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二十八章命苦哇!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298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偏廳裡面,琴兒已經扶著康妃娘娘出來了。

  婉兒走進偏廳,看見康妃娘娘,說道:“娘娘,怎麼這麼早,早膳還沒送來呢。”

  康妃娘娘坐到餐桌前,說道:“不妨,先喝口水。”

  琴兒端上一杯淡茶,康妃娘娘喝了一口,看了一眼窗外,問道:“那孩子還在撿呢?”

  婉兒說道:“是啊,還撿呢,還挺耐得住的。”

  康妃娘娘看著劉賜彎著背的身影,沒說話。

  這時早膳送來了,琴兒領著眾宮女出去將早膳拿進來,那公公昨天和婉兒交鋒兩回,今天也沒多說話了。

  婉兒看著早膳搬進來,擺上桌面,小心地問道:“娘娘,是不是給那孩子吃一口,他昨天到現在都沒進過食了。”

  康妃娘娘拿起筷子,夾了一片薄如蟬翼的魚片放進嘴裡,淡淡地說道:“不必了。”

  婉兒也不敢說話了。

  康妃娘娘又夾了一片揚州進貢的桂花甜糕,分了兩口吃下去,然後放下筷子,說道:“琴兒,把那桐木盒子拿來。”

  琴兒忙走進寢室,拿出一個紅漆的桐木盒子,放到康妃娘娘眼前。

  康妃娘娘打開盒子,只見裡面是一些大大小小的碎銀子,還有一些閃著金光的小顆粒,康妃娘娘拿出一顆閃金光的小顆粒,那是一顆金豆,康妃娘娘將這金豆遞給婉兒,說道:“看他今晚就該熬不住了,把這金粒子給他,讓他收好,然後自己去內官監請辭。”

  婉兒拿出絲帕,小心地接過金豆,將金豆包好,說道:“奴婢明白了。”

  康妃娘娘雖然還是那麼雍容美麗,但神色中露出掩飾不住的疲態,她站起來,說道:“我吃好了。”

  婉兒說道:“娘娘,你才吃了兩口。”

  康妃娘娘說道:“吃好了,你們吃吧。”

  婉兒一把跪下了,帶著悲聲說道:“娘娘,你還不如直接罰奴婢們呢,你吃這兩口,給外人知道了,可得治奴婢們伺候不周的罪過。”

  琴兒、珠兒、環兒等眾宮女也忙跟著婉兒跪下了。

  康妃娘娘長歎一聲,沒有發火,順從地坐回餐桌前,又拿起筷子多吃了兩口,婉兒和琴兒忙爬起來伺候著。

  很快,康妃娘娘又放下筷子,說道:“你們有心了,但本宮實在是吃不下。”

  說罷,康妃娘娘站起來,往內室走去,說道:“我進去誦讀經文,誰也別打擾,婉兒,你也別進來。”

  婉兒和琴兒,和眾宮女齊聲答道:“是。”

  眾宮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康妃娘娘出身高貴,素來涵養極好,很少有顯現出如此憂愁的時候,這讓宮裡的這些女孩們有些不知所措。

  婉兒看了這群妹妹們一眼,走出正廳,女孩們忙跟著她走出。

  婉兒走出來,轉頭對妹妹們說道:“都看到了吧,要知道主子的好,也要知道主子的難,這些年來娘娘什麼事情都費心扛著,為的是咱們春禧宮,也為了我們這些跟著娘娘的人,今天娘娘是遇到難事了,我們都要識趣些,記著今天別胡鬧了,都本分地幹好自個兒的活,別大聲嚷嚷。”

  宮女們齊聲答道:“是。”

  這一天是春禧宮這些年來最安靜的時候。

  以往,春禧宮一直是這後宮裡面聲量最大的地方,這宮裡宮女們的笑聲經常傳出宮牆,引得這四周圍的太監宮女側目,這是因為春禧宮是這後宮中諸多娘娘妃子的宮中氣氛最好的一個宮,康妃娘娘是後宮諸多主子中最寬厚仁善的一位娘娘,所以春禧宮裡面的宮女都愛說愛笑,活潑調皮,經常鬧出大聲響。

  春禧宮的愉快氛圍讓宮中的宮女太監又羡慕又嫉恨,但也沒有人敢說什麼,康妃娘娘可是皇貴妃,哪怕人們嫉恨她,但也不敢輕易說她的是非。所以雖然這宮中的人等把這快樂的春禧宮視作“異類”,但也沒法對春禧宮起什麼非議。

  劉賜還不太瞭解這種情況,否則在他看來這種情況必是不可思議的。他會覺得,大家開開心心在一起,反而被你們認為是“異類”?像你

們一樣每天愁眉苦臉勾心鬥角才是“正類”?真是變態。

  但是今天春禧宮的安靜在這後宮諸多看熱鬧的人的意料中,小玉子失蹤已經三天了,各種蜚短流長在宮中已經鋪天蓋地,這春禧宮還樂得起來才怪呢。

  每一個路過的太監都要往春禧宮裡面瞅一瞅,看看裡面的動靜,這裡可是眼下紫禁城裡面最吊人胃口的地方。

  劉賜也察覺春禧宮的異常了,第一個是,今天這些宮女怎麼都不說不笑了,今天一大早時她們還往他的褲子淋水呢,吃了早飯後就一個比一個靜默。

  “我兩天沒吃飯了,都沒愁呢,你們好吃好喝好睡的,還愁起來了,真是不知好歹。”

  劉賜心裡想著。

  第二個是,劉賜發現外面路過的太監和宮女都鬼鬼祟祟地往這宮裡面看。

  庭院裡只有劉賜一個人在撿花瓣,劉賜一開始還以為這些太監和宮女在偷看他呢,慢慢的才發現不是,這些太監和宮女是在偷窺什麼。

  經過這一天一夜,劉賜已經發現春禧宮有異常,好像發生了什麼不祥的事情,那小玉子的失蹤好像挺詭秘的。

  劉賜撿了一個上午,他看著那些宮女表情嚴肅,也不敢和她們搭訕,那婉兒也一直沒有出現,劉賜於是一直餓著肚子幹活。

  終於挨到中午了,劉賜又渴又累又餓,受不了了就坐在那月季樹下休息,他看見那婉兒姐姐終於出現了。

  婉兒走出正廳的大門,向他走來。

  劉賜忙拍乾淨屁股站起來,緊張地看著婉兒。

  婉兒走過來,見劉賜一臉緊張,不禁笑道:“怎麼?我臉上掛著刀子不成?”

  她一笑,劉賜倒不知怎麼回答了,只能嘻嘻笑道:“哪裡……”

  婉兒問道:“餓了吧?”

  劉賜心想:“有這麼明知故問的嗎。”

  他嘻嘻笑道:“餓……餓了。”

  婉兒歎一聲,說道:“也難為你挨到現在,聽我說,實在挨不下去了就走吧,別待在這裡。”

  劉賜愣了愣,沒明白婉兒的意思,問道:“走?去哪?”

  婉兒說道:“離開這裡,離開春禧宮。”

  劉賜訝異,問道:“離開春禧宮?那我去哪?”

  婉兒說道:“回內官監報告去,就說你幹不了這差事。”

  劉賜雖然來的時間不長,但也大概知道這宮裡辦事情很嚴肅,哪有待不下去了自己跑回去的?”

  他說道:“姐姐,哪有來了還自己回去的道理……”

  婉兒說道:“你叫我一聲姐姐,那就聽我的吧,自己回去,這是為你好,大不了給內官監打幾下板子。”

  說著,婉兒在腰間的香囊中拿出那顆金豆。

  劉賜想的是:“我好不容易才逃脫那吳公公和李公公的魔爪,為了保住寶貝,哪能回去?一回去那兩個公公立馬就會把我抓去割了。”

  劉賜直起腰來,挺起胸膛,一副義正詞嚴的樣子,說道:“姐姐,我劉……不,我小坤子不是那種三心兩意的人,既然來了這裡,認了主子,我就不會走,主子讓我幹啥我就幹啥,哪怕挨點苦受點累,只要是主子吩咐的,小坤子都認!”

  任婉兒識人無數,但也被劉賜這義正詞嚴的樣子唬住了,她不禁想:“別看這孩子傻氣,還真有點骨氣。”

  其實劉賜只是不想被割而已。

  婉兒歎息一聲:“你不知道這宮裡發生了什麼事,讓你走,真的是為你好。”

  劉賜說道:“我不走,來了春禧宮,就是春禧宮的人!”

  婉兒歎息一聲,捏了捏手上的金豆,又收起來了,說道:“記著我的話,挨不住了就走吧。”

  說罷,婉兒走回正廳。

  劉賜看著婉兒婀娜的背影,心裡已經明白,這康妃娘娘這般折磨他,是要趕他走。

  他不明白其中的緣由,只知道大概和那小玉子的失蹤有關。

  他此時倒沒心思擔心那麼多,想的只是:“看來中午又沒有飯吃了……”

  命苦哇!

  劉賜心裡悲歎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