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唱進五行界 第07章大廟咀驚魂

書名: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作者:陳星宇作詞 本章字數:566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50


  張星鑠一句“它們來了”,讓陳玉甯莫名感到一些緊張。

  陳玉甯順著張星鑠手指的方向望去,發現天池四周的樹林裡,忽然飛出來許多閃著幽藍色光芒的蝴蝶。蝴蝶朝他們這邊飛過來,最後全部聚集到了天池水面上,輕輕撲翼泛起水花,有些蝴蝶還直接入到水裡翩翩起舞。

  “很美吧!”張星鑠湊近陳玉寧耳朵小聲說道,生怕聲音太大而嚇到這些小動物。

  陳玉寧屏住呼吸,連聲稱奇:“何止是美,太神奇了!感覺這個畫面好浪漫啊。蝴蝶竟然可以跑到水裡去飛?這到底是在遊還是在飛?聞所未聞啊!傳言果然是真的,大廟咀真的是有神奇的動物。”

  張星鑠默默笑了一下,沒有回應什麼,眼神依然注視著天池中的那些發光的藍色蝴蝶。

  天池水在無數隻蝴蝶的映襯下,變成了光芒萬丈的碧藍仙境,如夢似幻一般,與漸漸變暗的靛藍夜空交相輝映。

  “我終於明白你為什麼要來大廟咀散心了!這裡簡直就像是夢境!”陳玉寧小聲感歎了一句。

  張星鑠輕輕點了點頭,“每次看到這些美輪美奐的蝴蝶,我就會覺得莫名快樂。它們在我身邊飛舞,好像能夠帶走我心中的苦悶與憂愁,讓我神清氣爽,全身豁然開朗許多。”

  “你還別說呢,我好像真的也有這樣的感覺!”陳玉寧看著這些蝴蝶笑了起來,“我發現我也喜歡上這裡了!”

  兩個人靜靜地坐著,安靜地看了一會蝴蝶飛舞。

  張星鑠忽然問道:“你老實說,我是不是真的很差勁?”

  “啊?哪有?你不要被那些傢伙們影響,”陳玉寧先是一愣,下一秒立刻明白了對方心思,馬上回應道:“你要是差勁,怎麼會成為我們音樂社社長,怎麼會得到那麼多同學的信服,怎麼會獲得劉主任的信任,把晚會開幕表演的重任交給你。這些事情都說明,你是很厲害的!”

  張星鑠搖頭笑了笑,“只有你總是這樣,從來都只是講我的好話,鼓勵我,推動我。其實我知道我並沒有那麼好。我到現在依然沒有什麼特別的成就感,每一天都有些不太充實,覺得自己很飄虛一樣。”

  “你想多了了!馬上訓練就要開始了,何止充實,絕對會讓你累趴下。至於成就感這種東西才叫飄虛呢,我們不要什麼虛的成就感,那只是一種沒意義的自我麻痹。我們只要我們的音樂。只要我們唱的歌,在晚會開幕表演上受到大家的喜歡,這就行了,這才是真真正正的成就。你好不好,只有你做了,才知道;我們音樂社好不好,只有我們表演完了之後才知道,大家會告訴我們。”

  張星鑠沒有說話,他看到一隻蝴蝶舞到了他的身邊,於是輕輕伸出手,那只蝴蝶也特別有默契地停落到了他的手背上。

  過了好一會,蝴蝶才飛走。

  這時張星鑠才小聲說道:“學生會不給我們批復排練音樂教室怎麼辦?沒有專門的教室我們會比較難練出感覺和默契。再者,這首《江漢關的鐘》的演奏,需要一些特別的音樂器材,要不然就奏不出那個效果和氛圍,如果學校真的不批那筆款項怎麼辦?我們唱得再好,沒有好的伴奏效果,也是枉然。”

  “不要操心了。車到山前必有路,沒路咱就開條路。”陳玉寧笑道。

  張星鑠也笑了起來,“你啊!總是那麼個樂天性子,什麼都想得開。”

  “對啊!想開點啊,什麼都有辦法解決的!你啊,就是性子太悶,有些事情,有些不快,別悶在心裡,說出來,宣洩出來!要不然把自己憋死怎麼得了,那更是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了。人不能好好的了,一切才都是枉然。”

  “你說的有道理,”張星鑠繼續說道:“我其實也不是不想樂觀一點,只是我的人生總是很奇怪。”

  “你又來了,你又來了!”陳玉寧還沒等張星鑠說完,就嚷嚷了起來,嚇得一些蝴蝶都四處躲藏,但陳玉甯沒有在意身邊那些小動物,繼續說道:“你是不是又想說,你的人生總是不順,沒有什麼事情能夠一次成功的,總是彎彎繞繞,波折不斷。就算付出百倍努力,也不會達到想要的結果。”

  “你幹嗎把我的話記那麼清楚了?難道我有說過很多次嗎?”

  “不算少。不過呢,你對我訴苦倒還真是不多。只是,我估摸著你肯定又在感慨這些了,畢竟你是個觸景傷情的人,現在滿臉都寫著憂鬱。你現在這樣子不好看,你只有笑著的時候才最帥。”

  “帥個鬼,”張星鑠苦笑道,“你啊,真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同時他指了指旁邊的天池,“你聲音小點,把蝴蝶都嚇跑了。”

  “哎呀,管它們呢!”陳玉甯沒有管那些受到驚嚇的蝴蝶,他繼續說著,“我跟你說啊!不是你一個人這樣,大部分人都沒那麼幸運的!誰又是每次就成功,做事情總是順順利利的呢!彎彎繞繞,正好可以享受過程,全方面地賺取一份經驗;努力付出,只求自己對得起自己,不要過於苛求所謂的回報。”

  “知道了!你就別訓了,像老師一樣。我覺得我不能再對你抱怨了。”張星鑠笑了笑。

  “別啊!我不是說你愛抱怨,我覺得你應該多多抱怨……也不是抱怨了,咱換一個詞,就是多多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心裡的事情講出來。你就是那種喜歡把事情藏在心裡的人,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你還真的需要試著多‘抱怨’,把什麼事情都說出來,你會快樂很多。”

  “誰會願意去聽別人抱怨。倒苦水這種事情,沒有人願意去接著,”張星鑠笑了笑。

  “是的!當然了,誰會想聽煩心事呢,”陳玉寧拍了一下張星鑠的肩膀,“不過呢,朋友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人。對自己的好朋友傾訴則沒有問題,你的煩惱,講給我聽,我們一起面對。以後我有煩惱了,也會說予你聽,我們可以一起面對。這就是好朋友的意義啊。”

  “你啊!說這些大道理總是一溜一溜的,”張星鑠回拍了一下陳玉寧的肩膀,“你這麼能言善道,當初怎麼你不來做這個音樂社社長啊,非推我上來!說不定你管理得會比我好很多。”

  “這可是兩碼事。音樂社社長非你莫屬,因為你長得比我帥,身材比我好,唱歌比我棒,樂器會得比我多,彈琴彈得比我好,”陳玉甯一麻溜地說個沒完。

  “喂,喂,”張星鑠立刻打斷了他,“你這是說得什麼啊!亂講一氣!這都是些不重要的了。”

  陳玉甯沒有理會,繼續說:“你做事比我認真,你努力總比我多一分,你對社裡每一個成員都非常關心,你總是盡力去想的周全,做的完善,讓音樂社裡每個人都無比地信賴你。你對音樂社用的心,沒有誰能夠比得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張星鑠笑了笑,過了一會故意推了一把陳玉寧,說道:“你小子今天怎麼回事啊,非要把我捧上天,然後看我摔得慘啊!”

  “反正你身上肌肉多,不怕摔!”陳玉寧笑了笑,然後繼續說:“總之了,排練室和錢款的事情,我相信會解決的,就算學生會不支持,我們也一定能夠找到辦法的。記住,你不是一個人,我和咱們音樂社所有人,都與你在統一戰線上,我們一起前進,一起面對。你不是一個人!”

  “謝謝!”

  “哎呀!還謝謝呢,雞皮疙瘩直起的,”陳玉寧笑了笑,站了起來,“好了,我們之間搞那麼客氣做什麼,受不了了!我們走吧!回去吧!”

  “嗯!時間也差不多了!天都黑成這樣了。”張星鑠抬頭望瞭望天,此時已黑漆一片。

  正當張星鑠話音剛落,只聽見旁邊的樹林裡傳出一陣好似

狼嚎般的聲音,令人不寒而慄。

  “什麼東西?難道有怪物?”陳玉甯一抖索,連忙湊近張星鑠身邊問道。

  張星鑠把手上的木棍緊緊握住,“我也不知道。我來大廟咀這麼多次,從來沒有遇到過。難道是狼?”

  那怪叫聲依舊持續不停,天池水的蝴蝶也被驚嚇得飛回了樹林裡。

  張星鑠和陳玉寧緊緊靠在一起,立于石台之上,一動不動。其實並不是他們不想動,不想跑,而是此刻二人都緊張地不敢動彈了。

  張星鑠聽到那聲音開始移動並正在聚集,聲音源頭明顯不止一個,看來這些怪物是團體出沒,隨後陸續看到了幾團藍紫色的幽光在樹林中閃爍。

  沒過一會,五頭怪物從樹林裡排著佇列緩緩走了出來。張星鑠定眼一看,這些動物外形的確非常像狼,頭齶尖形顏面部長,鼻端突出耳尖直立,不同的是他們的眼睛與爪牙,以及身上一些部位都泛著幽藍之光,看起來極其詭異和兇殘。

  “是狼嗎?怎麼還會發光啊?”陳玉寧的聲音有些發抖。

  “看起來像狼,難道是披著光罩衣的狼?就是舞臺上常用的那種裝飾外套。”

  “怎麼可能!這些狼還給自己身上插上光源?它們瘋了啊!”陳玉寧忍不住吐槽道。

  張星鑠的自說自話,自己都有點不太相信,“總之,看上去肯定不是善類。”

  五隻發光的狼明顯是沖著張星鑠他們來的,接近天池後,便四散開來,將石台團團圍住。其中一隻距離張星鑠他們最近,只聽見它大吼一聲。

  “叫什麼叫!滾開!”陳玉寧一邊大喊,一邊把手頭上的一根棍子扔了出去。他想砸向那匹狼,卻被對方躲開了。

  “別扔啊!笨蛋!”張星鑠急了,“那可是防身的傢伙。丟了就赤手空拳了。”

  “接下來怎麼辦啊!跑不跑啊!”陳玉寧扔出去的時候就已經後悔了,但是現在後悔也晚了。

  “別著急!這些狼沒進來,說不定就是不敢踏入天池區域。一般神話小說裡,不都是有那種什麼結界的啊,妖魔鬼怪都不敢進來的那種。我估計這個天池說不定就是如此。放心,我們只要待在石臺上應該就是安全的。”

  張星鑠話音還未落,狼群就從天池左右兩條路進來了,二人頓時傻眼,這可出乎他們倆的意料之外。

  狼群前幾步還是假裝在走,後幾步就直接開始跑了起來,它們即將撲上石台。

  狼群的動作讓張星鑠措手不及,他下意識只得緊握木棍,準備迎戰。

  右邊沖上來的狼,張著血盆大口,朝張星鑠撲過來。張星鑠一棍子正好打到了狼腦袋上,估計是被打得一陣暈厥,那只狼跌入水中,然而左邊沖上的兩匹狼卻把陳玉寧的手臂咬住了,只聽見陳玉寧大叫一聲。

  張星鑠正準備沖過去幫忙,卻沒有防備旁邊又竄出來一隻,直接把張星鑠撲倒,並一起跌下了石台。張星鑠在石台下與那匹身形還不算大的狼糾纏了起來。狼嘴死死咬住張星鑠的木棍,力氣特別大。

  陳玉寧那邊被狼咬傷,手臂上的血都流了出來。陳玉寧剛才已經與狼鬥了幾個回合,雖然因為他手指上的戒指無意中有把一隻狼的面部劃傷了一大塊口子,但這也並沒有為他增加多少勝算,反而惹怒了這些野獸,使得它們更加瘋狂的怒吼,顯然以誓要更加猛烈的報復。

  雖然陳玉寧有繼續反抗的心,但力氣本來就不如張星鑠那般壯實,再加上他瘦胳膊細腿的,完全不是那兩匹兇狠惡狼的對手,陳玉寧大喊著張星鑠的名字,向他求救。

  張星鑠這邊聽到了呼救的聲音,但是自身也陷於惡鬥,完全無法脫身。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張星鑠聽到一聲巨響,好像是石台內部突然的一震,緊接著就是天池之水泛起光芒。

  在五匹狼中,唯一一匹沒有進入天池區域的那一匹,好像是領頭狼,它只是坐在外面注視著剛才那場戰鬥。那一隻特別巨大的狼突然仰天長嘯,聽上去好像是在發出什麼號令。

  隨後,天池區內的四匹狼紛紛退出,回到巨狼身邊,五匹狼一起仰天長嘯幾聲後,匆匆退回了樹林中。

  張星鑠待狼群一離開,便急忙沖上石台,“你怎麼樣?怎麼流了這麼多血?哪裡被咬傷了?”陳玉寧此刻靜靜地臥躺在石臺上,毫無反應,石臺上則滿是他的血,可想而知剛才石臺上的慘烈。

  “你別不說話啊!你別嚇我啊!”張星鑠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甩掉木棍,雙手抱起陳玉寧,晃了晃他,想把他叫醒,然而他依然沒有任何回應。

  心急如焚的張星鑠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正當他準備抱起陳玉寧的時候,猛然發現石台的血跡離奇地消失了,準確地說好像是被石台吸收了一樣。

  陳玉寧手臂上被咬的傷口,也頓時復原了。張星鑠詫異地注視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這就像是神奇的魔法一樣。當然這個魔法也不是萬能的,陳玉寧的衣服被咬破了的地方依然還是破的。最後,天池之水的光芒消失了,一切又恢復了最初的靜謐,只有淡淡地月光零散地灑落進來。

  “啊!”陳玉寧忽然身體一震,嘴裡不自覺地發出一聲響,緊接著睜開了眼睛。

  張星鑠看到陳玉寧睜眼了,喜極而泣,大喊道:“你醒了,你終於醒了。你嚇死我了!”

  “你幹嗎啊?抱著我那麼緊幹嗎啊!還有你哭個什麼勁啊!”陳玉甯掙開張星鑠的手,站了起來。

  “你剛才被狼咬了啊,然後死了,還是暈倒了,我不知道。反正就是我拼命地喊你,你卻完全沒有反應了。你嚇死我了。”

  “我哪裡會那麼容易死!”陳玉寧像個沒事兒人一樣,反倒是笑了起來,看上去他並不覺得剛才發生的事情有多嚴重。他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看,我一點事都沒有,一點傷口都沒有。”

  “你怎麼像失憶了一樣啊?你還記得狼群襲擊我們的事情嗎?”

  “廢話,我當然記得啊!當時有兩個狼沖我這邊來,有匹狼好像是想來咬我,但好像他沒咬到位置,我躲開了。然後還有一個傢伙沖過來,我記得我一揮拳頭,利用我的勇者戒指狠狠地弄傷了它,讓它變得很醜很難看。這多虧了我媽媽送給我的勇者戒指。當時我超級勇敢,那些狼怕的要死。接著我就和它們搏鬥啊,然後…然後我就倒地,好像撞到頭,暈了。再後來,就是被你晃醒了。”

  張星鑠圍著陳玉寧轉了一圈兩圈,又仔細拽著把他查了個遍,確定對方身上沒有了傷口,這才放下心來。

  不過心裡依然疑惑不解,“大廟咀真是太奇怪了!你的那些傷真的一點都沒有了。”

  “真的沒事。”

  張星鑠又拾起木棍,緊緊握在手裡,四處張望,生怕那些狼又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為什麼我從小到大來大廟咀那麼多次,都沒發生過什麼異樣的事情!”張星鑠打趣道:“怎麼今天和你一來,就這麼多怪事呢?還是說你運氣真是太好了。”

  “謝謝啊!這種運氣我才不要呢!”陳玉寧問道:“那些狼呢,都跑了嗎?難道是被你打跑了嗎?”

  “我哪有那個本事,五匹狼啊!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剛才天池水突然泛光,狼就都跑了!好像特別害怕那些光一樣。”

  “跑了就好了,我們也趕快撤吧!免得它們一會又回來。”

  張星鑠帶著種種疑問,與陳玉寧趕緊一路跑步前進,原路返回,離開大廟咀,順著青王路回家。

  回家路上,陳玉寧聲稱再也不想來大廟咀了,而張星鑠卻說“我下次要找個白天,再來看看,看個明白”,然後不停地感言“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