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唱進五行界 第06章神奇大廟咀

書名: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作者:陳星宇作詞 本章字數:504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50


  江城的大廟咀緊鄰東湖,這片區域是一個三面環水的大樹林,沿著蜿蜒曲折的青王路直至盡頭,便能見到一大片幾近原始叢林一般的地方。據說,從空中俯瞰,迂回彎曲的青王路綠道就好似青龍之身,而大廟咀地形又好似龍頭一般,厲牙龍角長須都有相應對照,好不神奇。由於十幾年來都未被開發,所以幸得一直保持著最自然的狀況,同時,也使得大廟咀與東湖之水成為了江城之肺。

  之所以陳玉寧說大廟咀無比邪乎,張星鑠卻認為大廟咀靈氣十足,而一些媒體報導又稱其為“神跡之所在”,那都是因為大廟咀這個地方存在太多無法解釋的事情,再加上民間傳聞,一傳十十傳百,每傳一次則必然誇大幾分,導致最終這個地方神秘色彩越來越濃。

  大廟咀的軼事得要從最早江城興建萬國公園開始說起。

  據傳聞,那還是張星鑠還沒出生的年代,大廟咀這塊地皮被一家城市開發商看上,想興建一個大型的全球古建築文化公園,他們準備將全世界知名的古代建築彙集於此,有的製作微縮版,有的則原比例複製建造。可是當工程進行到一大半的時候,突然資金周轉不過來,同時還有一些來自其他方面的阻力,導致整個工程隊停工。

  隨後來自上級的新指示,要求全員馬上撤出大廟咀地區。從此一撤,就再也沒有人回來,而那麼浩大的工程這麼一停,就再也沒有重啟過了。大廟咀萬國公園的爛尾工程就漸漸地被江城人民遺忘,那些當年已建好的世界建築,還沒有來得及與遊客見面,就被灌木與荒草包圍,全部掩蓋在茂密的樹林深處。

  直到今天,青王路盡頭,大廟咀樹林裡廢棄的萬國公園還是保持著十幾年前的最初模樣。

  張星鑠和陳玉寧兩個人蹬著自行車,沿著青王路朝大廟咀方向前進。青王路兩邊的大樹枝繁葉茂,頂端交合在一起,導致落日都無法盡情地將余暉曬向青王路,青王路越往盡頭,越顯昏暗。他們一邊騎一邊聊起了關於大廟咀萬國公園的傳聞。

  “你知道嗎?江城的大廟咀這塊地正好處於地球北緯30度的附近?”陳玉寧突然說道。

  張星鑠不明白對方為何突然說這個,“那又怎麼樣?”

  “地球北緯30度是一個特別神奇的緯線。你難道不知道嗎?在這一條上,出現過許多人類文明的奇跡,以及許多至今都無法解釋的謎團。”

  “哦!我有聽說過,不就是民間傳說的所謂北緯30度古老的神秘力量嘛,”張星鑠笑道:“那種民間傳言,不可信。好多都是杜撰的!”

  “杜撰也得是確實發生過一些事情,人們才有得編啊!有些事情,它就是那麼玄乎,引得你不得不去猜想其中的奧秘,”陳玉寧繼續說道:“當年建造萬國公園的專案,為什麼一開始挺好的,可是最終卻成了廢墟。後來這麼多年,不停地有人冒險深入大廟咀,卻不停地傳出有人在裡面遇到了奇事,不論是遇到什麼神人,還是遭遇什麼靈獸,或者是見到了異樣的天象,等等,各種各樣新奇古怪的說法。難道傳出這些言語的人都是瘋子,都是故意無中生有嗎?我看不會吧,我猜測必然他們在大廟咀裡真真正正地是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

  “喲吼,我感覺你對這個大廟咀,也是挺瞭解的嘛!你肯定早就有了好奇心吧?”

  “是有那麼一點了!”

  “你既然那麼好奇,為什麼直到今天,才願意第一次來看看。”

  陳玉寧沒有立刻回答,沉默了一會,這才慢慢說道:“我今天也不是蠻願意的好吧!純粹是為了陪你。馬上要天黑了,密林深處,要是突然發生個什麼事,我們彼此也好有個照應!”

  “說的我好感動呀!像真的一樣。你小子真的是為了陪我?我看是你一直都想過來看看吧!只是沒有遇到合適的人陪你,幫你壯膽!我的陳玉甯同學啊,就你這對大廟咀好奇心爆棚的樣子,肯定老早就想來了。”

  面對張星鑠的哈哈大笑,陳玉寧倒顯得很冷靜,並沒有反駁什麼,“我才不需要壯膽呢!我對大廟咀的確存有一份好奇心,但同時,我也把能搜集到關於這個地方的歷史資料都查看過,我對這裡已經算得上是瞭若指掌了,沒什麼可怕的。”

  “喲吼!是不是大話了啊!那一會你來帶路啊!我倒想看看你是有多瞭解這個地方。”

  “書本上的介紹,還不是進去過的人寫的。我帶路就帶路,我方向感一向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瞧你那嘚瑟的樣子!一會別讓我看你笑話啊!”

  張星鑠他們倆有說有笑,一會功夫就騎到了青王路盡頭。只見高聳入雲的棵棵大樹與一片片灌木融合一體,形成了一堵天然的屏障,好似一堵牆隔開了大廟咀與外面的世界,它們就好像門神阻擋著外人不得隨意踏入這個神秘的區域。

  張星鑠他們把自行車停靠到一邊。

  陳玉甯跟隨張星鑠往樹林那邊步行過去,他不自然地就去摸了摸手指上的勇者戒指,就好像是在借著力量,讓整個人更加勇敢。

  當陳玉寧還在仰頭張望四周,納悶該從何處進入大廟咀的時候,張星鑠已經在道路右前方一堆凹進去的草叢處,扒開了一條小道,他回頭朝陳玉寧喊道:“喂,你還到處望什麼呢!過來啊,這邊進去!”

  不愧是經常跑過來散心的張星鑠,進入大廟咀簡直輕車熟路。張星鑠帶著陳玉寧穿過一堆草叢,走上一條雜草叢生的小徑,這顯然是人們走得多了而形成的路。還沒走一會,他們倆就離開了那一片灌木密叢,緊接著就跳上了一條稍寬的沙石路,道路兩旁則是起碼有一人高的草叢。

  此刻,張星鑠他們才又見到了落日餘暉。

  “好了!接下來,你帶路?”張星鑠停了下來,故意對陳玉寧打趣道,“前面就有個分叉口,咱們應該往哪裡走啊!”

  “你這還真考不倒我!肯定往右邊拐!”陳玉甯挺得意地回答道。

  “喲!不錯呀!還真被你蒙對了!”

  “我才不是蒙的呢!”陳玉寧說道:“我看書上有說,大廟咀萬國公園裡分為五個洲區,只要沿著湖邊走,就能夠把五個洲區的建築逛遍。”陳玉寧跳上一塊大石頭,指著右邊說道:“我看那邊就是東湖水了。我們當然要往右邊行。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估計應該是亞洲建築群區域,我看前面那個被一些大樹纏繞著的建築有點像巴比倫通天塔。”

  “沒錯!咱們現在所處的就是亞洲建築群區域,”張星鑠一邊說一邊走向沙石路分叉口的右邊,“看來你小子真的是有研究喲!”

  陳玉寧從石頭上跳了下來,得意地笑道:“那當然!前面的巴比倫通天塔過了之後,應該就是素可泰佛柱林了。”

  “那你知不知道天池在哪裡?我一

般來大廟咀,都是去天池。天池中央有一個大理石高臺,我常常都會在那裡坐坐。你有在書中看到這個地方嗎?”張星鑠故意問道。

  “天池?是建在五個洲區裡哪一個啊?”

  張星鑠搖搖頭,看到對方被這個問題難到了,故意笑得特別大聲。

  “有的時候書本和地圖,是比不了親自用腳去走一遭的,”張星鑠大聲喊道:“走吧!還是我帶你去看看吧!”

  張星鑠帶著陳玉寧穿過巴比倫通天塔後,果然就看到了一大片被蔓藤荒草包裹著的石柱與佛像區域,這就是素可泰佛柱林。隨後,他們繞過一潭青萍池水,便看到了同樣被綠植爬滿的吳哥窟建築群。

  走了好一會,又經過了幾個建築後,他們倆站在婆羅浮屠最上層眺望遠方。張星鑠仔細搜尋了一會,才看到了進入非洲建築群區域的入口,那是一條相當難發現的小路,幾乎被雜草覆蓋,要不是遠處被夕陽披上一層金色罩衣的埃及金字塔給予的指引,他估計還要尋覓好一會。

  進入了非洲區,他們倆卻依然陷在樹林裡,沒有了身處高處所得到遠方金字塔的指引,尋起來著實有些費勁。幸得張星鑠發現了撒哈拉沙漠著名的火神火種壁畫,通過這一道叢中岩石壁牆,他們來到了埃及金字塔和獅身人面像的建築區,並很快找到了穿過非洲區必經的阿布辛貝神廟。

  陳玉寧每到一處建築,他都會相當地激動,圍繞著那些建築轉悠半天,瞧個仔細,一會驚訝一會感歎,整個人興奮極了。

  雖然這些建築都是水泥製作的複製品,有些做工還相當粗糙,因年代久遠更是破損不堪,但是陳玉寧卻像是見到真跡一樣,留戀止步,耽擱了好久。在陳玉寧仔細瞧著眼前這個縮小版的阿布辛貝神廟時,張星鑠跑到旁邊找了兩根相對而言比較直的樹棍,用於一會行路之便。

  張星鑠他們進入歐洲建築群區域後,首先就看到了與密林融為一體的新天鵝城堡,雖然是個微縮複製版,但是在夕陽映襯,綠樹遮掩之下,張星鑠依然覺得神秘莫測,有時候會錯覺那古堡前面的幾個騎士石像會突然動起來一樣,“他們被蔓藤纏得夠緊的,估計想動也動憚不得吧,”張星鑠在等陳玉寧的同時,盯著面前的騎士石像,腦子突然想到這些有的沒的,便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催促陳玉寧快一點,“別看個沒完沒了,天都快黑了。”

  經過了派特農神廟,羅馬角鬥場,以及幾個小一些的建築後,張星鑠他們倆走出了歐洲區,進入了美洲區。放眼望去,這邊一大片都是瑪雅文化的建築群,包括瑪雅金字塔,帕倫克宮等等。

  “我們剛才一直都是沿著東湖邊在走,”陳玉甯對張星鑠說:“和書上介紹的差不多。五個洲區都是依湖而建,就好像把大廟咀保護起來了一樣。經過這個美洲區域,接下來就應該到大西洲了吧!你說的那個天池到底在哪裡啊?”

  “就要快到了!大西洲的亞特蘭蒂斯海神廟旁邊有一個殘垣斷壁的小廟,在裡面有一個入口,是我發現的,從那裡可以去到天池,也就是大廟咀的中央地界。”

  “啊?書上說,大廟咀萬國公園就只有這五個洲區,怎麼又出來了一個中央區,大廟咀的中央不是只有樹林嗎?”

  “說了叫你不要完全相信書本。跟我來!”張星鑠話不多說,直接出發了。陳玉寧緊緊在後面跟著。

  果然,他們倆在亞特蘭蒂斯海神廟旁邊的一個破廟角落裡,發現了一個小路入口。兩邊都是一人多高的草叢,張星鑠拿著棍子在前面開路,陳玉寧在身後跟著。

  走了一會,他們從草叢裡出來了,一切都豁然開朗,張星鑠和陳玉寧來到了一處空曠的區域。一座高塔豎立在正中央,塔前方有一個水池,池水中間是一個圓形大理石祭台。

  張星鑠高興地大聲喊道:“到了!天池到了!洪山寶塔到了!”

  “這裡就是天池啊?怎麼書上沒講過這裡!”陳玉甯依然有點不敢相信,他追問道:“你怎麼就知道這個地方叫天池?”

  “天池這個名字是我自己起的,因為我覺得這名字很酷啊。”張星鑠笑嘻嘻地吐了個舌頭。

  “你也太隨便了,自己亂起名字!那洪山寶塔這個名字是否也是你自己的亂來?”

  張星鑠三步並作兩步,直接來到那座高塔下面,指著一個已經破損的石碑對陳玉寧說:“天池是我的奇思妙想,我覺得挺好聽也挺適合。既然這個水池子沒名字,我又是第一個發現的,自然是要由我來起個名,但一碼歸一碼,這個洪山寶塔卻是他們當初起的名兒,這可不是我的亂來,有碑文為證。”

  張星鑠帶著陳玉甯繞著洪山寶塔轉了一圈,並登上塔頂眺望,正好夕陽西下,最後一抹紅打在他們倆的臉上,徐徐的風兒從身邊掠過。

  “真美!難怪有人說,若得夕陽無限好,何須惆悵近黃昏,”張星鑠扶著石欄,深吸了一口氣,“就算是在生命中這一個輪回裡見到的最後一抹陽光,也還是讓人格外心曠神怡,讓人全身輕鬆舒暢的!你說對不對?”

  “哦,對吧!”陳玉甯隨便應了一聲,他其實沒有仔細去聽對方在說什麼,只顧著到處望來望去,像個孩子似的,周圍的一切對他來說都是那麼新奇。

  陳玉寧疑惑不解,便問道:“為什麼大廟咀中央這麼高一座塔,但是都沒有人被發現呢?我看得好幾本描寫大廟咀的書,從來都沒有人提及過這裡。”

  張星鑠笑了笑,“這很好解釋啊!進來的人,在林子裡是很難看到這座洪山寶塔,雖然它不算矮,但是身處密林裡,樹木遮擋,無法盡覽。我們從塔頂看周圍,也全是一片綠林而已,看到五個洲區的那些建築,有些也只能看到個建築頂端罷了。所以當我們身處林中時,想發現中央有這麼一個地方是也挺難的!另外從空中俯視大廟咀,遠遠一觀,滿眼的綠,這塔頂也鋪滿綠植,所以根本無法看出來中央有這麼一個地兒。”

  張星鑠他們在塔頂一直待到夕陽完全落下,才依依不捨地從洪山寶塔裡出來。

  陳玉甯看到張星鑠並沒有準備離開,而是走向天池上面的石台,“你去那裡做什麼啊?天黑了,我們還是趕快離開吧!”

  張星鑠回頭做了一個噓的動作,示意陳玉寧不要說話,同時招手讓他安靜地走過來。

  陳玉寧不明所以地跟了上去,和張星鑠一起在石臺上靜坐了下來。

  張星鑠半天沒有說話,陳玉甯看到對方雙眼瞪得老大望向四周,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陳玉寧正想詢問,張星鑠突然舉起手指向不遠處,並開口說道,“來了!它們來了!”

  陳玉甯順著張星鑠手指的方向看去,頓時大氣不敢出一個,眼睛瞪得老大。

  他簡直不敢相信此刻所看到的景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