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六章柳詠絮的抉擇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309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柳詠絮抬起絲質的綾鞋,買過門檻,走進房屋來,見到白麵公公,露出得體的微笑:“見過公公。”

  柳詠絮兩眼微紅,清澈的雙眸中含著水光,顯得有些疲憊,又更添楚楚可憐。

  白麵公公憐愛地伸出手撫了撫柳詠絮的髮鬢,說道:“昨夜接了一夜的玉露,給累壞了吧?”

  柳詠絮微微側過臉,忍受著白麵公公的手撫過她的臉,她的美貌素來被人覬覦,即使是太監也難免處心積慮地借機“憐愛”她,她已然見慣。這位白麵公公是內官監的高級宦官,撫一撫她的臉她還真不能怎麼樣。

  她說道:“公公該給靖妃娘娘多派些人手,公公知道萬歲爺如今只去靖妃娘娘宮裡,靖妃娘娘宮裡常常得準備玉露,可苦了我們幾乎每夜都要捧著玉盆露宿在外面,前幾天已經有兩個姐姐累倒了。”

  嘉靖皇帝今年四十九歲了,加之一心修道成仙,對於宮闈之事的熱勤已經遠不及以前,這幾年來,嘉靖皇帝基本只去盧靖妃的宮中,這一是因為盧靖妃貌美,二是因為盧靖妃是嚴嵩、嚴世蕃父子扶持的貴妃,在嚴黨的內外幫扶下,她得以專寵。

  嘉靖帝一心修仙,他修仙的一個重要修行之法,就是在夜禦妃子後,在清晨喝下“玉露”,即所謂“以吸風飲露之道成仙”。

  所謂“玉露”指的是夜晚在芭蕉葉上凝成的露水,因此,每個妃子的宮中都植著許多株芭蕉樹,用以採集“玉露”。

  但是採集“玉露”是個艱苦的活,需要宮女太監們整夜捧著特製的美玉雕琢而成的小盆站在芭蕉樹下,一滴一滴地等那露水滴下來,直到採集成整盆“玉露”。

  因為嘉靖皇帝基本只去盧靖妃宮中,所以採集“玉露”的活基本都歸了盧靖妃宮中的宮女。

  柳詠絮幾乎每晚都要通宵達旦地站在芭蕉樹下捧著玉盆,連夜的煎熬之下,她有很多姐姐已經病倒了。

  白麵公公聽了柳詠絮的話,卻沒有表現出任何“給靖妃娘娘宮裡派人”的意思,倒是露出更加“憐愛”的笑,說道:“咱家是想給靖妃娘娘宮裡派人,可派了人去也沒有用啊。”

  柳詠絮看著白麵公公的笑,心中警惕起來。

  白麵公公笑道:“派了人去,也接不得那玉露,都知道萬歲爺喝慣了你這玉手接的玉露,哪還容得其他人去接?終究還得你自己去接。”

  說著,白麵公公就要去拉柳詠絮的手。

  柳詠絮當即退了半步,聲音冷下來,但依然得體地說道:“靖妃娘娘昨天才說,內官監的公公們辦事公正秉禮,看來沒有說錯,若是公公覺得不該往靖妃娘娘宮裡派人,靖妃娘娘想必也會理解。”

  這話軟中帶硬。白麵公公看柳詠絮把靖妃娘娘搬出來了,也不敢再造次,畢竟這柳詠絮是靖妃娘娘最寵愛的宮女。

  柳詠絮繞過白麵公公,走到房間的正中,看見火炕上下大片的血跡,不禁愣住了。

  柳詠絮又抬眼看了看劉賜,只見劉賜一身血污,簡直是一副就快要死的模樣,她當即就急得緊緊地蹙起了眉。

  昨夜她在芭蕉樹上接“玉露”的時候,看著芭蕉葉後掩映的月色,腦海中還不時浮現劉賜那清俊的模樣,這個男孩的樣子像是已經烙在她的心裡了,她提醒自己不要想起他,但越是這樣,越是禁不住想起他那可憐的模樣。

  她索性也不強求自己了,她回想著這男孩的樣子和這男孩對她說的寥寥幾句話,她歎息著這宮中難得還有個乾淨的人物,但她又歎息著,這乾淨的男孩明天也要被割了,終究也會變成和這些公公太監一樣,總想著用些什麼法子可以撫一撫她的髮鬢。

  如今她看到劉賜終究是被割了,而且被割得如此慘,不禁又悲又怒。

  劉賜看著柳詠絮緊緊地蹙起秀眉,心裡緊張得不得了,生怕柳詠絮拆破他的詭計,他想阻止柳詠絮說話,但終究沒有法子。

  柳詠絮發作了,她轉頭向吳公公和李公公怒道:“你們是怎麼照看他的?他可是小閣老帶來的,送給靖妃娘娘的人,你們竟膽敢把他弄成這樣?!”

  吳公公和李公公驚得埋下了頭哆嗦著。

  劉賜聽到“他可是小閣老帶來

的,送給靖妃娘娘的人”一句,心裡歎一聲“完了”,癱倒在炕上。

  白麵公公當即轉過頭來,疑問道:“小閣老帶來的人?要送給靖妃娘娘?我怎麼不知道這回事?”

  柳詠絮沒有理會白麵公公,她心裡越想越難受,紫禁城是普天下人心最深的地方,也是一個沒有男人的地方,這些年她已經看過太多黑暗的事情,如今終於看到一個漂亮的男孩,卻也看著他被毀滅。

  柳詠絮轉頭看向劉賜,看見掩著劉賜下半身的染滿血的棉布,氣怒之中又羞得臉一紅,轉開頭去了。

  劉賜倒是大咧咧地張著腿,他可不忌諱這個,從小他就被巫山樓的姐姐們看慣了。

  柳詠絮對吳公公和李公公怒道:“他還能活嗎?”

  吳公公和李公公不敢說話。

  白麵公公走上來,說道:“活倒是不成問題,問題是你剛才說的,他是小閣老帶來的人,要送給靖妃娘娘,這是怎麼回事?”

  柳詠絮說道:“那是小閣老直接派錦衣衛送到這裡的,大概是沒給你們內官監備案吧,回頭我們會補上。”

  柳詠絮依然不知道情況,她不知道炕上躺的劉賜要扮成小坤子。

  劉賜無奈地轉頭看著柳詠絮的倩影,心下想著:“難道我劉賜要死在這個女孩手上?”

  白麵公公有些混亂了,對吳公公和李公公疑惑道:“你們不是說他是司禮監帶來的小坤……”

  吳公公和李公公已經哆嗦得不成樣子。

  眼看詭計要敗露,劉賜說話了,他“艱難”地半支起身子,“輕鬆”地對柳詠絮笑道:“這位姐姐,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說的那個小閣老帶進來的人,那人叫劉賜是吧,我不是劉賜,我是小坤子,你認錯人啦。”

  柳詠絮愣住,這分明是昨晚看見的那個男孩啊,她怎麼可能認錯?

  劉賜接著說道:“本來今天應該是那個劉賜被割,但那個劉賜好像不願意被割,我和他聊起來,才知道這個劉賜是大明嘉靖三十三年,也就是兩年前南直隸的童試魁生,在他的家鄉江浙一帶這劉賜素有神童之名,他的志向是當個絕代的卿相,但沒想到十天前小閣老去到南京,要進他姐姐的閨房,他出對子把小閣老給難住了,因此得罪了小閣老,小閣老就把他強行綁到這紫禁城來,要把他割了當太監。”

  劉賜一邊說著,一邊看著柳詠絮。

  柳詠絮也看著劉賜,她的目光清澈而深沉,透著寒冰一般美麗而尖銳的光芒,仿佛能夠刺透人心。

  昨晚第一次見到柳詠絮時,劉賜就注意到柳詠絮的目光,他在巫山樓中長大,卻也從未見過一雙這樣的能夠看透人心的眸子。

  柳詠絮是何等聰明,已然領會他的意思,她知道這男孩就是劉賜本人。

  劉賜繼續說道:“可能是這劉賜心高氣傲吧,不甘心當太監,總還覺得自己負有才學,想為國家社稷和黎民蒼生多做些事情,所以他不太願意被割。不過也怪我,今早我初來咋到,因為身上沒盤纏了,想著如果今天割不成,還得出宮後過幾天再進來,但我已經沒錢住店了,所以就央求那劉賜,能不能讓我先割,他禁不住我的央求,就同意了。”

  柳詠絮不知道劉賜還有這樣的身世,她看著劉賜的眼睛,劉賜的眼中透著哀求,此刻只有他們能夠讀懂彼此的眼神。

  都是可憐人啊。

  柳詠絮心中暗歎,她雖然年紀小,但在豪門世家長大,又在宮中歷練多年,已然閱人無數,她看得出劉賜的善良和正直,從劉賜的機智,也能夠看出他身負不俗的才學。

  她深知皇宮是天底下人心最險惡的地方,她進宮四年來,一直如履薄冰,謹慎之極,不敢有一絲一毫的行差踏錯,如今她面臨一個抉擇。

  她知道劉賜想要她幫助他瞞過這一關,但她深知這樣做是擔著天大的風險的,很明顯,眼下這劉賜還沒有被割,如果劉賜過了這一關,進了內官監的療養處,那這劉賜就變成一個沒有被割的假太監,誰都知道在紫禁城中是不能存在除了萬歲爺之外的第二個男人的,如果被抓出來,那可是天大的罪過。

  如果她幫了劉賜,那她就是幫兇,這個罪名足以殺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