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十九章逃過一劫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335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劉賜小心翼翼地探頭看出門外,只見甬道的斜對角,是一個挺闊大的門庭,門上掛著的大匾寫著三個字“人事處”。

  一個年事已高的白髮公公站在大匾下,他的面前圍著四個小太監。

  那白髮公公就是高公公,他正抱著手想著法子,嘴裡說著:“還有誰可去呢……”

  一個小太監說道:“祖……祖宗,我看,在這宮裡面找人,難!”

  另一個小太監說道:“是啊,也得不著多大富貴,誰願意拿命去搏啊……”

  劉賜還是沒聽明白他們的意思,什麼拿命搏富貴的,我劉賜只想保住我那寶貝。

  想到這裡,劉賜望著那高公公,有意咳了一聲。

  劉賜這一咳,可把高公公和那四個小太監的目光都引過來了。

  高公公先問道:“誒,你是哪個?”

  劉賜忙站出來,哈著腰說道:“稟公……稟祖宗,我是……奴才叫劉賜,哦不,奴才叫小坤子,是新進來的。”

  高公公說道:“怎麼沒見過你?”

  劉賜說道:“奴才……奴才割了以後,就送到這療養處了,一直休息著。”

  高公公說道:“來了幾天了?”

  劉賜說道:“七天了,怕見風,所以一直沒出來。”

  高公公端詳了劉賜一通,說道:“生得倒是挺俊,你說你叫什麼名字?”

  劉賜說道:“小坤子。”

  四個小太監對視了一眼,已經通了氣。

  一個小太監說道:“這個……這可是個好弟弟啊!”

  另一個小太監說道:“祖宗說的是,長得好俊啊,一看就是個人才。”

  還有一個小太監說道:“這新進來的弟弟擺在這兒,祖宗還犯什麼難啊!”

  高公公知道他們的意思,他想了想,又看了看劉賜,想著,確實是一表人才,如果隨便找個人塞到杜康妃宮裡當完成任務,倒顯得他這個內官監人事處主管不負責任,這孩子生的體面,把他送過去也不丟他的份兒。

  高公公拿定主意,問道:“你幾歲了?”

  劉賜說道:“十三。”

  高公公問道:“歇了七天,好利索了嗎?”

  劉賜說道:“好利索了,好利索了。”

  說著,劉賜還故意晃了晃腿腳。

  高公公問道:“懂規矩嗎?”

  劉賜說道:“懂得一些,但奴才剛來,免不了手腳生分,還得祖宗學習討教。”

  高公公說道:“看不出來還挺會說話,懂得伺候人嗎?”

  劉賜說道:“懂得一些。”

  高公公說道:“你要伺候的可是貴妃娘娘,懂得伺候娘娘嗎?”

  這個劉賜可有十足的信心,從小他就伺候著姐姐妹妹長大的,他說道:“公公放心吧,劉賜……不,小坤子從小泡在花叢裡,伺候人伺候慣了。”

  高公公說道:“好,你是個雛兒,宮裡還沒這樣的先例,但看你生的伶俐,又會說話,本公公就破了這個先例,你這就去康妃娘娘宮裡報到,聽康妃娘娘吩咐。”

  劉賜只想謀個差事好逃離這裡,別給吳公公和李公公或者那個蘇金水公公逮到,至於謀的是什麼差事,他倒不清楚。

  聽高公公這麼說,劉賜疑惑道:“康妃娘娘?”

  高公公說道:“對,杜康妃,康妃娘娘,貴妃娘娘,這後宮中最尊貴的人,當今太子爺裕王爺的生母,你去當康妃娘娘的秉禮太監吧。”

  劉賜愣了愣,這差事怎麼這麼多名頭啊,是貴妃娘娘,還是“後宮中最尊貴的人”?

  不過“太子爺裕王爺”劉賜是知道的,裕王朱載垕是嘉靖皇帝的第三子,因為前兩個皇子都早逝,所以朱載垕是實際上的長子,也就等於是皇儲太子。

  這杜康妃是裕王爺的生母?我去當她的太監,有這麼好的事?

  劉賜忙下拜道:“小坤子拜謝祖宗!”

  高公公點點頭。

  他旁邊的四個小太監可都松了口氣,當康妃娘娘的秉禮太監,尊貴是尊貴,但尊貴也有有命享受才行啊,連續四個太監喪了命,再尊貴有什麼用?也就這樣新來的雛兒還像撿了個寶一樣。

  劉賜當即“走馬上任”,收拾了東西趕往杜康妃所在的春禧殿。

  來稟報高公公的其中一個小太監領著劉賜向春禧殿趕去。

  一路上,這小太監一直埋頭趕路,也不說話,劉賜問他什麼,他也是“嗯嗯哦哦”地敷衍。

  在這小太監看來,被派到春禧殿的太監都是不祥之人,還是不要和他交談為妙。

  劉賜跟著小太監穿過重重宮門,繞過迂

回的廊道,往深宮走去。

  這一走,劉賜才知道其實內官監還是在紫禁城的週邊,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是紫禁城的核心,而這三座大殿的後方是慈甯宮、坤甯宮、景仁宮、承乾宮等後宮,這一圈建築才是紫禁城的腹心。

  皇帝在前面的三座大殿辦公,後面的慈甯宮、坤甯宮、景仁宮、承乾宮等後宮等於是皇帝的家。

  小太監領著劉賜繞過一個拐角,劉賜的視線頓時寬闊,他看見一片寬闊的、狹長的廣場,他在這紫禁城中一直分不清東南西北,但看到這個廣場,他就明白自己身處哪裡了。

  他看見右手邊有一座巨大的石拱門,門上的大匾書著三個字“永康門”,劉賜在書中和巫山樓的文人騷客的口中多次讀到、聽到“永康門”這三個字。

  他知道永康門位於太和殿的西邊,也就是說,穿過這座永康門,就可以看到太和殿,太和殿是皇帝上朝會見群臣的地方,也是大明朝的統治中心,毫無疑問的天下的心臟所在。

  此時永康門緊閉著,絳紅的顏色毋庸置疑地昭示著威嚴,劉賜不禁停住腳步,看著永康門遐想著,門後的太和殿該是怎麼樣的一副景象,聽說太和殿的前面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廣場,廣場可以容納一萬匹駿馬奔騰,跨過太和殿的廣場,就可以登上太和門,太和門是天底下最高的一座城門,能夠俯瞰整座京師。

  劉賜知道,“能夠容納一萬匹駿馬奔騰”、“能夠俯瞰整座京師”之類的說辭太誇張,但目睹皇宮腹心的威嚴,依然讓他心下震撼不已。

  劉賜忍不住跳起來,希望視線能夠越過永康門,看見後邊的太和門。

  那個領著他的小太監無奈地看著這個興奮的孩子,心裡鄙夷地歎著:“鄉巴佬。”

  對於這些在宮中多年的太監來說,這座紫禁城就是一個大囚籠,哪裡有什麼值得興奮的。

  劉賜繼續向前走去,他走過永康門,一邊走著一邊看著右側那一大片紅色的宮牆估算距離,這片宮牆後是太和殿,太和殿的後邊是中和殿,再後面是保和殿,這三座大殿集中著大明朝最頂尖的權勢,集中著最高級的文臣武將。

  劉賜看著眼前這個長長的、深深的廣場,他估算著,這個廣場走到盡頭,就是保和殿。

  劉賜興奮地沿著宮牆走著,遐想著這宮牆的那一頭是什麼景象,遐想百官上朝是何等壯觀的景象。

  劉賜走著走著,遠遠地看著前方聚集了一群人,等走近了,他看到那是一群穿著紅色衣服,戴著紅色冠蓋的人。

  再走近了,劉賜看清這群人的衣服,那應該是文官的官服。大明在南京也設有一個政府班子,也設置了一整套六部官員班底,南京的官員偶爾會穿著朝服出行,所以劉賜見過大明朝四品、甚至三品大員的官服。

  劉賜記得,這些大員的官服就是紅色的,而且胸前的那塊“補子”繡的是美輪美奐的“雲雁”或“孔雀”等飛禽。

  補子,就是文武官員朝服上胸口和後背的一片織物,補子上的圖案能夠很直觀地看出官員品階。

  劉賜繼續向前走著,那個帶路的小太監回轉頭來向劉賜示意:低頭,別說話。

  劉賜忙低下頭,但仍小心的偷瞄那群文官的樣貌。

  一個文官向著劉賜的方向走來,劉賜偷偷抬眼看他,劉賜沒能看到他的樣貌,但看到他朝服胸前的那塊補子,上面繡的飛禽劉賜竟沒有見過。

  那只飛禽昂首揚翅,看著不像孔雀也不像雲雁,劉賜又數了數,五品官員補子上繡的是白鷳,六品官員補子上繡的是鷺鷥,七品官員補子上繡的是鸂鶒,八品……

  等一下,八品官員應該來不到這紫禁城的腹心吧?

  劉賜想像了一下,那官員補子上的飛禽不像白鷳,也不像鷺鷥,也不像鸂鶒啊。

  劉賜又回想巫山樓裡面那些文人騷客酒後談笑的話語,那話語裡提到過一品、二品官員補子上繡的是什麼,劉賜搜刮腦汁想了一番,他想起來了,二品大員補子上繡的是錦雞,一品大員補子上繡的是仙鶴。

  那官員補子上昂首揚翅的飛禽,想來是一隻錦雞。

  劉賜忙向後望去,他看著那個官員的背影,那背影瘦瘦小小的,看起來有些佝僂。

  這人居然是個二品大員,可以和封疆大吏平起平坐,他很可能是朝廷六部其中一部的主事。

  我居然和二品大員擦肩而過,劉賜心裡歎著。

  那小太監見劉賜東張西望,忙回過頭來小聲呵斥他:“別東張西望,不要命了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