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絕代宦爺

第一捲進宮,開始翻雲覆雨 第三十章婉兒的絕情

書名:絕代宦爺 作者:林捷 本章字數:304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6:23


  劉賜頹喪地坐在草地上,門外又傳來嘰嘰喳喳的聲音,一夥路過的太監宮女在春禧宮前停下腳步,張頭張腦地往裡面望著。此時是進午膳的時間,送午膳的奴才,各宮伺候主子的奴才奴婢此時都出來奔走了。

  劉賜轉過頭看著門外,那些太監宮女看見劉賜,都指著劉賜,說著:

  “就是他,內官監送過來的……”

  “他就是那個倒楣鬼,不知道能活多久……”

  劉賜隱隱聽到他們說的話,皺起眉,前前後後看到的聽到的讓他對自己的境況有了知覺:春禧宮裡面的太監小玉子失蹤了,失蹤得很詭異,所以這春禧宮被看作是個不祥的地方,大概是沒有人敢來,昨天一早他正好撞上這個沒人敢來的差事,內官監就忙不迭地把他送來了。

  劉賜看向廳堂裡面,裡面隱隱傳來宮女們的笑聲,聽這聲音是那康妃娘娘出來用膳了,宮女們都沒有出來,看來她們也知道外面的情況,沒有人出來丟人現眼。

  聚在春禧宮門外的太監和宮女越來越多,四天過去,小玉子失蹤的消息已經鬧得沸沸揚揚,正常來講,太監宮女聚在皇貴妃的宮門前是極無禮的行為,是要被懲戒的,但此時東廠的太監和錦衣衛竟也沒有人出來驅散人群,可見對春禧宮的“好奇”在後宮中已經形成很大的影響。

  聚的人越來越多,人群也湊得越來越近,幾乎就要登上春禧宮的臺階了,劉賜受不了這麼多人朝他指指點點,他回頭看了人群一眼,罵了一聲:“煩人。”

  說罷,劉賜就要躲到回廊的角落,但就在他這一轉頭之際,他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這讓他如同雷擊一般頓時怔住了,他忙回頭看著人群,只見吳公公和李公公站在人群中看著他,目光陰冷無比。

  劉賜咽了口唾沫,怔怔地看了吳公公和李公公片刻,吳公公和李公公站在人群的前頭,臉上完全沒有眾人嬉鬧好奇的神情,他們帶著萬分的惡毒看著劉賜,眼神裡說著:“你小子竟敢給我們哥倆耍這個把戲,看我們不把你宰了!”

  對於吳公公和李公公來說,劉賜可牽涉他們的性命,本來他們想著蘇金水蘇公公回來,把劉賜割了就完事大吉,沒想到昨天去到內官監找劉賜,卻發現劉賜竟跑去了春禧宮,這可把他們嚇壞了,劉賜可是個沒割的真男人,這個男人進了貴妃娘娘的宮中,如果被發現了,可是滅門的大罪,他們也必定性命不保。

  劉賜明白吳公公和李公公的意思,他忙避開人群,躲到回廊的角落去了。

  坐在回廊的角落,劉賜仍禁不住兩腿直抖,寶貝也一陣陣發疼,吳公公和李公公那刀子一樣的眼神好像恨不得此時就把他的寶貝割了。

  只是吳公公和李公公還不敢聲張,也不敢胡鬧,畢竟春禧宮是這宮裡數一數二尊貴的地方,他們進不來。

  “哎喲,擔驚受怕,挨餓受凍,外面還有人虎視眈眈,這日子真不是人過的……”

  劉賜窩在角落裡悲歎著,這一緊張,寶貝更是疼起來,他忍不住用雙手捂著寶貝。

  這時,婉兒出現在正廳的門口,她身姿曼妙高挑,站在門廊上冷冷地看著大門外。

  此時大門外已經聚集了好幾十人,這些太監宮女看見婉兒出來了,一時安靜了不少,但還是很多人沖著婉兒指指點點。

  婉兒走下臺階,緩步走過庭院,向著大門外走來,她目光深沉,步履鎮定,儼然透著逼人的氣場。

  看著婉兒走過來,聚在春禧宮門口的太監宮女們紛紛散了,畢竟大家都知道春禧宮的婉兒姐姐是這後宮的宮女裡數一數二的不好惹的角色。

  還剩下幾個膽大的太監,眼看婉兒走到門口了,他們裝作閒逛的樣子,還待在那裡,吳公公和李公公也沒走,站在一旁。

  婉兒站在門內,說道:“怎麼?還耗著呢?”

  一個膽大的年輕太監露出無賴的嘴臉,說道:“還不是為了一睹婉兒姐姐的芳容嘛?”

  還有一個年輕一點的太監附和道:“是啊,誰不知婉兒姐姐花容月貌,比主子還像主子。我們哥倆在這裡站一站,也礙你的事了?

  婉兒冷笑道:“我倒不覺得你們礙我的事,我只是覺著你們倆要是能生娃,生下個女娃也比我小不了多少,居然還稱我姐姐?你們不害臊,我可擔不起。”

  那個年輕的太監頓時急了,指著婉兒怒道:“你!……”

  那個先說話的太監年紀大一些,大約有三十五歲了,他和年輕的太監在一個地方當差,是“對食”的關係,也就是同性的伴侶,這種關係在宮中是半公開的秘密,也是當事人最忌諱別人提起的事情,婉兒這麼說可是狠狠地得罪了他們。

  先說話的太監抬手制止了年輕的太監,他冷冷地看著婉兒,說道:“咱們哥倆不過開個玩笑,卻沒想到你們春禧宮如今的面子大到這個份上了,連一句玩笑也開不得,你是不知,這宮裡可不缺開春禧宮玩笑的人。”

  婉兒迎著對方的目光,冷笑一聲,說道:“原來你們知道這裡是春禧宮?”

  兩個太監都愣了愣,周圍還有三四個膽大的太監宮女,還等著看熱鬧。

  婉兒說道:“這裡是康妃娘娘的後宮,是皇貴妃娘娘的地方,依後宮規制,膽敢冒犯貴妃宮邸,可是死罪!”

  先說話的太監也被婉兒這惡狠狠的話鎮住了,說道:“我……我們什麼時候冒犯了?”

  婉兒冷笑道:“你方才還說開哪裡的玩笑來著?”

  先說話的太監無話可說了,口裡哽噎著:“我……我……”

  那個年輕的太監見勢不好,忙拉著他走開了。那些看熱鬧的太監宮女也忙散了。

  看著人都散了,婉兒鬆開那口憋得緊緊的氣,長歎一聲,看向宮牆上。宮牆上站著一個穿著紫色宮衣,戴著綴金官帽的太監,那太監見婉兒看向他,轉開了頭去,假裝沒看到婉兒。

  這太監是東廠的太監。

  東廠是大明權力最大的特務機關,總部就設在這紫禁城之內,由皇帝親信的宦官擔任首領,並由宦官擔任各級要職,東廠的地位在錦衣衛之上,只對皇上負責,是皇帝對國家進行嚴密控制的強力特務機器,東廠可以不經過司法程式,隨意緝拿臣民,並進行不公開的審訊。

  巡視,或者說監視紫禁城是東廠的任務之一,這偌大後宮的風吹草動都在東廠的監視之下,穿著紫色宮衣的太監就是東廠太監,在宮中不時可以看見他們的身影,他們會將宮中一切的異動向上報告,這些資訊會直達嘉靖皇帝的耳中。

  每一個皇貴妃、貴妃的宮中都會有東廠的太監日夜巡視,這些太監除了監視之外,往往還要負責保護後宮的正常秩序,而今日春禧宮前鬧出這麼大動靜,這負責監視的東廠太監卻視而不見。

  這是一個很不好的信號,東廠對春禧宮出的亂子不聞不問,這是東廠在靜觀春禧宮的反應,說明東廠已經在密切監視春禧宮。

  這讓婉兒不寒而慄,東廠代表的是嘉靖皇帝的意志,如果東廠想對春禧宮下手,康妃娘娘怕是有滅頂之災。

  這時,劉賜鬼鬼祟祟地從角落裡走出來,探著頭看向門外,他想看看吳公公和李公公走了沒有。

  他看見吳公公和李公公沒有離開,他們退到遠處的城根下,仍看著這邊。

  婉兒回頭看見劉賜鬼鬼祟祟的模樣,一下子氣不打一處來,呵斥道:“看看你什麼模樣!還有點男人的樣子嗎?!”

  劉賜忙挺直了腰,心裡無奈地想:“按理說我是個太監,你們還要求太監‘有男人的樣子’?”

  婉兒看著劉賜邋裡邋遢,無精打采的模樣,感到這個男孩著實不成器,她也不打算留他了,她當機立斷地掏出那粒金豆,說道:“這是康妃娘娘的賞賜,你這就走吧,該回哪就回哪去,別待在春禧宮了!”

  說罷,婉兒將金豆塞到劉賜手裡。

  劉賜有些愣神,康妃娘娘如此堅決地要趕走他,這著實是他想不到的。

  婉兒說道:“走罷,這就出去。”

  說著,婉兒不客氣地推了他一把。

  劉賜看著這個漂亮的姐姐,又回頭看了看在外頭虎視眈眈的吳公公和李公公,他如果此時走出這宮門,豈不是羊入虎口,自尋死路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