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八章柳詠絮夜訪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285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療養處是一個狹小的庭院,因為位於內官監的最深處,所以是很幽靜的,但也是因為位於最深處,所以是很荒涼的……

  進了療養院,劉賜才知道什麼叫“城秋草木深,寂寞宮廷晚”,這裡面的淒清寂寥真讓人欲仙欲死。

  來到療養院,劉賜才知道自己擔心得太多了,這裡面沒有其他太監,雖說這裡是負責療養新割的太監,但除了他之外,就沒有新割的太監。

  這一年來紫禁城新進的太監屈指可數,畢竟如今紫禁城中已經有十萬太監。

  十萬太監呐!就為了伺候皇帝和他大小老婆的吃喝拉撒。

  當然,大明朝還需要這些太監為皇帝辦事,但怎麼算也不需要十萬人,整個大明朝算上那些被豪門大戶隱匿的人口,總人口也不足一個億。

  所以紫禁城中養了大批冗員,加之如今國庫緊張,所以從去年嘉靖三十四年開始,新進的太監數目就大幅減少了。

  看著療養院空無一人,吳公公和李公公懸著的心放下了大半,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自然不會有人來關心劉賜,更不會有人來查劉賜到底割沒被割。

  吳公公和李公公放下劉賜之後,確定不會有人來,就走了,他們還兼著很多事情,比如負責祭祀的神官監的事務,神官監是宮裡面最多油水的部門。

  所以他們急急地趕回去了,耽擱了事情也不能耽擱了那些油水。

  療養處這個小庭院有三個房間,劉賜被帶進其中的一個。

  終於剩下他一個人,終於不用再裝了,他活蹦亂跳地從竹床上爬起來,看著這個房間,這個房間極其狹小,只有一張床,還有一個生銹得快要垮掉的鐵架,鐵架上是一個油膩膩髒兮兮的銅盆,銅盆上搭著一條已經分辨不清原來顏色的、發黑的棉布。

  看著這棉布,劉賜想起在內營處門口看見的那個年輕太監手上的那條金蠶絲帕,真是人比人比死人。

  最奇怪的是,劉賜發現這個房間沒有窗,除了一個窄門之外,四面全是牆。

  很快他想明白了,這是因為送到這裡的人都被割了,療養傷口最忌的就是進風,所以這裡蓋得密不透風的。

  劉賜在房間裡待了一會兒,就感到有些窒息了,他住慣了巫山樓臨著秦淮河的大房間,哪裡受得了這種地方。

  他走出房門,來到這個狹小的庭院裡。

  庭院裡空氣不錯,還有一棵石榴樹,可惜的是這石榴樹已經瀕臨枯死了,上面掛著幾朵紅花也垂著頭,似乎風一吹就要掉下來。

  很快,劉賜就發現這個庭院簡直就和這棵石榴樹一樣,誰活在這裡面,也要枯死了。

  一開始劉賜還覺得沒有人來這裡是好事,但隨著夜幕降臨,他發現沒有人來,也就沒有人來送吃的。

  從一大清早開始就擔驚受怕,一整天一粒米未進,我劉賜哪遭過這種罪!

  沒飯吃,還有天理嗎?!

  但劉賜不敢喊,餓肚子雖然難受,但總比被人發現沒被割的好。

  劉賜活蹦亂跳不超過半個時辰,就回那四面都是牆的小房間裡躺下了。

  他聽著肚子咕嚕咕嚕亂叫,一邊想著巫山樓的姐妹們,一邊想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他想著母親是多麼疼愛他,從小到大簡直連半點苦都沒讓他受過,吃的穿的用的,讀書的,他要任何東西母親都全力滿足他。

  姐姐虞小宛更是不消說,她待他比親弟弟還親一萬倍,因為她是孤兒,覺著一切都是母親給的,她素來把母親對她的恩情回饋到劉賜身上,如果這時見到劉賜餓成這樣,虞小宛該恨不得割下自己的肉給劉賜吃。

  劉賜又想起他最愛吃的綠豆糕,巫山樓的綠豆糕是江南的一絕,隨隨便便也吃不到,姐妹們常常會在伺候客人後在房間裡偷偷帶出幾塊綠豆糕,悄悄塞給劉賜吃。

  說到底,都是因為巫

山樓靠著劉賜的母親支撐了十來年之久,母親又著實是個寬容大度的人,所以巫山樓上下都感念劉賜母親的恩德,都對劉賜極好。

  媽……姐姐……

  劉賜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下。

  深夜了,劉賜聽見外面傳來鐘聲,鐘聲只敲了一聲,這是子時了,一天又過去了。

  一天沒吃飯……

  這聲歎息在劉賜的心中回蕩著。

  劉賜木然地看著天花板,兩隻蜘蛛趴在天花板上,它們黑乎乎的像兩顆眼珠,正不祥地瞪著他。

  劉賜看著自己的幻覺,倒是笑了,他在巫山樓裡面哪曾見過蜘蛛,在平日,他早嚇得跑出房間去了。

  但人一餓起來,倒是什麼都不怕的。

  劉賜聽著自己肚子咕嚕咕嚕地響著,開始有些犯迷糊。

  好呀,睡吧,趕緊睡著就不知道餓了……

  周公周公,夢裡賜給我一整只金華的火膧吧,或者給我二十只錢塘的烤黑翅鴿也行……

  劉賜迷迷糊糊正要睡去,卻聽得外面傳來女孩的聲響:“人在嗎?”

  這聲音清冷又甜美,讓他想起姐姐的聲音,姐姐凶起來訓他的時候,好像是這個聲音。

  姐姐……

  看來姐姐看不得他受罪,要來救他了。

  那個女孩的聲音又響起:“劉……劉賜?”

  劉賜?這裡怎麼會有女孩知道我的名字?

  肯定是姐姐,姐姐的芳魂來了……

  劉賜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歎著:“姐姐……”

  那女孩忍不住提高聲量又叫了一聲:“劉賜!……”

  這下劉賜聽清楚了,這聲音雖甜美,卻清清冷冷的,不像姐姐的聲音。

  他忙坐起來,下意識地答了一聲:“誒。”

  外面的聲音安靜了。

  然後,劉賜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一個綿軟的腳步來到門口。

  女孩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劉賜?”

  劉賜聽得再清楚不過,這又清冷又甜美的聲音,無疑是那宮女柳詠絮的。

  劉賜也不知道餓了,忙跳起來,沖向門口。

  劉賜掀開門簾,只見外面庭院月色如積水空明,積水中似有藻荇交橫,那是石榴樹搖曳的影子,柳詠絮見他出來,已經退到庭院中,她站在那裡,像是站在空明的積水之中,掩映在柔美的藻荇藤蔓之後。

  柳詠絮轉頭看著他,目光一如既往的清冷如月。

  劉賜搓搓手走向她,她那似乎能刺透人心的眼睛讓劉賜不敢直視。

  劉賜走到她跟前,卻不知說什麼好。

  柳詠絮倒是安靜地看著他,直看得他的手心搓出汗水來。

  柳詠絮開口說道:“那個小坤子呢?”

  劉賜沒反應過來,說道:“啊?”

  柳詠絮問道:“死了?”

  劉賜才反應過來,答道:“對,死……死了,那吳公公和李公公把他割死了。”

  柳詠絮問道:“所以你就冒名頂替他?”

  劉賜垂著頭,使勁地搓著手,“嗯”了一聲。

  柳詠絮說道:“抬頭看著我。”

  柳詠絮語氣是如此平靜,但卻讓劉賜不敢抗拒。

  劉賜忙抬起頭來看著她。劉賜心裡想著,這女孩看起來和他年紀相仿,氣場倒是比姐姐還可怕。

  這是自然的,虞小宛雖然在巫山樓中,面對的也是魚龍混雜的人物,但相比起柳詠絮所在的這紫禁城,巫山樓裡面的人心仍是要簡單的多,畢竟巫山樓裡面的人面對的不是生和死的算計。

  如果沒有這樣縝密的心思和氣場,作為罪臣之後,柳詠絮早已命喪在這宮牆之下了。

  柳詠絮說道:“你……”

  說著,柳詠絮瞥了瞥劉賜的下半身。

  劉賜反應過來,不禁夾緊了腿,說道:“我沒……沒割……呢。”

  柳詠絮歎了一聲,她確信自己掉進一個大大的坑裡了,這個坑隨時能把她給活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