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五行槐市 第23章桃木劍共鳴

書名:江漢關的鐘:張星鑠與勾陳神劍 作者:陳星宇作詞 本章字數:362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50


  張星鑠和單若水老師乘坐在巨大的桃木劍上,禦劍騰空。

  他們倆慢慢從晨星玉老鋪房子裡飛了出去,老鋪那個屋頂也在他們離開後慢慢合攏,恢復如初。二人坐在劍柄上,以一個弧形的軌跡向木行學市更深處飛去。

  張星鑠之前還有些擔心,不過他不得不出承認這柄劍的飛行確實很穩當,沒有一點顛簸。如果閉上眼睛,他可能會錯覺此刻並非在空中移動,而是正在安靜地坐於某處。不過眼前的一切,還有撲面而來的風,都在告訴張星鑠,他此刻是真真正正地飛在空中。

  張星鑠慢慢適應後,方才輕輕地低下頭看了看學市地面,人群熙熙攘攘,偶爾有人會注意到天上此刻正在飛行著的他們,可是沒有一個人發出驚奇,他們就好像看到天空中有鳥兒飛一樣自然,並不覺得這是一個稀奇事。顯然五行界的人對於乘劍飛行這種事情,已經覺得相當平常。

  不到一會功夫,張星鑠他們倆就穩穩地落到了木碑亭旁邊的草地上。

  木碑亭旁有一個裝潢顯得格外大氣的兩層樓店鋪,牌匾上寫著福殷閣三個大字。他們剛一落地,兩柄大木劍就嗖嗖地一邊變小一邊飛快竄進了店裡。

  這時,從福殷閣大門內傳來一陣豪爽的男子笑聲,由遠及近。

  “歡迎歡迎。沒想到我白康年也有一天可以接待鴻軒帝的後人。沒想到,沒想到啊,”一個滿頭白髮,滿面白胡的老者從裡面大步流星走了出來,張星鑠看到這位老者,感覺與剛才所見的鐘商隱先生完全不一樣,心想原來五行界也並非所有老者都如鐘商隱那般仙風道骨,儒家氣派。

  這位叫做白康年的老先生,雖然感覺有點不修邊幅,面容鬚髮好像幾乎不曾修理,如野人一般,但是卻紅光滿面,笑容可掬,精神矍鑠。他一沖到張星鑠身邊,就左拍拍張星鑠的肩膀,右看看張星鑠長相,完全沒有寒暄之意,也無斯文之禮,二人就像是久別重逢的故人一般。

  看著看著,白康年老先生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縷著鬍子點頭感歎,表情看起來甚是滑稽,這反應完全不像一位沉穩的掌櫃老闆,反而猶如孩童與人玩鬧一般。

  “你就是張星鑠啊。作為鴻軒帝的後人,壓力不小喲。這個五行界,現在你名氣大著呢,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

  “壓力?我沒感覺到,目前也還沒有什麼壓力,只是新奇而已。我已經有這麼出名了嗎?”看著眼前這個有點怪異滑稽的老者,張星鑠也有點全身放鬆了些,沒有了剛才在晨星玉老鋪裡的拘謹。

  “哈哈,自然現在是沒有壓力的,你啥都不懂,能有什麼壓力啊,不過你遲早就會有的,”白康年對張星鑠又做了個鬼臉,嘻嘻哈哈地繼續問道,“聽說你和鴻軒帝最初一樣,都是木行屬性。那口訣會了沒有?能自由掌控了嗎?這個操控啊,說難不難,說簡單也絕對是不簡單的喲。”

  張星鑠有點尷尬地應了一聲,扭頭悄悄看了一眼單若水老師,只見對方沒有任何反應,亦如常態地微笑著注視這邊。

  “這個五行界裡,很多人都看好你,說你絕對可以最終成為土行師,掌握金木水火土五種力量。我覺得吧,你長得還蠻高大的,面像也還挺俊的,但是怎麼看起來總感覺有點呆呢!我都說半天話了,你就只會用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嗎,你有在聽嗎”。

  “啊!”張星鑠聽著這位老先生劈裡啪啦的話,確實有點跟不上他的節奏,“沒有了。我是我有在聽了”。

  “那到底是有還是沒有啊,”白康年繞著張星鑠轉了一圈,“你這小子的悟性,怎麼感覺不行啊。哎,算了!對了對了。你還沒持劍呢。進來吧!我們辦正事吧,我給你選柄劍再說。五行師,左手配玉,右手持劍的時候,才能真正看出悟性和能力。人就算呆點,也無所謂。心正最重要”。

  白康年一邊拍著張星鑠的肩膀,一邊招呼著他往店裡走,同時轉過去對單若水老師說,“好久不見了,單若水老師。還是那麼長的頭髮,像個女孩子一樣。洗頭得多費事啊”。

  單若水老師淡淡地笑著,輕輕言語道:“麻煩白老闆費心為鴻軒帝后人挑選一柄好劍。”

  “不麻煩,不麻煩!”

  他們三人走進福殷閣,兩邊牆上懸空排列著許多桃木劍,按照大小依次排開。靠牆的一排排櫃子裡整齊放著一盒盒包裝好的桃木劍。店內中軸線上一個個精緻的玻璃櫃子整齊排列著,每一個櫃子裡都陳列著一柄劍。每一位顧客一進店就可以很容易感受到這中間陳列的桃木劍必定價值不菲或世間罕見。

  “這柄劍好長啊,如果是拿它使五行術,多不方便啊。如果是作為攻擊性武器,又好像……”張星鑠看著一柄長約一米的桃木劍喃喃自語。

  “讓它變短不就好了。每把劍都可以自由長短變化,”白康年猛回頭,一邊搖著手一邊說

,“桃木劍怎麼可能做攻擊武器,它只是一個法器而已,斷了,就完了。你看看吧,我店有629種樣式的桃木劍,有沒有能入你眼的呀?”。

  聽著白康年的介紹,張星鑠仔細觀察著這些劍。在每一把劍身上,除了各種人物或山水雕紋外,整個護手的劍格也雕刻著青龍騰雲,鳳舞九天,白虎咆哮,玄武冥思等圖樣。

  正當張星鑠在仔細看著這些劍時,他左手上的玉鐲突然發出綠色光亮,而且越來越耀眼,接著整個房間裡懸空的劍都震動了起來,中間展櫃裡的劍也都懸空舞動,因為玻璃櫃子的阻擋,這些劍不斷地敲擊著玻璃,好似要破壁而出。

  “哎呀,這真是頭一遭啊。不愧是鴻軒帝的後人,一進來我這福殷閣就是與眾不同啊,簡直蓬蓽生輝,萬劍齊鳴啊。眾劍靈好像都發現了你的到來,”白康年看著自己店面從來未有過的這般景象並沒有被驚嚇到,反而顯得好像更加興奮,“有點意思,有點意思”。

  “轟!”一聲玻璃碎裂的巨響,從店面最裡邊傳出來。

  大廳正中間一個上接天花板下落地面的巨大玻璃櫃整個碎裂了,裡面的一把巨大桃木劍整個懸空立了起來,搭在劍身上的金色絲絹緩緩落下,劍身慢慢地從劍鞘裡出來,然後,懸空飄出了玻璃櫃,並一邊縮短一邊飛了起來。

  張星鑠他們三人聽到這聲巨響後,立刻轉身看向店內。

  只見這把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眨眼功夫便飛到了張星鑠面前,穩穩地立在了空中。劍柄與張星鑠的雙眼在同一平面,張星鑠被這景象驚呆了,不知所措地盯著眼前這把劍。

  “有點意思,有點意思!”一旁的白康年哈哈大笑,猛地直點頭,“劍已出鞘,選擇了你。第一次看到這把劍與人的共鳴如此強烈,如此急不可待啊。喂,你還等什麼,伸出你的右手,緊緊握住它。這把青龍劍可是我福殷閣的鎮店之寶,不過從今天開始,它屬於你了。”

  張星鑠聽到白康年在旁邊說的話,愣了一會,他看到此時左手的玉鐲綠光瑩瑩,面前的懸空而立青龍劍氣浪滾滾,而自己的右手已經好像不受控制一樣,迫不及待伸了出去,緊緊握住了劍柄,然後手腕使勁轉了圈,讓劍身整個朝上,高高舉起。

  “你可以試著念下意念力的口訣,”白康年笑嘻嘻地說道:“你知道是什麼吧?星辰星如律令。”

  張星鑠注視著手上這把桃木劍,嘴裡同時說出了意念力口訣“星辰星如律令”。

  嗖嗖……嗖嗖……

  頓時張星鑠聽到一陣如厲風掠過的聲響,只見一道氣浪圓環從劍身迸發而出,店內所有的劍都刷刷落下,玻璃櫃子全部破碎一地。

  就是這眨眼的功夫,福殷閣整個大廳一片狼藉,房間寂靜極了。張星鑠已經被自己造成的這般景象嚇得呆住了,接下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單若水老師不知從何處拿出一個劍鞘,並示意張星鑠套上。可是張星鑠發現劍鞘明顯比劍身要短,只聽見單若水老師在旁邊說了句,“直接往裡面插,它自己會變小的”。果然長長的劍身一邊插入劍鞘,一邊正在慢慢地縮短。

  “單大祭司,你瞧瞧我這店。我想這個費用,我可能要小小加一點了,”白康年做了個無奈的表情,笑呵呵地說道。雖然整個大廳都幾乎毀壞,但是白康年這位白鬍子老者卻依然顯現出孩童般的歡喜神色。

  “對不起,白先生。我沒有想到……”張星鑠一邊收劍,一邊不好意思地說道。

  “沒關係,沒關係。你沒有想到,我更沒有想到。你真是讓我見世面了,開眼界了。有點意思,有點意思。哈哈,”白康年一邊笑著一邊指著這把劍說,“這店裡把青龍劍並非尋常的桃木劍,個中意志力強大。劍行如飛燕,劍落如停風。踏劍行萬里,簡直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劍格雕刻的是青龍騰雲,劍身雕刻的是年輕的鴻軒帝騎乘青龍鬥五行界百獸的故事。曾經,有很多強大的五行師想要這把劍,可是都苦於無法征服於它。沒想到啊,這把劍竟然是一直在等待著你。”

  白康年一邊說著一邊翻箱倒櫃尋著什麼。他找了半天才翻出來一個鑲嵌著一些玉石的蹀躞帶,“給。買一送一。帶上吧,系在腰上。沒想到你身肌那麼魁梧壯實,腰身卻如此細窄,全身一看,真算神骨秀異。不錯不錯。”

  之後,單若水老師詢問了價格,白康年哈哈大笑,表示自己必須給出友情價,只願意收取8金幣。

  因為不知道這個價錢是高了還是低了,張星鑠依然如剛才買玉鐲時一樣,只是聽著,沒有答話,雖然單若水老師使得那些錢都是他自己的。單若水老師也沒有說什麼,更沒有砍價,頗為爽快地直接給了白康年8金幣。

  張星鑠與單若水老師向白康年老先生道別後,離開了福殷閣,繼續在木行學市其他店面購置剩餘的學習物品。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