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鴻祖

第一卷:仙路初踏 第十九章:池光上人

書名:鴻祖 作者:寂寞楊柳 本章字數:227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13


  王天仔細望著遠方山腰不停滾動的灰濛濛霧氣,心中不禁暗自思忖,看來這一大片濃濃的迷霧,便是自己之前打聽到的,那片阻擋住世俗人上山,一旦陷進去便暈頭轉向的迷霧了。

  看到山上迷霧不斷奔騰翻滾、無風自動的異狀,王天哪還不知道,這定是池光觀那名“老神仙”弄出來的陣仗。能將如此偌大一片區域全部用迷霧遮掩,還能令進入其中的人困住,看來這“老神仙”的本事的確非同小可。

  這令王天心下駭然的同時,對這次池光嶺之行,倒也愈發期待起來。

  思忖間,眾人已經來到半山腰,距離迷霧不過十餘丈左右。近了看,只見霧氣如同滾沸的開水一般不停翻湧,卻是神奇之極的並未向周圍擴散分毫。這等奇景,莫說王天,就連燕雲心與焦雄夫婦,臉上都流露出驚歎神色,更不要說阮氏兄妹,早已咂著嘴嘖嘖稱奇。

  場中唯一還算平靜的,便只有謝澤與宏修小和尚。謝澤倒還罷了,雖說接觸時間還短,可王天早已看出,相對于自己和阮氏兄妹這種初出茅廬的新人,青年文士的閱歷可謂十分豐富,應當是那種在修仙界闖蕩了些許年頭的修士。

  至於那名小和尚,不知怎的,王天總有一種看不透的感覺。雖說這小和尚的修為,似乎不比自己高多少,可其身上卻透露著一股古怪與神秘色彩。

  別的不說,就是在之前路上,他能平靜之極的說出“分神期”這樣的話語,以及如今見到眼前迷霧時從容不迫的神情,怎麼看也不像一名低階修仙者所能表現出來的樣子。

  除此之外,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王天總覺得,這小和尚的目光,總像是在有意無意的掃過自己。不過待到他留神觀察時,這種感覺卻又消失的無影無蹤。這讓王天心裡,著實有些犯嘀咕。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嬌柔少女阮琇瑩又一次開口了:“謝……謝大哥,我們要怎樣進去呢?”

  謝澤微微一笑,也不回答,而是不緊不慢的從胸口掏出一張巴掌大小的,長條形狀的紙張。

  王天瞟了一眼,只見那紙張顏色陳舊,似乎很是古樸的樣子,上面畫了一些歪歪扭扭、粗細不一的線條與符號,這些符號在紙上,似乎還隱隱閃爍著極淡的白芒。

  就見得謝澤伸手在身前比劃了幾下,口中低聲念叨了幾句,緊跟著將手中的紙張朝空中一拋。

  令王天驚訝的一幕出現了,只見紙張在空中忽然化作了一團嬰兒拳頭大小的火光,在空中劃出一道長長的火尾,直沖進了迷霧之中,瞬間便不見了蹤影。

  “我已將符傳至嶺上,想必一會裡面的道友便會打開禁制,放我等進去。”謝澤口中說著,見到王天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神色,這才微笑道,“怎麼?王道友沒見過這靈音符麼?”

  王天頓時有些尷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才開口道:“在下的確是第一次見到這東西,倒讓道友見笑了。”

  “哈哈,沒關係,沒關係。”謝澤似乎並沒有因此看不起王天的意思,只是擺擺手道,“想當初謝某第

一次來參加這池光大會時,同樣對什麼事情都好奇無比,表現怕是比王道友還要不堪。”

  “原來如此,妾身剛剛還在疑惑,為何謝道友對此地如此熟悉,竟似老馬識途一般,原來謝道友並非第一次參加這池光大會。”一旁的宮裝婦人燕雲心忽然聲音輕柔的說道,“謝道友可是瞞的我等好苦啊!不如趁禁制未開,道友與我等講一講這池光大會之事如何?我夫婦二人雖說這些年也曾參加過些同道組織的聚會,不過像池光大會這樣的盛會,卻是從未參加過。”

  “既然燕夫人如此說,謝某也不好推辭,便將這池光大會之事說與眾位聽聽也好,免得一會進到裡面摸不著頭腦。”

  謝澤說著,見眾人的注意力都已經被自己吸引,就連小和尚宏修大師也都停止了念叨,才慢悠悠的開口:“池光大會每十年召開一次,乃是這方圓千餘裡之中,專門為我等低階散修與中小修仙家族所設的盛會。”

  說到這裡,他摸了摸下巴,似乎在回憶什麼,一會兒的功夫才道:“十年前,在下跟隨父親一名至交長輩第一次來此盛會,可算大開眼界。這盛會乃是池光觀中池光上人主持召開,據當年那名長輩說,這池光上人,可是已經達到築基中期境界的修煉者。”

  “築基中期?!”

  聽了這話,無論燕氏夫婦,抑或阮家兄妹,全都情不自禁的倒抽了一口涼氣。就連小和尚,都抬起頭來,目光閃動,不知道想些什麼。

  王天也是心下駭然,謝澤口中的“池光上人”,不用問定然是自己當初在武垣城時聽說的那名“老神仙”。原本他以為,這名“老神仙”,至多不過是煉氣期的水準境界,卻沒想到竟然進入了築基期,而且是築基中期的修仙者。

  築基期啊!恐怕要殺自己這樣煉氣期小傢伙的話,比碾死一隻臭蟲也多費不了多少力氣。

  雖說王天不清楚,築基期修仙者到底有多麼強大,可當年黃衫中年修士與鄔老怪戰鬥時的情景依舊歷歷在目,那樣巨大的威勢,王天現在想起來依舊心有餘悸。

  而他後來也知道,那名引自己進入修仙界的黃衫中年,也不過是築基後期的修為而已。

  這時謝澤的話語再一次傳入了他的耳中,“眾位道友很吃驚是不是?其實當初謝某跟隨長輩來時,第一次聽說池光上人的修為,反應也與眾位沒什麼區別。不過在那名長輩述說了池光上人的來頭之後,謝某這才恍然過來。”

  說到這裡,謝澤似乎想要賣個關子一般,只是抿嘴微笑,卻沒了下文。

  “來頭?難不成這名池光前輩,不是我等這樣的散修?”

  幾人對望了一眼,還是燕夫人急急開口朝謝澤問了一句。

  “散修?怎麼可能。雖說我等散修中,同樣有人能修煉至至高境界,可那皆是有大機緣、大氣運者。大部分人散修,恐怕還是一世碌碌,在煉氣期徘徊而已。”

  謝澤搖頭晃腦的說出這一番話,似乎頗為感慨,良久才道:“而這池光前輩也並非散修,乃是影月宗的一名外門執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