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五行槐市 第15章槐市遇屏蓬

書名: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作者:陳星宇作詞 本章字數:274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50


  從江漢關廣場靠近大河的北角玄武石像處出發,張星鑠與李光鈺向著對面西南處一排排槐樹方向走去。

  張星鑠一邊走著一邊抬頭看著天上雲層中那如夢似幻的星辰山,“簡直就像是仙境,難道是神仙住的地方,”張星鑠自言自語打趣道。他扭頭又看向廣場上的那些石像。除了五大巨獸外,許多小一些的古怪石像群也零星散佈在廣場各處,“一個個都太不可思議了”。

  最後,張星鑠的視線被那看起來很是熟悉,同時卻又相當陌生的江漢關大樓所吸引,他一邊看著,心裡一邊在犯著嘀咕,“他們這個世界為什麼也有江漢關,竟然名字也叫江漢關。”

  張星鑠看著槐樹林好像就在前面不遠處,然而從廣場的一邊走到另外一邊耗費了幾十分鐘路程。

  越靠近五行槐市,這一路上就感覺明顯人越發是多了起來,逐漸熱鬧了許多。

  一些家長帶著各自的孩子們到處逛著,在沿街鋪子裡挑選著學習用品。道路兩旁有些學生在嬉戲打鬧著,也有一些少年歇息在大樹涼亭裡,或談笑風生,或歡聲彈唱。

  路旁有些商人在臨時鋪設的地攤上,售賣著好多看上去有些粗糙的東西,除了書籍,筆墨紙硯等傳統文具外,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物件,以及一些張星鑠從未見過的動物。一個個攤位上,顧客與老闆談著生意,大聲砍著價,還有些叫賣聲此起彼伏。好多攤位旁邊更有一些圍觀者,一人一語全情投入到賣家與買家的交易,時不時還能聽到一些爭執的聲音。

  去往五行槐市的這一條街上真是熱鬧無比,張星鑠其實很想停下腳步仔細瞧瞧路邊的各種稀奇,然而前面的李光鈺腳步匆忙,張星鑠也只得略看幾眼,便快速跟上。

  “這條街每年就屬入學期間最熱鬧了,什麼都有賣的,超級棒!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買不到的,”李光鈺一邊在前面走著,一邊感歎道。

  然而,張星鑠卻沒覺得有多厲害,與他印象中的普通集市沒什麼差別,只是他們賣的東西確實有很多稀奇物。當然了,張星鑠只是心裡這麼想著,嘴裡還是順著應了一聲“嗯”。

  “我們到五行槐市了,”聽到李光鈺這麼一說,正扭著頭看著路旁邊一個工藝品攤位的張星鑠立刻回過神來,轉過頭順著李光鈺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張星鑠看到正前方立著一個四柱三間琉璃磚瓦牌樓。四個白石基座,四根朱紅色立柱,柱子頂端以“燈籠榫”直達簷樓,與上部斗拱連接,橫樑上有精緻紋理,中間匾額上寫著四個大字“五行槐市”。

  走過牌樓,進入槐市,張星鑠看到在道路兩側分別豎著一個八角亭,亭與亭之間有長長的走廊連通,許多人在亭裡或走廊上高聲暢談。

  沿著中心線的一條青石道向裡走,就看到了遠處五個院落圍著一個碑亭。左手邊兩個院落,右手邊兩個院落,還有一個在碑亭後面。

  五個院落大門都建於十二級臺階之上,門前立著一對方形石柱,白牆青瓦,黑漆門板,大門左右還各置一抱鼓,顯得莊嚴肅穆,文化氣息濃厚。

  左手邊兩個大門上分別寫著金行學市和木行學市,右手邊兩個大門上則分別寫著水行學市和火行學市。四個院落門口,許多人出出進進,好不熱鬧,而碑亭後面的那個院落卻看不到一個人影出入,其大門上寫著土行學市。

  李光鈺拿著箱子,一邊朝著左邊的木行學市大門走去,一邊對張星鑠說,“我是要讀木行學院,所以我要去木行學市裡面找個東西、你隨我來。”

  “原來你之前一直說的五行什麼的,原來是金木水火土啊,”張星鑠一邊嘴裡嘀咕著,一邊緊緊跟著李光鈺。

  嗷吼……嗷吼……

  突然從張星鑠身後傳來了一個奇怪的巨大叫聲,好像是什麼野獸在咆哮,再仔細一聽,應該不止一個,好像有兩個聲音源頭,“嗷吼……嗷吼”,咆哮聲越來越近,聲音越來越大。

  此刻,五行槐市里的人們突然都驚恐地四散逃竄,好多聽到這個恐怖聲音的孩子都嚇得躲進父母身旁。

  張星鑠看到許多人紛紛從腰間取出桃木劍,緊緊握在手上,然後像變魔術一樣,從劍鋒噴射出光流,形成了一個個像傘一樣的氣浪光罩擋在前面,仿佛成為了他們的護衛盾。

  張星鑠聽到有許多人在喊,“快叫五行師來,屏蓬又竄出來了”。

  還沒弄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張星鑠,只聽到李光鈺對他大聲喊道,“快,快走,到學市院子裡去”。

  張星鑠一時半會沒反應過來,他還在扭頭看向牌樓那邊,好奇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此時,在琉璃磚瓦牌樓那邊,牌樓外面有很多人已經正在往裡面跑。人群湧來,張星鑠接連被好幾個人撞到,差點摔倒在地。

  一個黑色影子突然跳到牌樓立柱後面,並傳來一聲“嗷吼”的巨大聲響,在牌樓旁邊的小巷子裡也傳出幾聲吼叫,幾個人從巷子口子倉皇逃出。

  只見立柱後面的那個黑影漸漸探出了身子,張星鑠這才看清那頭怪物的長相。

  這個被人們稱做屏蓬的野獸,全身長滿了棕黑長毛,外形就像一頭長著獠牙的野豬,近乎半個成人身高。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這頭野獸竟然有兩個腦袋,粗壯的脖子上一邊長著一個頭。兩個腦袋都張著大口喘著粗氣,粘稠的口水往下直流,尖利的獠牙讓人不寒而慄。

  這時,一頭屏蓬突然朝天大吼一聲,而此刻它的正前方,一個小男孩在奔跑中不慎跌倒。屏蓬的右邊腦袋正好瞪著眼睛注意到了這個男孩,而左邊另一個頭卻還在緊緊盯著躲在牌樓邊上一個石像後面的人。

  那個跌倒的男孩子明顯感受到了屏蓬兇狠的眼神所帶來的壓迫力,他的雙腳已經不聽使喚,完全使不出力氣站起來。

  “媽媽啊,媽媽啊!”男孩子發出了無助的呼喊,因為內心的恐懼而導致出嗓的聲音,聽起來都顯得那麼虛弱且惶恐不安。

  此時,屏蓬微微俯身,右頭慢慢下低,右邊兩隻腳也變成了準備要朝小男孩撲過去的姿勢。

  果然,下一秒,屏蓬的右邊前後兩隻腳使出全力蹬地,想要一個箭步撲向獵物,然而本可瞬間沖出去的身子卻冷不防整個向左轉了一下,笨拙的身子硬生生地倒在了地上。

  原來屏蓬這種野獸因為天生兩個頭,各在兩邊,意志處處相對,一個腦袋只能控制一半足。當一個身子被兩種意志同時控制,就會導致常常“身不由己”。

  李光鈺乘著屏蓬跌倒的瞬間,一個箭步沖過去,一手舉起桃木劍,另一手趕緊扶起了小男孩。

  當他們正準備離開時,牌樓旁邊的小巷子裡閃出一個黑影,那是另一隻屏蓬。這只屏蓬瞬間竄到他們面前,對著他們大吼一聲。李光鈺驚慌之中,腿腳未穩,抱著孩子一起跌坐到了地上。

  此刻,四隻血紅的眼睛兇神惡煞地盯著他們倆。

  剛才跌倒的那只屏蓬也緩過神來,朝著李光鈺他們這邊走過來。

  張星鑠身處於人群中,手足無措,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心裡慌亂不安。

  李光鈺坐在地上一手摟著小男孩,一手舉著桃木劍。她獨自面對著兩隻兇惡猙獰的屏蓬,它們虎視眈眈,其欲逐逐。

  此刻,李光鈺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怎麼辦,到底如何做才能保全她和男孩。她現在唯一能做得就是更緊地摟住那個男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