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二十一章春禧宮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270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春禧殿是後宮中不算大也不算小的一處宮殿,但儘管是這處不大不小的宮殿,其間的美妙典雅仍是讓劉賜開了眼界。

  一走進大門,劉賜就見到一片綠蔭,那是宮殿的庭院,裡面植滿了各式各樣的盆栽、樹木,這些綠蔭貌似要遮蔽來人的視線,但仔細看去,就知道這些綠蔭是精心地鋪排裁剪過的,因為這些綠蔭恰到好處地掩映著宮殿深處,透過綠蔭依然能夠看到庭院兩側幽靜的回廊,依然能夠看到庭院對面宮殿的正宮上面掛著的牌匾,上面寫著“清淨自安”四個大字。

  清淨自安。

  劉賜咀嚼了片刻,感到這四個字最是符合這個宮殿的情境。

  俗話說“人看臉面,宅看門面”,劉賜看這宮殿的門面,已然對這裡升起好感。

  那小太監已經繞過庭院,跑進了正宮,劉賜忙跟上去,在回廊上見到兩位宮女,兩位宮女看見他,都得體地行了個禮節,頷首微笑。

  這讓劉賜更添好感了,自從進宮開始,除了柳詠絮,他就沒見過一張像樣的臉色,難得有人對他微笑。

  他覺著,光看這宮女的態度,就知道這裡的主子差不到哪兒去。

  劉賜忙繞過回廊,走進正宮。

  正宮的門面是一整面牆的紅漆木門,正中的木門打開了兩扇,正好可以看到掛在裡頭牆頂上正中的“清淨自安”四個字。

  “清淨自安”的牌匾下站著一個宮女,她正擦拭著桌臺上的陶瓷器具,看見劉賜站在門口,對他笑了笑,示意可以進來。

  劉賜更感到舒服,想著自己來對地方了,這紫禁城裡面還是有和善和睦的地方的。

  劉賜邁過門檻,走進正宮裡面,只見裡面比庭院更加典雅幽靜,錯落有致地擺放著各種木制傢俱,桌臺上擺著各種精緻的筆墨台硯、銀瓶瓷罐等器具。

  進門後往左看去,是一道隔斷,隔斷中間擺著一扇山水屏風,屏風後面隱約可見一台餐桌,一個人影正坐在餐桌前,看來正在用膳,這人身邊還候著好幾個宮女,待劉賜來到這裡的那個小太監正跪在那人影前,稟報著什麼。

  劉賜想著:“用膳這人必是那康妃娘娘無疑。”

  劉賜忙走上前去,站在屏風後頭,只聽見跪在地上那小太監說道:“康妃娘娘,人我已經帶來了……”

  康妃娘娘的聲音說道:“就是屏風後的那個吧,出來吧。”

  康妃娘娘的聲音很柔和,也很好聽。

  劉賜忙繞出屏風,還不敢直視康妃娘娘,忙跟著那小太監跪倒在地,說道:“奴才小坤子,拜見娘娘。”

  康妃娘娘說道:“抬起頭來。”

  劉賜抬起頭來,只見一個美麗的婦人坐在餐桌的對面,正看著他。

  康妃娘娘看來三十歲出頭,身為皇貴妃,其姿色自是萬中挑一的,她正在女人最富魅力的時候,這個年紀褪去了少女的青澀,又富有母性的溫柔,她皮膚白嫩,手指如青蔥一般嬌嫩,可見從來不用操勞體力活,她施了些淡妝,讓她更添了幾分嬌豔。

  康妃娘娘端詳了劉賜片刻,說道:“倒是長得精緻,本宮還以為你們高公公會隨便送個人來糊弄本宮。”

  小太監忙說道:“高公公說了,娘娘是宮中數一數二的尊貴人,哪裡敢糊弄您。”

  康妃娘娘說道:“替我謝過高公公。”

  說著,康妃娘娘看了看旁側。

  她的旁側站著一個穿著粉色宮裙的漂亮宮女,看來是她的貼身奴婢,宮女走上前來,從香囊裡掏出一小錠銀子,遞給了小太監。

  小太監接過銀子,千恩萬謝地叩頭,喊著:“奴才謝過娘娘,娘娘千歲……”

  康妃娘娘說道:

“去吧。”

  小太監千恩萬謝地退去了。

  看著這個景象,劉賜心下安定了許多,他不禁又抬起頭偷偷看了康妃娘娘一眼,這娘娘可真美啊,巫山樓的姐姐們雖然也是從小十指不沾陽春水,但論雍容華貴,又怎麼能和這位娘娘相比。

  這種高貴的氣質可是裝不出來的,只有真正的貴族才有這樣的氣質。

  杜康妃出身高門貴族,在嘉靖十年作為“九嬪”之一被選入宮,一入宮就被封為康嬪,很快晉封康妃,生下皇子朱載垕之後,晉封皇貴妃。

  可以說杜康妃是生來高貴,不僅出身高貴,她一進宮就是這後宮中最高貴的妃子之一,如今如果按照後宮中正常的位次排序,這杜康妃應該是後宮中的第一人,因為在杜康妃之前有三位皇后,但三位皇后都已經死了,如今宮中沒有皇后,只有三位皇貴妃。

  但所謂母憑子貴,在這三位皇貴妃中,杜康妃的兒子朱載垕是當朝裕王,也是嘉靖皇帝最年長的兒子,也是最名正言順的皇儲,所以杜康妃身為皇貴妃,兒子又是第一順位的皇儲,她自然是宮中最尊貴的人。

  劉賜看著這個春禧宮裡面的景象,就知道這個康妃娘娘是個仁善的主子,從這雅致的庭院,宮中優美的擺設,還有那“清淨自安”的牌匾,都可以看出這不是個勾心鬥角的地方,最重要的是看那些宮女們臉上的神情,她們都是非常的輕鬆,掛著微笑,這可是裝不出來的,可見她們的主子不是個刻薄寡恩的人。

  劉賜心想著,總算是來對地方了,這裡主子長得美,擺設也美,宮女也美,活在這裡命都長幾年。

  劉賜美美地想著,一邊想著,就一邊這麼跪著。

  康妃娘娘說話了,對那貼身婢女說道:“婉兒,幫我剔一片魚肉。”

  桌上擺著一盤蒸魚,那魚看來是鱸魚,這魚鮮美則鮮美,就是刺多。

  那婢女婉兒答應一聲,拿起筷子開始剔去那鱸魚的刺。

  康妃娘娘又說道:“不用魚腩了,我吃不得那麼大片,你們留著吃吧,給我剔一點魚脊肉就行。”

  婉兒沒有聽主子的,將那魚腩剔去了骨頭,夾起來放到康妃娘娘碗裡,嬌聲說道:“太醫說了,您身子瘦,得多吃些肥的、油的,這魚腩是魚上面油最多的了,就算聽太醫的,您也得吃這塊,魚脊肉就留給我們這些奴才們吧。”

  康妃娘娘笑了笑,覺得婉兒說的在理,就夾起魚腩吃了。

  劉賜聽著這主僕二人的對話,簡直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哪有主子要把魚腩留給奴僕們的啊?哪有奴婢直接管主子叫“您”的啊?哪有奴婢對主子說話這般不客氣的啊?

  康妃娘娘吃完魚肉,拿起面前的一碗蓮子羹喝起來,一邊喝一邊說道:“這不端午剛過嗎?天還沒熱呢,這蓮子羹不用冰鎮了,不必費那工夫。”

  婉兒身邊另一個婢女,是叫琴兒的,上前來說道:“娘娘,這蓮子羹都是萬歲爺宮裡送來的,都是冰鎮的。”

  康妃娘娘不說話了。

  康妃娘娘用完膳,拿起絲巾拭了拭嘴,看向窗外,說道:“昨夜風雨大呢?”

  劉賜還一直跪著,他想著康妃娘娘是不是忘記他了,應該不會啊,這麼個大活人跪在面前。

  婉兒回道:“是啊,這是入夏以來最大的一場雨了。”

  康妃娘娘又問道:“庭院外面還好嗎?”

  婉兒說道:“娘娘放心,一大早起來奴婢們就去收拾了,那些草木都好著呢。”

  康妃娘娘淡淡地說道:“那辛苦你們了。”

  婉兒和琴兒和眾婢女都不說話了。

  劉賜不知道這裡面的意思,只能愣愣地跪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