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五章再見柳詠絮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314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白麵公公繞過李公公,走到火炕邊。他在內官監當差多年,見過無數割人的事情,憑經驗他知道這樣大出血的場面是很不祥的,割人割出這麼多血,那人可能已經活不了了,如果這裡真的把人給割死,或者割個半死,他是不會收這個人的。

  他的地方是負責療養新人的,如果這人已經半死,送到他那邊之後結果死在他那邊了,他可是要擔罪責的,所以他必須較真,免得送個半死的人到他那邊。

  吳公公和李公公都沮喪地眯上了眼,他們已經後悔不該瞞騙白麵公公,他們的準備過程太倉促,血跡沒清洗,劉賜也完全不像被割的樣子,這樣是決計瞞不過白麵公公的,像白麵公公這種在宮中當差多年的老油條絕對不好糊弄。

  如果被白麵公公發現他們割死人了,還圖謀作假,這是罪上加罪,恐怕還要株連家人。

  他們都不敢回頭看白麵公公,李公公已經嚇得一身的白肉在隱隱顫動。

  他們聽見身後傳來白麵公公的聲響:“嗯……這腥味。”

  白麵公公的語氣中滿是嫌棄,但倒不像是發現了什麼異常。

  吳公公和李公公戰戰兢兢地回過頭,他們看見白麵公公站在火炕前,嫌惡地捏著鼻子。

  吳公公和李公公再看向劉賜,不禁愣住了,只見蓋在劉賜身上的白棉布滿是血污,劉賜白淨的臉上也沾滿了血污,那血污一道一道的,像是痛苦之下用手在自己臉上抓出來的,劉賜的手上也滿是汙黑的血,手臂上,腳上也都是血跡,在外型上完全是一副剛剛被割完模樣。

  而劉賜的表情比他的外型還要真實,他扯亂了頭髮,眯著眼痛苦地呻吟著,那眼神和那神情完全就是剛遭了酷刑的模樣。

  李公公還看到,劉賜的兩隻手僵直地攤向身體的兩側,這是一個絕妙的細節,剛被割完的新人都會這樣,把兩隻手僵硬地攤開,李公公這麼看過去,還真是不會懷疑劉賜剛剛被割了。

  劉賜“痛不欲生”地睜開眼看了一眼嫌惡地俯視著他的白麵公公,他發出快要斷氣一般的哽咽,說道:“拜……拜見公公……”

  白麵公公捏著鼻子,皺著眉,“嗯”了一聲,他看這男孩生的清俊,看得出氣度不凡,而且這時候還懂得“拜見”他,看來很識時務。

  白麵公公轉頭向吳公公和李公公問道:“這就是小坤子?”

  吳公公和李公公愣了愣。

  白麵公公說道:“怎麼?你們今兒一早,在動刀子前來我這邊報備,不是說要割的這人是小坤子,是司禮監的陳祖宗送來的嗎?”

  吳公公和李公公忙道:“是!是的,今兒一早來哥哥這邊報備了,這就是小坤子,司禮監的陳祖宗送來的,是陳祖宗的同鄉。”

  白麵公公又回過頭,捏著鼻子,尖著嗓子向劉賜問道:“怎麼,還好嗎?”

  劉賜作勢要強撐身子坐起來,說道:“托……托公公的洪福,還好。”

  白麵公公冷笑道:“躺下吧,你托我什麼洪福啦,你托的是這二位割你的公公的洪福,把你割成這模樣,虧你還這麼好精神。”

  劉賜說道:“沒……沒大礙,我自幼體熱血熱,出多些血,休息一些時日就好了。”

  白麵公公看了看火炕上下這一大片血跡,說道:“你這可不止是‘出多些血’……”

  聽到這話,吳公公和李公公的心又吊起來了。

  白麵公公又說道:“你可得感戴萬歲爺洪福,必是他老人家的仙力護佑你,讓你鬼門關走了一遭還能活下來,日後可得時時刻刻想著為萬歲爺盡忠守孝。”

  劉賜說道:“是……劉……小坤子必竭盡性命為萬歲爺盡忠守孝,不負皇恩浩蕩,不辜萬歲爺的神仙道法。”

  白麵公公笑道:“真會說話,看來讀過幾年書。”

  劉賜說道:“書上的話都是古人說的,有道理歸有道理,卻不如公公說的鮮活。”

  白麵公公笑了,說道:“有前途,把這孩子記下來,將來給他派些得巧的活計,或者,把他派去內書堂玩幾日。”

  聽到“內書堂”,吳公公和李公公都愣住了。

  內書堂是紫禁城內教宦官太監讀書識字的機構。

  洪武大帝太祖朱元璋本有嚴令,不許內侍太監識

字,以防太監干預朝政,但洪武大帝為了加強權力,不能盡信外朝的官員,所以仍不得不重用太監,他挑選通曉書算的宦官為他掌管重要的典簿和文籍,與他最初的禁令自相矛盾。

  到了洪武大帝的兒子,永樂大帝朱棣的時候,朱棣徹底地打破了父親的禁令,在宮中設置內書堂,不僅准許太監識字,而且鼓勵太監識字,他選朝廷翰林院四品以上的文臣作為內書堂的教習,教太監讀書,常選十歲上下的宦官數百人進內書堂學習,從此太監讀書成為常制,內書堂成為紫禁城內一個重要機構,從此造就了不少精通文墨的太監,其中不少太監的才情甚至遠超外朝的官員。

  自洪武大帝后,永樂大帝起,大明朝湧現了大批把持朝政,甚至權傾朝野的大太監,比如劉瑾、金英、蕭敬、畢真等等,他們或者出身內書堂,或者與內書堂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總之,內書堂成為紫禁城內一個隱形的實權機構,進內書堂是每一個太監的夢想。

  吳公公和李公公自然也夢想著進內書堂,但他們看來沒什麼希望了,一則他們年紀大了,二則只有那些最伶俐得寵的太監才有機會進內書堂。

  此番聽著白麵公公說要帶劉賜進內書堂,吳公公和李公公心裡都頗不是滋味。

  劉賜的表現博得白麵公公的喜歡,白麵公公也沒對劉賜生疑,畢竟對於他來說,只要不出人命,並且這人還能活下來,不會死在他的地方,就可以了。按規定,巡查每個新割的太監這個手續是要走的,但也就是走個過場而已,只要不給他擔罪責就行。

  白麵公公轉頭對吳公公和李公公說道:“好好好,你們倆起了個大早吧,也辛苦了,一會兒把他送到我那邊去,要是給咱們內官監添個好人才,也有你們一份功勞。”

  聽到白麵公公這麼說,吳公公和李公公總算是松了口氣,只要能過了巡查這一關,他們將劉賜送到上面去療養,再過幾天等蘇金水回來把劉賜“補割”了,他們就算是過了這一關了。

  白麵公公向那兩個侯著的公公說道:“那咱們走吧。”

  劉賜也終於松了口氣,他心中暗歎:“幸虧我從小受那許多姐姐妹妹的調教,練就一身瞞天過海的好本事,要是沒這般機智,過方才這關可困難。”

  劉賜從小在巫山樓長大,母親管教他的時間不多,在姐姐妹妹的簇擁下,他養成頑劣好玩的性情,從小就和姐妹們廝鬧,算計著怎麼整蠱姐妹們,怎麼逃脫母親和姐姐的管教。母親拿他沒辦法,往往只有姐姐虞小宛能治得住他,但虞小宛又怎麼忍心真的教訓他呢,往往只是訓斥幾句,對他還是縱容的。

  於是劉賜從小在巫山樓和眾多姐妹鬥智鬥勇之下,練就了一身滑如泥鰍的本事。

  方才眼看那白麵公公走進來,劉賜看看自己的狀態,知道這個模樣絕不像“被割了”的樣子,決計瞞不過這白麵公公,於是他趁著白麵公公還沒注意他的空當,飛快地將棉布弄得汙髒不堪,並抓起身邊的血污,往自己的臉上、身上糊去,很快就裝扮成一副慘兮兮的模樣。

  並且,他在巫山樓見過姐妹們喝下藏紅花熬的濃湯後的樣子,那姐妹會躺在床上,痛不欲生地哀嚎,並且兩手會僵硬地攤開。

  此時的劉賜並不知道,姐妹們喝下藏紅花濃湯為的是去掉肚子裡的孩子。他只知道喝了藏紅花之後下腹會痛,這一痛的話,兩手就會僵硬地攤開,他就機智地學了這個姿勢,果然裝得很貼切。

  至於怎麼說話,怎麼編“臺詞”,劉賜更是信手拈來,他的“演技”是不消說的,他長大之後,虞小宛和他說話都得提防著幾分,生怕一不留神就給這個“乖弟弟”騙了。

  過關了。過關了。

  劉賜心裡歎著,不禁放鬆了身子。

  這時,他聽到白麵公公驟然喊了一聲:“喲!絮兒姐姐,您怎麼來了?”

  劉賜驚得一顫,差點就要坐起來,轉頭看到門外燦爛的陽光中出現一個衣袂飄飄的身影,那身影嬌小而曼妙,無疑是昨夜見到的那個女孩柳詠絮。

  劉賜再看吳公公和李公公,他們的臉才剛剛恢復一點血色,這時又給嚇白了。

  柳詠絮昨夜見過劉賜,知道劉賜的身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