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世青衣抄

煙瞞紅世(March Queen) 四 幻境

書名:幻世青衣抄 作者:orange233 本章字數:328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我醒了。

整個世界就像不安寧的水一樣波動著,讓身體生出了眩暈的感覺。我踉踉蹌蹌地退了幾步,感覺似乎挨上了牆壁,我把全身都靠在牆壁上,閉著眼睛想把噁心感驅散。

這令人驚訝地很有效果,兩分鐘後,我就覺得自己已經恢復如常了。

然後我再次睜開了眼。

這裡是一間廟宇裡,明亮的光線從門外照了進來,紅燭靜靜地燃燒著。這裡的環境很乾淨,應該是常有人參拜的緣故,佈置得也很豐富。但現在這空曠的大殿裡只站著兩個人。

最惹人注意的是那個錦衣華服的男子,他身著黃色的長袍,面容英俊卻又優柔,這是一個見過一次就不會再忘記的男子。他的臉形適中,深黑的眸子裡同時含著威嚴與憂鬱,鑲金戴玉的長袍裹住了他的身形,但珠寶的氣息在他自己特質的氣場下顯得黯然失色。這不是一個需要點綴的男人,他本來的模樣就勝過了一切繁華。

另外一個男子站在燭火下,遠遠地我看不清他的臉,只能瞥見他的墨色長衣。

華服男子開口緩緩地說:“錦益,寡人認識你有多久了?”

“如果從陛下五歲當時在這裡第一次看見我開始,那麼是廿二年了吧。”

“廿二年麼,真是太久了啊,”他頓了頓,“寡人從七歲開始就當這個小皇帝,不過二十載,卻已覺得好像已經步入暮年了。”

被稱為錦益的男子說:“是麼?”

“是啊。寡人本是凡人,即使貴為一國之君,也不過是一介凡人而已,心力總有極限。寡人本不是當皇帝的料,要是平時吟詩作賦,做個混世的王爺還好。可這皇帝,不論如何也不該是寡人來做啊。”

“人自有命。”

回應錦益的是長久的沉默。

“以前寡人還會羡慕你的長生,但現在,卻發現自己太累了。”

“陛下還有那麼多臣民。”

“什麼臣?什麼民?寡人看到的,只是一群好吃懶做的家畜而已。”

錦益搖了搖頭,卻歎了口氣。

“錦益,你說人各有命,那你能看見寡人的命嗎?”

“沒有誰能看得破因緣,我只是能感受得到它的存在。陛下的命與我息息相關,我是不可能看得透的。”

華服男子開始大笑,笑得那麼厲害,以至於猙獰,他說:“果然是這樣麼。”

然後他轉身,準備離開。

錦益說:“昶,別把自己逼得太累了。”

華服男子搖著頭,一邊走一邊說:“不是寡人把自己逼得太厲害,而是所有人都在逼寡人啊。”

在腳邁出門檻的一刹那,他說:“下次見你,恐怕又是次年了。寡人這皇帝當的風光,但實際上卻不過是池中之魚而已。再見,摯友。”

我一直站在角落裡,在男子走後,才慢慢地走出來。這裡不對勁,他們的對話讓我感覺就像穿梭了時間一般,但是時間是不可能逆流的,即使連身為妖怪的青燈也這麼告訴過我。

我應該是和紅世一起掉進了水裡才對,但我卻獨自一人到了一個不知何處的地方,我身子感到一陣發涼。

當和青燈她們在一起的時候,遇見什麼詭譎的事情我一定是不會怕的,但是,現在我獨自一人,在面對無法預料的事情時顯得是那麼脆弱。

我唯一的選擇是去看看留在這裡的那名為錦益的男子,向他詢問我的迷惑。

轉過燭臺,我看見了那個男子。他依然是那彷如從水墨畫走下來一般的模樣,樣子出塵得像是天仙,俊美的五官帶著令人著迷的古意,年輕的臉上帶著對一切事物的困惑。

我幾乎要將“紅世”二字喊出來了,但在我這麼做之前,一隻冰涼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踝。我嚇得一轉頭,看見了白鈺漂亮的嚴肅的臉。

他示意我噤聲,然後慢慢拉著我走到了紅世旁邊。然而他只是微微敲著桌子,完全沒有看見我們,仿佛我們就是空氣一般。一會兒後,他的身影像一片紅雲那樣消散了。

我終於問了:“這是什麼?”

“一個幻境,一個記錄了主人記憶的幻境。這個幻境是屬於錦益的,我們能在這裡回到他們當時所經歷的情景,但是當時的他們卻感知不到我們。”

“錦益是誰,他和紅世有什麼關係?”

白鈺看了我一眼,說:“我也只是模糊地聽說過,這些事發生的時候我並沒有在這座城市。跟我來,這個幻境只會記錄下想讓我們見到的場景,一直走下去,我們就會知道答案了。”

白鈺抓著我,雖然感覺很不合適,但我不敢鬆開他的手,於是我任由他帶著我出了廟門。門外白光正盛。

益政二十二年的春天雨季無停。那年春天徐玥剛滿十六歲,父親是城裡的官員,母親是全國最好的繡娘。

徐玥是一個手巧的孩子,當她第一次碰到針線的時候,她才四歲,可當她七歲的時候,城裡所有的人都爭著去買這個小女孩繡出的手絹。徐玥是一個被溺愛的孩子,她永遠能在自己的父母那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除了朋友。她的父母看著這個孩子逐漸變得絕世的容顏,心裡卻越來越害怕。他們拼命地保護著她,他們不讓她出門,不讓別人看見她的模樣。

有人問徐家老爺:“你家女兒也到待嫁之時了吧。”

他笑著說:“不急,不急。”

但轉過頭深深皺紋便布上了他的眼角。

徐玥只有兩個朋友,或者說,一個姊姊和一個哥哥,他們與她沒有血緣關係,而他們自己亦本是戀人。

她的姊姊名為君浣,是聞名四方的歌女,也是徐玥母親的學生。她是徐玥最好的朋友,每次她來,總會帶上續約最愛的甜點與脂粉。她的哥哥名為趙庭,是一位無名的小詞人,他在徐玥的父親手下以做著侍衛的小差為生,在無事的時候總想寫出一部詞集。

徐玥懵懵懂懂地到了十六歲,除了刺繡、家人和兩個朋友,其他一無所有。

雨停了,天色依然陰沉,這座城市最難見到的便是晴朗的日子,陰天連著雨天,仿如世界都被一層薄薄的紗給裹住了,留下困頓暗自滋生。

那個男子走在這樣的陰天裡,身上只穿著薄薄的長衫,慢慢悠悠。濕漉漉的青石地面上留著破碎的花瓣與青葉,破碎的清香沉澱在了混沌裡。

在這片烽火四起的大地上,這個偏安一方的小國卻依然富貴和平,國境連綿的群山阻隔了所有的敵人,國都盛產的魚米養育著平原的人民。就像是一片桃花源,人民歌頌著皇帝的福政,活在及時行樂的安康裡,醉在與世不爭的平和中。

難得。

他不急不緩地走到了徐家的宅邸,輕聲敲響了半掩的門。娟秀的徐家小姐當時正在院子裡清掃著碎枝,沾了泥土的花葉顯得污濁而渺小。徐玥將它們掃到花圃裡,死去的存在將會孕育起更漂亮的生命。

她是在聽見聲音時無意地抬起了頭,那個男人在敲了門後就那樣自然地走了進來,像是一位與主人摯交的好友常客,或是來自天邊的風雅旅人。然後他們互相看了一眼。

男子點了點頭,便走進了前廳,而她只是呆呆地站在那裡,好久好久,直到滿林的杜鵑鳥鳴。

徐家老爺看到了客人,露出了驚訝卻歡喜的表情,在前廳裡打著瞌睡的家丁被他催促著去灶房提來煮茶的熱水。家丁跨過了門,一路小跑,驚到了心神仍未定的小姐。

徐玥突然臉一紅,悄悄地從側門走進了廳堂。

兩人相談甚歡,直至花梨桌上香斷。末了,客人說:“你家的女兒真漂亮。”

徐父一驚,回頭看見了女子匆匆躲入屏風的身影,面若歎息。

“是啊。”

他說。

紙總是保不住火的,就像是再高再密的雲也擋不住那熾陽一樣。

這是他和她第一次見面。對他來說,是緣;對她來說,是劫。

·

我站在側門口,心裡有些難受。我從不會看被別人劇透了的故事,因為當若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結局,經過中發生的每一步都像是蹩腳的戲劇。

“這是徐氏?”

“這是徐氏。”

“這個故事我早已經知道,就算再看一次又有什麼意義?紅世在哪,我們應該找到他。”

白鈺用平靜的眼光看了我一眼,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露出這樣的眼神,空靈得像是海底的鑽石,帶著穿越時光的冰冷、寧靜。

“歷史書講的終究只是歷史,青衣。而我們要看的,是故事。在歷史裡,只有煙塵之下的人;而故事裡,有著依然悅動的生命。”

“我們哪有那麼多時間?我們在這裡已經呆了很久了。”

“別著急。幻境的時間與真實是不一樣的,就像在夢中一樣,即使你在這裡經過了百年,在真實的世界裡也可能不過一刻。”

“可我們已經被淹在水裡了啊!我會不會已經……”

“不,青衣,”白鈺又露出了那狐狸一般的笑容,“我們不在水裡,你安然無恙,我與紅世也是。”

他伸出手,說:“繼續看下去吧,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見到紅世,因為這才是紅世的想法。”

“為什麼要這麼麻煩?”

“我不知道。但我能感覺到,當看下去,我們就會知道。”

我看著這個一毛不拔的傢伙,只好沉默著點了點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