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軍事戰爭 > 鐵血兵鋒

征戰幾人回 第0024章所謂騾也

書名:鐵血兵鋒 作者:妖妖靈 本章字數:371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3


  員警非常有效率,五分鐘內必到,在一臉麻木地和葉玫瞭解情況的時候,救護車也來了。畢竟是打架了嘛,是不是正當防衛,都得去局子裡錄口供。員警叔叔分別開著葉玫和徐清的車子進了附近分局。

  到了地方,徐清喝那麼多酒的後勁上來了,暈暈乎乎的,員警問什麼也是含糊其辭。沒辦法,員警只能把重點轉移到了葉玫這邊。

  晚上十點,葉玫也有些困了,打了個哈欠,道:“過程就是這樣。”

  員警有些莫名其妙,道:“你就因為這小孩兒長的好看,怕他喝壞了,想送他回家,然後小孩兒對你感恩戴德,英雄救美?怎麼聽都像是在編故事。”

  “哪兒哪兒都有攝像頭,你們看啊!我就是個顏控怎麼了?我就心眼兒好怎麼了?小孩兒看我漂亮捨不得我讓人欺負又怎麼了?”葉玫有些煩,這次怎麼弄的那麼麻煩?看這架勢,要拘自己一夜啊……

  葉玫哪兒知道,那些被打的人在醫院醒了,矢口否認耍流氓,反咬一口,說是這姐倆搶劫,那時候他的手包裡有三萬多現金,脖子上有一根差不多一斤的金鏈子。

  員警也知道那土豪在扯犢子,這姐倆一個開奧迪,一個開堪比悍馬的東風HUV越野,不可能稀罕這倆小錢兒,但是分局當局接到了一個電話,受到了一些阻力,本來一眼就能看出來龍去脈的事,得當個要案來處理。分居領導回家睡覺。

  在葉玫受審的時候,一個警司帶了倆實習警員正在搜查徐清的車,警司是一個處理刑事案的老手,簡單的檢查了車輛,道:“防彈玻璃,車子都是防彈鋼板,油箱做了特別的加固處理,輪胎也是防彈的,臥槽,這小子該不會是個特工吧?”

  警司說啥就是啥,實習警員長大了嘴巴,有模有樣地學著師傅檢查這輛車,當然是什麼都檢查不出來,可是因為盲目崇拜,就下了定論,道:“呀,是特工啊?怪不得一個人能放倒五六個人,可惜沒有視頻,要麼一定很精彩。”

  警司開了車門,找到了徐清隨身攜帶還無法安放的皮箱,研究了半天,發現這鎖和他媽防盜門一樣,一定有貓膩,他對警員說:“學著點。”用兩根鋼絲對開了鎖,翻開箱子後,他先將一堆衣服和文件放在一邊,打開了夾層的那個瞬間,完全傻眼了,一把寬背鋼刀,一把銀色沙鷹,還有一整套狙擊槍零件,不說警司,兩個實習警員嘴巴張的都能放下一個雞蛋。

  警司馬上合起了皮箱,道:“通知重案組,重新調查這個叫徐清的身份,叫軍械專家來驗槍,馬上通知上級。”

  看到了這東西,他們都緊張起來,在京城看到了這東西,那還了得?

  葉玫和徐清分別被人從拘留室帶到了審訊室,徐清無所謂,先睡一覺再說,可是葉玫看到亮晶晶的手銬,徹底清醒了,那小子該不會把人打死了吧?他到底是個什麼人啊?

  葉玫絲毫沒有抗拒手銬,心中無鬼,不怕影子斜,這一輩子真值了,除了沒被男人睡過,啥啥都經歷了,她唯一有點兒擔心的是,這事兒恐怕得驚動董事長。

  沒多久,葉玫看到兩個便衣進來了,身上的氣質就和之前審訊她的不一樣,有些槍林彈雨走出來的意思,沒有搞那姓名什麼的廢話,開門見山,道:“和你一起來的那小子,身上有一把遠距離精准射擊長槍,一把短槍,一柄440-c材質的長刀,屬於特級危險品,你知道多少,說說吧!”

  “啥?”葉玫的額頭終於溢出了冷汗,心跳逐漸加速,開始她只是被徐清顏控了,後來看到這小孩兒可以空手放倒好幾個猛漢,讓她有一種安全感,可是現在一聽,這小傢伙有槍,安全感過頭了,隨之而來的,就是恐懼,她顫聲道:“我只是來京城打工的,我不知道他是誰,我們只是萍水相逢。”

  “我希望你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很可能讓你的親屬,你的領導被調查。”

  葉玫渾身發冷的看著地上“喚醒良知”四個大字,這事兒,她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伸手摸著冰涼的手銬,道:“我要給我的董事長打電話,我要求保釋!”

  兩個便衣對視了一眼,合上了卷宗,道:“你在這裡好好休息,馬上讓你見到你的董事長。”

  燈一關,葉玫身處在了一片黑暗當中,眼淚當時就流下來了,自己報警幹嘛呀?那小子就算十惡不赦,頂多把自己睡了,再不濟玩兒個SM都行,看他那樣,也不能把自己先那啥再殺了吧?總而言之,不管怎麼著都比在這兒被銬著強。

  審訊室有攝像頭,另一邊指揮室內,一干領導分別看著葉玫和徐清的審訊情況,重案組組長姜尚武道:“這姑娘可能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

  “我就說,肯定不是好人,那車說不定都是他們偷來的,我好不容易攢了點兒家業,說不定早被他們盯上了。”那個被徐清打的土豪也在這裡,還夾著包,非常得意,自己幫員警同志辦了一件大事啊。

  姜尚武一點兒都看不慣他,這暴發戶就是個

開採摘園的,江湖上人稱三哥。他手裡有好幾宗女孩兒被迷倒,被強用的案件,每當自己要去提取DNA,加以調查的時候,女孩兒們也許是被恐嚇,也許是被收買,都撤訴了,他盯這土豪可不是一天兩天了,本來想設個套就把他逮了,頂頭上司還他媽的不讓動。這老三沒眼力勁,今天還來這裡咋呼。

  在這裡,姜尚武最看不慣的就倆人,一個是眼前這個混蛋,一個就是自己的頂頭上司,道貌岸然的陳滿財。

  陳滿財為這片區域警局的一把手,行事作風向來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不貪卻也不作為,只是,幾個心腹沒少和他說,別太慣著他這個小舅子了,遲早出事兒。但不聽啊!原本是一件區長就能處理的小案子,他非得打電話插一腳,區長現在已經關機回家睡覺了,若不是因為槍械把重案組的姜尚武調過來,可能把這對男女拘上十五天,交罰款,賠醫藥費了。

  這三哥大腹便便,一點兒人味兒都沒有,寫實版的豬剛鬣,得意的不要不要的,問他姐夫道:“誒,那小子帶槍,這娘們是幹啥的呀?沒她啥事兒吧?”

  陳滿財農村出生,從小的身體底子和前些年的訓練底子,身材還行沒算走了樣,可是那雙眼睛下面有太多陰謀,身上也不像姜尚武的浩然正氣,給人一種說不出的不舒服的感覺,這樣的感覺,警員們也說不出了所以然來,聽著小舅子的問話,他捧起茶杯大聲地吸了一口,淡淡回答道:“看也沒事兒。”

  “那,姐夫,等她出來了,一定要告訴她,是我保釋她出來的!”

  姜尚武實在聽不下去了,道:“你當這裡是你家啊?”

  三哥斜著眼盯著姜尚武,嗤之以鼻聲音高了八度,道:“你當這裡是你家啊?我和你們主子談話,你這個孫子插什麼嘴?”

  “老三,你別和我這兒狂,那塊兒手帕可是檢驗出了麻藥的,上面還粘著指紋,我現在就能帶你去檢驗!”要不是有紀律,姜尚武現在就想崩了他,那個被抓的小孩兒怎麼就沒把他打死呢?

  聽著這話,陳滿財大聲道:“吵什麼?老薑,你也是個老員警了,沒證據怎麼亂說話?檢驗結果早就出來了,那塊兒手帕是那個叫葉玫的,今天老三替咱們發現了這個持槍份子,這是大家都看到的,有功!難道是我不公正嗎?你們也別吵,這個徐清一定有案底,而且是個對抗審訊的老手,走,你們和我去審訊室,我要親自問問他,想幹什麼!”

  “草!”姜尚武低聲罵了一句。

  陳滿財帶著姜尚武和老三以及幾個警員去了審訊室,兩個審訊的警員都要氣炸了,從徐清被銬上那一刻就在睡覺,他們審了多久,這小子就睡了多久,現在倒是醒了過來,可是他就盯著自己們冷笑,什麼也不說,現在好了,老大來了。

  一進門,陳滿財就指著徐清道:“只問兩個問題,第一,槍是哪兒來的;第二,用槍做什麼!”

  徐清是軍人,而且,是真正意義上無處不可往的軍神,他的身體本身就對酒精有自然分解能力,加上抗藥性訓練,三瓶伏特加,吐出去一瓶,剩下的兩瓶在他剛剛不到一個小時的深度睡眠中分解掉了,此時已經是淩晨一點,可是他的精神狀態遠比眼前這幾個員警要好的多。

  他完全沒想到,自己會進局子,開始他覺得問題不大,一切證明都在自己的身上,誰和自己過不去,員警也不會和自己過不去。從被銬上的一瞬,他就意識到這裡不乾淨。此時此刻,這片兒的一把手把被自己狠揍的那胖子帶來了,他的心中已經開始冷笑。若是算起級別,這位一把手還要比自己低一級,是什麼給他的勇氣,忽視自己的軍官證?

  “喂,你想什麼呢?你不是打老子打得挺爽的麼?你幹嘛不直接開槍幹死老子呢?你以為這是你家熱炕頭啊?我姐夫問你話呢,裝聾作啞嗎?煞筆嗎?問你,槍是哪兒來的!”老三的樣子用一個成語來形容,就是張牙舞爪,完全忘了,他是怎麼被徐清兩招打吐血的!

  徐清抬眼觀察著眼前這幾個人,冷聲道:“胖子,你就是個人渣!換個地方,我真就把你幹死了,別吵吵!一把手,你也是個人渣,說話聲音中氣不足,酒色財氣掏空了身子吧?別沉著臉,你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一肚子男盜女娼,用一身警服的正氣遮掩,驢非驢,馬非馬,若龜茲王,所謂騾也。知道畫虎不成反類犬是什麼意思嗎?”

  徐清言辭犀利一語道破天機,在場的警員可算明白了為什麼陳滿財給人的感覺是那麼不舒服了。只可惜,一面之詞啊!

  陳滿財和老三被教訓得臉一陣紅一陣白,要是早上那麼一百來年,絕逼當庭打死。陳滿財從來沒想到過,這年輕人竟敢如此,可是這年輕人的一些話說到了他的心坎兒裡,讓他膽戰心驚,回頭對警員道:“非法持槍,極度危險,直接送看守所吧,馬上送!”

  話說完,給老三使了個眼色,那雙滿是陰謀的眸子下,射出一抹狠辣,徐清看得清清楚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