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二十三章婉兒,又一個柳詠絮?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318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劉賜驚得一顫,婉兒抬起眼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也是尖銳得不行,劉賜忙把頭低下去,心裡暗歎:“果然不錯,也是個厲害女子,要還是個柳詠絮,對著她,這日子可不好過。”

  劉賜偷偷地瞅著餐桌下婉兒的腳,婉兒穿的也是柳詠絮那樣的絲綿鞋,看來皇貴妃宮裡面得到的賞賜都是一個規格的,貼身宮女都得到這種江南進貢的鞋子。

  但劉賜發現一個細微的區別,柳詠絮穿著絲綿鞋,裙子是低垂著,緊緊地遮掩著小腿和足踝,但這婉兒卻不是,大概是因為她個子高挑,裙子就顯得不夠長,所以她坐下來時裙子向上縮去,隱隱可以看見她的足踝和半截小腿。

  婉兒似乎已然習慣如此,不在意露出足踝,這在柳詠絮可是萬萬不能的。

  劉賜品味出一點區別,他聽說過,紫禁城的宮女大都是京師周邊的良家女子,即是良家女子,多半不是出身大戶人家,這婉兒想來出身沒有柳詠絮那麼高貴,所以對於這些禮儀沒那麼講究。

  這倒是好些,如果柳詠絮也能隨意一點就好了。劉賜想著。

  婉兒發現劉賜賊頭賊腦地看著桌底,低聲喝道:“看什麼?”

  劉賜忙埋下頭。

  這婉兒心思也是極敏銳,他見劉賜那心虛的反應,當即知道了,劉賜是在偷看她的腳。

  要是柳詠絮,這時就應該跳起來,退開幾步後,再紅著臉把劉賜痛駡一頓。

  婉兒不這樣,她一動不動,冷笑著說道:“好啊,初來乍到,還沒混熟呢,倒懂得拿賊眼偷瞧了。”

  這話說得劉賜大氣不敢喘,柳詠絮雖然伶俐,倒是帶著些大家閨秀的秀氣,這位姐姐可沒有柳詠絮那些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小姐負擔,她更大方,也更圓熟。

  婉兒沒接著發作,劉賜知道,這是因為她覺得劉賜是個太監,給太監瞅一瞅沒什麼,宮裡的太監因為沒了寶貝,往往心理上有些不正常,尤其是那些年紀小的總喜歡戲弄宮女,小太監偷瞧宮女的一些私密是常有的事,婉兒已經習慣了。

  但如果給她知道劉賜其實不是太監的身子,那估計她得和柳詠絮一樣跳起來。

  劉賜又默默地跪了許久,婉兒就在那裡專心致志地對著帳本。

  劉賜也不敢亂看,只聽著外頭的宮女們忙活,她們其實也沒什麼忙活的,宮女們包括婉兒在內一共有八個人,八個人擠在這裡,飯食和衣服又都是禦膳房和尚衣監送來,她們也就是掃掃地,照看下外面的草木,其實清閒得很,閑來就調笑嬉鬧。

  兩個宮女說笑著鬧起來了,鬧著鬧著,她們撞到劉賜背後的屏風上,一個宮女把另一個壓在屏風上咯吱起來。

  劉賜聽著後面兩個女孩的嬌笑,嗅到她們身上的香粉味,不禁有些臉紅。

  婉兒輕輕地咳了一聲,那兩個宮女才想起劉賜跪在屏風後呢,又掩嘴偷笑著走開了。

  劉賜又看了婉兒一眼,婉兒和其他姐妹不一樣,她一直是一臉凝重,她是這宮裡領頭的宮女,宮裡又出了小玉子失蹤這樣的大事,這些妹妹們還可以樂,她怎麼樂得起來呢?

  不知不覺,外面傳來七聲鐘聲,這是午時了。

  劉賜已經跪了兩個時辰,腳已經麻得沒了知覺,膝蓋頭已經腫起來了。

  婉兒聽見鐘聲,站起來,微微地活動了幾下腰身,走出屏風外,對琴兒說道:“讓她們回來,娘娘要起來了,準備飯食吧。”

  說罷,婉兒又回到裡面來,她走到寢室門口,悄悄地撩起珠簾,往裡面看了一眼,見康妃娘娘還沒醒,又退出來,她在這廳房裡踱了兩步,窗外有起風了,風透過窗戶吹進來,把窗邊的書冊給吹亂了。

  婉兒忙走過去關上窗戶,喃喃地歎了一聲:“多事之秋。”

  劉賜沒法明白婉兒是什麼意思,他只是實在跪得受不了了,見婉兒好像有空閒了,就小心翼翼地問道:“姐姐……我得跪到什麼時候啊?”

  婉兒依然看著窗口,頭也沒回,冷冷地說道:“別叫姐姐,跟你沒那麼親。”

  劉賜被噎住,又說不上話了。

  很快,宮女們回來了,正廳裡面又熱鬧起來。

  又過一會兒,禦膳房的太監們來了,只聽得外面太監喊了一聲:“稟康妃娘娘,午膳到!”

  琴兒和眾宮女正要出

去接午膳,婉兒快步走出正廳,對琴兒和眾宮女說道:“接了午膳馬上進來,一句話也不要說,問話也不要回。”

  琴兒和眾宮女領會意思,小玉子失蹤了的事情今天一早估計已經傳遍紫禁城,這些外面的太監難免會來打探些什麼。

  在民間,偶爾還會有一點男女私通浸豬籠之類的茶餘飯後可以閒扯的事,可深宮中的生活可是寂寞,這些妃子娘娘可沒處私通去,所以出了小玉子這個事情,宮裡又該熱鬧一陣。

  琴兒領著宮女們出去了,婉兒站在正廳中警惕地聽著外面。

  琴兒和宮女們接過午膳,那領頭的禦膳房公公果然問道:“琴兒姑娘,那小玉子呢?怎麼不見他?”

  琴兒說道:“有勞公公關心,他不在這兒。”

  那公公又問道:“怎麼不在這兒?這兒是指哪兒?這春禧宮,還是這紫禁城?”

  琴兒語塞了,不知如何回答。

  婉兒當即走出去,笑道:“公公好,今兒來得可真是準時,午時剛過一刻,這午膳就到了,想必是禦膳房的陸公公教導得好。”

  那公公回到:“那是,咱乾爹自然教的好。”

  婉兒說道:“我們娘娘也是,常常教導我們,不該說的話別亂說,想必陸公公也教過諸位公公。”

  那公公一下子被婉兒拿話塞住了,愣了愣,怒道:“你!”

  婉兒笑道:“公公息怒,婉兒不過開個玩笑,替康妃娘娘給陸公公帶個好。”

  那公公一時也沒什麼話可以反駁,一拂袖轉頭走了。

  婉兒和琴兒、眾宮女捧著午膳進來了,她們將午膳擺到餐桌上。

  琴兒有些憂慮,說道:“姐姐,這下把這些送飯的得罪了,會不會不好啊。”

  宮裡面的人事關係極複雜,勾心鬥角,陰謀算計到處可見,所以在宮裡做事需要萬萬謹慎,要不就傍上大主子大靠山,那就有些資本可以囂張,要不就得和所有的人處好關係。

  哪怕是那些辦事的小太監,看著不起眼,其實也不好輕易得罪,畢竟他們還掌握著一些微小的權柄,就比如說禦膳房這些送飯的,得罪了他們,以後夜深了想要一點點心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婉兒看著窗外,歎息道:“越是這種時候,咱們越是應該替主子把面子撐起來,你服軟,別人就踩到你臉上了。”

  宮女們都在,婉兒輕聲細語地歎息,其實是把話講給大家聽的。

  琴兒還是有些不安,說道:“但……但得罪外面,終究不好。”

  婉兒轉頭看著七個宮女,說道:“都聽著,把腰杆給咱主子挺直了,現在不是軟弱怕事的時候,把那薄臉皮都給咱主子撕了,再長一層厚的出來,記住,別想著怕得罪人,出了小玉子這事,咱們春禧宮已經把全紫禁城給得罪了!”

  婉兒音量不高,但字字有力。

  “出了小玉子這事,咱們春禧宮已經把全紫禁城給得罪了!”這句話說的眾宮女都嚇一跳,但她們想一想覺得說的在理,如今全紫禁城都該把這春禧宮視為不祥之地了。

  劉賜儘管還是不太明白發生了什麼,但他隱隱知道這宮裡面出了事,這事和那“小玉子”的失蹤有關。

  但劉賜此時腦子裡一片漿糊,想不得其他的,就想著什麼時候能起來啊,因為跪久了,他腦袋供不上血,覺得再跪著就要昏過去了。

  這時,杜康妃撩起珠簾,走了出來,她已經整理好儀容,歇息過後,她愈加嬌美貴氣。

  婉兒忙迎上去,說道:“娘娘,你怎麼自己起來了。”

  杜康妃說道:“不妨,禦膳房的人來了?”

  婉兒說道:“是……還問了小玉子的事。”

  杜康妃笑了笑,這是她意料中的,但她方才在房裡面聽到婉兒對眾宮女說的話了,這讓她感到寬慰。

  婉兒問道:“娘娘現在進膳嗎?”

  杜康妃說道:“進膳吧。”

  說著,杜康妃坐下來。

  宮女們打開禦膳房送來的漆木食盒,從裡面一一將午膳拿出來。

  看著眾宮女忙活,劉賜感到頭昏目眩,然後眼前一陣發黑,突然昏過去,整個人向前趴去,頭撞在桌角上,發出“咚”的一聲。

  眾宮女驚叫起來,婉兒忙趕過去將劉賜扶起來,將劉賜靠在屏風上,伸出手指使勁地掐劉賜的仁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