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五行槐市 第21章木行如律令

書名: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作者:陳星宇作詞 本章字數:252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50


  “來吧!先讓老夫給你挑選玉鐲吧。帶上屬於你的玉鐲,相信你應該就能感受到一些你體內存在的潛力,”鐘商隱沒有再過多解釋,他帶著張星鑠和單若水老師走向茶桌。

  “請坐,”鐘商隱示意張星鑠和單若水老師在長條茶桌兩邊的椅子上坐下,他自己則坐在中間那把椅子上,兩位童子則分別站立在他身邊。兩位童子手持桃木劍默默念道“星辰星如律令”。

  一套木質雕紋的茶具從天花板上落下,裡面有精緻的玉質茶壺和三個玉茶杯。鐘商隱親自端起茶壺給客人倒茶。之後,一位童子將一本冊子遞到張星鑠手上。

  “來,把你的生辰八字寫上去,”鐘商隱對張星鑠說。

  “可是我不知道啊,”張星鑠愣愣地看著鐘商隱,“我們人界那邊的人都只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日而已”。

  “沒關係。那你就寫上你人界的出生年月日好了。我一會可以給你推算出來”。

  張星鑠在冊子上寫好,遞給鐘商隱。

  鐘商隱老先生一邊仔細看一邊默默念算著,“……戊午,戊子,丁巳……水水,土火,土水,火火,”還時不時地抬頭看一看張星鑠的面像。

  “你五行缺金缺木,名字裡已帶金,故需補木。這正好符合了五行師的特徵。看來,你的玉鐲,需要集聚有大自然的靈氣,百木生髮的力量,”鐘商隱看了看眾多樹枝上的玉鐲,拿出腰間的桃木劍,輕輕揮了揮,默念了一句“星辰星如律令”。

  在最左邊的第七棵樹枝上,最上面有一個玉鐲突然被一根蔓藤卷起,緊接著一棵樹一棵樹接力賽似的被傳運到茶桌這裡,遞到了鐘商隱老先生手上。

  “木行師佩戴的玉鐲都是藍田玉,這其中又分了很多種,比如翠玉,墨玉,碧彩玉,青黃玉等等,”鐘商隱不愧是玉界行家,在給張星鑠講解玉石方面的內容時娓娓道來,聲情並茂,就像說書一樣,他講了半天關於藍田玉的歷史典故,最後才講到他手中所拿著的這個玉鐲,“這一枚玉鐲是藍田玉中的墨玉,已有上千年歷史,其色澤漆黑如墨,穿插暗綠紋理,精美細緻。你來試試吧。”

  “男生帶玉鐲,好像有點怪,會不會顯得太秀氣了。在我們那個世界,一般女生才會經常帶玉鐲,很少有男孩子佩戴玉鐲出門的,”張星鑠看著這枚玉鐲,心裡有點猶豫。

  “怪與不怪,在於自己如何看待。對你來說是有需要的東西,又何必在意別人的眼光,”單若水老師一邊品茶,一邊回應著張星鑠的疑問。

  “也沒有啊。我們那邊大家都覺得男生應該帶男人的配飾,比如劍,女生自然應該帶女生的配飾,比如這樣的玉鐲。這是大家的一種普遍認知。”

  單若水老師放下茶杯,說道,“星辰師尊早在六千年前就指出,普遍認知的存在都是合理的,沒有問題,但是每個人的獨立思想也應該被充分尊重。他強調兩者之間並不矛盾,普遍認知不應該淩駕於獨立認知之上。每個人想怎麼做,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沒有任何問題。”

  “單老師,你還沒有帶他去挑選桃木劍吧。作為一個五行師必備的兩樣法器,一個是玉鐲,另一個就是桃木劍。只有完美掌控兩者,才能調節好體內陰陽,發揮出五行術的最佳效果,”鐘商隱突然提起了桃木劍,這讓張星鑠和單若水都有些疑惑不解。

  鐘商隱繼續說道:

“張星鑠,如果照你這麼說,那很多女學生們使用桃木劍時,是不是應該感到羞怯呢。然而她們並沒有。”

  “您說的是,”張星鑠尷尬地笑了笑,點點頭,“那我試試這個墨玉吧,看起來感覺很冷豔的樣子。”

  張星鑠伸出左手,戴上了墨玉,左看看右看看,沒任何反應,然後,他一臉茫然地抬頭看了看鐘商隱。張星鑠心裡原以為一戴上這枚手鐲,就會出現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自己還緊張了一會。可是戴上後竟然沒有一點反應,張星鑠看了看玉,又看了看鐘商隱,心裡在納悶這個東西是怎麼回事,也不怎麼厲害嘛。

  “來,來,來!別到處亂張望,注意力集中,跟著我一起做,”鐘商隱看著張星鑠的反應,才突然想起來這個孩子沒有桃木劍,也還不知道使用方法,“雙手握住,保持內心平靜,保持全身心專注。默默念下木行術口訣,星星木行如律令,然後去感應,”張星鑠雙手合十,舉起,放到嘴邊,準備說口訣時,鐘商隱連忙糾正,“不對不對。又不是讓你拜什麼。是叫你雙手握住,剛開始,最好是緊緊握住。不用拿那麼高,自然狀態就好,”鐘商隱在旁邊不停地指點。

  “哦,好的,”張星鑠一邊說著一邊雙手握緊,看著手中的那枚墨玉鐲,念到“星星木行如律令”。

  待他念完口訣後,一切都沒有反應,周遭沒有任何動靜。

  “要靜下心來。不用刻意去看著玉鐲。試著閉上眼睛,腦子裡想著玉鐲的樣子,”鐘商隱繼續糾正道。

  “好的,”張星鑠閉上了眼睛默念著口訣。

  單若水老師和鐘商隱都靜靜地注視著張星鑠,店裡突然特別安靜。

  忽然,張星鑠佩戴著的那枚手鐲,其間黑漆如雲似霧般湧動,幾處綠色的紋理也被黑色給吞噬,手鐲開始向外散發出濃黑如墨般的煙霧,越來越多,越來越濃。

  “好了,張星鑠,睜開眼睛。快,快取下手鐲,”鐘商隱見狀立刻大聲喊道。

  就在張星鑠張開眼睛的一瞬間,只見彌漫的黑霧瞬間退回至手鐲裡,手鐲上綠色的紋理又漸漸顯露出來。

  “哦!這個玉鐲不行,不行,不行啊。快,把手鐲拿下來啊,”鐘商隱老先生的語氣有些焦躁。

  張星鑠完全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既然讓他脫下手鐲,便乖乖地取下,交還給了鐘商隱。

  “不能有一點點黑色啊!對,不能有一點點雜質!嗯!必須純淨透亮。不能讓玄能有一點點可乘之機。嗯嗯。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鐘商隱老先生一個人在那裡自言自語,不知道言語些什麼。猛然間他站了起來,繞過茶桌走向玉石展區,一邊仔細看著一棵棵樹上的玉鐲,一邊不停地繼續自言自語。

  這位老先生不知道在言語些什麼,反正看上去格外癲狂,神情異樣地在樹間沖來沖去,兩位童子在後面緊緊跟著。張星鑠有那麼一刻會覺得眼前這個人就像一個神經病,“他怎麼那麼激動啊,剛才是怎麼了?”張星鑠不解地低聲詢問單若水老師。

  “沒什麼。你喝茶吧!相信鐘老會給你挑選到最適合的玉鐲,”單若水老師故意避而不答,依然靜靜地微笑著。

  也不知道鐘商隱挑選了多久,張星鑠幾乎都快要在椅子上睡著了。猛然間,他聽到鐘商隱老先生格外興奮地高聲喊道。

  “找到了,找到了。就是它,一定就是它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