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軍事戰爭 > 鐵血兵鋒

征戰幾人回 第0017章百二關山

書名:鐵血兵鋒 作者:妖妖靈 本章字數:343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3


  徐清此時的記憶,只是停留在了那片原始森林。

  那片原始森林,有很多很多毒蟲猛獸,還有殺人植物,它們都在阻止自己帶首長回家。

  這一幕,讓剛端著一瓶營養液進來的薛藍看見了,她驚駭得捂住了嘴,一行眼淚滾落,這孩子還處於昏迷狀態,他的潛意識裡,還是戰鬥,不停地戰鬥,那是一種融合了現代軍人軍事素質能力的野獸本能,他的腦子裡現在只有一句話,“消滅一切敵人,保護首長回家!”

  薛飛那些人這才明白,他能活著回來,並不是他們所看到的真槍實彈的作戰那麼簡單,他們所承受的壓力,他自己所擔負的悲痛,必須讓他把自己武裝成一個戰爭機器。只有這樣,才能勝利。

  所有人都看到了他把首長放在一切攻擊的死角,自己拿著一把手槍,身體緩緩擺成了半蹲姿勢,那是獵豹要往出撲的姿勢。徐清的本事,沈一是親眼見到怎麼一點一點地長起來的,現在連他都感到了一陣危險,喝道:“所有人離開這個房間,他要進攻了。”

  可是他們似乎誰都不相信沈一的話,還傻站在原地不動,尤其是之前那個差點兒被徐清殺死的女護士,滾著眼淚,不退後,反而往前靠去,嘶啞道:“小戰士,你安全了,這裡不是戰場,這裡是家!”

  然後,她掏出了一針鎮定劑,試圖靠近徐清,哪知道,徐清看到尖銳的針尖,殺氣四射,朝著女護士撲了上去,雙膝壓在護士的肩頭,搶下了針管,針尖對準了她的喉嚨,另一隻手持槍,朝後舉起,對準了同樣用槍口指向他的沈一。

  警衛的槍和沈一的槍,全是實彈,在場的薛飛、參謀長,還有薛藍,以及一幫醫生護士,第六部隊的軍人,都小心的憋住了呼吸,望著身上還穿著病號服的徐清,他該醒了吧?

  在所有人的注意下,沈一居然放下了自己的槍,露出了最溫柔的笑臉,朝著徐清伸出了手,道:“小清,你回家了,你完美地完成了任務,你看看我是誰,我是司令員,十二年前,是我同意徐虎把你帶回來的,那年你六歲,咱們部隊的人都說你太瘦小,又太秀氣,沒有兵樣,說,找個好人家領養就好了,那時候,你害怕的握著徐虎的手不敢松,我知道你太依賴這些救你出來的人了,徐虎也不同意,就讓你吃生肉,每天一次負重跑,你也拼命,十歲那年,第六部隊,已經沒人跑得過你了!那一年,我送你一枚子彈,記得麼?還在徐虎突擊隊基地你的房間裡放著呢!”

  大家明顯的看到,徐清的瞳孔在不停放大縮小,閃過一道溫柔,沈一緩緩蹲下,將手靠近徐清,道:“你來部隊那年,是臘月天,要給你上軍籍戶口,可是你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我決定把你進入部隊的那一天當成你的生日,你是鄉下人,給你定了一個陰曆的生日,臘月,二十二日,那天在我的見證下,徐虎他們成了你的乾爹,毒蛇成了你乾媽,想起來了嗎?”

  徐清的眼神裡終於有了色彩,但是很快就被淚光遮住了,他放下了槍,嘶啞道:“司令員,他們,都犧牲了!”

  “但是,他們都是英雄,都是你的驕傲,他們讓你活下來,不是讓你偷生,是讓你延續他們的生命!”

  徐清哭了,靠在司令員的懷中,哭了整整一白天,那些戰士們,軍官們,醫生們護士們,還有首長們,就守了一天……

  那個差點兒被徐清殺了小護士,一點都不恨他,喜極而泣,他終於好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不管未來自己能不能見到他,他都會好好的吧?

  門外,落霞與孤鶩齊飛,這片土地,原來是這麼美。

  徐清沒有大礙,身體機能和精神狀態良好,換上了常服,今天要連夜飛往京城。

  薛藍沒有和徐清說上一句話,他就要走了,萍水相逢,內心莫名的有些不舍,他們的戰鬥結束了,可是他們野戰軍對閩越的制裁,才剛剛開始,她必須要儘快整理閩越猴子所有的資料,現在他們的水準已經被徐虎突擊隊全部打了出來,這個絕好的時機可不能錯過了。

  倒是沈一走前對她說的一句話,讓她很開心,沈一讓她隨時到第六部隊報導,說她這樣優秀的人才,得做更有價值的事情。

  只是未來,她還能再見到那孩子嗎?

  很多人給徐清敬軍禮,但是徐清根本不敢去看,不敢再去看這綠色的軍營,在飛機上,他也不敢把目光放在第六部隊戰友的身上,心中一片空虛迷茫。未來的千山萬水,自己形單影隻,如何“藐”那萬里層雲,千山暮雪?

  司令員說,自己是他們生命的延續,可是自己現在能做的,只是願

死者安息,活者苟活。人生,真不是自己掌控得了的,未來何去何從,看首長怎麼安排吧,也許在哪一次執行任務,自己也就死在戰場了。

  他沒有接受過正式教育,思想是一片白紙,這些年所寫下的,都是徐虎突擊隊的親情,其實並沒有那麼高的覺悟,首長深諳其中道理,越發佩服劉成武想出來的,讓他離開軍隊,好好生活的辦法。知子莫若父啊!

  運輸機並不吵鬧,首長,沈一,徐清三個人在一個機艙,就和那些土豪的專機一樣,開始首長有些擔心徐清適應不了,登記後他發現自己多慮了,這孩子年紀雖小,可是見識不少,第六部隊的訓練,能讓他適應各種環境,享受得了超五星級酒店,也吃得下糠,咽得下菜。

  飛機進入平穩飛行後,首長道:“徐清現在的關係還在第六部隊,小沈也在,咱們幾個先開一個小會,就談談徐清今後的工作!”

  “後續任務,本來應該是徐虎安排的!這種情況,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排了。”沈一看著徐清的目光,遠比從前慈祥。

  “徐虎安排了,他有個女兒,在京城大學,這次行動以後,殺手聯盟和雇傭兵聯盟一定會對他的家人展開報復,讓徐清去保護。”

  徐清這才回過頭來,驚訝道:“我爸爸的女兒,豈不是我姐?”

  沈一示意他先不要說話,有些奇怪,怎麼會執行這樣的任務?殺手聯盟和雇傭兵聯盟膽子得多大才敢入境?再說了,殺手聯盟和雇傭兵聯盟不可能知道巴菲特是徐虎突擊隊幹掉的,閩越猴子的一面之詞,實在不足惜。不過看著首長的臉色,她知道這當中另有貓膩,道:“您直接下達的命令,我輩自當不折不扣去執行!”

  首長欣慰于沈一的冰雪聰明,問:“徐清,你的意見呢?”

  這一瞬,徐清內心緊閉的大門,似乎射進來一道陽光,他道:“從來沒聽他說過,不過,我爸爸的親生女兒,才是他的生命的延續,我不能讓她受傷害,我得護著她。”

  沈一樂的聽徐清說話,可是心口有些憋悶,道:“那還去京城做什麼?先回基地吧,咱們討論上個一年半載,把徐虎他們的烈士碑建好了再去。”

  打死沈一也捨不得放徐清走,非常不滿意地無理取鬧,首長卻非常認真,道:“一號首長要見這孩子,見完了,讓他和軍決策部的人混個臉熟,要個校級的預備役,然後和你返回基地,現在六月末了,九月初徐虎女兒開學,八月底,安排他和徐虎女兒當個同班同學,拿著徐虎他們這些年給他的存款,還有撫恤金,自食其力,過好日子吧!”

  沈一已經完全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劉成武早就憋著想讓徐清退役,那幾個人都不想讓這孩子過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託付給了首長,徐清還不能拒絕,這事兒辦的,天衣無縫啊。

  “可他是天生的戰士!”沈一似乎還想堅持。

  首長道:“劉成武說,他們都指著這孩子上墳呢!”

  沈一無話了。

  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他們在說什麼的徐清又把頭放在了窗外。

  飛機飛的不高,看得到下面城市閃爍的霓虹燈。也許是血濃於水,此時他的心裡不那麼迷茫,只是,想著徐虎他們的音容笑貌,還是壓不下那股難受。

  接下來的日子,對徐清來說,有些單調無趣了,去了京城,直接到了金魚台,見了國一號首長,老人家比電視裡看到的和藹得多,當時他非常緊張,手都不知道放在哪兒,後來一號首長送了他一副字,四個蒼勁有力的大字:“百二關山”,寓意為,兩個人就守得住邊關,保衛錦繡山河,送給徐清,也是讚揚他的精神。

  去了決策部,都是一些老狐狸,肩上全是兩顆金星,還有很多三顆金星的,徐清知道,他們是華夏三百萬軍人的大腦。他從來只是執行一些具體的任務,最高的官,曾經見到的只有沈一,最近是二號首長,現在,他才真正見識了廟堂之上的人,是如何不怒自威。

  子曰:取其上者,得乎其中。讓這些老傢伙授銜,官兒還能小的了?軍事預備役大校!在沈一的堅持下,軍籍還在第六部隊,由第六部隊直接管理,這還哪兒是預備役?

  授銜儀式按照第六部隊保密條令,非常簡單。

  革命的磚,哪兒需要哪兒搬,真是這樣,這幾天徐清暈暈乎乎如做夢一般,只想趕快回家看看,然後去保護爸爸的女兒。

  首長們還要制定對民樂地區制裁計畫,不留第六部隊的人常住,送別的時候,說:“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七月一日,徐清回了東南地區,第六部隊徐虎突擊隊駐訓基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