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軍事戰爭 > 鐵血兵鋒

征戰幾人回 第0002章反撲殲滅

書名:鐵血兵鋒 作者:妖妖靈 本章字數:451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3


  天色已然完全暗了下來,月亮被厚厚的雲層遮擋起不到任何作用,若不是空中時不時閃過一道霹靂,就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境地。

  人影越來越近,“啪”的一聲脆響忽然從那支幽靈般的隊伍中傳了出來,動靜雖然小之又小,可是在這個安靜的環境當中,顯得格外突兀,劉成武條件反射地彈了起來,瞬間肩靶端槍,順著枝葉的縫隙伸了出去,03式自動步槍瞄鏡有夜視功能,他看到一隊頂著M1鋼罐的如同猴子一般的人馬正緩緩行來。

  M1鋼盔是二戰時期北美戰士戴的鋼盔,北美戰士對它有個愛稱——鋼罐,隨著韌性更強的凱夫拉材料問世,這種鋼盔早已經成了收藏品,這些閩越猴子還頂著,可見還是窮。

  裝備精良的大家不敢懈怠,閩越猴子是叢林戰的行家。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戰爭初期,華夏戰士在林子裡吃了這幫人不少的苦頭,後來來了比他們更會打穿插的廣西兵,配合炮火攻擊,迫使他們放棄了涼山地區。後來華夏戰士也不敢深入打縱深,無奈撤出了戰圈……等等戰鬥案例,讓突擊小組不得不萬分警惕。

  因為環境問題和瞄鏡局限性,看不出他們的人數,無線電耳機中傳來徐虎的聲音,“等他們過去,居高臨下打他們後背,記住了,首發命中!”

  這是一個絕對正確的指令,就這樣把他們放過去了,不是他們隊伍的風格,必須得吃了!全然沒想到……砰!一發子彈打落幾片樹葉,穿透幾棵樹枝,竟然是朝著猛男射去,根本搞不明白這幫閩越猴子是怎麼發現的他們,但是沒有別的辦法,徐虎怒喝了一聲,“打!”

  所有的人的反應奇快,一刹那,周圍樹冠下,伴隨著三連發點射的聲音,一道道火舌朝著下面的敵人飛去。第一波開火,幾隻閩越猴子被一槍斃命,尤其是那個朝著猛男開火的猴子,一發子彈精准得射入了他的脖子,血花四處亂噴,伸手捂都捂不住。

  劉成武冷靜的觀察敵人走向,一些閃躲不及的猴子被嘴裡不停喊“草泥馬”的猛男手中的重機槍榴彈撕扯成了碎片,陣形混亂不堪,從他們的表現來看,顯然是沒想到樹頂有人,那一發子彈不是走火就是試探。

  戰士們武器精良,且是居高臨下,讓猴子們第一時間吃了大虧,可是這群猴子顯然打慣了叢林戰,沒多時就尋找掩體還擊起來。

  每三發子彈當中都有一發曳光彈,即便是能看得清敵人大概的位置,一分鐘後戰士們已經沒有什麼有效的攻擊了,樹枝碎裂和子彈橫飛的聲音交織在一起,只是聽起來非常激烈。

  劉成武一梭子子彈打完之後,發現自己的槍起到的只是一個火力壓制的作用,就不再浪費子彈。

  他停火一瞬,“砰”的一發子彈在他頭頂炸出了一堆碎屑,驚出一身冷汗,暗罵一聲,急忙順著子彈飛來的方向射出三發子彈,然後抓住了樹幹繼續往樹上竄,再次尋找了一個位置準備還擊,這幫猴子還真有本事。

  隨後,他聽到耳側傳來一聲巨大的聲響,底下一棵樹幹爆開,那個朝著自己開槍的猴子被徐清一槍掀開了頭蓋骨,狙擊槍爆頭那是真正的爆頭。完全爆了的那種。紅白交錯的物質和泥水混在一起,特別製作的豆腐腦。

  徐清拿的是一把09狙,雖然達不到世界最先進水準,可終究也是一把成熟的反器材武器,這麼短的距離,根本不用怎麼瞄準,不管猴子躲在哪裡都是一槍斃命。這孩子,是天生的狙擊手。

  其他人的槍聲持續不斷,卻基本沒有效果,只有徐清還能有效消滅敵人。

  劉成武瞅了一眼敵人,發現他們的陣形在不停變化,被敲掉了三個帶隊的,徐清的方位已經被火力壓制得不敢露頭,幸虧是樹幹粗壯,敵人也沒有反器材武器,徐清藏好了就不用再動,恰巧猛男也在換子彈,自己這邊火力頓時弱了很少,閩越戰士可算找到了還手的機會,子彈一毛錢八發,先來他一百塊的,把戰士們都打出了火氣。有一個猴子居然算好時間,朝著樹冠上扔了一枚手榴彈,攻擊目標自然還是擁有重火力猛男。

  被這種高爆手榴彈炸到還了得?他抱著槍條件反射的就做了一個軍事規避動作,只是,打昏了頭,忘了自己在哪兒了,一臉懵逼,一頭朝著樹下栽去。

  一幫閩越猴子正愁找不到目標呢,猛然馬上成了他們重點照顧對象,可憐的樹,長了幾年才成了這樣,有一半被可惡的人類打成了一堆木屑。好在夜黑風高,子彈沒啥準頭。

  徐虎保持了應有的指揮官素質,這情況再打下去就出事兒了,當即道:“閃光彈掩護,快撤!”

  命令一下,幾枚閃光彈拋下了樹,“噗噗”幾聲悶響,刺眼的強光爆裂,戰士們都閉著眼睛,也感到了黑暗中這種強光的刺激,閩越猴子更是慘號一聲,趁著他們眼瞎,幾個隊員迅速翻身下樹。毒蛇早看到了這支隊伍藏得賊好的最高指揮官,專門跳到了他的身邊,罵道,“du.ma.my”手中軍刀寒光一閃,割斷了他的喉管,拋下了幾枚高爆手雷,快速朝著林子深處竄去。

  猛男的臉原本就黑,此時更黑了,端著重機槍怒道:“老子斷後!”

  當然不能一個人斷後,分成兩組,一組火力壓制,另一組間接撤退,脫離了AK47有效射程後,徐清留下繼續阻擊敵人,發現敵人沒有追上來,和大家會和。

  跑出大概兩公里,徐虎喊道:“停!”

  大家喘著粗氣蹲下,輕點彈藥。醫生剪開了猛男的袖子,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劃傷,流血不止,先用血盾止血,然後灑消炎藥末,再進行了包紮,醫生是家傳中醫,從戰爭年代曾祖輩就是軍醫,實打實的子承父業,在場沒有誰不日日夜夜惦記著他的救命之恩。

  從頭到尾猛男也沒喊疼,想起剛剛幹得傻事,就罵罵咧咧個不停,“窩囊!真他娘窩囊,差點兒完犢子了!遭遇戰不是沒打過,但是哪兒打過這麼窩囊的?被人從樹上揍了下來!”

  醫生也生氣,不過他還是笑道:“你是自己掉下來的!”

  猛男眼珠子一瞪,“老

子是被手榴彈炸下來的!”

  書生換了一個彈夾,心有餘悸,道:“二裡歸來人事改,十年猶幸此身存啊!”

  這仗打得,劉成武也是心有不甘,察覺到了隊長的目光,他悠悠道:“別掉書袋子了,從槍聲的分佈來看,這幫閩越猴子頂多五六十個,被咱們幹掉了二十來個,剩下三十個頂天了,我估計,也是閩越地區當局派進來的分隊,任務是尋找二號首長。”

  “我剛和這猴子打了照面,他們的裝備其實比野人強不了多少,特別狼狽,他們是比咱們先進來的,肯定被這林子折磨的比咱們慘!”毒蛇用水坑裡的水洗洗臉,道:“就是打蒙圈了,咱們在樹上施展不開手腳,加上視線不好,要是白天……哼!”

  毒蛇這麼一說,書生笑了,“小娘子發出如此聲音,要死人啊!”

  大家不再言語,這是心照不宣地要反撲了。

  徐虎眸子裡佈滿了殺氣,和劉成武商量了片刻,開始分配任務,“兒子,回去看看這幫猴子在幹嘛,搞點兒動作,把他們引到咱們剛才經過一片空地,猛男,你選個地方架機槍,子彈口徑換大的!等猴子進了空地,書生和醫生從後麵包過去,打他個殲滅戰!”

  華夏是玩兒陰謀詭計的祖宗,徐虎更是深得精髓,加上劉成武這麼個戰爭心理學碩士,閩越猴子完全想不到,他們那六七個人就敢殺個回馬槍,況且剛才徐虎率隊的戰術撤退,已經讓他們以為是潰敗,於是,看到徐清似乎是迷路的身影,瘋狂的追了上來,嘴裡嘰裡咕嚕的不知道在喊一些什麼,三十個人,三十條槍被引到了空地,看似疲於奔命的徐清忽然駐足,在地面滑動,順勢回身趴下,扣動扳機,09狙猛然一顫,水花迸射,一發子彈在一個追得最歡實的猴子臉上炸開了洞,血水混著雨水濺了他們隊友一身。

  閩越猴子當即察覺到了不對勁,剛想撤走,06式通用機槍每分鐘700發的射速,如同割麥子一般把他們放平在了地上,面對這八百米有效射程的重武器,他們幾杆破AK只能撤退,可是往哪兒撤?戰士們同時開火,一時間血霧彌漫,慘烈情況就像是修羅場一般。

  敵人只剩下一個,不知道是不是命好,一發子彈都沒打著他,他握著一把AK,扭頭看著身邊血肉模糊的戰友,雙腿忽裡忽外地打顫,他們果然只有七個人,隊長下達追擊命令是對的,可是,隊長若是知道他們是七頭魔鬼,還會下達這樣的命令嗎?

  看著七個臉上塗滿油彩的人從草叢中走了出來,槍口全指著他,他嚇瘋了,把槍扔到地上,脫起了褲子,當他把內褲也脫下來的時候,毒蛇暗罵了一聲,轉過頭去,這只閩越猴子舉起了自己白色的內褲,跪在了地上,然後看到一個身高足有兩百三十公分的壯漢走到自己的面前,用仿佛來自地獄的聲音問:“不牛逼了?”

  他自然是聽不懂的,可是看到指向自己眉心的槍口,他都懂了……

  從徐清吸引火力,到將敵人全部殲滅,總共不到五分鐘,看似是戰術的成功,其實單兵作戰能力也是一個完全不可忽視的因素,只要這群猴子從四面任何一方有效還擊,逃開重機槍的掃射,依舊可以像之前一樣找空位還擊,讓他們有了掩體,就不那麼好打了。

  沒有再回去,只是打掃了一下眼前的戰場,整整三十具屍體,除了被機槍子彈的打成篩子的,全是被一槍斃命,就算有活口,他們也不會留下,因為華夏軍人對閩越猴子都有怨氣,戰爭年代有些女俘虜,鞭打侮辱且不說,還被他們將螞蝗放在胸口,這些事情讓戰士們都不忍提及。

  一共有二十七把AK47,三把鏽跡斑斑的MP5衝鋒槍,彈藥口徑根本不一樣,沒法補充,只把一些手雷手榴彈收集了起來,槍械和屍體下全佈置了詭雷,槍聲必然會引過來一些同類,到時候一定夠他們喝一壺。

  乾糧也沒找到多少,倒是醫生補充的藥品非常之多。

  在林子裡呆了這麼久,總算是狠狠地揍了他們一頓,而且是一場七個人組成的圍殲戰,隊伍的氣氛活躍起來。

  猛男報了一手榴彈之仇,嘴裡“爽”個不停。

  劉成武臉上也不自覺地掛出了笑容。

  書生搖頭晃腦道:“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啊!”書生是漢語言文學的博士,當年的大學生兵,帶軍銜深造,不少大學請他去當教授,書法字畫可以賣到一平方尺70萬,都不曾去,只是不願意離開這個綠色軍營。

  得到真傳的徐清不急不慢地接了一句:“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惹的大家一陣哄笑,徐虎道:“兒子,讓你三爹自己感慨感慨得了,你接什麼茬呀?”

  書生把玩兒手榴彈,當成毛筆,淩空寫字,道:“誒,瞧你們哈,咱們七個人,雖說在為國家發光發熱,可是和空氣一樣,沒有外人領略咱們的英雄風采,咱們自己得懂得欣賞自己呀!”

  猛男傻呵呵的笑著,道:“可不咋地,要我說呀,就得出本兒書,等咱哪天完犢子了,留下點兒東西發光發熱,你說是不,兒子?”

  猛男這句話把熱鬧的場面頓時說冷了,看著大家,傻大個眼睛馬上瞪了起來,道:“咋地了?爺說得不對麼?”

  沒人理他,倒是毒蛇說道:“小清,等這次任務完成了,讓隊長把你調走念個軍校吧,去後方部隊帶帶兵,我們走走關係,讓你一兩年混個陸航旅旅長,轉業後怎麼也是個處級幹部,不想念軍校也行,這次任務完成了就轉業,拿著補貼念個大學,反正,別當兵了。”

  徐清不知所謂,道:“為啥呀?”

  這些話劉成武都聽到了耳裡,看了看周圍陰森的環境,摸了摸還有些溫熱的槍管,再看著孩子清亮的眸子,還有油彩下那張帥氣有棱角的臉頰,道:“小清,聽你乾媽的話。”毒蛇倒是積極,把他的心裡話也說了出來。

  “我!”徐清還想說些什麼,遠處一枚緩慢升空的信號彈刺痛了他們的雙眼。徐虎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抬起了手,示意停止前進,抬頭望了片刻,聲音急促道:“隱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