會的回復。同學們都放學回家了,張星鑠還留在教室裡,趴在課桌上,眼神放空發著呆。陳玉甯作為當班職務生,正在整理教室裡的教具和桌椅,其實這些事務分分鐘都能夠完成,可是他卻在慢慢地做著,只是為能多陪伴下此刻情緒低落的張星鑠。

  “好煩啊!好煩啊!”張星鑠突然大喊一聲,把旁邊的陳玉寧嚇了一跳,“學生會辦事效率也太差了吧!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夠開始正式排練啊!”

  陳玉寧歎了一口氣,“走吧!留在這裡,今天也得不到什麼結果。學生會的學長們估計也早就放學回家去了。咱們回吧,明天再說!”

  張星鑠明白陳玉寧的意思,他其實心裡也清楚學生會為何遲遲不批復,但是他就是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他仍然抱著一線希望。

  張星鑠和陳玉寧一起走出校門,此刻已臨近黃昏。

  張星鑠望著西邊的夕陽,突然臨時興起想去一個地方,每當他煩惱的時候就會想去那裡坐一坐。

  “我不想這麼早回家,我想去大廟咀走走!陳玉寧你想一起去嗎?”

  “大廟咀?”陳玉寧詫異地問道:“這都傍晚了,你還要去那個地方啊,聽說那裡有些邪乎的!”

  張星鑠哈哈大笑起來,“我一點都不覺得那裡邪乎,我反倒覺得那裡頗有靈氣。每次只要去那裡走一走,坐一坐,之後我就能夠神清氣爽,思緒頓開,一切煩惱都沒有了,特別神奇。就像有些報導裡說大廟咀那個地方或許真的是‘神跡之所在’。”

  “媒體總愛說的玄乎其玄,你還真信啊!說什麼,有人在大廟咀遇到神人,幫他解決問題,遇到靈異的生物,獲得神奇的力量,還說看到了奇特的天氣現象什麼的,反正我是不相信的。我總覺得,有些媒體啊,輿論啊,是故意那麼講,只是為了增加我們城市的吸引點,僅此而已。他們要不是那麼說,那麼誇張的渲染,怎麼能夠吸引那麼多全球冒險人士,不遠萬里跑到我們江城來一探新奇呢!況且,有許多人在遊記裡也說了,他其實什麼都沒有看到,在大廟咀只有一堆隱藏在密林裡破敗古建築而已。”

  “好了好了,瞧你,”張星鑠看到陳玉寧一本正經的樣子,又笑了起來,“我自然是知道的了,我們這個科技如此發達的世界怎麼會真的有神跡這種事情。我從小到大都不知道去過大廟咀多少次了,萬國公園裡那些水泥老建築,我都看了個遍,完全沒有任何值得稱之為奇特的地方。我呢,只是覺得那裡很幽靜,讓我能夠平下心來,凝神靜氣,在大自然的懷抱裡,腦袋清醒一下!僅此而已。”

  “我還以為你真的信呢!”陳玉寧嘟噥著嘴。

  “我又不傻!”張星鑠又問了一遍,“好了,你到底要不要去嘛!還是說你怕了?”

  “怕什麼怕?我哪裡有怕,”陳玉寧突然挺起胸膛,聲音超大,舉起手並露出手指上的戒指,說道:“我可是有勇者戒指的守護,我什麼都不怕。”

  張星鑠什麼話都沒有回應,故意背著手,挺起胸,默默笑看著對方,等待對方的回答。

  “好了!不要那麼看著我。我去,我去,我陪你去了!”

  張星鑠哈哈大笑地走過去,拍了怕陳玉寧的肩膀,“這才是我的好兄弟!走吧!”

  張星鑠和陳玉寧來到校園大門外的人行道上,一人選了一輛自行車。

  只見張星鑠伸出一隻手握住單車龍頭,然後自行車就給出一個回應,那是一個銀鈴般可愛女孩的聲音,“張星鑠先生,歡迎你使用江城單車。車鎖已為您打開。此時段為下班高峰期,請遵守交規,儘量慢行。祝您今天騎行愉快!”

  張星鑠和陳玉寧騎著自行車,朝大廟咀方向去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