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十三章明天就要被割了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270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不過被劉賜駁了這一通,吳公公和李公公也知道這孩子不那麼好欺負,也沒再侮辱他。

  吳公公鬆開了手,冷笑道:“餓死鬼,可慢點吃,這是你後面幾日的口糧。”

  劉賜愣住了,什麼?總共就五個麵團,他這會兒已經吃掉兩個了,就剩下三個。

  吳公公說道:“你就熬到咱乾爹回來吧。”

  四天,還有四天,這三個粗糠做的髒兮兮的麵團要讓他熬過四天。

  很現實的問題讓劉賜又軟下來了。

  劉賜掛上賠笑的表情,嘻嘻笑道:“兩位公公,這……三個麵團,怎麼夠吃四天啊?”

  李公公說道:“你不是餓死鬼嗎,那你就吃人去吧。”

  說罷,吳公公和李公公都露出噁心的笑容。

  劉賜無語。

  說罷,吳公公和李公公就大搖大擺地走了。

  他們對劉賜待在這裡沒什麼不放心的,因為這裡壓根不會有人來,劉賜想來也不會不知死活地去招惹外面的人。

  又剩下劉賜一個,他看了看那三個髒兮兮的麵團,絕望地倒在床上。

  他看向屋頂,發現那兩隻蜘蛛已經不見了。

  連蜘蛛也拋棄了我!

  劉賜心裡發出悲歎。

  吳公公和劉公公此後幾天再也沒有來過。

  劉賜就靠那三個麵團苦撐著。

  實在是餓到極點了,劉賜倒是發明了一個挨餓的好法子,就是一遍一遍地背誦他讀過的書。

  於是他躺在床上,手上抓著一個麵團,餓得不行了就舔一下,實在餓得頭昏眼花了,就咬一小口。

  他先是背北宋名臣王安石著的《三經新義》,這是他最喜歡的書籍之一,這本書是王安石對儒家經典《詩》、《書》、《周官》經義的重新訓釋,可以說是文治鼎盛時期的大宋的一部集大成的經典。

  背完《三經新義》,他又背《書經直解》,這是當朝最富才名的翰林學士張居正編著的,張居正是他的偶像,也是他認為當朝唯一的才學能夠與王安石媲美的人。

  張居正,張翰林,張神童,張大人……

  天下士人都推崇張居正,劉賜曾想著以後進士及第,殿試登第,來到紫禁城,一定要好好向張大人請教一番,但沒想到如今來到這紫禁城,卻是變成個太監,困在在深宮裡面。

  張大人每天就在翰林院出入,這深宮裡面走到翰林院也不過半天的時間,劉賜卻感到和張居正離得越來越遠了。

  背完《書經直解》,他又背《論語》、《孟子》、《詩經》、《周禮》、《禮記》……

  背了一整天,正好把讀過的書都背的差不多了,他又回頭再背一遍,又熬過一天……

  熬了三天三夜了,劉賜已經面容枯槁,生無可戀。

  儘管忍得不能再忍,昨天他已經吃完所有的麵團。他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期盼著那兩隻蜘蛛的出現,他這回倒不是盼著那兩隻蜘蛛給他解悶,而是想把它們吃了。

  餓了六天,只要能塞進嘴裡,什麼東西劉賜都不會拒絕。

  他掰指頭算著,一二三四五六……

  今天是來到這裡第六天了,也就是說……

  明天那蘇公公就要回來了。

  明天我劉賜就要被割了。

  劉賜生起幾天前他都不敢想像的想法,此刻他倒是盼著那蘇公公回來,蘇公公回來趕緊把他割了,他也就解脫了。

  察覺到自己這個想法,劉賜不免苦笑,你怎麼這麼沒出息呢,十幾天前你還信誓旦旦要當個絕代卿相呢。

  但他轉念一想,誰又稱得上有出息呢,人啊,都不過和那些大蟲子小蟲子一樣,快要餓死的時候,快要挨刀子的時

候,啥出息也沒有了,活下去才要緊。

  自顧自地瞎想著,劉賜倒是樂了。

  他十三歲了,把天底下稍有點名氣的書都看得七七八八了,此前他看那些書只是覺得有道理,如今經歷這十幾天翻天覆地的變故,嘗了這些朝不保夕的苦難,他倒是覺得書裡面的那些大道理在他心裡活靈活現地晃動起來了。

  聖人誠不欺我。

  只是聖人欺不欺我,也要嘗了這些人生的酸甜苦辣才能明白。

  不知不覺,第六天的夜幕也降臨了。

  明天就解脫啦,劉賜也不知自己是悲是喜,他迷迷糊糊地閉著眼,想著趕緊睡吧,睡著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最好就這麼昏死過去,明天一睜眼,寶貝已經沒了。

  這是最妙的。

  夜色漸漸濃重。

  鐘聲響起,一聲二聲三聲……十聲十一聲十二聲。

  這是亥時了。

  劉賜已經昏沉地睡著了,他又夢見巫山樓的金華火膧了。

  鐘聲又響起了,才響了一聲,不知不覺一個時辰過去,這是子時了。

  嗯……金華火膧做的松茸石鍋湯,還有錢塘的松江鱸魚……

  劉賜正做著美夢。

  這時,他隱隱聽到綿軟的腳步聲,這腳步聲細膩溫柔,像庭院裡石榴樹上的落葉撫弄著地面。

  劉賜……

  庭院裡傳來聲音,那似乎是柳詠絮的聲音。

  嗯……劉賜的夢更加清晰了,他坐在巫山樓的秦淮房裡,房裡的正中擺著那張花梨木做成的大圓桌,他坐在圓桌前,坐在主座上,正對著闊大的窗,窗外是秦淮河繁忙的河道,掛滿絲綢的花船正川流不息地劃過。

  夢裡劉賜覺得這景象又熟悉又奇怪,熟悉的是所見的景象。

  這個房間他太熟悉了,每一次有貴客來到,巫山樓都會邀請貴客來到這秦淮房,他借著母親和姐姐的方便,常常會偷溜進來玩,每一次宴席散了,客人們走了,桌上還留著大盤大盤的美味佳餚,這些客人來這裡多半不是為了吃飯的,那些江南名廚做的美味佳餚常常是擺上來之後一箸未動,所以每一次宴席散後,劉賜都可以借機大快朵頤。

  尤其是去年,浙直總督胡宗憲在這裡宴請江南織造局兼浙江市舶司的總管太監,這是浙江最大的官宴請浙江最有權勢的人。

  浙直總督統管浙江的政府、稅收、軍事,而江南織造局兼浙江市舶司的總管太監是由司禮監直接派到浙江的,代表皇帝的意志,所以是最有權勢的人。

  這場宴席的規格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胡宗憲在金華、杭州等地請來江南最好的廚師,據說還派出上百人的人馬以總督府之名到江南各地搜刮最好的食材。

  所以這場宴席端上來的都是江南最頂尖的菜肴。其中有一尾在太湖打撈起來的水老虎,這是一種極罕見的魚,據說一個漁村裡面一代漁民能打撈上來的水老虎不超過十條。

  但哪怕是水老虎這樣的罕見佳餚,宴席上也就被胡宗憲和總管太監各夾了一箸,幾乎還是完好的。

  劉賜可忘不了那水老虎的滋味啊……

  夢裡劉賜看著這秦淮房熟悉的景象,卻還總覺得有一點異常。

  對了,異常的是這裡沒有人,以往他坐在這花梨木桌上的時候,姐妹們已經在打掃房間了,這房間裡應該是人來人往非常熱鬧才是。

  人都去哪了。

  此刻躺在那張破草席床,閉眼做夢的劉賜不禁皺起眉頭。

  劉賜……

  柳詠絮的聲音又響起了。那個綿軟細膩的腳步已經來到劉賜房間的門口。

  劉賜仍躺在床上睡著,發這夢,完全沒有發現外面來了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