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軍事戰爭 > 鐵血兵鋒

征戰幾人回 第0030章殺心乍起

書名:鐵血兵鋒 作者:妖妖靈 本章字數:326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23


  雖然摁了這三個數字,可是徐冰清並沒有撥出去,因為他看到徐清已經把這個被他弄暈的保安帶到了車上,身上扛著一個人都可以健步如飛,這小子到底是幹嘛的啊?

  關好了車門,徐清發現副座上的徐冰清瞪著兩個水靈靈的眼珠子正瞅著自己,不禁失笑道:“你看什麼呢?我這兒要換衣服,你先把頭轉過去!”

  徐冰清頭一次看到一個人做這樣威脅治安的事情能這麼心安理得,他到底要幹嘛啊?自己是不是遇到傳說中的殺手了?

  雖然徐冰清有錢,可是距離打打殺殺的世界太遠了,到現在為止,她現在看到最激烈的打架,不過是學生把學生的腦門兒磕出血,哪有這樣一巴掌把人拍暈,然後換衣服的?他該不是要混入這座大樓,然後炸了吧?

  哎呀媽呀!徐冰清的內五行心肝脾肺腎都要攪成一堆蜘蛛網了,美麗的臉頰溢出了汗水,看著徐清說不出話來。

  徐冰清發著呆,徐清已經換好了衣服,戴上了這個人的證件和裝備,道:“冰姐,你在這兒等我,十分鐘就出來。”

  徐冰清木訥鬼使神差地點頭,徐清已經大搖大擺的從酒店後門,實際上就是後廚倒髒水的地方走了進去。

  徐冰清看著自己手機上的三個數字,看了看已經被扒得只剩下一條短褲的保安,果斷拔了車鑰匙下車,鎖死了車門,跟著徐清的腳步進了酒店。

  徐清對任何酒店的基本構造都非常瞭解,實際上只要避開大廳口的安檢,到了內部就沒有什麼問題,徐冰清有點兒跟蹤天分,根本不敢靠近徐清二十米以內,所以徐清並沒有發現自己被跟蹤了,還有一個原因,是他的第一映射使然,太相信徐冰清。

  徐清上了電梯,徐冰清才湊了上去,看到電梯到了十五樓停下就沒了動靜,急忙從另外一邊的電梯上了十五層,到現在為止,“妖妖靈”三個數字就差一個撥通,電梯停了之後,徐冰清才上了電梯,“叮”電梯停止的聲音清脆悅耳,徐冰清做賊心虛的心驚肉跳。電梯門開了,她左瞅瞅右看看,發現出了電梯門還得走一條走廊,她剛想走出去看一眼,就聽到一陣吵吵:“不能進去……”

  這個話當然是說給徐清聽的,他現在已經換上了保安的衣服,按照常理,就這座酒店大樓,沒有去不了的地方,有牌兒嘛。但是偏偏到了這個位置,他就遇到了阻力,三五個身穿黑西裝,胸前別了一個黑紫色胸針的人在來回巡邏,手中拿著對講機,隨時報告他們這一層的情況,連酒店客房貼身管家都沒辦法過去,用他們的話說,保安就是黑狗,現在他們就在罵徐清,“你是個什麼東西?”

  這種罵人方法是最值得推敲的,肯定回答或者否定都會是罵自己,徐清自是不介面不還嘴,挑眉看著這一排客房,道:“我進去檢查檢查消防安全。”

  黑西服男非常魁梧,體格挺拔,步伐穩健,一看就是受過野戰訓練的,在看他的手指關節和虎口的老繭,明顯看得出來,這是個偵察兵出身,年歲大約在三十,黃金年齡,身體沒有缺陷,卻離開了部隊,看樣子是給人當保鏢呢。這種退役不去公鐱法線上的軍人,一定是犯了不可饒恕的罪過,出來不好好做人給人當狗,徐清對他沒有一點兒好感,聽著他罵自己,冷然一笑,抬起頭看了看並沒有拍到自己的攝像頭,從衣領處掰下一枚紐扣,一彈,切斷了攝像頭的連接線。

  再抬頭的時候,徐清整個人氣勢完全變了,用十分陰冷的聲音問道:“聽說這裡藏了兩個女學生?很漂亮的樣子?”

  那黑西服男雙眉往中間收了收,道:“你胡說什麼?沒有!趕緊滾!”其他的幾個人都顏色不善的看著徐清,他們這樣的人,是真正所謂打人不犯法的人,要是徐清敢說半個“不”字,那沒說的,直接一頓胖揍。

  滾?萬惡霪為首,徐清從來時就準備留幾條人命,一記鳳眼拳如毒蛇般竄出,狠狠點在他的喉嚨上,封閉食道,氣管直接被震斷了,那西服男雙眼當即泛白,倒在了酒店的地毯上,抽搐了兩下,就成了一條死狗,剩下的幾個還在蒙圈當中,他們活了這麼大都沒見過一個死人,更不要說是殺人了,都呆了。後面的徐冰清也呆了,她只道是徐清把人打暈了。

  徐冰清有一個優點,與生俱來的,越是緊張越是清醒,這一點連徐清都是後天訓練出來的,她很清楚,接

下來肯定炸鍋了,對講機一響,四面八方的保鏢保安一起上來,徐清還有個好?然而,更讓她傻眼的是,徐清簡直就像是駭客帝國蹦出來的,在地面快速移動,雙手如毒蛇,專門攻擊人的脖子,幾個人紛紛到底,抽搐了半天,然後再無動靜。

  而最後一個,她眼睜睜的看到徐清抽出了那把警棍,直接插到他的嘴裡,插的很深,這還能活下來?徐冰清雙腿發軟,癱倒在地,他,他居然殺了人?

  再也不敢看下去,徐冰清艱難爬起,回頭上電梯下樓了,就算在太陽下面,她都感覺不到熱,臉色發青。

  話說一邊的徐清,聽到了“叮”的一聲電梯,知道是有人來了,卻並不知道是徐冰清,他清楚自己動作得快點兒了。撿起對講機,用極其清冷的聲音道:“快去房間,有麻煩了。”

  樓道走廊都是地毯,沒有那種“蹬蹬”的跑路聲,全是窸窸窣窣的“唰唰”聲,徐清靜靜站著看到他們開了一個房間門,飛奔而上,幾拳頭把這些保鏢全扔到了房間裡面,關上房門,已經恨到咬牙切齒的徐清看到了衣服頭髮淩亂趴在床上被綁著的兩個女孩兒,眼睛射出駭人的殺氣,一字一句道:“這麼優秀的女學生,是讓你們這麼欺負的?”

  保鏢應該總共有十個人,前面被他幹掉了四個,房間裡還有六個,朝著徐清就撲了上來,黑狗說的是保安,這群保鏢就是一群瘋狗,和首長死士天差地別。徐清見過了涼山原始森林的狼,根本不鳥這群用氣勢壓人的人,再說他們的手裡真沒多少真功夫,最直接的勾拳擺拳,肘擊膝擊,往死了打。

  留下了一個,徐清捏著他的脖子,道:“是誰要這兩個女學生?”

  做賊心虛是老古人說的話,就是現在剩下唯一的一個活口的狀態,他啥時候見過這場面?要不是徐清提著,早就趴在了地上,唯唯諾諾,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徐清冷聲開始數數,“一,二,三……”到“三”的時候,那個人道:“我說!”

  但是他已經沒有了任何機會,說三秒,絕對不會延遲到四秒,徐清捏斷了他的脖子。

  跨過一地屍體,徐清翻了翻兩個姑娘的眼睛,聞了聞了她們的鼻腔,是最普通的迷藥,乙醚,去衛生間接了一盆水,“嘩”的一聲潑到了兩個姑娘的臉上。

  杜雅茹和另外一個女孩兒垂死病中驚坐起一般,清醒過來,捂著臉咳嗽著,眼巴巴的看著徐清,一臉恐懼。杜雅茹率先反應過來,盯著徐清的臉,道:“誒,是你啊,大腿,你怎麼在這兒?”然後她還安慰身邊的女孩兒,道:“別怕,他是我的朋友。”

  “大腿?”徐清偏偏頭,道:“看看有沒有你們的東西,咱們走!”

  杜雅茹和那個姑娘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能木訥的跟著徐清走。

  看到了房間裡的屍體,杜雅茹問:“他們怎麼了?”

  徐清回答道:“睡著了?”

  “誒呀,這個怎麼流血了?”

  “不是血,西瓜汁。”

  徐清一臉冷冽地帶著兩個姑娘下了樓,把身上的黑皮扔到了垃圾桶,裡面還是自己的衣服,這麼熱的天,穿那麼厚的衣服,他居然一點兒汗都沒出,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

  徐清帶著兩個姑娘上了車,徐冰清還在副駕,拿著手機,“妖妖靈”三個數位還在手機上,撥通還是不撥通,比哈姆雷特選擇生死還要困難,看到徐清,一臉複雜,道:“你怎麼這麼快,這兩個人是誰?”

  徐清看到徐冰清的樣子,就知道看到自己動作離開的人是她,不禁莞爾,道:“別這麼糾結,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這兩個姑娘是咱們學校的,被人下迷藥,我來救他們,報不報警,咱們先去正門看看情況。”

  在徐冰清的眼裡,他們只不過是萍水相逢,甚至女神覺得自己上了賊船,殊不知徐清從看她的第一眼就把她當成了自己人,說話帶著商量的口吻,像軟刀子讓徐冰清有力氣使不出來,徐冰清也總是覺得非奸即盜。非常不喜歡這種感覺。

  杜雅茹和那個華北狀元在後座已經完全瞭解了是怎麼一回事情,說是研討會,把自己帶進了酒店,自己掙扎,就被弄暈了,幸虧大腿救了自己,但是她們都弄不明白,他是怎麼找到自己的?他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

  思緒正常了之後,杜雅茹揮手一摸,嚇得尖叫了一聲,後座還坐著一個赤條條的人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