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五行槐市 第20章晨星玉老鋪

書名: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作者:陳星宇作詞 本章字數:359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50


  “我們到了,千年老字型大小晨星玉老鋪。”

  順著單若水老師手指的方向,張星鑠看到了一個毫不起眼,甚至有一些破舊的門面。暗色的木櫥窗柵格特別小,從外面完全看不到裡面。黃土色的大門關閉著,看上去有點年代感,一塊寫著晨星玉的牌匾掛在正門上方。

  “這家店感覺好破舊,那門會不會一推就垮啊,”張星鑠的口氣顯然帶著一點嫌棄。最初他聽到玉鐲是很貴重的學習工具,就想說或許單若水老師會帶他到一個非常奇特的商店選購,可是眼前這破門舊窗著實與他所想像中的樣子差距很大。

  單若水老師笑了笑,他聽到了張星鑠的嘀咕,“這門可結實著呢,楠木打造的。每天這家店,可是進進出出無數人,開開關關無數次。垮不了的,”正當單若水老師說這話的時候,只見一個父親帶著孩子從裡面推門出來。父親讓孩子先出去,他隨在後面,當跨出門後,他沒有直接離開,而是順便用手拉住門頓了一下,他向張星鑠他們示意了一個眼神。

  單若水老師微笑低頭示意表達感謝,與張星鑠一同走進店內。

  他們倆首先進入的是玄廳,玄廳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是木制的,天花板由許多樹枝交織而成,桌椅也全是木枝子編制而成,地板的顏色和紋理也看得出是那種特別古老的木材,散發著淡淡木香。椅子上有幾位顧客正在安靜地坐著等候。

  單若水老師沒有言語什麼,眼神示意張星鑠在那最後面一個位置坐下。他自己則走到玄廳中間的一個木樁旁,拿起一側的羊皮紙寫下了張星鑠的名字,然後放到了木樁上一個圓形碗狀的容器裡,這個容器看起來就像是由許多還帶著綠色葉片兒的木枝子編制而成。

  張星鑠好奇地注視著,突然他發現這些樹枝子竟然動了,慢慢形成了一個圓球,帶著單若水老師寫的那張紙,升到天花板上,並消失其中。

  隨後單若水老師也在張星鑠旁邊坐了下來。

  張星鑠看到玄廳一面牆上播放著一個場景,星空皓月之下一位身著古裝的男子,伸開雙手仰望蒼穹,大聲吟詩“滄海明月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畫中這位男子的左手腕上配著一隻綠色的玉鐲,同時,一些美麗的玉石也奇幻般地不斷在畫面中出現。

  正當張星鑠看得出神,內室的門突然一聲作響,嚇了他一跳。張星鑠和房間裡的其他人一樣,都齊齊轉頭看過去。

  只見一個白鬍子老先生從裡面使勁推開門沖了出來,後面緊緊跟著一對童子。等待的顧客們看到這個白鬍子老先生都立刻齊刷刷站了起來,畢恭畢敬地低下頭行禮。這個老先生一邊張望著等候的人群一邊大喊道:“請問,張星鑠在哪裡?”

  “在這兒呢。鐘商隱老先生,”單若水老師站起身回應道,並拍了拍張星鑠的肩膀示意他站起來。

  “原來是鴻軒宮單祭祀!您竟然也下山了?”老先生看到單若水老師顯得格外詫異,“老夫,未曾遠迎,失禮失禮!還望海涵。”

  “您客氣了!”

  張星鑠沒有搞清楚這突然的狀況,只見到這位叫做鐘商隱的白鬍子老先生眼睛瞪得老大,直直地盯著張星鑠,並慢慢地朝這邊走過來,口中說道,“鴻軒帝的後人,六千年後終於再次轉世五行界了。我們晨星玉老鋪祖祖輩輩的夙願啊,為鴻軒帝后人配飾玉鐲,終於在我這一代手上要實現了”。

  玄廳裡的顧客們也都看向張星鑠,他們發出了驚歎,露出非常詫異的表情。

  鐘商隱老先生來到張星鑠面前,右手撫著胸口輕輕彎下腰以示敬意,“能為您效勞,是老夫的榮幸。”

  隨後,鐘商隱老先生轉身對玄廳裡的其他顧客說道,“我不得不對各位說聲抱歉了。今天我要為鴻軒帝后人挑選玉鐲。本店即刻暫停營業,給各位帶來的不便,敬請諒解。大家可以出門右拐去晨星玉二鋪,直接告知是老夫安排前來的,犬子鐘上慈當會給大家特別優惠以及精細的服務”。

  眾顧客都紛紛還禮示意表達感謝,並依次離開店面。

  “張星鑠先生,單若水老師。二位裡面請,”鐘商隱老先生喚童子去打開門,同時他抬起手臂給予指引。

  當張星鑠走進內室展廳,他感覺自己好像來到了一片森林裡,森林上空則是朵朵陰雲飄著,好多束陽光打下來,讓這片空間既顯光亮又有些陰沉。

  展廳裡許多小樹一棵接一棵排著,一共四長條,樹枝上懸掛著各種各樣的玉鐲,每一棵樹上都有一束陽光從雲朵上照射下來,讓樹枝上的玉鐲顯得美輪美奐。正中間一條小徑通往展廳最裡面,它將四長條分為了左邊兩條右邊兩條。小徑最深處是一套茶桌椅,在桌椅旁邊是三面櫃子,每一面櫃子上都有7層展架,放著大大小小不同的方形盒子。

  “鐘老,您還是堅持著每次

只給一位顧客挑選玉鐲的習慣啊,”單若水老師看著前方的茶桌笑著說。

  “每一位年輕的少年都有可能在未來成為一位偉大的五行師。為他們挑選玉鐲是一段我和他們的緣分,也是一個命運的契機,這非常重要,畢竟這是五行師之路的起始點。我對我從事這個工作感到相當自豪,能夠見證少年們的最初實在是我的榮幸。這個過程呢,我希望能夠成為他們心靈的一次洗禮日,也是讓他們瞭解到自己與玉鐲是否真正契合,”鐘商隱老先生看著一個個樹上的玉鐲感慨道。

  “五行師和玉鐲有什麼關係,”張星鑠忍不住問道。

  聽到張星鑠這樣說,鐘商隱突然停下腳步,回頭吃驚地望著他,然後問向單若水老師,“他對這個世界還一無所知嗎?”

  “今天早些時候,五行司的人,張全儀校長和我才在鴻軒宮正式結束轉世儀式。張星鑠他也是剛剛轉世五行界。有些具體的事情還沒有來得及和他說,準備帶他上山后,去五行學堂,由張全儀校長親自和他講,”單若水老師回應道。

  “原來如此。明白了。不過既然已經來挑選玉鐲了,我想有一些東西還是需要他提前瞭解,”鐘商隱看著張星鑠,伸出了自己的手,展露出左手腕上的玉鐲。他手腕上這個玉鐲翠色晶瑩,神韻天成,猶如行雲流水在樹林中穿梭流動,“玉鐲是每一個五行學堂的學生必備之物,因為你們即將踏上成為五行師的路途,開始學習操縱五行術。只有佩戴上最適合你的玉鐲才能最充分地發揮你體內的潛能”。

  “我的潛能?”張星鑠一頭霧水,“反正,他們告訴過我,我即將要進入木行學院學習木行術。不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學這個,”張星鑠看了看單若水老師,笑著說,“相比而言,我其實覺得玩火,戲水好像更有趣哦。”

  “這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單若水老師立刻打斷了張星鑠的話,“沒有趣味娛樂一說。五行界裡大部分人,自出生時就註定了自己的五行屬性,金木水火。五行學堂的學前測試就是一個分院流程,把金木水火四個學院的新生分門別類,以後可以採取針對性教學,同時,也測試了每個學生的能力。你,張星鑠,作為鴻軒帝的後人,自然和鴻軒帝的最初一樣,屬木。無需測試。”

  張星鑠聽著前輩的講解,突然發現剛才那句話中的一個疑問,“不好意思,我有個疑問。你剛才說五行界的人都有自己的屬性,五種嘛。怎麼你只說了四種,金木水火,那麼土呢。沒有學生屬土嗎?”

  單若水老師立刻回答了這個問題,“幾乎沒有,或者說這並不是學前測試可以測出來的,而是要看個人天賦和努力。五行術中,最強的力量是土行術,也是最難的一種五行技能。因為想要操控土地的力量,就必須具有操控得了金木水火中幾種能力作為基礎,幾百年來,能練成土行師的人非常少,能達到土行師五級能力的人更是少之又少。連我們最敬重的張全儀校長也只能達到土行術四級。目前,五行界的土行師群體普遍匱乏。這是我們讓你轉世五行界的其中一個原因,希望借助你的力量重建土行學院”。

  “別開玩笑了。我真的有這樣的天賦和能力嗎?我在人界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中學生啊,”張星鑠聽到這裡有些費勁,他不相信自己真的具有那些能力。畢竟出生到現在,16年裡張星鑠從未感覺到自己有什麼奇怪的超能力,他簡直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對於所謂他是這個五行界的先人鴻軒帝的後人,張星鑠也是表示極度懷疑。

  “你是有天賦的!不過,你是否有五行術的能力,是否能改變這個世界的未來。誰也不能保證,誰也無法知道,”鐘商隱一邊說著一邊仔細瞧著這個男孩,不由地發出一聲歎息,他可以預測面前這個普通男孩將來可能會承擔很多本該他這個年紀不應該承擔的東西。

  或許應該給這個孩子一些鼓勵,鐘商隱老先生這麼想著,便繼續補充說道:“任何一種能力的實現,除了天賦外,其實更重要的是相信自己。當然了,你必須努力,要不然任何天賦都是無用的”。

  張星鑠呆呆地望著鐘商隱,半天冒出一句,“你們說我有天賦,可是我的天賦在哪?我一點都沒有感覺到,我在人界真的是超級平凡。老實說,我依然有點懷疑我是在做夢,你們都是我腦子裡想像出來的吧……”

  張星鑠一邊這麼胡亂說著,一邊有些尷尬地笑了起來。

  鐘商隱和單若水老師看著張星鑠,二人都沒有說什麼,看上去好像若有所思。

  張星鑠獨自笑了幾聲後,見旁邊人都在沉默,便也立刻收了聲。

  過了一會,鐘商隱才老先生打破了沉默,“孩子,有些事不需要想得過於複雜,有些事也不需要知道的過早。來吧!先讓老夫給你挑選玉鐲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