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二十六章敢戲弄我劉賜?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303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琴兒說道:“怎麼會,裕王可是太子,娘娘是太子的生母,怎麼會被危及?”

  婉兒歎一聲,說道:“誰告訴你裕王是太子了?”

  琴兒說不上來。

  婉兒說道:“咱們裕王哥哥從來就不是太子,自從前兩宮的太子死後,萬歲爺就沒打算立太子。”

  琴兒說道:“可裕王哥哥就是最大的那個儲君啊。”

  婉兒說道:“最大的儲君,也不是太子,所以娘娘沒有超過其他皇貴妃的名分,尤其是沒有高過盧靖妃。眼下小玉子的失蹤,足夠威脅娘娘的地位了。”

  琴兒說道:“不管外面傳的多玄乎,說到底不就是一個小太監失蹤了嗎,這又怎麼樣?”

  婉兒歎道:“琴兒,以前覺得你還小,所以娘娘和我都沒有把這些事情告訴你,在這宮中一個大活人失蹤是不正常的,甚至是不可能的,知道嗎?沒人能在東廠和錦衣衛的眼皮底下逃出紫禁城,所以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人沒了,屍體又沒找著,這是……這是很奇怪的。”

  琴兒還是沒太理解。

  婉兒說道:“所以這後宮的人都會往神怪那方面想,說是妖精或者鬼怪把人給抓走了,所以才會這樣的離奇地失蹤,你想想,咱們萬歲爺最熱衷什麼,又最怕什麼?”

  琴兒想了想說道:“咱們萬歲爺最熱衷的當然是修道成仙,最怕的是,不能千秋萬歲?”

  婉兒說道:“萬歲爺最怕的是修仙不成,不能恒壽永昌,但什麼東西又會影響他修仙?”

  琴兒想了想,想通了,臉色一變,說道:“鬼怪?妖精?”

  婉兒說道:“對,萬歲爺是仙體,是這宮裡的神仙,但這宮裡出現這些詭異的事情,萬歲爺會覺得這些事情會影響他修道成仙。”

  琴兒更感到細思極恐。

  婉兒說道:“這些謠言會越來越多地傳到萬歲爺耳朵裡,萬歲爺會認為我們春禧宮是個不祥之地,也會認為咱們娘娘是個不祥之人。”

  琴兒已經冒出冷汗,說道:“那……那怎麼辦?”

  婉兒歎息道:“如果萬歲爺覺得咱們娘娘是妨礙他成仙的不祥之人,我們春禧宮的日子也就到頭了。”

  琴兒已經說不出話了,悲歎道:“姐姐,今晚琴兒該睡不著了。”

  婉兒站起來,把《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遞到琴兒手上,說道:“睡不著,就出來看看書,娘娘也說過你了,該看些書。”

  琴兒捧著書,問道:“姐姐,你還不睡嗎?你陪我嘛”

  婉兒轉過頭看著窗外,黑暗中隱隱看到那個小太監的身影,那傻愣愣的小太監還在俯身撿著花瓣,外面霜濃霧重的,也難為他了。

  婉兒說道:“你先進去吧,我一會兒就來。”

  琴兒也看看窗外,說道:“姐姐,你別理他了,就讓他受罪吧,他活該,我們趕緊睡吧。”

  婉兒向外走去,說道:“你先去睡吧,我一會兒就進來。”

  劉賜感到他的腰已經不屬於他了。

  他想著,要是能回到巫山樓,和姐姐們比賽“烏龜爬”,姐姐們現在肯定比不過他了,他經過這一天的折磨,已經習慣了趴著腰走路。

  他的頭髮已經被露水沾濕,露水垂下來滲入他額角上的傷口,讓他感到一陣陣刺疼。

  經過這半天一夜的撿拾,他總算把庭院的花瓣撿的差不多了,他此時正在回廊上撿著回廊上的花瓣,他一路撿著,撿完大門口的,又來到回廊的一側撿這一側的。

  春禧宮的大門進來後,直走是正廳,左右兩側是庭院的回廊,回廊的兩側是奴婢們的臥室,婉兒、琴兒之外的六位宮女,還有那個失蹤的小玉子,就住在這回廊兩側的臥室。

  此時劉賜撿著花瓣來到回廊的一側,這一側有四個房間,除了最靠近大門的房間是堆放雜物用的之外,靠裡面的三個房間是那六位宮女的臥室,每二人睡一間。

  劉賜艱難地彎著腰,慘兮兮地撿著花瓣,一個叫珠兒的宮女打開了窗,探出頭來看他,說道:“誒,你怎麼快趴到地上去了?”

  此時已是深夜,庭院裡面雖然四角燃

著四盞紅燈,但仍是昏暗。

  劉賜沒理她,心裡恨恨地想著:“不趴到地上怎麼撿?你來試試?”

  珠兒見劉賜不理她,又對著房內喊道:“你們快來看啊,好大一隻大蝦。”

  女孩們都跑出來了,趴在窗臺上看著劉賜,發出嬉笑:“是啊,真是一隻大蝦……”

  劉賜艱難地直起身子,恨恨地看她們。

  這六個宮女年紀都比婉兒要小,都在十二到十五歲之間,那珠兒十四歲,是裡面最調皮的一個,還有一個叫環兒的,是最小的,只有十二歲,喜歡跟著珠兒起哄。

  珠兒喊道:“大蝦生氣嘍,大蝦生氣嘍!”

  環兒也跟著喊起來,眾宮女也跟著喊起來。

  劉賜面紅耳赤,心裡想著,這些女孩真是無法無天了,竟敢戲弄我劉賜?

  珠兒領著女孩們繼續起哄,她們樂得看劉賜狼狽的模樣,任臉皮再厚的男孩也禁不住她們這麼戲弄。

  但沒想到,劉賜驟然又趴下了身子,比撿花瓣時趴得更低,胸口和臉幾乎要貼到地上。

  然後,劉賜快步地跑起來,口裡發出聲響:“咕隆咕隆咕隆咕隆……”

  劉賜跑到女孩窗臺下,跑到遠處,又跑回來,真像一隻在水裡遊動的大蝦。

  女孩們看到劉賜這滑稽的模樣,忍不住都大笑起來。

  聽著女孩們大笑,劉賜演得更賣力了,他飛快地跑著,嘴裡“咕隆咕隆”的聲響越來越大,真像一隻奇怪的大蝦在水裡吐息。

  女孩們笑得樂不可支。

  劉賜們來來回回跑了好幾圈,直逗得女孩們笑得七仰八翻,然後他來到女孩們趴著的窗臺前,背對著她們,將屁股朝向她們,一邊還踏著腳步,繼續“咕隆咕隆”地叫著,像一隻大蝦懸浮在她們面前。

  女孩們看著劉賜這滑稽的模樣,笑得忘乎所以。

  這時,劉賜把屁股翹得高高的,驟然伸手扯下褲子,露出半片屁股。

  屋子裡的燈光照亮了劉賜那白花花的屁股,女孩們頓時尖叫起來,一哄而散地捂著眼睛跑進房間裡,等到看不見劉賜了,才對著窗外罵著:“流氓!下流!無恥……”

  窗外,劉賜已經優哉遊哉地直起了身子,提起了褲子,綁好褲帶。

  哼,我劉賜是誰,號稱巫山樓小霸王,竟膽敢戲弄我?

  劉賜一邊系著褲子,一邊心裡冷笑著。

  劉賜沒有留意回廊的拐角站著一個身影,那是婉兒,她遠遠地看著劉賜的把戲,心裡想著:“這孩子長得秀氣,臉皮又如此厚,被折磨成這樣還有心思玩這種把戲,如果不是被割了,說不準日後是個混世魔王。”

  珠兒氣得不行了,率先又跑到窗前,指著劉賜怒駡著。

  劉賜則倚在廊柱上,一臉“我最下流我怕誰”的表情,撇著嘴對著珠兒。

  珠兒見她治不了劉賜,氣得直發抖,這時她轉頭看見婉兒站在回廊的拐角處,頓時大叫起來:“姐姐!婉兒姐姐!這廝羞辱我們!”

  劉賜聞言一驚,看見婉兒,頓時縮起了身子,氣焰盡失。

  他那欺軟避硬的本事是不消說的,他知道婉兒的厲害,哪怕在她面前把褲子脫了,這婉兒怕是眼睛也不會眨一下。

  婉兒走過來了,她先是看了看珠兒她們。

  珠兒和眾宮女們還氣著,告狀道:“姐姐!你沒看到,這廝!這廝竟……竟脫了褲子!對著妹妹們脫了褲子!該告訴娘娘,讓娘娘打爛他的屁股!”

  婉兒沒回她們的話,只是問道:“什麼時辰了?”

  珠兒和宮女們都安靜了下來,不敢說話了。

  婉兒說道:“關燈睡覺。”

  珠兒和宮女們答了聲“是”,都喏喏地關上了窗,退進房間,很快,房間裡面的燈火滅了。

  婉兒轉頭看著劉賜,劉賜已經緊緊地縮起了頭。

  婉兒淡淡地說道:“玩的好把戲。”

  劉賜說道:“不……不敢,姐姐……姐姐恕罪。”

  婉兒說道:“褲子脫了。”

  劉賜“啊”了一聲。

  婉兒說道:“看你不愛穿褲子,脫了吧。”

  當真要我脫褲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