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軍事戰爭 > 鐵血兵鋒

征戰幾人回 第0006章巨人蜈蚣

書名:鐵血兵鋒 作者:妖妖靈 本章字數:373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3


  巴菲特乘越野車上前,聞著空氣中滿是硝煙和血腥味道下了車步行到徐虎戰死的區域,根本沒屍體,他只能撿起那把被炸得不成樣子的03自動步槍,隔空間對話道:“軍人的天職是什麼?你們當然會說,是保衛國家,可是我不這麼看,軍人的天職,其實是戰死沙場,我的兄弟們被你們幹掉,我為他們自豪,也怪不得執行命令的你們,可是,那種手足情,你應該懂吧?每天晚上一閉眼,就看到我的兄弟們在我床前跪著,我必須為他們報仇!徐虎啊,我不僅要你死,我要你們這支突擊隊,全死!告慰我弟兄們的在天之靈。”

  話落,淚也落。

  環境並沒有隨著徐虎的犧牲有任何改變,叢林前頭是還是叢林。一夜的急行軍,他們只走了五裡路,環境實在難走,沒有了徐虎這個主心骨,他們的心裡都有些滄桑和孤寂。

  劉成武使勁甩了甩頭,不讓徐虎犧牲那些負面情緒影響到他的思維,他現在是帶隊長官,一定要保證頭腦的清醒。敵人有車,總會追上來,得讓他們的車失去功能。看著年少的徐清,還有猛男背上的首長,他說:“書生,留下佈雷吧!”

  大家都停下了腳步,看著劉成武,目光堅毅,書生放下了背包,把食物和淡水都分給大家,彈藥也留給了大家,把所有的手雷手榴彈地雷,還有炮彈,全收集了起來,道:“天山雪後海風寒,橫笛偏吹行路難啊,終於等到你這個命令了,你們快走,我遲點兒就能追上你們!”

  劉成武道:“誰讓你自己留下了?大家動作快點兒,把你們的看家本事都拿出來,坑死這群猴子!”

  徐清小聲道:“為什麼之前不布?”聲音中全是委屈,腦海中飄起徐虎的音容笑貌,傷心不僅上了心頭,也下不了眉頭。

  毒蛇柔聲道:“咱們沒時間,如果搶時間,很難保證不被他們圍起來,小清,什麼局勢,你也明白,隊長不去,誰去?”

  徐清倒著提槍,顯得有些疲憊,輕輕搖頭,道:“我寧願是我。”

  毒蛇眼眶含淚地捏了捏徐清的臉頰,摸摸頭,整理整理衣領,“誰都想代替他留下,可是軍令如山。”

  “再有,天下無不散之宴席,咱們在一起的時間,也許太久了。”書生的心情也不好,實際上,大家的心情都很差。

  一邊是河流,一邊是林子,容車輛經過的,只有一道河床,書生是佈雷的行家,在大家的協助下佈置了一片連環雷陣,六十米長,爆炸範圍覆蓋了三百米,後方全是引發地雷,餌雷在最前面,餌雷一爆,連環雷陣同時爆炸,四輪車而已,就算是來了帶履帶的,也照樣走不過去。

  耽誤了小半天的時間,負責警戒的徐清得到了有效的休息,當大家繼續前進的時候,又是陽光明媚的一天。終於到了河流拐彎的地方,放眼望去,是一片潮濕而且遮天蔽日的森林,抬頭遙望,已經能看到雪峰了,望山累死馬,還得走十多公里。

  古樹比涼山下的還要粗壯,樹與樹之間,只能供兩個人並排通過,給人以無形壓力。這片林子也不知道存在了多久,林子入口出全是爛掉的樹枝樹葉,像是一層厚厚的地毯,有一股噁心刺鼻的味道,讓人非常不舒服。書生已經一口吐了出來,扶著樹幹,臉色蒼白,顯得特別疲憊。

  醫生上前拍了拍他的後背,道:“兄弟們,戴上防毒面具吧,這裡可能有瘴氣!”然後低聲問:“書生,沒事兒吧?”

  書生擺擺手,道:“沒球事兒,動作太多了,傷口疼,歇歇就沒事兒了。”

  因為又進了森林,大家的速度再度慢了下來,有雪峰這個座標,再不用拿出指南針和地圖對照,深入林子大約一公里左右,道路完全被盤桓的樹根和尖銳的藤蔓阻擋,加上不知道裡面有什麼的蒿草叢,劉成武只能讓大家先停下。

  劉成武有些著急,臉色前所未有的差,停不能停,又走不了,百無聊賴,他抽出一根煙來,摘下了防毒面具,吞雲吐霧,心道,可別最後沒死在敵人手裡,死在這林子裡了。他們倒是沒什麼,首長和小清也交代在這裡,那得多揪心?

  沉默了很久,劉成武把煙頭彈進了前頭草叢,這時候也不用擔心勞什子森林火災了,燒乾淨最好。曾經有一次,他們被林子所困,指南針被磁場影響,陰雨連天不識得前路,可不就一把火燒了三十裡叢林麼?霸道也好,細緻也好,他們總能想出最有效的處理辦法,如今,不知道是環境原因,還是因為大家都累蒙了,仿佛身處巨大泥潭,找不到那種淋漓盡致的感覺。有時候在大自然面前,人類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渺小。

  佇立良久,草叢中煙霧繚繞的地方,似乎有些東西在往出爬動,在最前面的書生以為是眼花了,使勁眨動幾下,湊近了觀察,忽然像見了鬼一樣的往後退卻,叫道:“蜈蚣,好多蜈蚣!”

  叢林中沒腿或者腿多的蟲子,總是讓人頭皮發麻,大家把手電筒照了過去,不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幾十條身長足有二十五公分,黑色身體,紅

色腿腳的節肢動物正源源不斷的竄出來,除了一些瘋狂的生物學家,正常人對這東西都唯恐避之不及。

  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看熱鬧,大家快速用工兵鏟在大家身邊挖了一個土壕,毒蛇將一枚汽油彈引信拆了,將凝固燃料放在壕溝裡點燃,給大家佈置了一道火線防禦,密密麻麻的蜈蚣從草叢中爬了出來,有些進了火堆,被燒焦了,為了確定這些蜈蚣是不是煙趕出來的,猛男也把一支煙頭扔到了草叢裡,果然,這東西似乎特別怕煙,竄出來更多,道:“三哥瞅你那慫樣子,大驚小怪!”

  書生像是特別怕這種腿多的東西,躲在火圈兒裡一動不敢動,氣息有些不順道:“看過個電影,鐵雞鬥蜈蚣,蜈蚣怕雞,你們有沒有誰屬雞的?把這東西嚇跑!”

  猛男冷著臉,道:“雞沒有,巴有!”然後大大方方的走出了火圈兒,伸手就抓起一隻,研究了片刻,道:“巨人蜈蚣,這地方的特產,非常兇猛,會主動攻擊,不過不會依附,二哥,這其實是個不壞的消息。”

  醫生問道:“怎麼說?”

  劉成武道:“有這麼兇猛的東西成推出現,就不會有其他生物,前面一大段距離都很安全,它們咬不破我們的作戰服,又不會依附,咱們可以快速通過!”

  書生聽後,就蹲了下來,渾身開始瑟瑟發抖,猛男大聲道:“三哥,怪不得毒蛇說你是廢物,有必要怕成這樣嗎?”

  可是書生卻根本不回答,抬起手,示意大家別理他,大家這才發現了他有些不對勁,醫生急忙把他放平在地上,摘下防毒面具,一看那青黑的臉色就知道壞了,道:“他中毒了!是不是有蜈蚣進來了?”

  書生艱難道:“腰像針紮一樣,閩越猴子刀上有毒!”

  醫生急忙解開了他的衣服,翻開後背,用刀子割開了他腰間的一點傷口,一股黑血就流了出來,醫生用手套沾起一點聞了聞,一股刺鼻的腥臭,毒源果然在這裡。

  運動過量,毒素已經開是在書生全身擴散,已經出氣多進氣少,嘴角時不時得溢出一口白沫,非常痛苦。

  徐清和大家什麼忙都幫不上,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只能依賴妙手回春的醫生。福無雙至禍不單行,身陷如此境地,書生忽然中毒,讓人猝不及防,大家難過的想,書生會不會窩囊的死在這裡?

  只有專於此道的醫生非常冷靜,現在他們的手裡已經沒有任何的解毒藥物,之前從閩越猴子身上扒下來的藥物,也沒有一種是這種毒的解藥,他當機立斷,道:“猛男,抓一條蜈蚣給我,我要以毒攻毒!”

  醫生說什麼,他們都得照做,猛男利索得抓回來一條交給了醫生,在把蜈蚣放在了書生背後之後,大家發現,蜈蚣見到這些毒血,顯得非常亢奮,可是沒多久,蜈蚣就死了,醫生見有門兒,忙讓猛男多抓了一些,隨著蜈蚣一條接一條死,書生發抖的情況好了很多,大家的心漸漸放進了肚子。

  徐清早掛滿淚痕的蒼白的臉,掛出了笑容,把書生捧在自己懷裡,無力道:“不能再死人了!”

  過了好久書生才恢復了神智,艱難的笑笑,虛弱道:“小清,你知道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個成語是什麼嗎?是,虛驚一場!以後三爹教你的書法,還得練呢!從六歲開始練,算是童子功了,以後這也是一門吃飯的手藝……”

  徐清點著頭,哽咽道:“三爹我背你走!”

  書生死死抓著徐清的手腕兒,還走什麼啊?他淚眼朦朧,不停的說:“不公平,不公平啊!”話說完,書生身體抽搐,接下來的話,怎麼也說不出來了,看樣子,是傷口非常疼。

  醫生讓徐清離開,剛讓書生再趴下,還沒有放平,“咻”得一聲,一發子彈穿過林子,穿透了書生身體不知道哪個位置,大家的神色都是一僵,徐清身體像過電一般猛然一震,快速竄上了樹,端槍順著子彈的來路找人,狙擊手沒找到,可是他看到身後一大批兵馬正在組織入林子,他從樹上跳了下來後。醫生已經把書生拖到了樹後,還沒有坐穩,一枚火箭彈就射了過來,幸好是打偏了,炮彈打進了前面的藤蔓當中,爆炸後濃煙四起,大批蜈蚣四處逃竄,稀裡糊塗地給他們開了路。

  雜草和彈片全傾瀉到了他們的身上,猛男怒聲道:“兒子,把那個炮手幹掉!”

  徐清目光血紅,把炮手的腦袋鎖定在十字瞄準標記上,正要扣動扳機,他拉動槍栓下了一發子彈,扣動扳機,身體猛然一陣,後坐力讓整棵樹都在顫動,是一發高爆彈射出,那炮手脖子以上完全變成了一堆肉泥。

  他抽泣著幹掉了炮手,急忙挪到了醫生和書生面前,心中一緊,書生的腰已經成了一片血紅,可是剛剛子彈明顯打得不是這裡,看他的嘴裡不停往外冒血泡,醫生翻開了他上身衣服,果然是胸腔中彈。這肯定是肺葉受傷了。

  醫生用渾身解數止血,根本沒有什麼作用。

  看著書生的樣子,大家各自找掩體回擊,不再控制彈藥,子彈帶著他們的怒火射出,打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