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二十九章一定要趕走他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306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婉兒回到正廳,轉頭看了看劉賜,她走近偏廳,見飯菜都已經擺好了,但不見康妃娘娘。

  婉兒問道:“娘娘呢?”

  琴兒指著內房,輕聲道:“還沒出來呢。”

  婉兒走到外房的門邊,仔細地沖裡面聽著,聽見隱隱約約的誦經聲。

  琴兒輕聲說道:“誦經聲時強時弱的,也不知道娘娘怎麼樣了。”

  婉兒屏息聽著,琴兒和眾奴婢也大氣不敢出。

  良久,婉兒聽見誦經聲漸漸消失了。

  她輕聲地喊道:“娘娘,用午膳了。”

  沒有回應。

  婉兒又喊了一聲:“娘娘,到時辰了,該用午膳了。”

  還是沒有回應。

  婉兒猶豫片刻,回頭示意琴兒等婢女安靜。

  然後她喊道:“娘娘,飯菜送來好一會兒了,怕涼了。”

  說著,婉兒走進外房。

  外房裡面一片幽暗,走進來,右手邊是一個闊大的拱門,走進去就是通房,也就是婉兒和琴兒睡覺的地方,再往裡走是內房,是康妃娘娘和皇上睡覺的地方。

  走進外房,徑直走去是一個檀木香台,是康妃娘娘誦經的地方。

  婉兒幽暗的日光向檀木香台看去,只見康妃娘娘端坐其上,一動沒動。

  婉兒一邊輕手輕腳地走去,一邊小聲說道:“娘娘,婉兒來……來請您用膳了。”

  康妃娘娘還是沒有回應。

  婉兒感到有點緊張,她伺候康妃娘娘許多年了,還沒遇見這樣的情況,康妃娘娘素來很體恤奴婢,從不會端架子。

  好在,婉兒又聽見誦經聲,康妃娘娘又低聲地誦起經來。

  婉兒微微松了口氣,她聽清,娘娘誦的是《楞嚴經》,這是康妃娘娘除了《心經》之外最愛的一部佛學經典。

  《楞嚴經》是一部著名的破魔寶典,也是一部分量極重的佛教經典,婉兒知道,如果娘娘不是心裡有過不去的坎,是不會誦這部經的。

  婉兒湊近了,來到康妃娘娘的檀木香台前,她伏在香台前,輕聲說道:“娘娘……”

  但婉兒愣住了,只見康妃娘娘端坐在香臺上,閉著眼,美麗的臉上滿是淚水。

  婉兒從未見過康妃娘娘如此流淚,不禁愣怔了。

  康妃娘娘口中還繼續誦著經,聲音微微地顫抖著。

  婉兒靜默著,良久,康妃娘娘終於誦完《楞嚴經》的第一卷,睜開眼來,平靜中顯露著疲憊。

  見到康妃娘娘傷心又隱忍的模樣,婉兒不禁也濕了眼睛,她哽咽道:“娘娘……”

  康妃娘娘平靜地說道:“到午膳的時辰了吧?”

  婉兒說道:“稟娘娘,是。”

  說著,婉兒忍不住淌下淚來,她掏出絲帕,想為康妃娘娘擦淚。

  康妃娘娘接過絲帕,撫著婉兒的頭,讓婉兒伏在她的膝上,她說道:“傻孩子,哭什麼。”

  婉兒哽咽道:“娘娘……奴婢……不想看到娘娘受這麼多委屈……”

  康妃娘娘輕撫著婉兒美麗的一頭青絲,說道:“人生來就是受委屈的,你一樣,我也一樣,眾生都一樣。”

  婉兒說道:“但娘娘是如此慈悲行善的人,怎麼總遭人算計?”

  康妃娘娘說道:“慈悲是本分,況且,我如今在這後宮也算是個尊貴人,這已是莫大的福分。”

  婉兒擦擦眼淚,說道:“娘娘的福分是修來的,娘娘是有福的人,那些福薄的人才會成天想著算計人。”

  康妃娘娘用絲帕擦去了自己的眼淚,又為婉兒擦淚,說道:“你是個好孩子,有慈悲心,但你畢竟年輕還輕,把世事想的簡單了……”

  說著,康妃娘娘用絲帕擦著婉兒的眼角,只見淚水漣漣之下,婉兒的雙眸更顯得清澈美麗,康妃娘娘又撫了撫婉兒的髮絲,歎道:“你青春年少,又生得漂亮,看你這一頭青絲,這才是福分,多少錢財都買不回這點福分。”

  婉兒不是太理解康妃娘娘的話,只是抬起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康妃娘娘。

  康妃娘娘說道:“你的路還長,未來還有數不清的事情等著你,只是你要記著,不要忘記慈悲心,像你說的,姑且當他們是福薄,那就憐憫他們吧

。”

  婉兒喃喃自語道:“福薄,憐憫他們?”

  想了想,婉兒又說道:“但……天底下又有幾個人像娘娘如此有福呢?”

  康妃娘娘說道:“你是說,你也是福薄的人?”

  婉兒垂下頭,點了點頭,輕輕地說道:“奴婢……奴婢要是有福氣,就不會被賣進這宮裡來了。”

  對主子說這樣的話,哪怕是在民間也是會觸怒主子的,更別說在這宮中,也就康妃娘娘的婢女敢如此放肆。

  但康妃娘娘像母親一樣撫愛著婉兒,說道:“孩子,你是個有福的人。”

  婉兒不禁抬起頭來看著康妃娘娘。

  康妃娘娘看著婉兒清澈的眼睛,說道:“相信我,你是有福的人,就憑你的慈悲心腸,和你的寬厚大度,你會是個有福的人……”

  康妃娘娘的話沒有說完,她本來還想說:“說不定你的福氣不比我差。”

  但康妃娘娘沒說下去。

  十年之後,婉兒像康妃娘娘一樣登上金鑾殿,披上鳳袍,她的地位甚至超過康妃娘娘,那時她想起康妃娘娘今日的一席話,她越發明白康妃娘娘的意思。

  但此時十六歲的婉兒沒有辦法預知自己的命運,她只是茫然的看著康妃娘娘。

  康妃娘娘看著這個美麗的女孩,憐愛地將她摟入懷裡。

  這是越禮的行為,目前宮中皇后之位空缺,皇貴妃的地位相當於皇帝的正妻,是後宮的主人,主人與奴婢擁抱,這是違反禮法的。

  婉兒身子僵硬著,她知道這樣是不妥的,如果給外人看到,被報到司禮監,康妃娘娘是要被申斥的,她是要受刑的,但她感受到康妃娘娘的體溫,身體又變得柔軟。她出身小戶人家,自八歲被送進宮中,就再沒見過母親,她一直將康妃娘娘視為母親,此刻的擁抱讓她渾身酥軟,補償了她對母愛的渴求。

  康妃娘娘又何嘗不是將婉兒當做女兒,自從四年前她唯一的孩子朱載垕離開皇宮,就藩裕王之後,她就將婉兒、琴兒等自幼跟著她的女孩們當做女兒了。

  康妃娘娘鬆開了婉兒,她們相視一笑,眼中都帶著溫情,她們的關係早已超越了主僕。

  婉兒整理了儀容,問道:“娘娘,您是在擔心萬歲爺對小玉子這件事情的看法嗎?”

  康妃娘娘搖了搖頭。

  婉兒又問道:“那您是在擔心靖妃娘娘會拿這件事情攻擊您?”

  康妃娘娘說道:“靖妃娘娘會興風作浪,萬歲爺這次怕是真會認為我們春禧宮是個不祥的地方,我是個不祥的人,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總會來,我擔心的是裕王,還有你們,要是我倒下了,這春禧宮垮了,裕王該怎麼辦,你們該怎麼辦?”

  說著,康妃娘娘不禁悲歎一聲。

  婉兒難抑感動,說道:“娘娘,您不用擔心,裕王是真龍,那些陰謀詭計傷不到真龍天子,奴婢們更不需要娘娘操心,我們低賤則低賤,但自有低賤的活法,大不了把我們發配到浣衣局,總不至於要了我們的性命。”

  康妃娘娘長歎一聲,憐愛地撫了撫婉兒的頭,說道:“走吧,該用膳了。”

  康妃娘娘站起來,婉兒扶著她走下香台。

  婉兒想起了“小坤子”,又問道:“娘娘,那小坤子還在庭院裡,看他已經餓得不行了,奴婢勸他了,但他還是不肯走。”

  康妃娘娘沒有說話。

  婉兒說道:“娘娘,奴婢想說,要不,就讓他留下吧,看他頗有幾分骨氣,看起來也挺機靈,畢竟……畢竟現在這個境況,咱們春禧宮沒了太監,也是不好,顯得我們心虛。”

  康妃娘娘說道:“你說的是,沒有一個貴妃娘娘的宮裡是沒有太監的。”

  婉兒說道:“是啊,雖然外面的事情奴婢也能操辦,不一定非要太監去辦,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們春禧宮不要太監了,會落他們的話柄,想必會拿這個說事。”

  康妃娘娘沉默片刻,說道:“還是讓他走吧,他還是個孩子,落人話柄也好,被說心虛也好,我不想再又一個孩子在我們這裡失蹤了。走吧,用膳去吧。”

  婉兒沒話可說,只能扶著康妃娘娘走出偏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