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一章本想當個絕代卿相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415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大明嘉靖三十五年,普天下最負盛名的青樓莫過於南京秦淮河畔的巫山樓,最負盛名的名妓莫過於巫山樓的花魁“虞小宛”。

  這天是五月初五端午節,巫山樓前冠蓋雲集,大明朝東南直隸最富權勢的官員和最富財勢的商人聚集在這裡,他們準備迎接一個權傾大明朝的人物。

  傍晚時分,華燈初上,秦淮河上的燈火照出喧天的氣焰,輝映著岸上的紙醉金迷。

  三個身著飛魚服的騎士飛馳而至,隨著他們的馬匹揚蹄嘶鳴,在場的官員和商人紛紛拜倒在地,高呼:“萬歲!”

  嚴世蕃策著馬姍姍而來,他是內閣首輔嚴嵩之子,半個大明朝都在他們嚴家的掌控之中。

  嚴世藩這一行只有四個人,但他的排場是誰都學不來的,因為為首的這三個騎士是錦衣衛。

  按照大明律例,錦衣衛是皇帝親衛,直接向皇帝負責,但嚴世蕃能把錦衣衛當成自己的侍衛。

  一個年輕的官員偷偷抬頭看了一眼高踞馬上的錦衣衛,他看見飛魚服上吊著的腰牌,上面寫著“北鎮撫司”,官員當即嚇得渾身篩糠,忙把頭埋到地上去。

  錦衣衛可以不經過任何法律和程式逮捕任何人,包括皇親國戚,並進行不公開的審訊,許多官員和商人就是在看見“北鎮撫司”的牌子後,就此消失在人間。

  嚴世蕃沒有管這跪了一地的“奴才”,他拍拍屁股,走進巫山樓的大門。

  虞小宛成為巫山樓的花魁已經有兩年,兩年來她的美貌和才情折服了天南地北數不清的仕宦才子,但還沒有一個人物能夠踏入虞小宛的閨房。

  所謂奇貨可居,大明官場這些日子來議論的一個話題就是誰能踏入虞小宛的閨房,最終大夥公推嚴世蕃。

  嚴世蕃沒有辜負眾望,他以行公差之名下江南,直奔巫山樓而來。

  而虞小宛也沒有辜負嚴世蕃的期望,巫山樓已經排布得如同皇宮一般,樓裡正中的一道長梯鋪了金蓋了銀,正等著迎接嚴世蕃。

  看著這道登雲梯,嚴世蕃哼了一聲,心中想著:“能把自己賣給天底下第三號人物,也是不枉。”

  此時,虞小宛站在高樓上,掩映在如雲的薄紗之後,嚴世蕃閱盡天下美女,看見虞小宛仍不免心下一顫,歎一聲:“名不虛傳。”

  嚴世蕃抬起鹿皮靴,就要踏上那登雲梯,卻聽得憑空傳來一個聲音:“慢。”

  嚴世蕃頓了頓,這是一個男性的聲音。

  那男子說道:“久聞東樓公子才情蓋世,今夜行這風雅之事,何不賜下對子一二,以助雅興?”

  嚴世蕃號東樓公子。他無奈地停下腳步,居然有人敢和我嚴世蕃爭風吃醋?這倒讓他有些好奇。

  青樓素來有規矩,客人們可以吟詩作對,以決出勝負,勝者才能登上花魁閨房。

  那男子說道:“此地有佳風佳月,更兼有佳人佳事,添千秋佳話。”

  嚴世蕃不假思索就答道:“世間多癡男癡女,況複多癡情癡意,是幾輩癡人。”

  那男子又說道:“念念不離心,要念而無念,無念而念,始算得打成一片。”

  這個對子有點意思。

  嚴世蕃思索片刻,說道:“佛佛原同道,知佛亦非佛,非佛亦佛,即此是坐斷十方。”

  那男子說道:“公子名不虛傳,還有一對。”

  對決一般以三個對子為勝負,嚴世蕃感到此人不尋常,不免集中了精神。

  那男子說話了,道:“大千世界,彌勒笑來閑放眼。”

  嚴世蕃愣住了,這個對子看似簡單,但其實極其難對。任他寫得出普天下最好的青詞,空有才冠當世之名,卻也想不出頭緒。

  沉默。

  嚴世蕃開口了,說道:“現身吧。”

  這是嚴世蕃認輸了。

  一個瘦小的身影從登雲梯的後面轉了出來,看見這對手,嚴世蕃愣住了。

  作為僅次於嘉靖皇帝、首輔嚴嵩之外的天下第三號人物,嚴世蕃極少對事物感到驚訝。

  他的眼前是一個只有十二三歲的男孩。

  男孩有模有樣地對嚴世蕃一作揖,把對子對出來,說道:“不二法門,濟顛醉去猛回頭。”

  不二法門,濟顛醉去猛回頭。

  這句話在嚴世蕃心裡狠狠地震了一下,這一刹那他眼前的紅燭顏色暗淡了不少,這句話狠狠地掃了他的雅興。

  說罷,男孩不管嚴世蕃陰沉的臉色,還一臉天真地對嚴世蕃說道:“不才劉賜,請公子指教。”

  嚴世蕃四十三歲,比這小屁孩大了近三個年輪,居然被這小屁孩稱為公子,他已經好多年沒有嘗到受辱的滋味了。

  但嚴世蕃很快想起“劉賜”這個名字,兩年前東南直隸出了一個神童,十一歲參加童試奪魁,一時傳為美談,那神童名字就叫劉賜,無疑是眼前這個男孩。

  劉賜還一臉單純地看著嚴世蕃,他單純地想著,嚴世蕃敗了,這下登不上這登雲梯了,就像那許許多多的官宦騷客一樣。

  但是接下來發生一切出乎他的意料,嚴世蕃冷笑了一聲,抬腳就走上登雲梯。

  劉賜急了,追上去說道:“誒!你!”

  樓上傳來虞小宛的聲音,說道:“賜兒!”

  這個聲音透著幾分悽楚,又有幾分果決,阻止了劉賜的追趕。

  劉賜急道:“姐姐!”

  虞小宛說道:“回房去。”

  劉賜的眼中噙著淚水,喊道:“我不要!”

  虞小宛沒再說話。

  在樓梯後閃出幾個漂亮的女孩,她們說著:“賜兒,別鬧了,快回房間吧。”

  她們半推半拉地將劉賜拉向房間。

  劉賜仍

掙扎著,他看著嚴世蕃登上樓梯的背影,他感到痛苦,卻又無奈,他知道他做不了什麼了。

  嚴世蕃看著虞小宛美麗的容顏,又回頭看了看劉賜痛苦的樣子,這悽楚的氣氛讓他的雅興又回來了。

  劉賜被關進房間,他痛苦地趴在被窩裡哭起來。

  他從小在巫山樓長大,虞小宛是他最親的姐姐。

  他的母親是巫山樓前一任的花魁,生下他之後,依然擔任花魁十一年,直到兩年前劉賜童試奪魁,她似乎感到安心了,她卸下花魁的重擔,在清明節那天消失了,從此不知所蹤。

  生下劉賜前,母親在秦淮河漂流的竹簍中撿到虞小宛,虞小宛成為劉賜的姐姐,她比劉賜大兩歲,他們在母親的撫養下,一起在巫山樓中長大。

  母親教給虞小宛琴棋詩書畫,將虞小宛培養成了接替她的下一任花魁。

  兩年來,劉賜竭力地阻止任何官宦商人騷客登上虞小宛的閨房,他不願意任何人霸佔他姐姐,但到了今日嚴世蕃的到來,他終於是無能為力了。

  姐妹們敲著他的門,試圖安慰他,巫山樓的女孩們從小伴著劉賜長大,把他當成最親的弟弟。

  但劉賜沒有答應她們,他哭濕了枕頭,昏昏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一早,劉賜還在昏沉地睡著。

  窗外傳來秦淮河絲綢商船的叫賣聲,巫山樓燃了一夜的紅燭燈籠剛剛卸下來。

  這時,傳來一聲炸響,他的房門被踹開了,劉賜被驚醒,他看見兩個穿著飛魚服的漢子闖進來,一把將他扛在肩頭,走出房間。

  漢子扛著劉賜穿過巫山樓的大堂,劉賜驚叫、踢打,但無濟於事。

  樓上的眾多姐妹紛紛探出頭來看,她們看著劉賜受難,又驚又怕,卻不敢出聲,她們知道,那兩個漢子是錦衣衛,錦衣衛只要晃一晃“北鎮撫司”的腰牌,就能拔出繡春刀來砍下她們的頭。

  直到劉賜被帶出巫山樓,這些姐妹們才紛紛哭出聲來。

  一架披掛著絲綢的馬車已經等在巫山樓的門口,劉賜被摁在馬車的車廂後背,他奮力地掙扎著,錦衣衛隨手抓起絲綢將他綁在木柱上。

  馬車啟動了,錦衣衛駕著馬車穿過南京城繁華的街道,向著北方馳去。

  劉賜在馬車後面奮力地叫喊:“救人啊!綁架啊!救命啊!天日昭昭,沒有王法了!……”

  但任他喊破喉嚨,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見馬車都垂下頭。

  劉賜看著這個熟悉的街道,他從小在這裡長大,街上大半的人他都認識,但此時竟沒有人膽敢看他一眼。

  劉賜絕望地放聲大哭起來。

  這時,馬車裡面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哭什麼,帶你去享福呢。”

  這是嚴世藩的聲音。嚴世藩坐在馬車裡,慵懶地裹在綾羅綢緞之中,他還在回味著虞小宛身上的香味,如果不是要趕著回朝廷處理戶部的急務,他真想在巫山樓多留幾日。

  劉賜忙喊道:“嚴公子,昨夜多有冒犯,小民罪該萬死,求你放了我吧!”

  嚴世藩說道:“我帶你進宮去享福呢,還不知好歹?”

  劉賜哭道:“我不要,我要姐姐……”

  劉賜反應過來,又問:“什麼……進宮?”

  嚴世藩說道:“帶你進皇宮,進紫禁城,去萬歲爺腳下。”

  劉賜只是一個十三歲的男孩,進紫禁城哪裡有那麼容易,他明白這個道理,他問道:“我……我怎麼進紫禁城。”

  嚴世藩雲淡風輕地說道:“割了就能進。”

  劉賜疑惑道:“割了?”

  嚴世藩說道:“嗯。”

  劉賜問道:“怎麼割?割什麼?”

  嚴世藩說道:“割成太監,這還不明白?”

  劉賜腦海裡“嗡”的一聲,割了寶貝,進宮當太監,這是他上輩子,下輩子,無數輩子都不曾想像的事情。

  嚴世藩說道:“我看你有幾分才情,生得也還漂亮,所以把你帶進宮,送給靖妃娘娘,靖妃娘娘是萬歲爺最寵愛的貴妃,你會成為靖妃娘娘的貼身太監,這是多少人一輩子都盼不著的。”

  靖妃娘娘是嚴党在後宮扶植的貴妃,近來嚴世藩正想著給靖妃娘娘宮中安插一個太監,正好劉賜機靈有才情,生得又漂亮,正是最合適的人選。

  至於劉賜會不會聽話,進了紫禁城後宮那樣險惡的地方,劉賜將別無選擇,只能成為嚴黨的傀儡。

  劉賜哭道:“嚴公子,我不能……我不能當太監啊!”

  嚴世藩問道:“為什麼不能?”

  劉賜哭道:“我……我姐姐不給……我不想……”

  劉賜腦子裡一片混亂,不論如何他都不能當太監,腦子混亂了一陣,他想起一個最不想當太監的理由,他喊道:“我……我要當卿相,要上承國家,下撫百姓,我不能當太監!”

  嚴世藩不屑地笑道:“當官?官遍地都是。”

  劉賜說道:“我要像張居正大人那樣,當張居正大人那樣的官!”

  張居正?

  嚴世藩的眉頭跳了一下,以正派自居的張居正是他的敵人,是他眼下最不喜歡的人之一。

  同時嚴世藩想起來了,張居正十二歲童試奪魁,有神童之名,這個劉賜十一歲童試奪魁,也有神童之名,比張居正還更勝一籌,難怪會把張居正當榜樣。

  那我更非得把你割成太監不可。

  嚴世藩冷笑一聲,說道:“你當不成張居正了,還是當太監吧。”

  劉賜的眼前一片昏黑。

  我劉賜要變成太監?

  不!!!

  他的心中發出驚天動地的哀嚎。

  我的夢想可是當一個絕代的卿相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