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軍事戰爭 > 鐵血兵鋒

征戰幾人回 第0011章藝高膽大

書名:鐵血兵鋒 作者:妖妖靈 本章字數:384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3


  徐清只拿了他們一把槍,補充了六個基數的彈藥,取下了他們身上所有的手雷,有了這些裝備,心裡踏實了不少。他一直跟在隊伍的後面,五百多特戰隊員,多是來自不同的地方,隊伍和隊伍之間大多不認識,也沒有過分的清點人數,重要的是他們都累懵了,根本發現不了一支小隊已經死在了他們的身後,更發現不了,一個人,已經混跡在了他們當中。

  徐清再沒有對其他人動手,只是跟著這些人,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也在思索,怎麼才能給他們造成巨大的傷亡。

  這片林子被劉成武和敵人先後篩了一遍,已經沒有那麼多危險,除了沉悶的行走聲音,安靜得讓人頭皮發麻,忽然,隊伍中一個閩越戰士直挺挺摔倒,渾身抽搐,緊接著一堆人像是商量好了一樣摔倒在地,引起了隊伍的恐慌,徐清冷眼旁觀,一眼就看出來這些人中毒了。

  巴菲特從隊伍頭前折回,檢查了這幾個人的情況,一臉慍怒,用英文罵道:“誰讓你們隨便喝林子裡的水的?”

  徐清覺得有些可笑,他們的身上居然沒有乾淨的水了,原始森林的水怎麼能隨便喝?往前走一直在爬行,出林子還需要至少五六公里,水流這麼長的距離,早已經不知道沾染了什麼毒素,要想喝乾淨的水,必須要順著水流找源頭。這隊中毒的特戰隊員顯然經驗不足。

  閩越猴子已經口乾舌燥,他們若是想保持戰鬥力,一定會找水源,巴菲特不在乎他們的生命,但是他不能不在乎自己可以使用的戰鬥力。

  剛才巴菲特已經派出偵察兵探過路了,為了保險起見,他一定會帶幾個人親自出馬,這也許是個機會。

  徐清和劉成武學過戰爭心理學,判斷十分準確,果然,巴菲特沉著臉帶了兩三個人走向了黃泉路,讓其他人在此地休息。

  徐清找了個安全的位置低聲道:“二爹,乾媽,記得咱們經過得那個源頭嗎?巴菲特會在那裡出現,咱們就在那裡把他幹掉。”

  徐清幾個人清晰的記得那個源頭的位置和距離,他們的水源就是在那個位置補充的。計算著時間,徐清小心翼翼的脫離隊伍,繞路跟著巴菲特。

  剛一動,徐清發現隊伍裡有一個人同樣站起了身,鋼盔下金色的發梢仿佛陽光般刺痛了徐清的雙眼,他的肩上扛著一把改裝過的G90狙擊步,這槍自己曾玩兒過,重十六斤,有效射程八百米,比起華夏八八狙差遠了。可是這人偏偏就用了這麼一把槍。

  徐清絲毫不敢懈怠,這個狙擊手一直以來都如同鬼影一般跟在他們的後面,根本不輕易開槍,但是槍聲一起,必有人倒下,這人狙殺了一名首長的保鏢,三爹也是死在了他的槍口下,放下仇恨,用旁觀者的視角來看,這個人的狙擊手段,放眼全世界,都是頂尖的。

  徐清悄悄跟在了他的身後,低聲道:“二爹,乾媽,他們還有個高手,等我收拾了他,再動巴菲特。”

  “小心點兒,巴菲特交給我了!”毒蛇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和徐清說了這幾個字,言辭冰冷,已經宣佈了巴菲特的死刑。

  徐清不緊不慢,不遠不近的跟在這名狙擊手的身後,目光一直放在他的雙手上,右手握著狙擊槍槍柄,把狙擊槍抗在肩上,左手瀟灑擺動,食指前後都不離開他的褲線十公分。徐清順著看去,他大腿外側,掛著一把銀色沙鷹,槍套沒有扣,只是槍管插了進去,他的食指總是能輕而易舉的將那把沙鷹勾出來,徐清估計,他讓他的沙鷹具有攻擊力,前後可能用不了三秒。

  這人忽然停下了,徐清忙挪動腳步站在一棵樹後,手腳麻利地上了樹冠,往下看去,心中一緊,那個狙擊手居然消失了,他發現自己了?不可能!他的本事可能不是最強的,但是跟蹤這點信心,他還是有的。

  徐清讓自己保持頭腦清晰,回憶起了這個人的動作。狙擊手走路的時候都非常輕,如此高強度的追擊,他非常疲憊,可是每一步,都不曾淩亂,腳下都是鬆軟的草地,他仍然能掌握平衡,這個人的叢林狙擊經驗,不亞於自己突擊隊的任何一個人……徐清瞳孔縮成孔,射出一道針芒,他感覺到了危險。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其實很對,很多軍事評論員說,世界超一流的狙擊手,都被三流狙擊手幹掉了,扯淡!成者王侯敗者寇,三流並不三流!贏就有贏的道理!道理是什麼?就是天時地利人和!”

  書生曾說的話,如風一般刮進了徐清心坎兒,他說:“天時地利很好理解,天氣和狙擊陣地的選擇,人和,說得是心理,不管做什麼行業,心理學都必須懂,一個人精神緊繃起來,你如何讓他放鬆,一個人非常輕鬆,你又如何讓他緊張?都是要學的。”

  在樹上,徐清取出了一個彈夾,把子彈係數摳了下來,擰開彈頭,倒出了火藥,剩下了黃澄澄的彈殼。找到了閩越猴子衣服上的線頭,一條一條地抽了出來,將子彈殼綁在了一起。

  “道理誰都懂,得說具體的!”在當時,聽到書生的話,正在練靶的劉成武停了下來,道:“狙擊手在潛伏的時候,都會給自己設計一條警戒線,真的高手,就算是確認安全的位置,也會佈

置,因為戰場變數很大,安全隨時都會變成危險,所以你要靠近狙擊手的時候,一定要看腳底!”

  因為劉成武一句話,徐清被徐虎倒掉在沙堆上,在高壓水槍的衝擊下,在他媽沙子裡找小米,找不到一百顆,就不許吃飯,狠心的徐虎其實就往沙子裡扔了十幾顆小米。硬生生地把徐清逼出了一點兒強迫症。

  後來徐清問劉成武,“我要是忌憚他近身肉搏戰,我要怎麼辦?唔,意思就是我不想靠近他,想用步槍幹掉他。面對面搏擊太費力氣,我想在萬無一失的情況下,一槍幹掉他!”

  “一般頂尖的狙擊手,反應速度都非常快,都在2.5秒以下,而且他們對危險有敏銳的察覺,就算你的槍對著他的眉心,他會判斷你扣動扳機的一瞬,加以閃躲,很難擊中他,你就要讓他緊張起來,你想想,一把牌局,你是老千高手,十拿九穩的贏了,可開牌的時候,你卻輸給了一個人,你還敢繼續玩兒下去嗎?”劉成武和自己陰險地笑笑,“把他的警戒線拆了,換個方位,換成自己的,吸引他動作……你想想,自己的警戒線不見了,碰到了別人的警戒線,他心裡是一個什麼感覺?老百姓遇到了鬼打牆有多恐懼,他就有多恐懼!”

  徐清纏好了彈殼,眯起了雙眼,認真看著附近的區域,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在他面前不懂聲色的消失,所以,他一定是在這高草堆中找了一個地方佈置了狙擊陣地……

  殺手榜上有一個人,排名第十,名字很簡單,叫傑克,可是他的外號卻很唬人,幽靈殺手。沒有對手見過他的樣子,見過的對手,都被他殺了。他肩頭背著一把G90狙擊步,其實只是個障眼法,槍械內零件,都是M200的,有一次,他要打擊的對手跑到了他三千米外,放心得朝著傑克的位置豎起了中指,結果被一發帶有螺旋紋的水銀彈直接穿透了腦門兒,他說,那個人就算再跑一千米,也得死,因為我最遠能打四千五百米。

  外國一些軍方根本不相信,華夏表面上也不相信,可是華夏科學院一些老人家說,中正式步槍,一萬米外還有殺傷力,只要看得清楚,能打掉一萬米外的目標都有可能。

  傑克是一個非常自信的人,認為誰都怕他。

  忽然之間,沒有任何預兆,也沒有任何槍聲,傑克猛然從地面挑起,前後不到半秒,一梭子子彈激起了他身邊不遠處的一片煙塵,草木被打得稀碎,傑克只想抱著自己的第六感大大得親一口。可是在他快速移動起來沒兩步的時候,他回頭看了一下子彈所攻擊的位置,耳際就溢出了一股冷汗,中計了,敵人根本沒有發現自己!

  傑克用更快的速度奔跑,因為他堅信,一定有槍口鎖定著他的頭,在全力衝刺的一瞬,他的身體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停了下來,看著腳下隱藏在草叢中的綠色細線纏繞著的兩枚彈殼,他小心的蹲了下來,檢查自己的警戒線,已經被拆掉了。就在剛剛,有人靠近了自己的狙擊陣地,但是沒有發現自己,卻一梭子子彈把自己打了出來。

  傑克想逃開這片有敵人警戒線的區域,可是加速衝刺,他總是能聽到彈殼相撞的聲音,讓他覺得自己是一個一絲不掛的小丑,在大庭廣眾之下表演,每當他想仔細檢查警戒線的時候,都會感覺到有人拿槍口對著自己。動也不是,停也不是,他的心跳逐漸加速。為什麼自己往哪兒跑都能撞到他的警戒線?

  剛才還是一片人畜無害的叢林,現在只覺得一片肅殺。落山風刮過,他嗅到了一股冰冷的殺氣,敵人沒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讓他的雙手都開始顫抖。

  實際上,徐清就在他的頭頂,觀看他的表演,三十六計裡有一計叫做打草驚蛇,這也是他剛才做的事情。

  當初,劉成武系統的給徐清講解了心理學,只是給他開啟了一扇大門,但是徐清專門就戰爭心理學和人類科學進行了一陣廢寢忘食的研究,也是在那個時候,他理解了詭雷,誘喜型詭雷,激怒型詭雷……全如醍醐灌頂一般領悟了精髓,其中一條,他現在用得到,敵人高度緊張和畏懼之後,還有一種更加強烈的情緒,就是好奇。

  那段時間,徐清不理會任何人,整天躲在自己的世界裡,徐虎害怕他憋出病來,居然找來了一幫姑娘在他的屋子裡跳脫衣舞,雖然徐虎被毒蛇打了,可是毒蛇也承認,徐虎的方法,對一個剛剛發育完整的少年走出魔障非常有作用。

  後來徐虎給徐清做了這段時間學習的一個總結,只有一句話:“不擇手段的消滅敵人,在不違背人格底線的情況下,怎麼無恥都行!”

  傑克根本不知道,他的對手,是天朝最強第六部隊最頂尖的六個高手的合體,七上八下的心境中,他發現一顆樹幹下堆放著一堆樹皮纖維,上面掛著自己的鈴鐺,它為什麼沒響就被人摘了下來?傑克迫切的想知道為什麼,撲了上去,剛一扯動,他完全傻了,雙目直勾勾的望著前方,隨著一聲爆炸,他去見了他最敬愛的上帝。

  臨死前他都不知道誰在對他下手;臨死前,他恍然察覺到,華夏人不僅僅是勇氣可嘉,是藝高人膽大;臨死前,他只說了一個單詞的遺言:fuck……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