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世青衣抄

月夕長燈(When You Are Old) 二 有心

書名:幻世青衣抄 作者:orange233 本章字數:304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2:46


每天都呆在青衣館坐著,其實對身體不太好,所以我也常常挑有空的時間去外面逛逛。

今天青燈又來找我了,我帶她去了附近大學裡的運動場,這所省立大學其實說得上是位居全國前列的名校,整個校園很大,各種設施也十分齊全,足球場、籃球場、室內羽毛球場和游泳池,在平日裡也會對大眾開放,所以隨時都能看到很多人。

在大學的時候,我是校學生會副主席,還是校刊的主編,運動會的時候我就會帶著一群姑娘們在各種場地附近呐喊助威,被太陽曝曬得渾身大汗淋漓也不覺得累,想起來也是非常有意思。

今天是週末,阿五和他的朋友們也在這裡打球。阿五的模樣也就十六七歲,加入不了大學生的比賽,時常和他打籃球的那群少年大多都是附近中學裡的高中生。

阿五的身手不錯,不過也沒和普通人有太多差別,而且他是真的很喜歡這個運動,打球的時候不會用法術作弊。

在我們走到籃球場邊的時候,看見阿五踩在三分線上輕輕一躍將手中的球投出,球沿著一條漂亮的抛物線精准打中了籃筐,在籃筐上轉了兩圈然後從網裡落了下來。阿五回身和自己的隊友清脆地擊了一掌,然後開心地向著籃板下跑去,他們把礦泉水和衣服都丟在那裡。

看到阿五好像還沒看到我們,我問青燈:“要進去打聲招呼麼?”

青燈撇撇嘴,說:“一會兒他就看到了。”

果然,阿五換上衣服,回頭就看到了籃球場外的我倆。

阿五帶著和他擊了掌的那個男孩子一起走了過來。

我看著他們仿佛剛剛才從水桶裡撈出來的臉,笑著說:“玩的開心麼。”

阿五回了我一個燦爛的笑容:“還行。”

另外那個男孩子小小地“嗯”了一聲。

那是一個看起來很陽光的男孩,稍顯稚氣的臉上微微泛紅,我以為這是因為他剛剛運動完的緣故,但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是顯得有些煩躁的青燈。

我露出一個很有深意的微笑,問阿五:“他是?”

阿五喝了兩口礦泉水,含混不清地回答我:“嗯,嗯,郭毅,我的朋友。”

那個男孩聽見自己的名字,似乎是有點窘迫,便說:“那狸曆,我先走了,下次再約。”

“好。”

我看見那個男孩一路小跑走了,問青燈:“那個孩子喜歡你?”

青燈說:“沒聽他說過。”

而不是直接否定。

阿五壞笑著說:“只是不好意思說。”

我說:“你都沒有一點危機感。”

阿五輕鬆地回答我:“沒可能的,畢竟他不瞭解我們。”

“哦,這你倒是不否定你喜歡青燈了?”

還沒等阿五反應過來,青燈一腳就狠狠踹到了阿五腳踝上,疼得他慘叫一聲。

“走啦。”

青燈一邊說著一邊就拉著還想看戲的我走了,阿五小心地揉了自己的腳踝好一會兒,才追了上來。

在回青衣館的路上,阿五和青燈聊起了錦益都的事。

阿五問:“中秋也快到了,今年的燈會你去麼?”

“紙巫已經拜託過我了,他做了一些浮燈,讓我給它們賦靈,燈會的時候這些小燈籠會成為客人的嚮導,帶他們去各個地方。”

“這個主意好啊。”

“好個鬼。為了給那幾千個燈籠賦靈,我最近都已經累個半死了才完成了不到一半,我現在只求紙巫答應之後給我做的那些燈燭能更精緻一點了。”

我問:“你們在說什麼?”

阿五說:“哦,青衣你還不知道啊,每年中秋,錦益都裡都有一個燈會,很漂亮的!”

“你們不是天天都有集市和宴會麼?”

“不一樣的,這個更好玩。”

我看了一眼青燈。

青燈點點頭,說:“大家準備得更用心些,尤其青衣你應該會看到很多難以置信的景象。”

我笑著說:“看來我得要好好期待一番了。”

青燈說:“不過說到燈會……青衣你有興趣放風箏麼?”

“風箏?”

阿五插嘴:“啊,我知道,紙巫在春天和秋天都會做一批風箏,然後送給大家,紙巫的風箏有靈性,可以祈福除晦,大家都很喜歡。”

“祈福除晦?”

“紙巫還活著的時候是一個真正的巫師,擅長陰陽符術

,死了之後才像現在這樣專心當個匠人的。我們這些妖靈不提,那些生前是人類的鬼魂們死後習慣還是沒什麼變化的,遇見節日也喜歡討些吉利。而且紙巫靈力高強,風箏能驅散那些有惡意的小妖怪也是正常的。”

青燈的說法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說:“那好啊,改天我們去見見他吧。”

·

紙巫所居住的地方,是城邊上的一個小廟,依江而建。說是廟,其實裡面什麼也沒有供奉,只有幾柱檀香青煙飄散,屋子裡空蕩蕩的,陳設很簡單。廟外是一個小小的園林,桃樹李樹下是蔥郁的草地,如今已入深秋,只有兩束芙蓉還開著,其餘只剩下殘綠和枯黃。

當我們進了大廳,幾個還不到我膝蓋高的紙片人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他們匆匆地從屋子角落裡搬了幾塊小圓凳出來,它們誇張地把凳子抱在肚子上,跑到我們面前,小心地放在地上,然後一溜煙就沒影了。我看見它們可愛的模樣,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我好奇地問:“是所有妖怪都能做出這些小人嗎?”

青燈說:“不,雖然大多數妖怪都會一點召喚駕馭一些小東西,但是像禦使剪紙這種化腐朽為神奇的法術,也是十分高深的,不是靈力高強而且技藝高超的人或妖怪的話根本駕馭不來。”

我驚訝地點了點頭。

“小丫頭別亂說,剪紙只是種小工藝,能有多厲害?”

紙巫爽朗的聲音從屋內傳來,他很快就在側門現了身。之前在集市上看見紙巫的時候,因為有些緊張,所以完全沒有注意他長得什麼樣子,現在倒是看清楚了。

紙巫穿著深色的長衫,面目雋秀,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帶著點儒雅尊貴的氣息。當他走進的時候,我能聞到書卷氣和檀香味融合在一起,很能讓人安心。

我說:“紙巫先生,您好,我是……”

紙巫笑了,說:“青衣姑娘,不用客套。”

於是我也回他一個明白的笑容。

“你今天是想來看看風箏吧?”

“對。”

“每年我做的風箏都不少,不過卻總送不完,我也覺得可惜。”

阿五插嘴說:“紙巫做的風箏品質太好了,好幾年都飛不壞,自然不會多拿啊。”

紙巫說:“小五你說的也有道理,以前倒是沒想到。”

“那這樣,我倒更想看看了。”

紙巫帶著我們穿過堂前廟,進了屋,但屋子裡一個風箏都沒有。

紙巫問:“想要什麼樣的風箏?”

“還有差別?”

“當然。花鳥蟲魚,南北派系,宮廷民間,軟硬骨翅,很多。不過你不用考慮這些,你隨意說說想要個什麼樣的呢?”

“燕子。”

“這倒是很常見,我這便給你取。”

我驚訝地再看了一下屋子,說:“咦,這裡不是沒有風箏麼?”

紙巫對我神秘地一笑,把手指放在嘴邊小小地說了一個“噓”。然後他兩隻手在半空中捏住了一根根本不存在的線,然後開始輕輕拉扯。

他拉了拉,仿佛是確定了,點了點頭,然後就轉動了手中根本不存在的小輪盤,像是在收線。我有些詫異,但很快,更讓我驚訝的事情出現了。一隻燕子一樣的風箏從天邊遠遠地飛了過來,仿佛還扇動著翅膀,在接近視窗的時候它慢慢地減速了,紙巫攤手,那燕子風箏便從窗子外飄了進來,穩穩地落在了他的手臂上。仿佛萬物有心。

紙巫說:“舊時王謝堂前燕。”

“難以置信。”

青燈笑了,說:“紙巫,你的障眼法玩得越來越好了。”

紙巫說:“畢竟我活著的時候就靠著這本事吃飯嘛。”

紙巫把風箏給我,說:“去放吧。”

我們出門的時候,微風陣陣,天高雲遠,是個好天氣。我不會放,怎樣也讓它升不了空,於是阿五從我手中奪過風箏線,一邊放線一邊慢慢地跑動,風箏乘著風慢慢騰空,很快,便成了天上一隻小小的飛鳥。

當風箏線握在手裡的時候,就感覺天上飛的是自己的分身,迎著風飄啊飄啊,看著我們自己從未看見的風景。

搖曳碧雲斜。

當我們回去的時候,紙巫還給了我一朵精緻的紙花,他說:“我聽說你和紫苑挺熟的,下次去的時候幫我帶給她吧,我最近太忙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