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十章劉賜的身世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373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見柳詠絮停住腳步,劉賜接著說道:“我的媽媽是青樓的花魁,我不知道我爸爸是誰,我生下來時爸爸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裡,我只聽媽媽說,我爸爸姓劉,是劉伯溫的後代,就是幫著洪武皇帝開創咱們大明朝的那個劉伯溫,但到我爸爸這一代劉家已經沒落了。我聽青樓的其他人說,我媽媽很喜歡我爸爸,當時懷上我的時候,所有人都叫媽媽不要生下我,生下孩子對花魁來說是很不利的,她很可能就當不了花魁了,但媽媽還是把我生下來了,她說她想讓我繼承我爸爸的志向,像劉伯溫一樣當一個絕代卿相。”

  柳詠絮聽著,忍不住側過頭來。

  劉賜繼續說道:“生下我之後,我媽媽還是當她的花魁,因為她的琴實在是彈得太好了,她的書畫也是南京城的一絕,那時江南的名流們沒有人不知道她的才情,青樓裡面的人都說她是古往今來第一個生了孩子之後還能繼續當花魁的女人。不過我還是不能讓外人知道我媽媽是誰,對著外人,我不能認我的媽媽,別人問起我的父母是誰,我常常不知道怎麼說,所以從小其他小夥伴常常笑我是‘天賜’的,對了,我的名字確實是這個意思,在青樓裡面出生的孩子,照慣例會取一個‘賜’字,確實是‘天賜’的意思。”

  柳詠絮忍不住看了劉賜一眼,這身世確實可憐。

  劉賜繼續說道:“媽媽從小就教我和姐姐讀書,她的才學常能駁倒江南那些中過狀元探花的才子,只恨她是個女子,考不得科舉,但她教我們讀書自然是信手拈來的。在她教導下,我的學問很快超過了同輩,偶爾見到那些上過殿試見過皇帝的科榜進士,他們也贊我才學了得。到了我十一歲的時候,我參加了南直隸的童試,我很輕鬆地就奪魁了,聽說當朝翰林學士張居正張大人是十二歲童試奪魁,有神童之名,我則是十一歲就童試奪魁,比張居正大人還要更勝一籌。媽媽從小就教導我,要做個上謀國家大計,下為百姓做主的絕代卿相,童試奪魁之後,我更堅定這是我的理想。媽媽大概是覺得她放心了,或者是這許多年她也累了,所以在兩年前的清明節她就離開了,不知道去了哪裡。”

  說到這裡,劉賜不禁有些哽咽。

  柳詠絮說道:“你說到你姐姐,你姐姐不是你親人嗎?”

  劉賜說道:“不,不是,我姐姐是媽媽在生下我之前,在秦淮河漂流的竹簍上撿到的,那年新安江發了大水,很多百姓活不下去,餓死了,他們將嬰兒放在竹簍裡順流飄下,希望能被好心人收養,我姐姐就是災民的孩子。我媽媽收養了她,把我們一起養大,媽媽從小教我們琴棋書畫,姐姐學得比我好,長大後她更出落得很好看,青樓背後的那些金主就動了心思,要把她培養成下一任花魁。”

  柳詠絮問道:“你媽媽同意?”

  劉賜苦笑道:“不同意有什麼辦法?我媽媽說是花魁,其實是個無依無靠的弱女子,青樓的金主們有的是威逼利誘的手段,說到底,媽媽和姐姐都是為了保護我,才在青樓裡面忍受的,她們從來不讓我看見青樓裡面那些污濁的東西,她們只盼著有一天我能考上功名,能救她們出苦海。媽媽走後,姐姐就成了花魁,她的名聲比媽媽還要大,畢竟她年輕美貌,那些富家公子都對她趨之若鶩,每逢佳節,來求見她的人能把樓門擠破。因為姐姐名聲越來越大,那些金主們又動了心思,他們覺得姐姐奇貨可居,所以一直不給那些來客進姐姐的閨房,一直等著吊更大的魚,他們的算盤打得很准,先是杭州的知府來了,那可是杭州的第一大員,來到我們樓前一擲千金,金主們本想著就他算了,但聽說江南織造局的沈大人要來,沈大人是替宮裡辦事的,權勢比杭州知府還要大,那些金主又猶豫了,再後來,來的官越來越大,乃至浙直總督的兒子也來了,這個時候那些金主的胃口已經被撐得沒有邊了,於是拖了兩年,姐姐的閨房還沒有被人踏進過。”

  柳詠絮想了想,她在宮裡也曾聽說東南直隸有一個花魁名聲很大,許多有權勢的公子都進不了她閨房。

  柳詠絮問道:“你姐姐叫什麼?”

  劉賜說道:“虞小宛。”

  柳詠絮想起來了,是這個名字。

  劉賜接著說道:“終於在十天前,嚴世蕃來了,聽說天下的權勢人物都在說,如今只有嚴世蕃能夠踏進姐姐的閨房,可能是因為這樣,嚴世蕃覺得眾望所歸吧,他就來了。那些青樓的金主也覺得沒什麼好說的了,天底下只有嚴嵩和皇上比嚴世蕃更有權勢,但皇上是皇上,皇上敢來他們也不敢接,至於嚴嵩,他都快八十了,所以嚴世蕃是普天下他們能釣到的最大的魚了。”

  柳詠絮說道:“你還出對子難住了嚴世蕃?”

  劉賜說道:“是的。那是我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死活。我不願意別人進姐姐的閨房,這兩年來看見有人要進姐姐閨房,我總是會挖空心思阻撓,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和他們對對子,按青樓裡面的規矩,登花魁的閨房要和

對手賽詩和對試,如果輸了就不能進,我總能把那些來客給對下去,他們輸給了我這麼個小孩,也不好意思登姐姐的閨房了。但說到底是我太天真了,那些來客輸給我或許會覺得沒面子,但這怎麼能阻止他們登姐姐閨房?其實是青樓背後的金主不給他們登而已,我只是被當成玩偶在前面作戲。”

  這個真相劉賜這兩年來未嘗沒有想到過,但因為他太不願別人登姐姐的閨房,執念太深,所以矇騙了自己,以為自己憑著才學真能阻擋那些來客,這些日子受了這天大的變故,遭了這番苦難之後,他才想明白這個真相。

  柳詠絮說道:“你愛惜你姐姐,可以理解,但是冒犯嚴世蕃,卻是腦子不清楚。”

  柳詠絮說得不客氣,但說的沒錯,劉賜無言以對。

  柳詠絮歎道:“你知道嚴世藩為何把你綁到這裡來?”

  劉賜一愣,這是他一直疑惑的問題,為什麼嚴世蕃要把他綁進宮來。

  他忙問:“嚴世藩說,是要把我送給盧靖妃。”

  柳詠絮說道:“是的,因為你才學過人,盧靖妃的宮裡面缺這樣的人。盧靖妃代表著嚴党在宮裡面的勢力,嚴党扶持著盧靖妃,以此掌握後宮的權勢,他們一直想著加強盧靖妃宮裡的力量,把你割成小太監,送到盧靖妃宮裡,正好能夠夯實盧靖妃宮裡的實力。”

  劉賜喃喃道:“是要我幫盧靖妃……”

  劉賜想想覺得不對,說道:“但……他嚴世蕃將我強綁進宮,又把我……又把我割了,我怎麼會幫他們?”

  柳詠絮看了看這紫禁城黑暗的天際,淡淡地說道:“那你就錯了,這深宮大院之內,你一個小太監,一步踏錯就可能萬劫不復,為了活命,你只能不顧一切地巴結你的主子,把你送進宮,替你認了主子,你就別無選擇,只能為你的主子賣命。”

  還得被仇敵控制?

  想到這個,劉賜又是沮喪萬分。

  但他又想到,眼下我是小坤子啊,也未必被派到盧靖妃宮裡,但過幾天我就要被割了,割都被割了,活著也沒什麼意思了,擔心那麼多還有什麼用?

  想到這裡,劉賜倒不想那麼多了。

  他看著眼前這個美麗的女孩,覺得能遇見這個女孩,倒是人生一大美事。這女孩是他今生以來除了虞小宛之外,見過的最美好的女孩了。

  柳詠絮說道:“接下來你可得當心,萬萬不能被人發現你沒被……”

  說著,柳詠絮瞥了劉賜的下半身一眼,她還是難以說出那個“割”字。

  她接著說道:“如果被人發現,雖說你的姐姐不是你親姐姐,但如果追究起來,也勢必牽連她。”

  劉賜沮喪地說道:“我知道了。”

  柳詠絮看看這男孩可憐的模樣,想想這漂亮的男孩過幾天也要被割了,柳詠絮著實有些不忍。

  柳詠絮轉過頭,說道:“那就這樣吧,好自為之。”

  說罷,柳詠絮就要走。

  劉賜喊道:“姐姐!等……等一等……”

  柳詠絮停住腳步。

  劉賜說道:“姐姐,方才我……我盯著你看,我知道這多有冒犯,實在是劉賜該死。姐姐知道,我從小在青樓裡面長大,不免染了些惡習癖好,還望姐姐見諒。”

  劉賜說的真誠,柳詠絮也不好再說什麼。

  只是劉賜說的“惡習癖好”指的是吃胭脂的癖好,柳詠絮不明所以,還是以為劉賜說的是他從小在青樓長大,養成些貪戀女孩美貌的癖好。

  這時,夜空中傳來兩聲綿長的鐘聲,這是宮中的時辰提示,一聲鐘聲意味著已經是丑時了,不知不覺他們已經在這院子裡站了一個時辰。

  露水沾濕了柳詠絮的雲鬢,她捋了捋髮絲,說道:“丑時了,我該走了,你好自為之吧。”

  說罷,柳詠絮又轉頭要走。

  劉賜又喊道:“姐姐!等等……”

  柳詠絮又停住腳步,她以為劉賜還有什麼重要的話要說。

  劉賜卻捂著咕嚕咕嚕叫的肚子,說道:“姐姐……我想我快要餓死了,明後天都沒東西吃,那吳公公和李公公見這裡沒人往來,不用擔心我被發現,大概也不會過來看我,我想過後幾天怕是都沒什麼東西吃了,能不能煩請姐姐給我帶點吃的來?”

  吃的吃的,又是吃的。

  柳詠絮咬牙閉眼,她就奇怪了,這劉賜長得像模像樣,怎麼相處起來總是那麼讓她撓心煩躁呢。

  柳詠絮回頭瞪了他一眼,心中恨恨地罵一聲:“不成器。”

  柳詠絮沒答話,顧自就要走。

  劉賜還喊道:“姐姐……”

  柳詠絮丟下一句:“別喊我姐姐,我比你小呢!”

  說罷,柳詠絮頭也不回地走了。

  劉賜呆呆地佇立在庭院中,不知不覺露水已經打濕他的頭髮和衣裳。

  一陣夜風吹來,濕衣裳貼住了劉賜的身子,劉賜不禁打了個寒顫,最冷的是下半身,他那破褲子根本擋不了風。

  柳詠絮走了,劉賜才感到寶貝要被凍僵了。

  寶貝啊寶貝,你還能留在我身上多久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