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鬼醫神農

我有一空間 第二十八章院子裡的春色

書名:鬼醫神農 作者:三尺神劍 本章字數:257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06


  這時,李林已經打開院子的大門,看見了外面的情況。

  一男一手拉住女的胳膊,另一隻手不斷朝女的身上摸去。而女人不停的反抗。

  男的是剛從家裡走出去的陳金玉,女的就是何玉萍。

  “金玉再不鬆手,我叫人了!”

  “你叫啊!大聲的叫啊!你缺男人,我缺女人,咱們兩個玩玩不正常嗎?叫來更多的人來看看,咱們兩個給他演一段纏纏綿綿。”

  “陳金玉,你放開我!”

  何玉萍帶著哭腔道。

  “不放!”

  陳金玉堅定道。

  “三舅,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這麼厚顏無恥啊!”

  看到這種情況,李林也受不了了。

  一個大男人去欺負人家一個寡婦。

  “小林,你這話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就是你太厚顏無恥了!”

  李林毫不客氣道。

  “我怎麼厚顏無恥了?”

  “小時候教我偷我爸媽的錢給你花,死不承認。後來借村子人其他人的錢出去花天酒地,到現在都沒還錢吧?還有,就是眼前了。抓著玉萍嫂子不放手,你想幹嘛?”

  李林說道。

  對於這個三舅,李林是真的十分的失望。

  “我今天,就厚顏無恥怎麼了?”

  陳金玉說著,用力一拽,將何玉萍拉到自己的懷裡,伸手就要拉住何玉萍的衣服往下脫。

  “金玉,你這是幹嘛?”

  這時,老媽陳金秀也走出了院子,看到這一幕,滿臉的怒容。

  “你管不著!今天我就要當著你們的面,把她給上了!”

  何金玉咬著牙齒道。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刺啦!

  何玉萍身上的衣服被死開兩半。陳金秀的整個上身瞬間光溜溜一片,只剩下一套紅色的罩罩掛在身上。

  何玉萍雙手緊緊捂住身後最後一道屏障。

  老媽陳金秀見此,就沖上去就要拽陳金玉。

  “姐!我今個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叫你一聲姐,你這次要是阻攔我,以後咱們情分就斷了!”

  但看得何玉萍白嫩的身體,陳金玉的眼睛立馬通紅一片。一隻手緊緊裹住何玉萍,另一隻手朝何玉萍那紅色的罩罩抓去。

  “斷了就斷了!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做出畜生的事情來!”

  老媽陳金秀沖了上去。

  只是陳金秀剛想要去拉陳金玉的時候,被陳金玉一腳踹了回來。

  撕拉!

  何玉萍上身最後一道遮身物被撕開了。

  “小林,你還在幹嘛?快過來幫忙!”

  老媽喊道。

  李林一愣,立馬反應過來。

  當陳金玉撕開何玉萍身上的衣物時,李林就陷入了呆滯狀。

  何玉萍的身體充滿了女人的味道,豐滿,成熟,還有農村女人長期幹活後那種結實感。與陳英青澀的身體不同,與韓菲菲的嬌媚又不同。

  聽到老媽的呼喊,在看到老媽被陳金玉踹倒在地上。李林怒吼一聲就朝陳金玉沖去。

  李林抓住陳金玉,陳金玉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李林按在地上。

  “叫你踹我媽!”

  李林壓在陳金玉的身上,抽出拳頭一陣狂揍。

  陳金玉瘋了,李林也瘋了。

  何玉萍趁著這個空檔,捂住胸前遠離了二人。

  這時候,老媽陳金秀從地上爬了起來。

  “大妹子,走,咱們先進屋!”

  “那他們!”

  “沒事!打傷了家裡

有金瘡藥!”

  陳金秀說道,然後從地上撿起被陳金玉撕爛的以上給何玉萍披上。

  顯然,陳金秀對於剛才的事情很惱怒。

  兩個女人進了院子後,將門鎖住了。李林和陳金玉就在外面一直打著。

  夏天的早上,村裡人都趁著涼快早都上山幹農活了,小孩也早都上學去了。周圍聽到動靜的人看到兩人打架,就在一邊看著。

  四五歲還沒有上學的孩子,就站在一邊喊著“加油!”

  兩人打了一會,都冷靜了下來。雙方鬆開手。

  “你等著!”

  陳金玉見占不了任何便宜,站起來轉身就離開了。

  李林起身拍打一下身上的灰塵,反身回家。

  進了院門,李林就看見了何玉萍。

  這時何玉萍已經穿好了衣服,這衣服李林很熟悉,就是老媽昨天洗乾淨兩字啊院子裡面的那一件。

  “嫂子!”

  李林叫了聲。

  “嗯!”何玉萍低著頭,還有些羞澀。

  “你是來拿藥的?”

  李林問道。

  何玉萍早上就來自己家,除了昨天答應給她抓藥外,李林也想不到何玉萍來自己家還有什麼事情。

  “嗯!”

  何玉萍依舊低著頭說道,依舊有些不好意思。

  “哦!你等一下!”

  李林進屋就去取了藥。

  藥昨天晚上李林都配好了。

  把藥遞給了何玉萍。

  何玉萍就要拿錢,李林說什麼不要。

  兩人聊了一會,老媽也忙完家裡的事,走了出來。

  “玉萍妹子,對不起啊!沒想到你來取個藥,都遇上這樣的事情!這衣服留在我這裡,我補好後,在給你送回去!”

  “不了!衣服我拿回家自己補。遇上陳金玉,我也是沒有想到的!”

  何玉萍說道,臉上依舊掛著羞澀的紅。

  “妹子!聽我的!我說補,那就是我補!”

  老媽一把奪回何玉萍的衣服說道。

  這時,李林明白了早上事情的經過。

  三舅陳金玉對何玉萍早都有了覬覦之心,早上求老媽幫忙說情,老媽反對,結果生氣離開,在門口就遇到前來取藥的何玉萍。

  怒火上身的陳金玉就動了手。

  紅顏禍水啊!

  李林回到菜墩前,繼續自己的切藥“工作!”

  何玉萍離開後,老媽就開始洗何玉萍的衣服。

  除了外面那件衣服外,裡面那套紅色的罩罩也在其中。

  老媽洗完衣服後,就將罩罩掛在了院子,然後上山除草去了。

  紅色的罩罩隨著風在院子中擺動,李林時不時抬頭看一下。

  “草!沒法切了!”

  李林將手裡的刀一扔,直接坐在椅子上盯著面前不遠處的紅色內內看了起來。

  想想剛才何玉萍離開的時候,沒有穿內內,李林心裡一陣激蕩。

  城南市場,許菁菁帶著筱雅站在李林的攤位旁邊。

  “壞人怎麼還沒來?”

  許菁菁望著菜市場入口處依舊不見李林的影子,剁了剁腳道。

  “等等吧!”

  筱雅打著哈欠說道,很明顯這個早上,筱雅還沒有睡夠。

  “往日早都到了,今天怎麼回事?莫非在睡懶覺?如果睡懶覺那就好玩了。筱雅姐,你誰懶覺,他起床,你起床了,他睡懶覺,你們倆真的是一對哎!”

  “小妮子,你胡說什麼呢?誰跟他一對?今天早上還不是被你給拉起床的!”

  筱雅白了許菁菁一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