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軍事戰爭 > 鐵血兵鋒

征戰幾人回 第0001章原始森林

書名:鐵血兵鋒 作者:妖妖靈 本章字數:412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3


  東南亞閩越地區,涼山北側原始森林。

  暴雨之下,水霧彌漫。

  典型的亞熱帶山地土壤被大雨沖得泥濘不堪,不停有碩大螞蝗從闊葉植物順著水柱落下,稍不注意,它們就鑽進了人的衣服。人在清醒的時候,根本不會察覺到這東西的存在,可是脫掉衣服,就會看到仿佛皮膚過敏一般,密密麻麻的血泡子。

  看著在作戰靴上蠕動的螞蝗,劉成武不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雖然作戰迷彩服有專業的緊線處理,內有納米防彈衣,外有雨衣,頭上頂著奔尼帽,不必擔心被這東西咬,可是他和戰友絲毫不敢停留,在這陰森恐怖的叢林裡保持戰鬥隊形勻速前進。

  劉成武和戰友們也都明白,叢林中最可怕的不是這些毒蟲猛獸,一些絞殺類植物,還有不小心陷入不死也殘廢的沼澤,遠比看得見的食肉動物或者毒蟲可怕得多。所以隊長一直帶領大家靠著闊葉植物前進,遇到藤類,都會用火線槍做一下試探,如果它們急速收緊,就萬萬不能靠近。用書生的話說,“一言以蔽之,原始森林,憋屎憋尿,放個屁都得小心。”

  此時的劉成武心中窩著火氣,兩個月前,他們七人突擊小組從神秘第六部隊被派遣到閩越地區執行營救任務,國家二號首長在閩越地區被一群確定是閩越當局所指派的悍匪攻擊,直到一個禮拜前,才得到消息,二號首長在死士的保護下,進入了這片叢林,要直接越過把邊江回國,據可靠情報,萬餘悍匪也進入了這片林子進行圍追堵截,情報對這些追兵地形容只有四個字“窮凶極惡”。而他們的任務,就是護送首長回國。

  只是,他們已經在林子裡緊張,實實在在,沒一刻停歇地遊蕩了三天三夜,除了手語,沒有一次言語上的交流,也不曾看到一個活人,更沒有發現一丁點有人經過的痕跡,如何能不憋著火?首長那麼大歲數了,就算從這樣永遠不知道下一步會遇到什麼的林子裡走出去,怕也只剩下半條命了。如果再找不到人,他們很可能面臨突擊小組組成以來,首次任務失敗。千刀萬剮,都彌補不了他們的所犯下的罪。

  前面沒有陽光,沒有空地,只有沒有盡頭一般的叢林。劉成武抹了一把臉抖抖精神,端起了自動步槍撥開了眼前的樹杈,繼續往前走。

  此時他只是憋屈找不到敵人和自己人,卻沒有絲毫畏懼,因為他們這七個人且不說平時訓練的變態,從自己二十歲開始和大家共同執行任務,也有十多年了,槍械從八一杠換成了九五式,現在又首先配備了03式5.8毫米自動步槍。軍神,說得就是他們這些如影子般在世界上存在的人。基本上槍聲一響,他們就知道誰打哪兒,怎麼打。曾經最輝煌的一次戰鬥,他們在沒有掩體的情況下,面對上百人的封鎖線,有重機槍迫擊炮的陣地,被他們七把槍壓制得抬不起頭來,一人殺寇,另一人就會在第一時間打掉火力替補的敵人……最後無一傷亡全部撤離戰場。默契得如同連體嬰兒。戰場上,他們就是最可怕的存在。

  前方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鳥鳴,前面的戰友急停,端槍警戒。這是南美叢林中特有傘鳥的叫聲,在東南亞雨林中基本不可能出現,這是警告,聲音兩短一長,這樣的叫法,說明前面有大麻煩。

  劉成武靠在一顆樹後,打開了保險,緊盯著警告聲響起的位置,全神貫注戒備,進入林子三天,從來沒遇到任何麻煩,突兀的警告,讓他有一種殺敵的迫切感。

  隊長徐虎眸子迸射殺氣,抬起了右手,擺出掌刀姿勢,往前一劈,這是說前面就算是他二大爺,都要削他驢草的了!戰士們得到指令,開了槍械保險,互相掩護推進,這時,前頭樹冠一陣晃動,露出一張滿是油彩的臉頰,那便是出去探路的偵查手兼狙擊手徐清,他低叫道:“草,別動啊!”

  戰鬥隊形處於刀尖位置的書生看到前面有什麼的瞬間,差點兒沒憋住尿,不由咽了一口唾沫,黑灰綠縱橫交錯的臉頰看不出表情,不過一定很精彩,說不定紫了,他顫聲道:“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眼前一頭野豬,你沒法走啊!”

  誰都沒想到,前面會是一頭野豬,如果他們不動作悄悄退回去,繞路走也許不會驚到這個東西,但是現在,野豬已經發現了他們,眼睛都紅了,怎麼著都當不成隱形人。

  野豬大的得出乎預料,有三四百斤,兩隻獠牙比他們帶的99式傘兵刀還要尖銳,大家都知道叢林中有一個說法,不怕群狼,只怕孤豬,它不斷戰鬥,不斷受傷,受傷後只會在沙地裡翻滾,沾上的沙石樹脂都成了它身體的一部分,皮肉如鋼似鐵,常規子彈根本打不透,就算他們神秘的第六部隊,有數十種辦法對付軍犬,甚至有辦法對付狼群。孤豬,一直都沒有摸索出特別好的處理辦法。

  劉成武在斷後,倒沒什麼擔心,看著身邊有一棵多岔的樹,想都不想就往上爬去,剛爬了一半兒,他就樂了,因為他看到書生被拽了蛋毛一樣,一機靈拔腿就跑,雖說沒有跑直線,但是野豬的靈活度不比他差,獠牙跟割草機一樣,高草被切斷了一片,幾顆小樹也被它撞斷,豬腦子豬腦子就說得就是這東西,沒有思想,露在外面的肉全是它們的食物,越新鮮越好,活的最好。

  醫生最賊了,早就上了樹,大喊道:“隊長,想想辦法!”看起來擔心,卻沒有一點兒下來幫忙的意思,誠不厚道。

  徐虎此時也在樹上,看著圍著樹到處亂串的書生,竟然有點兒幸災樂禍,道:“想個蛋辦法,書生去年一次越野跑偷懶了

,讓他補回來!”

  書生就在他們的周圍兜圈子,聽到徐虎不負責任的話,罵道:“臥槽,老子早補回來了!兒子,快給我把這畜生狙了!”

  徐清還沒吱聲,大家都聽到了火力手猛男拉動重機槍槍栓的聲音,這是06式7.62毫米通用機槍,精度大,威力也大,猛男想給書生解圍,樹上掛著徐清急急喊道:“四爹,別動彈,這畜生動作太快,你打不著它,萬一一下弄不死,惹瘋了,瞪眼天王老子都敢嘗嘗鮮。”

  猛男聲音粗獷,顯得有些焦躁,“兒子,別指望官報私仇的隊長了,你趕緊狙,你三爹要完犢子了!”

  徐清聲線沉穩道:“狙個屁,等著!”

  順著聲線望去,劉成武發現這孩子正在用軍刀把一棵樹枝削尖,他咧嘴一笑,這兔崽子有辦法了。片刻,徐清聲線沉穩地喊道:“三爹,來我這兒!”

  話音還沒落下,書生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已經跑到徐清腳下。

  大家還沒回過神來,徐清從高高的樹上一躍而下,用肩膀撞向了野豬脊背,把這三四百斤的畜生撞翻了,力道得多大?!恍惚間,徐清在林子裡狂奔了起來,旋轉跳躍翻滾,軍事動作如行雲流水,且速度極快,野豬哼哧哼哧的在後面追,大家都擔心徐清安危,紛紛開槍加以掩護。可是子彈打在野豬的身上,竟然有金屬撞擊的“叮叮”聲,直到一把狙擊弩箭射穿了野豬的後蹄子,它的奔跑才陡然停止,在地面翻滾了幾下,“嗡嗡”叫了一陣,沒了動靜。

  大家下樹走近,發現野豬的肚子上插著一根碗口粗的樹枝,刺穿了它的心臟,都沒有看清徐清是怎麼做到的。

  叢林深處走出來一女尉官,上前盯著野豬翻動著眼皮,嘴角一瞥,用06式微聲手槍在它的眼睛裡打了兩槍,不屑的像是捏死了一條臭蟲,對書生豎起了中指,罵了一聲“廢物”,走到了徐清面前,輕聲道:“兒子,沒事兒吧?”

  徐清搖搖頭,大口喘著粗氣,指著野豬,咧嘴笑道:“追我三爹,咱吃了它!”

  徐虎拍著徐清的肩膀,大笑道:“好兒子,那一下真有味道,不過,狙擊弩起的作用也不小,謝謝你媽。”

  徐清白了他一眼,道:“又占我乾媽便宜!你們幾個都愛占我乾媽便宜!”

  女尉官聳聳肩,酷酷地坐到了一邊,道:“別理他們,他們就這貨色。”

  惹出這事兒,全是隊長徐虎的錯,有警告了還前進,少不了被大家一陣數落,自己灰溜溜的去扒野豬的皮,準備烤肉。叢林不能生火,可是他們分隊卻偏偏生了,而且非常默契的沒有說閒話,因為這個時候引一些敵人過來,不是什麼壞事兒。

  烤肉還得猛男來,土生土長的東北人,絕對是烤肉的行家,大家佈置好了警戒線,圍在火堆邊做簡單的休整。

  看著徐清眼饞的樣子,劉成武心口洋溢著一股暖流,算起來,徐清加入隊伍,已經有十二年了,他這輩子都忘不了,把這小孩兒從北方地區震後一堆碎山石裡挖出來的可憐樣子,那雙無助卻空靈的眼神俘獲了他們這支隊伍所有人的心。

  這孩子沒有名字,山裡人叫他山兔子,吃百家飯長到了六歲,一場地震,就活下來他自己。隊長直接找到了第六部隊司令員,堅決要把他帶到第六部隊養大,讓他和自己姓徐,因為眼神,也許還有一些其他原因,取了清這個名。以後,自己是他的二爹,書生是他的三爹,猛男是他四爹,醫生是他五爹,毒蛇就成了他乾娘,日子甘之如飴。

  因為怕報復,只有隊長成過家也離婚了,自己這些人的父愛母愛,全放在了他的身上,送他到各地拜拳師學藝,小心翼翼地培養,如今已經十八歲了,成了大人,也成了能獨當一面的戰士,讓人欣慰。他跟隨大家一起行動有兩年,這次行動隊長才把狙擊槍交給了他,算是他的成人禮物。

  吃完了東西,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叢林的壓抑讓他們這些人再次嚴肅起來,徐虎看了看手錶和指南針,對徐清道:“三天三夜的急行軍,大家都不是最佳狀態了,找幾棵沒問題的樹,休息一下,天亮再繼續行動!”

  徐清又上了樹,非常敏捷,輕盈如猴子一般。這上樹的本事可沒人教他,到現在大家都不知道那雨後光滑而且高的樹幹,他是用什麼位置發力上去的,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像是一種天生的能力。

  找到幾棵無比粗壯的樹,他朝著大家招呼道:“這裡不錯,比較安靜,上面有蟻酸,蟲子和蛇都不敢上來,這大雨,螞蟻早搬家了,應該沒問題!”

  穿著雨衣,渾身也被大雨澆透了,雖然是亞熱帶,剛才也烤幹了不少,可還是非常冷,劉成武哆嗦著上了樹,從軍用背包的側面取出水壺喝了一口燒酒,才舒服地靠在了樹幹上。

  他們這次接到的任務是高度保密任務,二號首長來閩越地區訪問,其實是有戰略意圖的,這個養不親的兒子在半年前扣押了華夏二十艘漁船,上百漁民,老人家主要目的是要培養閩越當局的對手,武力奪權,徹底把閩越變成華夏附屬地區,首長有這樣的遭遇,應該是消息暴漏,被閩越當局先下手為強了,既然是消息暴漏,就一定有奸細,奸細很可能是京都首長團隊中進行諜報工作的人員。

  若真是這樣,他們來這裡也不會是什麼秘密,這一路行軍,說不定都被人家看著呢,這次任務一定不會那麼順利。

  劉成武靠在樹上胡思亂想,沒有察覺距離他們幾十米的樹下,有一隊人馬如幽靈般詭異地朝著他們的位置摸了過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