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十五章孤男寡女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312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柳詠絮像四天前的那個夜晚那樣站在庭院中,月光灑在她身上,石榴樹的枝葉遮掩著月光,撩撥著她的倩影,真把她映襯得像仙女一樣。

  看她冷若冰霜的模樣,劉賜又怕起來了,暗暗想著:“那些唐時的文人騷客寫的志怪書裡面說,做夢夢見的都是和現實相反的,看這柳詠絮還真是這樣,她就不可能像夢裡那麼溫柔。”

  劉賜不敢走近她,隔著三步的距離就停下來,嘻嘻乾笑了兩聲,說道:“姐……姐姐,你來啦?”

  柳詠絮冷冷地說道:“說了別叫我姐姐。”

  劉賜伶牙俐齒,但這話他還真不知道怎麼回好,只能搓著手乾笑著。

  柳詠絮說道:“一則我和你沒那麼親,二則我沒你大。”

  劉賜又乾笑兩聲,問道:“那不知道姐姐芳齡幾何?”

  柳詠絮轉過頭瞪著他。

  劉賜嚇得忙改口,說道:“不知……不知姑娘……姑娘芳齡幾何?”

  柳詠絮轉開頭,冷冷地說道:“幹你何事?”

  劉賜感到一口氣哽在胸口,心裡暗暗想:“她要是去到巫山樓,怕是會有不少姐妹被她堵得氣絕當場。”

  柳詠絮一直捧著那玉盆,這玉盆雖說不甚沉,但也有兩斤重,她捧得久了,不覺有點累,就晃了晃肩頭。

  劉賜看見了,忙說道:“姐姐累了?要不我替你拿一拿。”

  柳詠絮越發覺得不想理他,想著:“就你這毛躁的傻樣,把這玉盆交到你手上,豈不是等於把命交到閻王爺手上?”

  柳詠絮還是不說話。

  劉賜沒轍了,這時肚子又咕嚕咕嚕地響起來,他不禁又捂住肚子。

  柳詠絮瞥了他一眼,鄙視地說了聲:“不成器。”

  劉賜聽到了,苦笑道:“姐姐,你試試四天了,只吃三個麵團。”

  還叫我姐姐!

  劉賜已經叫慣了,柳詠絮的氣場處處壓過他,倒真像他姐姐一樣。

  柳詠絮心裡又氣又無奈,但她也懶得和劉賜計較了。

  她解下別在腰間的香囊,細細地打開來,這小小的香囊裡面裝的不是香料,而是幾片風乾的肉乾,肉乾用油紙細緻地包裹著。

  肉!居然是肉!

  劉賜已經七天沒聞見肉味了。

  柳詠絮遠遠地將那包油紙遞給劉賜。劉賜忙趕上前來接過去,他小心翼翼地撚著油紙的角,將之接過來,不敢碰到柳詠絮的手,他知道如果碰到柳詠絮的手,那不知會被她罵成什麼樣子。

  劉賜接過油紙,打開來,當即狼吞虎嚥地吃起來,兩口就把這些肉乾全塞進嘴裡了。

  他使勁地嚼著,覺得這肉風味很是獨特,就問道:“姐姐,這是什麼肉啊?”

  柳詠絮答道:“鹿肉,遼東的女真人進貢的。”

  劉賜“哦”了一聲,不禁細細地咀嚼著,說著:“嗯,果然好吃,好吃。”

  吃吃吃,就知道吃,這個傻子,我怎麼會遇上這麼個傻子,我怎麼會冒著風險來看他!

  柳詠絮看著劉賜,總會莫名地冒火。

  劉賜又說道:“姐姐特意帶來給我,不容易吧,聽說宮裡宮女的衣裳都不能有衣兜,不給藏任何東西。”

  柳詠絮沒答他。

  這遼東女真人進貢的鹿肉靖妃娘娘宮中也只分到半隻鹿腿,今夜用膳時禦廚將那羊腿切了,娘娘吃了兩片,剩下大半碟沒有吃,她賞賜給柳詠絮吃,柳詠絮就把這點肉給藏下來了。

  這幾天柳詠絮仍不免想著劉賜,想著這男孩的可憐,但她深知在宮中最忌諱的就是心腸綿軟,所以她一直勸自己不要記掛著那個傻子,一再讓自己打消想來看他的念頭。

  她讓自己想著:“我和那傻子非親非故,壓根就沒什麼關係,只是心腸一軟幫了他一把,這一幫還把我陷進一個大坑裡了,等過幾日那蘇金水回來,把他割了,這件事就算翻篇了,以後他就算是宮裡一小太監,也跟我沒什麼交集,對他壓根就沒什麼好記掛的。”

  但過了幾日,她卻仍忍不住想到那個劉賜,到了今夜,她聽見靖妃娘娘提起,蘇金水明天就回來了。

  柳詠絮想到:“那麼明天就是那劉賜被割的日子了。”

  這又挑起她的心思,她又想著,那傻子喊著餓,那裡也沒

人管他,可別給餓死了,所以她偷偷藏下這些鹿肉乾送過來。

  藏這些鹿肉乾可不容易,如同劉賜所說,宮裡面宮女的衣裳是沒有任何衣兜的,這為的是防止宮女偷東西,或者帶一些刀具之類的可能威脅其他人性命的東西。柳詠絮掏空了自己的香囊,而且用油紙把那肉乾包得嚴嚴實實,才得以把那鹿肉帶過來。

  劉賜把那鹿肉咽下去了,這些肉雖然不多,但好歹讓他充了饑,一下子他的精神也好起來了。

  劉賜對柳詠絮做了個揖,說道:“好幾天沒嘗過肉味了,劉賜謝過姐姐。”

  柳詠絮冷冷地看著他,她想告訴他:“蘇金水明天就回來了。”

  但她還沒說出口,只感到頭頂傳來一絲清涼。

  下雨了,烏雲不知不覺的掩蓋了月色,雨絲從天際飄落下來。

  這雨下得又猛又急,雨絲很快變成豆大的雨點,砸在柳詠絮和劉賜的頭上。

  柳詠絮忙掩著頭,就想往外面跑去。但沒想到雨勢很快加大,她向庭院的大門口跑了幾步,又不得不跑回來,她可不能被淋濕,如果被淋濕了,靖妃娘娘會懷疑她是不是偷偷跑出去了。

  她本想快些回到靖妃娘娘宮中,但就這雨勢,她如果跑回靖妃娘娘宮中就該變成落湯雞了。

  她在庭院裡四轉一看,這個庭院太小了,只有三個房間,要命的是這三個房間都沒有屋簷,而且只有劉賜睡的那個房間開著門,另外兩個房間都鎖著。

  劉賜已經躲進房間裡了,他探出頭來看著柳詠絮跑向門口,本想叫住她,還好她跑回來了。

  柳詠絮猶豫片刻,果斷地跑到劉賜的房門口,對他冷冷地說道:“讓開。”

  劉賜趕緊退進房間裡。

  柳詠絮拎起絲裙,邁進房間,一邊邁進來,她一邊歎息:“沒想到我柳詠絮還會第二次踏進這裡。”

  這房間也極狹小,半個房間被裡面靠牆的那張鋪著破草席的床占了,剩下的空間也只容站上兩個人。

  柳詠絮小心地捧著玉盆,一邊擦拭被打濕的髮鬢和衣裳。

  劉賜則小心翼翼的貼著牆站著,不敢靠近她。

  一進房間,柳詠絮就又聞到劉賜身上那股酸臭味,她轉頭瞪了劉賜一眼,劉賜沒有發現自己身上臭,柳詠絮這一瞪,又把他嚇一跳,不知道自己怎麼又得罪柳詠絮了。

  柳詠絮從小也是錦衣玉食,哪怕進了宮也是在貴妃的宮裡當貼身奴婢,哪裡進過這種骯髒的地方,聞過這等噁心的氣味?

  她看了看自己全身,頭髮和衣服都還好,再晾晾就幹了,問題是她的鞋子,方才雨下得急,她又跑得急,倒是把鞋子弄濕了。

  衣服和頭髮好幹,鞋子貼著腳,卻是很難幹。

  而且她的這雙鞋子是盧靖妃特意賜給她的,是江南織造局進貢給宮裡的上等絲綿鞋,這雙鞋子是用上等的松江棉布織的架子,外層包裹的是杭州繡娘織的天堂絲綢精繡,穿在腳上好看則好看,舒適則舒適,但因為棉布和絲綢比較厚,沾了水之後卻是很難幹透。

  而更難堪的是,這種絲綿鞋因為太金貴,所以是不能赤著腳穿的,須得穿著同樣的綢緞織的最柔軟的襪子,才能避免磨破刮花這鞋子,所以柳詠絮此時腳上還穿著一對短襪。

  短襪貼著鞋子,都已經濕了,這可是個問題。

  因為柳詠絮是盧靖妃的貼身婢女,一會兒趕回盧靖妃宮中,還得進盧靖妃的臥室伺候她,進貴妃的臥室是必須要脫鞋的,如果柳詠絮穿著這濕漉漉的鞋子和襪子回去,難免會被發現。

  柳詠絮看著外面的大雨,心裡焦急,真不巧在這個時候下大雨,她不能耽擱太久,得趕緊趕回去,等雨一停她就得趕緊走了,她沒時間等這鞋襪慢慢晾乾了。

  柳詠絮回頭對劉賜說道:“出去。”

  劉賜愣住,問道:“什麼?”

  柳詠絮看了看門口,又說道:“出去。”

  劉賜看著門外大雨正下著呢,問道:“為什麼?外頭雨這麼大。”

  柳詠絮冷冷地說道:“你出不出去?”

  劉賜萬般委屈,這屋裡雖不大,兩個人還是待得下去的,再說我劉賜又不是什麼小人,你怕我對你怎麼樣嗎?你這麼凶,我哪敢對你怎麼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