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軍事戰爭 > 鐵血兵鋒

征戰幾人回 第0027章魚死網破

書名:鐵血兵鋒 作者:妖妖靈 本章字數:332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3


  小二十分鐘這幫人才走完,重傷也好,輕傷也好,死人也好,今天這事兒可大可小。

  徐清就是沖著息事寧人去的,不可能把這群人全留下,這具屍體,就是為了讓陳滿財看到姜尚武出警的必要性,讓這老小子心裡有苦說不出。

  很多人來的京城都得夾著尾巴做人,出了事兒都想著怎麼擦屁股,畢竟徐清這幫人身份都不一般,主導故事劇情的走向。

  這不,那個專打下三路的姜尚武的隊員緩過氣兒來,道:“徐清兄弟,你可真陰險!”

  徐清打了一架一點兒事兒都沒有,從車裡取出掃帚撣著車上的灰塵,道:“這世道,幹壞事兒的人陰險,做好事兒的人就得比他陰險十倍,我必須再強調一下,等你們把這具屍體帶回去,陳滿財給你安排明面上的任務一定是找兇手,老三和陳滿財說了今天發生的事情,老小子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一定是千方百計的處理掉我們這些人,你們就要靠他的動作,挖出他背後的團夥,搞清楚他們這些年是怎麼操作的。我信你們的能力,不至於被他算計了。”

  徐清給大家分了幾根煙,拍著那哥們兒的肩膀笑道:“你比我陰險。”

  姜尚武用衣服捂著頭,道:“他代號鬣狗,曾經因為太陰險,被好幾個隊伍排擠,我看這是個人才,就招到我身邊了,經常執行臥底任務,這個最危險的職業,在他卻是樂園,鬣狗,這是首長,說話要注意!”

  徐清看著他們,道:“這就是你小隊的全體?”

  姜尚武用中氣十足道:“我們重案組九個人,小雀和山貓,小雀是個女戰士,山貓是德牧,我們的警犬,他們正在澳洲參加一個警犬比賽,算日子,也快回來了。咱們從現在開始也是共患難了,我給你介紹一下吧,他中學時候和人打架,惹了道上的人,胳膊上被煙頭燙了二十多個疤,原本想叫金錢豹,太難聽了,我們喊他豹子。他是小鷹,是小雀的哥哥,鸚鵡,懂六國語言,出鏡執行任務,他是我們的嘴。這個是灰狼,最陰險的是鬣狗,最狡猾的,就是他了。我的代號很簡單,一號。”

  徐清知道,任何執行特別任務的隊伍,都不可以用真名示人,目的是保護自己和親屬的安全,自己的隊伍父親和二爹用的是真名,這點兒無所謂,是因為他們就是影子,連代號都沒有,書生醫生類的,都是彼此之間的稱呼。

  不過這支隊伍的代號有些意思,不是天上飛的就是地下跑的,他簡單的回應道:“我叫徐清,從部隊上下來是有個任務的,其他的,不方便透漏。”

  姜尚武點點頭,絲毫不介意,畢竟連大領導都無權知曉他的來歷,他們這些人,就更別想了,他道:“于公於私,你的任務什麼時候需要人手,可以給我打電話。”

  “謝謝!”

  鬣狗打趣葉玫道:“疼嗎?”

  葉玫挨了一頓胖揍,可是把臉保護的非常好,可是後背被打了好幾棍子,嚷嚷道:“我感覺我要疼死了,我媽要是看到我這樣,非得心疼死不可。”

  還能坐起來就說明沒大事,這姑娘也有些韌性,這種情況都能不哭出來,已經很了不起了,鬣狗道:“其實我們也心疼,早讓你躲起來,你都不聽。”

  “可是我心裡舒坦啊!”這疼的齜牙咧嘴的姑娘,倒抽著冷氣,一臉滿足,她看著徐清,道:“誒,你們聊來聊去的,還沒談談保護我的事情呢,這上了人家黑名單了,我這如花似玉的,萬一出點兒意外,你們豈不是更心疼了?”

  姑娘在玩笑,可是徐清知道這是個事兒不容忽視,陳滿財會怎麼對付她?怎麼著也不敢明目張膽,他道:“以後你就別去那個酒吧了,上下班往人多的地方走,住的地方,最好找個高檔社區租房子。要是有機會,也學點兒防身術啥的。別人怎麼保護都不如自己有本事來得踏實。”

  葉玫道:“我練瑜伽的,管用麼?”

  大家一陣冷汗,瑜伽哪兒有什麼攻擊力?徐清卻道:“說明你身體底子不錯,別怕幸苦,鍛煉鍛煉身體,能扛得住人揍了,學軍體拳最管用!”

  金剛這個大猩猩舉起了拳頭,“一招制敵!”

  徐清看了看手錶,已經六點了,去河裡洗了把臉,簌了口,揉了揉防曬服,拍了拍褲腳的灰,道:“咱們走吧,我九點還有事兒。”

  姜尚武帶隊帶著那具屍體上警車回警局,灰狼開上了葉玫的車把姑娘送到醫院,徐清該幹嘛幹嘛去。

  路上,葉玫接

到了她董事長的電話。四點多的時候,她的董事長就去警局了,已經被圈起來任何命令都下不動的陳滿財說昨天晚上就放了,打了葉玫幾十個電話,都是來電轉接,終於接通了,她董事長炸毛了,吼道:“死哪兒了?”

  葉玫特別慫地說道:“在醫院呢,真要死了。”

  如果是徐清送葉玫去醫院,很多事情都會少走很多彎路,因為葉玫的董事長不是別人,正是蘇雅。一個人的成長軌跡,看似處處偶然,實則是必然。就像徐清頭一遭就紮進了賊窩,看似偶然實則必然,第二遭他錯過見蘇雅的機會,可是認識了葉玫,看似偶然,未來相見就是必然。因為無巧不成書這個說法,每一個人的一生,都是一本書。

  蘇雅手下有很多員工從她起家的時候就一直跟著她,有一個原因,她從來不摳門獎金,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蘇雅極其護短,她從來不允許自己的員工吃虧,就像這次葉玫的事情,接到了局子的電話,她馬上就來了,幾十個電話都找不到葉玫,把陳滿財主管區域的警員全喊起來了,老娘的人失蹤了,還睡什麼睡?全他媽起來為人民服務。

  這種近乎變態的護短心理,全是因為從小姐姐對她的照顧,無微不至,不讓她受一點委屈,小時候因為同學一句髒話,她姐姐就揍人全家的事兒沒少幹。帶著最深沉的感恩茁壯成長到現在,她一直見不得身邊的人受委屈。

  帶著強大的氣場孤身來到醫院,怒氣衝衝地進了病房,看著葉玫的樣子,淚水差點兒飆出來,第一時間就轉身出去,再進來的時候,已經沒有怒火,也沒有淚水,一臉冷漠的心疼。

  “是什麼人啊?憑什麼讓別人這麼欺負你?誰幹的?我幫你開車撞死他。”

  葉玫不敢躺下,就趴在病床上,後背光著,上面飄著濃濃的藥膏味道,護士還在抹,蘇雅道:“我來吧。”

  葉玫也不拒絕,讓護士們出去,在病房裡只剩下了她們姐倆的時候,葉玫張牙舞爪一臉興奮道:“蘇董,本來這事兒需要對所有保密的,可是我激動,不吐不快,你也得幫我保密,要麼,會出大事兒!”

  眉宇之間,蘇雅和毒蛇有七分相似,驚訝的時候,就會頻率非常快的眨眼,聽人說話的時候非常認真,聽要緊事的時候,她就會靠得很近,此時就是這樣,她低聲道:“被人,破身了?”

  “呃。”葉玫瞬間奔潰了,自己在董事長眼裡是個什麼形象啊?

  葉玫對蘇雅把昨晚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蘇雅知道她不是一個信口開河的人,聽得是驚心動魄,最後,“那個小孩兒,就主導著把那個人捅死了?”

  “可不麼?你沒看到他當時那個眼神,根本就沒把那群窮凶極惡的人當人看。”

  “你這人也是想一出是一出,從警局出來你直接回家不好嗎?非得趟這趟渾水。其實我也看出來那個陳滿財不是好東西,不知道他有什麼手段,這樣,你這幾天就別回家了,去我那裡住,我的保鏢也是你的,等我聯繫個保安公司,幫你找幾個好手,你再回家……”

  葉玫道:“他說,別人怎麼保護,都不如自己有本事來的踏實。老大,你幫我找個師傅得了!”

  蘇雅翻了個白眼,道:“你找他學啊!”

  “我倒是想!”葉玫今天這句話是這麼說的,她也是那樣想的,只是……葉玫無力道:“他連個電話號碼都沒給我。”

  這姐倆在這邊治傷的時候,姜尚武已經見了陳滿財,把屍體帶回來了,指紋也提取了,陳滿財還能怎麼說?抓兇手唄!從他聽說他申請的特警被更高一級領導勒令返回的時候,他憔悴了兩歲,情緒被恐懼彌漫,那個小子是什麼人物?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他該不會就是針對自己來的吧?

  他接到了小舅子的電話,知道了這小子很辣手段,心裡發毛,給紀律部門打了電話,旁敲側擊,上級並沒有針對自己,所以上級並不知道。姜尚武也沒證據,他只不過是正在查而已。自己接下來要做的,得安排姜尚武這個重案組的意外了。還有那個叫徐清的小子,第一,得查清楚他的來路;第二,必須得拔掉他。還能怎麼樣?魚死網破唄!

  “驢非驢,馬非馬,若龜茲王,所謂騾也?畫虎不成反類犬?”陳滿財念叨著,想起徐清的那兩句話,他都有些發虛,接著就是一種惱羞成怒的感覺,他一臉怒火的拿起了手機,不知道撥通了誰的電話,道:“給我找兩個女學生,最好是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