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十八章姐姐,給我吃一口胭脂吧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302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柳詠絮站起來,整了整衣襟,看了看門外,雨已經基本停了,她對劉賜說道:“好了,我也該走了。”

  劉賜轉過來,看見柳詠絮已經走到門邊,雨夜的微風透進門,吹拂著柳詠絮的衣袂,雨後的清朗的月色也透進來,映照著柳詠絮的倩影,微風和月色將柳詠絮映襯得清麗脫俗。

  劉賜下了床,面對柳詠絮站著,看著這個美麗的女孩,想著:“明天以後就物似人非了,此情此景,明天過後恐怕就不是這個滋味了。”

  柳詠絮看著劉賜黯然的模樣,心中也不好受,這男孩雖然傻愣,又討厭,但也算是長得清俊,而且飽讀詩書,頗有些才情。想著他明日要被割,柳詠絮心裡還是有些惻隱。

  柳詠絮想著能給劉賜幫點什麼,想想也沒什麼主意,只能提點道:“在這宮裡面,落著個好活,還是落著個差活,是差別很大的,這些天你可要多加留意,雖說這裡沒有人來,但在這庭院的隔壁就是內官監的人事處,你可以去打探一下,多和裡面的公公說些好話,說不準他們能給你派個好一點的差事。”

  柳詠絮想了想,又苦笑道:“本來你是劉賜,要進靖妃娘娘宮中的,到靖妃娘娘宮裡當差是眼下新太監最好的差事了,可你又偏偏要扮成小坤子。”

  劉賜黯然,想著:“割都割了,好差事壞差事又有什麼打緊?”

  外面的雨已經停了。

  柳詠絮說道:“好了,我該走了,你可要保重,別……”

  柳詠絮看著劉賜灰心喪氣的樣子,想說:“你可別自尋短見。”

  但柳詠絮沒說出來。

  劉賜走前一步,想送柳詠絮出門。

  柳詠絮也沒介意劉賜跟著她,他們走出門口,走進庭院。

  庭院裡積著水,柳詠絮捧著玉盆,小心翼翼地踮著腳,生怕又弄濕她的鞋襪。

  劉賜看著柳詠絮一手捧著玉盆,一手提著絲裙,輕盈地踮著腳,姿態甚是柔美,不禁多看了幾眼。

  他們走到庭院門口了,柳詠絮回過頭來,說道:“好啦,好自為之吧。”

  走了這段路,劉賜倒是對柳詠絮更加不舍了。

  美麗的女孩們啊,明日我劉賜再見你們,就不是這般滋味了。

  雨後天空清霽,清朗的月光灑下來,映照著柳詠絮美好的容顏,劉賜不禁看著柳詠絮的櫻唇,那上面依然綴著殷紅的胭脂。

  劉賜的癖好又犯了。

  他留戀地想著:“明天割了之後,這癖好不知還在不在了,也不知道以後嘗著胭脂還是不是那般滋味了……”

  劉賜對柳詠絮說道:“姐姐……你知道我在青樓長大,從小養成一個癖好……”

  柳詠絮抬起杏眼看著他,不知他想說什麼。

  劉賜說道:“我從小就愛吃女孩們唇上的胭脂,我特別喜歡那味道,因為這樣我常常惹姐姐妹妹們生氣,但我還是忍不住……”

  柳詠絮明白了,原來劉賜上次說的“從小在青樓裡面養成的癖好”指的是這個,她原先以為劉賜說的“癖好”是貪戀美色之類的。

  劉賜繼續說道:“我知道這癖好不好,但我還是忍不住,只是我想著,明天我割了之後,怕是這癖好我也沒有了,對那胭脂的滋味我恐怕也沒什麼興趣了,趁著現在還沒被割,我真想再嘗一嘗。”

  劉賜抬眼看著柳詠絮,看著女孩的櫻唇,眼中是萬般的乞憐。

  柳詠絮看著劉賜可憐的模樣,心裡倒是滋味複雜。

  劉賜說道:“姐姐,讓我吃一口你的胭脂好嗎?”

  柳詠絮看著劉賜,突然抬起手狠狠地打了他的臉一巴掌,罵道:“流氓,變態!”

  說罷,柳詠絮轉過頭,頭也不回地走了。

  劉賜捂著火辣辣的臉,愣愣地站著,一陣風吹來,石榴樹上掛著的雨水低落,灑在他頭上,讓他打了一陣寒顫。

  “當男人的最後這個夜晚,居然還把柳詠絮給得罪了,劉賜啊劉賜,你真夠失敗的。”

  一整晚,劉賜都躺在草席上輾轉反側,柳詠絮的那一巴掌歷歷在目。

  人家是個大家閨秀的出身,又是個

那麼要強的女子,你說要吃她唇上的胭脂,那不是找死嗎?

  劉賜悔恨地想著。

  得罪柳詠絮讓他真心痛悔,這女孩是他見過的除了虞小宛之外最好的女孩了,自己就快不是男人了,居然還把這女孩給得罪了。

  不知不覺公雞打鳴,大明朝的天開始濛濛亮起來。

  劉賜翻了一夜燒餅,頭昏腦漲的,想著反正睡不著,他就爬起來,走到庭院裡。

  庭院裡仍是昏黑的,一隻烏鴉呱呱叫著落在那棵就要枯死的石榴樹上,瞪著漆黑的眼睛對劉賜鳴叫著。

  真不吉利。

  劉賜不禁想著。

  他呼吸了一把新鮮空氣,看著遠方的天際,曙色還沒亮起,昏沉的天空下,紫禁城仍是一片死寂。

  他在庭院裡踱著步,心裡還是想著柳詠絮,倒沒那麼記掛那蘇金水蘇公公了。

  他不禁走到庭院門口,站在昨晚被柳詠絮打耳光的那個位置,細細地回味著。

  他正發著愣,卻聽見門外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那是一陣細碎的腳步聲,正往劉賜這個方向趕來。

  劉賜忙閃在門後。

  這腳步聲有好幾個人,這些人來到劉賜這處庭院的不遠處,敲著這庭院隔壁的一扇門,一邊敲著,劉賜聽見他們一邊低聲地喊:“高公公!高公公!有要緊的事!快開門!”

  劉賜這些天都不敢向外面探出頭,一直不知道外面的那些房子是幹嘛的,昨晚聽柳詠絮說了,才知道隔壁是一個叫“人事處”的部門,負責給太監安排工作。

  劉賜又聽到“吱呀”一聲,是隔壁的門打開了,一個公公走了出來,說道:“怎麼了怎麼了?慌慌張張的,現在才什麼時辰!?”

  這看來是那個“高公公”了,高公公語氣煩躁,顯然是不滿被擾了清夢。

  敲門的太監說道:“高公公息怒,實在是有要緊的事,康妃娘娘宮裡出事了!”

  那高公公愣了愣,問道:“出什麼事了?”

  敲門的太監說道:“那小玉子……那小玉子不見了……”

  高公公愣住,問道:“小玉子?裕王府送進來的那個小玉子?”

  敲門的太監說道:“是啊!就是那個小玉子,康妃娘娘的貼身太監!”

  高公公看來被嚇得呆住了,喃喃地說道:“不見了……又不見了?”

  敲門的太監說道:“到處都找了,沒找到,奴才們估計……估計……又死一個。”

  高公公喝道:“閉嘴!覺著你們的嘴長得太嚴實是吧?不想被撕裂嘴的,就給我緊緊閉上,誰也別出去胡說這個事情!”

  罵完,高公公想了想,又問道:“這是第幾個了?”

  敲門的太監說道:“這是第四個了!都是貼身的太監!”

  高公公半晌沒說話。

  這四年來,杜康妃娘娘的貼身太監接二連三的失蹤,已經失蹤了三個太監,都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在這深宮之中,誰都不可能逃出去,失蹤就意味著喪命。

  過了好一會兒,高公公才問道:“你們來幹嘛?”

  敲門的太監說道:“康妃娘娘還需要人伺候啊,來請……來請高公公派個人。”

  高公公瞪著他們幾個,說道:“你們不是人啊?趕緊伺候著啊!”

  那幾個來敲門的太監趕忙跪下了,說道:“祖宗,老祖宗,小的們哪裡敢啊,求祖宗高抬貴手……”

  高公公怒道:“你們!你們還有個奴才的樣子嗎!”

  劉賜站在門後,對於高公公和敲門的太監們的對話聽得不是特別清楚,只聽到“小玉子不見了”、“來請高公公派個人”等大概的意思,至於“失蹤了,可能是死了人”等資訊,他倒是沒聽明白。

  聽到這高公公需要“派個人”,劉賜當即動了心思,他等了七天啊,他冒名頂替小坤子來到這裡,為的就是找機會能夠逃跑,能夠逃脫被割的命運,這不是機會來了嗎?

  多虧這絮兒姐姐幫了我,要不然我哪裡知道這隔壁是個給太監派差事的地方?

  劉賜可不知道,他感謝得太早了,眼下碰見這事情,可不知是福是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