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世青衣抄

月夕長燈(When You Are Old) 一 神怪

書名:幻世青衣抄 作者:orange233 本章字數:209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王國維《人間詞》

我在芙蓉夫人廟裡遇見的仕女名字叫做紫苑,她是一個徘徊在現世的生魂,也是錦益都散花樓的花魁。

而現在,我坐在她在樓中的小隔間裡,喝著滾燙的清茶。

“你見過徐玥了吧。”

“嗯。”

“是麼,她還是那個模樣麼。”

“嗯。”

“那就好。雖說如此,但是現在,我連她的樣貌都想不起來了。”

我一愣。

“真奇怪,我的身體已經再也不會變化了,我卻感覺自己依然在一年年的老去,變得越來越嘮叨,越來越遲鈍。”

我看著她絕美的面容,說:“沒有,姊姊依然很年輕。”

她苦澀地笑了。

“我變成什麼樣了,自己還不明白麼?所謂的神靈精怪,始終都是一種異類的存在。我是不會再老去了,但仍是在慢慢腐朽。”

我不知該如何作答。

沉默半晌。

“瞧我這說的,不該提這麼惱人的話題的,青衣你來錦益都沒有多久,一定有不少問題吧,只要你給我說,姊姊我都能幫你解答。”

“……那,神靈和妖怪,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這是一個很難解釋清楚的東西,你應該問問墨羽的,他能講得更清楚。”

“我問過他和白鈺,不過他們似乎都不太想給我解釋。”

紫苑露出了一個苦澀的微笑,說:“也難怪。”

“是有什麼原因麼?”

“只是因為他們活得太長又和人走得太近,對這些問題覺得太麻煩,所以不想說吧。”

我感覺肯定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不過卻又不好細問,只好點點頭。

紫苑也沒有什麼芥蒂,直接說:“我們這些被人類稱為怪力亂神的生命,大致上來講,應該可以分成神、靈、妖、鬼四類,其中神通最大,力量巨大的就是神。我所說的神可能和你所理解的上帝有很大的區別,指的是那些能夠掌握世界規則的存在,諸如道家的‘仙人’,釋家的‘佛’,都可以被稱為神,不過他們的差別也很大就是了。神有先天就是與後天成為的區別,比如錦益,就是出生便是神明的存在,神明很少,而且離我們很遠,就不多說了。”

“即使是妖怪也很難見到神明?”

“是啊,神明力量太大,隨意使用都可能造成不可預計的影響,所以他們制定法則,除非錦益這種有管理生靈責任的,其他都不理世事,神隱物外。”

我點點頭,說:“那其他的呢?”

“嗯,在我們這個世界,最常見的是靈。靈指的是精靈,或是靈獸一類的存在。靈是自然生成的物種,不過天生擁有特別的靈力和異能,比如傳說中的龍、鳳凰,山野常見的的山精、魍魎,乃至白鈺的本體九尾狐,以及那個小名是阿五的孩子本體狸貓,都是這種。”

“嗯……這麼說,《山海經》裡面記載的生物大多都真的存在?

紫苑微笑著搖搖頭,說:“小部分而已,大多其實也只是將普通的動物誇張了一下描述出來而已,信不得。”

她用手點點自己的茶杯,繼續說:“至於妖怪,就比較特別了。妖怪並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在靈力的感染下,一些生物或者死物有了靈性,慢慢就變成了妖,所以一般都說,妖怪是修煉而成的。青燈就是妖,這個你知道吧?”

“你們總說靈力,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靈力啊,其實只是說著簡單就簡化成這樣的。靈力要我說也說不清楚,你大概理解成是一種精神的力量就好,靈力的作用主要是能用思考來直接改變事物,有一種說法是,‘靈力就是這個宇宙的思維’,聽聽就好。”

“那,人類的靈力也是天生的麼?”

“人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因為擁有著太強的思考能力,所以和靈力很不親近,一般都不具有靈力。不過,天生就有靈力的人也會有不少,人類也是可以後天修煉靈力的,不然哪裡來的仙人和佛呢?”

“既然這些有靈力的存在這麼普遍,那為什麼普通人全不知曉?”

“這個啊,簡單,因為有人不讓大家知道。”

“誰?”

“神明。”

“為什麼啊?”

“我說了,靈力是一種特別的精神力量,是天然就有的,而人類憑藉自己的思維,用理性構建了社會,這是這個世界上從未出現過的事情。人類用理性達到了自然所沒有的境界,神明認為,既然人類擁有如此高的智慧,就不應該干涉,讓他們自己進化才是正確的,所以限制了兩個世界的聯繫。”

我有些驚愕地說:“是這樣麼。”

紫苑點點頭。

“最後一種,便是鬼了。我就是千年前就死去的人身上的鬼魂,我覺得鬼就不用多說明了吧,就是生命死後的靈魂。”

“人真有靈魂?”

“靈魂這種東西,其實就是靈力為殼包裹著的記憶,脆弱得很。”

“那陰曹地府真的存在麼?”

“這個世界沒有天庭也沒有地府,生於自然,歸於自然,靈魂總有一日也會散去的,只是還沒到時候。”

我看著眼前這張絕美的臉,明明精緻得打敗了一切歲月,背後卻是無盡的滄桑和疲倦。

“當一個鬼魂,很寂寞嗎?”

紫苑笑靨如花,是那種令人心碎的美,仿佛泫然欲泣。

“管他是人是鬼是妖,這個世界上,有誰不寂寞呢?”

喝完了茶,紫苑給我唱了一支綿軟的小調:

“雨晴夜合玲瓏月,萬枝香嫋紅絲拂。閑夢憶金堂,滿庭萱草長。

繡簾垂籙簌,眉黛遠山綠。春水渡溪橋,憑欄魂欲銷。”

明明是哀傷的歌,唱起來纏綿卻清冷,黯然卻溫柔。

她唱完後就走了,留下我呆呆地坐在小桌前。

她說的是當年的她自己和徐玥。

但是我卻在那豔麗的影子裡看見了發呆的時候做著夢的自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