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二十五章婉兒和琴兒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257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婉兒趕出來,掛上一臉的嬌笑,對那領頭的公公說道:“公公,可嚇死奴婢了!”

  那領頭的公公奇怪了,問道:“怎麼?什麼嚇你了?”

  婉兒嬌笑道:“婉兒還以為公公不來了呢,可嚇壞婉兒了。我就知道,中午不過和公公開了幾句玩笑話,公公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婉兒這麼說,那領頭的公公倒無話可說了,只能說道:“你這伶牙利嘴的,盡會對著我們這些老人耍心思。”

  婉兒伸手從那領頭公公的手裡接過食盒,一邊就勢搖了搖公公的手,做撒嬌狀,繼續嬌笑著說道:“哪裡,還不是知道公公憐香惜玉,不會和我們這些做奴婢的計較,才總願意和公公親近。”

  那領頭的公公被婉兒這一撒嬌,骨頭都酥了,對於這些上了年事,卻又不算老得灰了心的公公來說,婉兒這種年輕又美貌的女孩是他們抵受不住的。

  宮女們跟著琴兒出來了,她們從禦膳房的太監們手裡接過食盒,那領頭的公公也消了氣,說笑兩聲也走了。

  琴兒和宮女們拿著食盒進去了,庭院裡只剩下婉兒和劉賜。

  婉兒嬌笑著目送禦膳房的太監們走出大門,看著太監們走完,婉兒的笑容頓時消失了,轉過頭惡狠狠地看著劉賜。

  劉賜給嚇到了,這又是怎麼回事,怎麼又得罪她了?

  婉兒問道:“你是哪個宮裡的?”

  劉賜愣了愣,答道:“這……這宮裡的啊。”

  婉兒冷笑道:“你不是禦膳房的嗎?”

  劉賜說道:“我……我……”

  婉兒說道:“我還以為你要跟他們去呢,明天起你就到禦膳房當差好了,反正看你也不向著我們春禧宮。”

  劉賜知道婉兒的意思,他不知道這裡面事情的深淺,沒覺得答那公公的話有什麼不妥,他忙道歉道:“姐姐恕罪,是小坤子錯了,以後不敢亂說話了。”

  婉兒冷笑道:“還懂得自己說錯了?我還以為你是個癡兒呢,別人問什麼你答什麼。”

  說著,婉兒看著那棵漂亮的月季樹,想起剛剛那公公說的:“說不準那月季樹是一隻樹妖,半夜就會把人抓了去。”

  婉兒越想越氣,不知道此時後宮已經把謠言傳成什麼模樣了。

  劉賜則滿心悲催地想著:“以前還覺得自己挺聰明的,自從進了這紫禁城開始,柳詠絮覺得我是傻子,如今這婉兒也覺得我是傻子,難道我當真是個傻子不成?”

  婉兒越想越氣不打一處來,對劉賜呵斥道:“怎麼花瓣還沒撿完呢?都過去半天了!”

  劉賜可憐地說道:“姐姐,這庭院這麼大,我一個人撿,撿完這一片地方,那片地方又掉下些新的,哪能那麼快撿完?”

  婉兒冷冷地說道:“你自己掂量著,不撿完可不許吃飯。”

  說罷,婉兒顧自走進正廳了。

  劉賜聽到這話氣得把花鬥一摔,花鬥裡的花瓣灑了一地。

  一整天不給人吃飯,光讓人幹活,這不是不給人活路嗎!?

  劉賜心裡委屈地罵著,他看著偏廳亮起燈火,看來裡面又在進膳了。

  劉賜氣呼呼地坐到回廊邊上,看著偏廳的燈火,自己的肚子又咕嚕咕嚕地狂叫著。

  劉賜想起那康妃娘娘,這娘娘那麼溫婉,說話那麼溫柔,怎麼就折磨他折磨得這麼狠呢?

  看不明白,真心看不明白,這紫禁城裡面的人都神經兮兮的。

  劉賜又想念巫山樓了,那裡雖說是個煙花之地,但

裡面的姐妹都是心思簡單的人。

  劉賜獨自生了一會兒悶氣,心思又緩過來了,從小被愛護著長大的孩子就是這點最好,遇事總是比較樂觀,輕易不會灰心喪氣。

  劉賜又拍拍屁股站起來,回到剛剛摔花鬥的地方,看那灑了一地的花瓣,心裡歎著:“造孽啊,自討苦吃。”

  劉賜又撿起花鬥,重新將散亂的花瓣收攏起來……

  寒雲流轉,夜漸漸的深了,夜空中傳來十二聲鐘聲,這是亥時了,不知不覺已是深夜。

  春禧樓的偏廳裡面,婉兒正捧著那部《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讀著,琴兒從里間走出來。

  婉兒問道:“娘娘歇息了?”

  琴兒說道:“嗯,歇息了。”

  婉兒繼續看書,說道:“那你也早點睡吧,天有些熱了,記得少蓋一床被子。”

  琴兒說道:“姐姐你還不睡嗎?”

  婉兒說道:“我過會兒再睡。”

  琴兒說道:“娘娘還等著你伺候呢。”

  婉兒合上書,笑道:“你不也能伺候嗎。”

  琴兒說道:“我……我還不行呢。”

  婉兒說道:“琴兒,你也十三了,我也是從十三歲開始伺候娘娘的。”

  琴兒說道:“娘娘習慣了讓你伺候。”

  婉兒歎道:“你得慶倖咱們遇上一個好主子,其他主子可沒有這麼好的脾氣,就你上個月半夜把熱水灑在娘娘身上那件事,遇上靖妃娘娘那樣的主子,可就把你攆出宮了,怕是還要打上幾下板子。”

  琴兒委屈地說道:“所以我才怕啊……”

  婉兒也不知說什麼好,只能說道:“看你這嬌怯的脾性,都是讓娘娘和我慣的,日後要是娘娘或我不在了,你可怎麼辦。”

  婉兒是康妃娘娘的貼身婢女,琴兒是內房婢女,每晚就寢時,其他六個宮女要回到外面的房間去睡覺,而婉兒和琴兒是睡在康妃娘娘的“通房”裡頭的,她們也可以說是民間所說的“通房丫頭”,也就是和主子睡在隔壁房間,而兩個房間是相通的。

  通房丫頭是主子最親近的丫頭,伺候主子的一切生活,包括房事。

  這春禧宮走進正門是大廳,大廳是接待來客的地方,一般就是接待皇帝,走進大廳往左拐是偏廳,是用膳的地方,靠近窗臺下擺著一張床桌,可以坐也可以躺,婉兒常常就坐在這裡看書,還有和姐妹們佈置工作,這裡也是奴婢們主要的活動地方,但奴婢們的活動場所也就到此為止了,大廳和偏廳是所謂的“外室”,經過偏廳再往裡面走,就是康妃娘娘的寢室,寢室一共有三間,這是最外面的一間,稱為“外房”,往往是娘娘更衣梳妝的地方,再往裡面走就是所謂的“通房”,也是負責貼身伺候康妃娘娘的婉兒和琴兒睡覺的地方,經過通房再往裡走,才是康妃娘娘正經的臥室,稱為“內房”,也是皇帝來到睡覺的地方。

  婉兒和琴兒都是萬里挑一的美貌女孩,琴兒的容貌比起婉兒也絲毫不遜色,只是婉兒已經十六歲了,容顏已經長開,正在少女最美麗的時候,所以顯得更嬌豔。

  琴兒聽到婉兒說“她和娘娘日後可能不在了”,忙說道:“姐姐千萬別亂說,娘娘和你怎麼可能不在了。”

  婉兒掩起書,長歎一聲,說道:“誰又說得准呢,娘娘最親的除了裕王,也就是我們姐妹了,娘娘素來把你我當女兒一般,我也不避諱直說,這一次小玉子也不見了,這可是個劫數,說不準該危急娘娘的地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