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世青衣抄

煙瞞紅世(March Queen) 六 紅世

書名:幻世青衣抄 作者:orange233 本章字數:579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這個世界起霧了,在薄霧裡,我找不到了白鈺的蹤影。

然而這並沒有任何問題。

在幻境裡呆的越來越久,對我的影響也越強烈。我逐漸感覺到在這裡一切的感情都被抽象地具現化了,在一種無法言說的感觸中,我能像讀心一般地感受到見著的每一個人的心情——徐玥的,後主李昶的,甚至一直盛滿了整個空間的紅世自己的寂寞與迷惘感。

這種憂鬱的感覺讓我安心,擁有這樣溫柔情感的孩子不會是會傷害別人的。

我在白霧裡加快了步伐。

有什麼在呼喚著我。

我走在被踏過的草地上,腳下是泥土柔軟的觸感,之前的行人留下了壓倒了草的足跡。我順著這條新出現的小路走著,直到踏上了臺階。

除了兩三階白石的臺階,我眼前全是茫茫的白霧。逐漸變濃的霧氣隨著山風從我的正面卷向了山下,但是我的視野裡依然沒有一絲變得清晰的跡象,霧潮湧動著,像是滾滾的塵沙。

紅世,紅世——

紅塵彌散的世界,迷茫的世界,無助的世界。

紅世不是一個名字,只是一種不明白罷了。

我走到了半山腰,在霧氣之中一座廟宇若隱若現,我走上前,終於看見了那在門上牌匾的字——“城隍廟”。

在一瞬間我聽見了一陣小聲的話語:“明德三年,高祖第三子李昶五歲。此年七月,高祖病重,七月二十日,立李昶為皇太子。”

我停下,四處張望,卻發現說出這句話的正是自己。是的,這些都是我所知道的東西,但是有人引導著我回想了起來。

是紅世,還是白鈺?

不過是誰都不重要,這些他們想要我看到的東西我自己已經產生了興趣了。

於是我推開門。

霧散煙輕,不見來時伴。

·

在家族的成員們都在祭祀的時候,李昶悄悄溜進了這間偏側的小房間。二十歲模樣的紅世點著紅燭與香,青煙將城隍的面容遮住了,空氣裡是好聞的香氣,李昶睜著明亮的眼睛好奇地看著紅世的模樣,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當紅世點完最後一根蠟燭後,他轉了轉頭,對著一下縮到門後的李昶淡淡地問:“是陛下嗎?”

李昶探出了頭,說:“不,你說的那位是我的父皇。”

紅世輕輕地笑了一下,但卻帶著冰冷的悲傷感覺,那是一種憐憫式的悲傷。

“陛下想在這來找點什麼嗎?”

“沒有,我只是看看。”

紅世點了點頭,開始將紅燭放進了燈盞之中,這只是一種簡單的工作,在紅世的手中卻多了一種優雅的美感,李昶走近紅世的身邊,看著他的動作。

“這樣的工作有趣嗎?”

“不有趣。”

“不有趣的話為何要做呢?”

紅世的手緩緩停在了半空中,偏了偏頭,說:“比起答案,我覺得這個問題本身更奇怪,完成自己的工作是職責所在,既然不得不做,為什麼還要去問自己所做的工作是否有趣呢?”

李昶一下坐在桌子上,拿起了果籃裡的果子拋了起來,說:“我啊,就不喜歡做不有趣的事呢。無論是不是職責,無聊的事依然無聊,如果我強迫著自己去做那些無聊的事,我自己不也變得無聊了嘛?比起做一個苦苦遵守職責的人,還是做一個比較有趣的人比較好吧。”

“陛下,作為一個皇帝是不能這樣想的。”

“我說過了吧,陛下是我的父皇,我只是一個皇子罷了”李昶眉頭一皺,之後說,“你的說法和那些人,你知道的,就是那些大臣啊,先生什麼的人給我說的一樣,但是不一樣的是,你的樣子比他們好多了。他們就算覺得我錯也只敢拐彎抹角地給我說,你也算是奇怪呢。是啊,我只做自己喜歡的事,不過我也覺得做一個皇帝很有趣,所以我以後一定能夠成為一個好皇帝的。”

紅世看著這個孩子,搖了搖頭。

李昶問:“你不繼續麼?”

錦益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紅燭,插在了香臺上,問:“陛下難得到這裡,是想做些什麼麼。”

李昶說:“我很無聊,祭祀的儀式無聊死了。”

“那陛下覺得什麼事情是有趣的?”

“講故事。”

“我給陛下講故事,陛下願意聽嗎?”

“行啊。”

錦益想了一下,說起了一個古老的神話,關於一條和大地一樣巨大的巴蛇。

時間在錦益的講訴聲中流逝的很慢。

當他結束的時候,李昶說:“其實我早就聽過這個故事了。”

錦益點頭。

李昶笑了一下,跳到了地上。

“不過你講的很有趣,我也該回去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錦益。”

“好,錦益,以後你就是我的朋友了。”

李昶自顧自地啃了一口自己手上的果子,大搖大擺地走出了房間。

紅世呆了呆。

“朋友?”

他搖了搖頭。

李昶與錦益——紅世真正的名字——的友誼以奇怪的形式保留了下來,李昶總會時不時地來到這裡找到做著各種各樣奇怪雜事的錦益,每次都是李昶不停地說,錦益默默地聽著,做出一些簡短的回應。李昶每每都會嘲笑著錦益死板規矩的想法,然後傾訴著各種有趣的故事。

兩個本質上都是寂寞的人在這種交流中互相吸引著。錦益在這堂皇城隍廟一角的小房間裡呆了一年又一年,香客來了一批有一批,都沒有人能察覺到他,他只是重複完成自己的工作,仿若要直到地老天荒。李昶在宮中沒有任何的同齡朋友與值得交心的人,只有令人心煩的各種虛與委蛇與阿諛奉陳,沒有人想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他們只是考慮著如何靠著他獲取榮華,李昶很無聊,很憤怒,所以迫切地需要找個人能傾聽他的話語。

這種關係很淡,卻又不可思議得很深刻。

這一種平和一直持續到兩年後的夏天。

在那日李昶像往常一樣大搖大擺地快要出門的一刻,錦益突然開口:“以後,你便來不了了罷。”

李昶驚訝地回頭。

錦益很嚴肅卻又很輕微地說:“陛下。”

年僅七歲的李昶先是一愣,然後露出了遠遠不是他這種年紀應該會有的苦澀表情,說:“是嗎。”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李昶又開口問道:“我老早就想知道了,錦益。你究竟是天上的神仙,還是地上的妖怪?”

錦益不說話,指了指煙火背面那看不見模樣的神像。

“原來如此,”李昶回頭,說:“哈,原來如此。”

明德五年,高祖駕崩,後主李昶登基,改年號為益政。

時間的流逝加快了千萬倍,我站在這房間的門口,看著錦益的剪影搖晃,人流來往。

每年城隍廟祭祀,年輕的皇帝總會遣散隨從,獨自一個人來到這間偏僻的小房間裡,呆上一兩個時辰。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他們也曾到這裡查看過,但除了燃香、長明燈和陰影中的城隍像外,什麼特別的人或事物都見不到。誰能想到這裡便住著那位他們跪拜祭祀的主宰一方的真正神靈?

李昶是一個多才而多情的皇帝,而最重要的,他還是一個好皇帝,復興百業,剷除佞臣。然而再好的皇帝也拯救不了這個走向滅亡的國家,更何況,李昶也並不是一個有著足夠巨大的野心的人。在這個逐漸傾蕩的時代,生活在溫柔鄉的人民早已忘了如何去握緊兵戈。文能治國,卻救不了國;君能治臣,卻救不了民。

也不知何時起李昶愛起了喝酒,在錦益面前他喝著醉人的美酒,唱著好聽的曲兒,講著漂亮的人兒,吟著喜愛的詩,然後怒駡無能的臣下,不思進取的人民,在大笑中帶著眼淚醉倒。

如此任性而矛盾,以至於讓人心顫,讓人迷茫。

李昶就和這個國家本身一樣,那樣美麗而洋溢,但是靈魂裡卻柔軟並迷失。

錦益是真正地愛著這片他自己的土地,所以錦益自己也迷惘了,而迷惘的神會看不清自己所應堅持的道路。

或許從一開始,讓這土地上陽世的王與天上的王相遇就是一種錯誤。

仿佛過了很久。

李昶又來了,那是傍晚的時候,遠空中秋日的煙霞就像是盛開的芙蓉

一樣,燦爛的顏色暈染出一片濃烈。

李昶閉著眼睛的表情很安靜,那是一種殘忍的安靜,仿佛是對命運的順從,內心裡卻咆哮著痛苦與憤怒。

那種情緒暴躁而怪異,我卻莫名地知道了為什麼。

“錦益。”

“陛下來了麼,不過陛下應該有更重要的地方應該去吧。”

李昶搖了搖頭。

“其實命運早已經註定了吧,無論寡人再怎麼苦苦掙扎,都已經無法挽回了。那寡人唯一遺憾的便是,面對命運的時刻,居然是現在。”

錦益不語。

“你討厭戰爭麼?”

“土地總要經歷風雨才能變得更加深厚,所以風雨既來,無論多麼難受都需要承受。”

“錦益,你是神吧,”李昶的語速變得慢了起來,“寡人這一生,從未向誰求過什麼,但是,即使只有一次也好,這也應該是最後一次,幫我救一下那個孩子吧。”

“為什麼?”

“芙蓉美麗麼?”

“自然是美麗的。”

“那麼,讓這種美麗的花一直開下去就好了啊,我愛那個女孩,是因為她讓我想起了這片土地,太脆弱,太美麗,也那麼值得人去守護。”

“這是昶的願望?”

“是的。”

“那我會幫忙的。”

李昶點點頭,然後理了理衣裳,安靜地走了。

錦益沒有說出告別的話語。

因為了然。

這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

·

我被時間的漩渦扔了出來。

我身邊的景色就像是水中的倒影一樣晃蕩著,然後慢慢變得平靜。

抬頭,在飄零的紅葉背後,我看見了一座小屋。

山坡路的石階並不平坦,高矮不一,濕漉漉得容易打滑。我仔細地看著路面,然後慢慢向山上走去。

這只是一個小山坡,除了一條上下山的道路,其他地方都全是林地,秋天的落葉林是很漂亮的,當大地完全被葉片覆蓋,走在上面的“沙沙”碎裂聲讓人安心而憂鬱。走了近百步後我回身一看,不遠處的山坡下阡陌相交,古樸的屋子外掛著無數豔麗的粗錦。

我想我曾來過這裡——這裡就是我所在的時代芙蓉夫人廟所在的地方。

我再度加快了步伐。

我似乎聽見了歌聲,在遠方的小屋旁出現了一道紅色的婀娜影子。

我走上前,卻發現小屋早已空空如也,那紅色的影子也只是一匹長長的紅綢。

“姊姊你好。”

我聽見有人說話,我四處張望,誰也不在,我又一次看向了紅綢,隨風飛舞而展開的紅綢背面出現了一個纖細的影子,但地面上卻什麼都沒有。

“徐玥?”

“是我。”

“為什麼我看不到你?”

“因為我早已經不在了,留在這裡的,只是從我的魂魄裡留下的一縷思念。”

“你……去世了麼?”

“是啊,感覺……已經很久很久了呢。從錦益帶我來到這裡之後我就一直等著昶公子來接我,不過他一直都沒有來。我聽說他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我想,去了那麼遠的地方,一定會很孤獨吧,所以我要在這裡一直等他,只要他還能想到在自己的故鄉還有人等著他,那麼,即使他孤獨的話,也會感到一絲安慰吧。”

我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在史書上記載,李昶早已經在城門被破的時候就自盡於皇宮之內,可我沒有真正的看見。我回到了一段真實存在的過去,而這段過去,與我所知道的歷史,有著完全不同的結局。

“是啊……很辛苦吧。”

“不會,只是稍稍有些寂寞。”

從那模糊的身影裡我看不見徐玥的表情,但那脆弱的聲音,讓我突然感動莫名的心疼。

我伸出手握住紅綢,徐玥的影子消失了。

“徐玥!”

我大聲喊道,但回應我的,只是空靈的風聲。

我仔細地在小屋四周轉了好幾圈,但再也沒發現那個女孩的身影,但在小屋的背後,我看見了一座沒有名字的墓碑。

“徐玥去哪裡了呢?”

我問。

“她應該去了該去往的地方了吧。”

那個墨色衣裳男子慢慢地從屋後走了出來,臉上帶著一絲懷念和迷惘。

“雖然有些遲了,我還是要道個歉。抱歉,青衣,把你帶到這樣一個地方來了。”

“我應該叫你紅世,還是錦益?”

他溫和地說:“叫我錦益吧,因為你見到的‘我’,對你而言是過去的‘我’。”

“這些都是真的發生過的麼,錦益?”

“是啊,我陪這個女子度過了她最後的十年,真是一個纖細而堅強的人兒呢,每當悲傷時就會帶著笑容縫製著一匹匹漂亮的錦繡。她總是坐在這片院子裡,想像著世界的繁華。”

“徐玥最後也只多活了十年?”

“對於像人類這麼脆弱的生靈來說,在那樣的年代,又怎樣才能獨自活下去呢。”

我看著錦益,他眼睛裡帶著透明的疑惑與悲傷。

“對於你來說,他們是很特別的人吧。”

“嗯,徐玥和李昶,是我最先有所交談的人類,也是告訴我何為感情的人類,讓我明白何為脆弱的人類。雖然我現在也還沒不知道,當神明有了感情,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這是你變小的原因麼?”

“也許是,也許不是,我覺得終有一天你會知道的,不過不是現在。”

“那你為何來見我?”

“因為我希望你能告訴那個小小的‘我’,是時候醒來了。”

“……你們真是自私而任性,什麼也不解釋,就強迫著讓我知道一些難以理解的東西,去做一些奇怪而又麻煩的事。”

“但是你是不會責怪我們的吧。”

“我會生氣的哦。”

“你不會,因為你能理解我們,青衣。”

………………

“為什麼你們好像都是很久以前就認識了我的樣子。”

錦益的臉上露出了好看的苦笑表情。

“你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我討厭秘密主義者。”

“無論是神靈還是妖怪,都是秘密主義者,因為秘密能使我們安全。”

“難以理解。”

“對不起,謝謝。”

沒頭沒腦的對話突然結束了。

他催促道:“去吧。”

我笑著說:“那我走了。”

·

我走了很久,然後在一片空茫的大地上找到了紅世。

天空中飄蕩著雪花,空氣寒冷得像要凍僵一切,而他坐在兩塊並列著的無名墓碑前,無聲地啜泣著。

我慢慢走近,聽見我的腳步聲時,那個孩子問道:“為什麼他們會這樣脆弱?”

“在我小學時候,我養過一對鸚鵡,它們是一對夫妻。我一直都很關心它們,每天都給它們餵食,換水,他們一直都活得很好。但是有幾天,我們一家人出門旅行去了,在走的時候,忘了給它們換上新的食物和水。我們回來的時候,雌鸚鵡已經死了,而雄鸚鵡也餓的飛不動了。我當時覺得很傷心,於是埋了雌鸚鵡,給雄鸚鵡吃的,並放開了他的鳥鏈,想要放生它。”

“真可憐。”

“你覺得最後的結局是什麼樣的?”

“雄鸚鵡吃了食物,然後飛走了?”

“不。雄鸚鵡沒有吃我給它的食物,但它的確飛走了。它一直沒離開我們家附近的範圍,一周之後,我在街上看見了它的屍體。”

“為什麼?”

“或許因為生命……本來就是脆弱、被束縛而迷茫著的吧。我也不知道生命為什麼如此這樣,也可能一生都不會知道。但我還記得,從那天以後,自己再也沒有養過寵物,因為看見它們的眼睛,我總會想起孤獨地躺在馬路上的雄鸚鵡的眼神。”

紅世將頭埋進了雙臂之中,什麼都沒有說。

“走吧。”

我輕輕抱起了他的身子,感覺意外的輕盈。

神明錦益與魍魎紅世,就是一個如此矛盾而纖弱的存在。

再後來的事,我現在的記憶已經很模糊了。我只記得,當我醒來的時候是深夜,而第一眼看見的就是身邊白鈺的臉,他握住我的手坐在草地上,遙望著某個未知的遠方。

白鈺帶著紅世回了那個世界,我獨自回了家。在夜晚的夢裡一首朦朧的歌謠在我腦海裡反復地回蕩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