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二十七章瀨尿大蝦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259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劉賜不禁抓住了褲帶,哀求道:“姐姐,小坤子錯了,再也不敢了,再說,脫了褲子,怎麼幹活啊?”

  婉兒看了看四周,問道:“幹活?你幹活了嗎?”

  劉賜說道:“幹……幹了啊,庭院的花瓣已經撿完了,大門口的也撿完了,撿完這邊回廊,再撿那邊,就可以了。”

  婉兒說道:“是嗎?我看庭院裡面怎麼還有很多花瓣沒撿?”

  劉賜急了,看了看庭院,說道:“哪裡有?!”

  婉兒走出庭院,撿起地上一片新鮮的花瓣,說道:“這不是嗎?”

  劉賜跟出來,看了看那片花瓣,著急道:“這是新掉下來的,剛才我已經仔仔細細撿過一邊了。”

  婉兒說道:“娘娘吩咐了,要把花瓣撿乾淨,你看這乾淨了嗎?”

  劉賜轉頭看去,只見地面上還有一些零零星星的花瓣,這都是新掉下來的。

  他著急道:“我方才分明撿乾淨了,這些都是剛掉下來的!”

  婉兒說道:“不撿乾淨,你這活就不算幹完。”

  劉賜感到這姐姐不可理喻,簡直是故意刁難他,他想說:“你們這是有意刁難!”

  但就在這時,一陣疾風吹來,庭院裡茂密的樹葉颯颯作響,一大片花瓣又掉落下來。

  劉賜看著落英繽紛,第一次覺得這美景竟是如此“淒美”。

  婉兒冷冷地看著劉賜,說道:“撿乾淨,聽到了嗎?”

  說罷,婉兒轉頭就要走。

  劉賜看著那高高的屋簷,心裡暗暗說道:“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轉頭他對婉兒說道:“姐姐,我一天沒吃飯了,給點吃的吧。”

  婉兒回頭說道:“娘娘有規矩,除早午晚三膳之外,其他時辰不進食,此時沒東西給你吃。”

  劉賜長歎一聲,也不爭了,這夥人看來是有意折磨他,他又問道:“那今晚我住哪兒啊?”

  婉兒看了看四周,指著進門右側回廊那邊的一個房間,說道:“你本該住在那裡,但昨天被錦衣衛查封了,所以沒地方給你住。”

  進春禧宮大門,左邊回廊是珠兒等宮女的房間,右邊回廊也有四間房,三間房都拿來擺放貢品、衣袍等物事,只有一間房是原來給那小玉子住的,前天小玉子失蹤後,昨天錦衣衛就過來把小玉子的房間查封了。

  聽到婉兒這話,劉賜感到犯暈,沒地方給我住?那是什麼意思?哪怕在內官監那樣的地方,好歹還有張床可以睡,還有些粗糠麵團可以吃,來到這貴妃娘娘宮中,倒是一點東西都沒得吃,連睡覺的地方都沒有了。

  婉兒指著回廊,說道:“你就將就一下吧。”

  說罷,婉兒顧自走回正廳了。

  劉賜也不知道反駁什麼,覺得說什麼都沒有用,總不能在這裡鬧開吧?他還沒割呢,鬧騰起來,真讓人把他褲子脫了,他可是命都保不住了。

  劉賜悲歎一聲,坐到回廊上,感受著夜風的吹拂,心裡苦笑:“這可當真是風餐露宿了……”

  婉兒回到正廳,又走到偏廳,隔著窗看著劉賜,看見劉賜頹喪地坐在回廊上,她不禁暗歎:“可憐的孩子,不叫也不鬧,還挺老實。”

  婉兒不知道,劉賜是因為心裡有鬼,才不敢叫也不敢鬧。

  婉兒心裡愧疚,想著:“這麼折磨一個孩子真是不應該。”

  但她轉念又想:“這也是為了他好,此時受些苦,總比把命送在這裡強吧?”

  想罷,婉兒一狠心,把蠟燭吹熄了,走進寢室。

  黑

暗中,劉賜感覺到自己睡在巫山樓的房間裡,睜開眼,他瞧見溫暖的紅燭,他躺在鋪著絳紅色被褥的床上,一個美麗的穿著紅衣的姐姐正坐在窗臺前梳妝,窗外天際泛白,但仍是一片幽黑朦朧。

  他看不清這個姐姐是誰,但他知道,這個姐姐剛剛伺候完客人,只有伺候完客人,而且伺候的是貴客,這房間裡才會燃著這麼多紅燭。

  小時候母親沒空照料劉賜,所以常會把劉賜交給她的妹妹們照顧,每個晚上,劉賜的哪個姐姐空閒下來就負責照顧劉賜,如果每個姐姐都忙,女僕就會看哪個姐姐的客人半夜走了,就把劉賜送到她房間裡來。

  所以有許多姐姐照顧過劉賜,過了許多年,這些姐姐有的從良,有的已經去世,有的不知去向,劉賜看到她們的時候還幼小,所以記不清她們每個人的面目,許多年過去,她們的面目在劉賜心中混成一個模糊的樣貌,雖然記不清楚每個人的樣子,但想起這個模糊的樣貌,劉賜總會感到溫暖。

  劉賜看著這溫暖的一幕,那是他美好的回憶啊,那鮮豔的紅燭讓他的身子也變得暖暖的。

  突然,劉賜感到下身一片冰涼。

  尿褲子了?要被打屁股了?

  尿褲子尿在姐姐們伺候客人的床上,那可是大罪過,會被倒掛起來打屁股的。

  這是劉賜為數不多的噩夢之一,他慌起來,忙想把尿停住,但不管他怎麼使勁用力收縮,那冰涼的感覺卻源源不斷地傳來,直到把他的身子也泡濕了。

  天哪,這是一泡什麼尿,如此持久,根本停不下來。

  劉賜從噩夢中驚醒,睜開眼看見耀眼的陽光,還有幾個女孩嬉笑的面龐。

  劉賜認出來,朝他湊得最近的就是那個宮女珠兒,劉賜再一看,只見那珠兒手上拿著一個花灑,正把水澆到他的褲子上。

  劉賜忙跳起來,捂住褲子,跳開幾步,怒道:“你們……你們幹嘛!”

  珠兒和環兒,還有幾個宮女樂不可支地拍著手跳起來,說著:“大蝦大蝦,瀨尿大蝦。”

  劉賜咬牙切齒,緊緊地捂著胯下,倒不是因為他害羞,他才不會因為這點惡作劇而害羞,如果在巫山樓裡面,他乾脆就把褲子脫下來,嚇跑那些姐妹,但此時他可萬萬不敢這麼做,他還沒割呢,他生怕濕了褲子,給這些宮女看見他寶貝的輪廓。

  珠兒、環兒和宮女們嬉笑著跑開了,各自忙各自的去了,此時已接近辰時,康妃娘娘已經起床,該準備早膳了。

  劉賜昨晚就趴在回廊的長椅上睡著了,一晚過去,他有些受涼,忍不住打起噴嚏來。

  他想起昨夜的夢,想起巫山樓溫暖的房間和紅燭,再看看如今的境況,不禁心裡又悲歎起來。

  他又轉頭看看這庭院,只見一夜過去,那花瓣又落了一地,此時是春末夏至,正是落英繽紛的時節,開了一春的花瓣都集中在此時凋零。

  劉賜哀歎:“這怎麼可能撿的完啊。”

  婉兒早已經起來了,這幾晚她一直沒睡好,昨晚更是一夜都合不上眼,卯時的時候公雞剛打鳴,她就起來了,坐在偏廳讀佛經。

  婉兒走出庭院,看見劉賜正望著滿庭的花瓣悲歎,她心裡也歎一聲:“這孩子,識趣的話就趕緊走吧。”

  劉賜無可奈何,想著哪怕是有意刁難他,他也得把活幹完,不然憑他現在的身份地位,根本說不上話。

  劉賜彎下腰身,繼續撿花瓣。

  婉兒見劉賜還不依不撓地繼續幹活,歎一聲氣,走回門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